笔趣阁 > 九星 > 第23章 爱心、耐心、责任心

第23章 爱心、耐心、责任心

        一觉睡醒,唐家堡就已经到了。

        唐正嘱咐车夫,让他不要到处说自己遇到抢劫的小事,就回到了自己的小院,他把所有东西放下,立刻奔赴了卧室。

        夜色之下,纸醉金迷的花王,正在窗台上静静地摇曳着……

        唐正摸了摸自己的脖子上,那一道深深的伤口。

        虽然血已经止住了,但是,伤口有点深,唐正不确定是否会出现什么后遗症。

        “试试吧。”唐正小心地摘下花王的一片花瓣,覆了上去。

        纸醉金迷,是一种群气连根的妖花,花王的一切能力,都是汲取其他花朵而产生的,而离开了花田的花王,能力肯定是大打折扣。

        一层淡淡的金色光芒,从花瓣上浮出来,瞬间包裹了唐正脖子上的那道伤口。

        果然,伤口迅速地收口、愈合,同时,那片花瓣也迅速地枯萎,最后化作了一堆白色的粉末。

        没有一整片花田的支持,花王的效果大概只有上次的两三成,唐正脖子上的伤口虽然收口愈合了,但伤痕还十分明显,也还有点隐隐作痛。

        “差不多可以了。”唐正又将屏风拉回来,将花王继续挡好之后回到了桌边。

        一张小桌上,正整整齐齐地摆放着一堆东西。

        田蒙的碎玉封魂佩、用来预览星象的纹墨、一颗黑乎乎的不知名药丸、假的身份铭牌、几枚从小桂身上摸出来的流银通宝,以及,同样是从小桂身上摸出来的,一本书。

        借着昏暗的月光,唐正堪堪看清楚了封面上的几个字,开山斧法。

        “技能书?”唐正随便翻了两页,“还真是技能书……怪不得那个杂碎能临阵突破!看样子,他距离突破一星也就只差一步了,就连进阶一星之后要练斧,都已经考虑好了。”

        普通星力不具有延展性,也基本是无法形成武技的,所以,小桂在今晚进阶之前,这本斧技书对他而言没有任何作用,而今晚之后,这本斧技书就更没用了,因为,他人都已经死了。

        不过,唐正倒可以通过这本斧技书,提前了解一下星力延展的原理。

        除此以外,这本书于他而言也没有别的作用了——他是刺客出身,怎么也不会想去练斧头这么浮夸的武器。

        “纹墨,药丸……”唐正揉了揉脖子,打了个大大打哈欠,“先睡觉,明天再说。”

        一夜好眠。

        虽然杀了两个人,但唐正很没出息地梦到的,依然是他没吃完的半碗泡面。

        ……

        第二天,唐正起得很早。

        不是他自己愿意早起,而是因为临到天亮的时候,他做了个噩梦!

        非常恐怖的噩梦!

        他梦到了自己的星象!

        “泡面!怎么会是泡面?!而且,还是放了十几天已经发霉的泡面!绿色的!呕!!”唐正从床上惊起的时候,整张脸都是绿的。

        那一道道q弹的波浪状物体,就像是长了手脚一样,掐住他的脖子,让他无法动弹。

        还好,他惊醒了。

        当他发现,泡面星象只是个梦的时候,他突然觉得,星曜大陆的阳光是如此明媚,星曜大陆的生命是如此多彩。

        可惜,他暂时没有时间确定自己的星象.

        因为,今天是他在唐家堡授课的第一天!

        他把自己收拾干净之后,马上就赶赴了唐家堡安排授课的地方,宣讲堂。

        实际上,距离上早课的时间,还有大概半个时辰。

        但唐正要去提前检查教室……里的机关!

        前世他在短短的几年学校生涯里,可是见过不少诸如门上放水盆、讲台上泼胶水之类的机关,现在换他来做老师了,他当然不能吃这种亏。

        “小兔崽子们,我来了!”唐正背着几本书,一脚踹开了宣讲堂的木门。

        门上没有水盆掉下来。

        可进门的一瞬,唐正的脸,比被水盆浇了一身还更菜色。

        宣讲堂里,一个中年男人正僵硬地转过头来,一脸费劲地看着他。

        那个中年男人不是别人,正是唐小糖他爹,唐伯远。

        “夫……夫子到……到的很早啊。”唐伯远不知道是以什么样的大毅力大修养,朝着唐正问了声好。

        “哟,伯父早,伯父也来听课吗?”唐正整了整面色,换上一副笑容朝唐伯远打了个招呼,就好像刚才踹门的根本不是他,而是某个路人甲一样。

        “春天的天气不错,我早上总会随便出来走走……”

        “等闲识得东风面,万紫千红总是春!”唐正随口接了两句,笑道,“只可惜,唐家堡少了些花,也就少了些春意。”

        “我听小糖说,夫子问她要过花盆。没想到,唐夫子竟是爱花之人……”

        于是,两个人的话题,就这么被唐正一口气歪楼歪到了花上。

        其实,他哪是什么爱花之人?

        他对花的全部知识,都只来自前世游戏里的那些生活职业,除此以外,他毛都不知道。

        不过,唐正听得出来,唐伯远对花也了解不到哪儿去,两个人不懂的人互相吹比,当然怎么聊怎么开心,如果唐伯远真的懂花,这会儿估计已经把胡说八道的唐正一脚踹出唐家堡去了。

        两个人聊着聊着,宣讲堂里来上早课的唐家堡子弟,也都陆陆续续到齐了。

        唐正一看,马上话题又往回一扯:“其实,养花和育人,完全是一样的……”

        “哦?”唐伯远下意识地看了看唐家堡的子弟们。

        “爱心,耐心,责任心。”唐正的手指指向最前面一排小豆丁,“对花苗,有爱心,”他又指向往后的一堆,“对成长期的花朵,有耐心,”他指向最后的几个成年人,“对有着无数种未来的绽放花朵,则要有责任心……”

        “……”唐伯远浑身一震。

        以花喻人,竟是这样的道理?

        唐正一笑:“一个老师,只要有爱心、耐心和责任心,即使他才疏学浅,他也可以将他的全部教给他的学生,但如果没有爱心、耐心和责任心,他再怎么才高八斗,他的学生从他那里也学不到任何东西!”

        唐正补的这句,就已经是在为自己打退路了,毕竟,他就属于才疏学浅的那一类……

        没办法,他是苦孩子啊,连九年义务教育的学都没上完。

        可唐伯远听完这句,几乎是醍醐灌顶,深深地朝他一鞠躬:“那么,唐家堡的子弟,就交给夫子了!”

        唐正摆了摆手,笑道:“好说。”

        然后,他在三十几个唐家堡子弟的注目礼下,把几本书扔到了最前方的红木矮桌上。

        唐伯远已经退到了宣讲堂外面,但还站在窗外看着……

        “今天,是我正式授课的第一天!”唐正头疼地扫过下面从幼儿园小班开始的一众学生,这才发现他还没想好这节课要讲什么。

        所有的学生都很安静,没有唐正预想中的刺头出现,上次在练武场找他的几个孩子,也都保持着安静。

        唐正清了清嗓子:“我先给大家讲个故事吧。”

        窗外的唐伯远“咦”了一声,继续听了下去。

        “从前,有一家客栈的老板娘,炖得一手好汤,她的汤是用上好的羊骨加上十几味名贵药材,再辅以一些香料和调料,精心熬制而成,每天她的汤一出炉,就会有无数的客人赶来品尝。可是,这一天,在她的汤出炉的时间,大家却没有喝到她的汤,大家奇怪的问,为什么?她为难地说,她的汤今天出炉的时候,掉进去了一颗老鼠屎……就是这一颗老鼠屎,坏了整整一锅汤……”

        那几个上次去找他讨论拖堂问题的学生,都不好意思地低下头。

        窗外的唐伯远一笑,没有说什么,转身离开了。

        就在唐伯远离开不久,唐正继续说了下去:“那么,这个故事,就是我今天要讲的第一课——做人,永远不要低估自己的力量!”

        “啊?”宣讲堂里几个大一点的,被这一下神转折打懵了。

        “一颗老鼠屎,渺小不渺小?”唐正问。

        “渺小……”几个脆生生的声音回答。

        “一锅汤,相对一颗老鼠屎,大不大?”

        “很大……”仍然是几个脆生生的声音回答。

        “但是,一颗老鼠屎,就足以改变一整锅汤的未来!”

        说着,唐正挥笔,蘸墨,回过头在挂在宣讲台上的那一块白纸上,写下了三个词。

        我。唐家堡。星曜大陆。

        ————————————

        感谢raist2的万赏。

        感谢葭小柒、雪叶星塵、陈彬?打赏的588起点币,瓓笙打赏的200起点币,猪九戒、、空龙灵、沧溟的守望者、天地悠悠~心依旧、神话雨枫、书友150118214058131、莫綠、雪上晨曦打赏的100起点币。

        感谢雪糕无敌赠送的1碗腊八粥,糖尐糖.赠送的5枝腊梅、葭小柒赠送的3枝腊梅,司徒の筱筱、阿知贺。、猪九戒、、我以为曾经过、宇文一毛、水_彩、虚空御九剑、我昰我、雪上晨曦、水荷之舞、伴风语、杝殁、加州小牛肉、莫离言殇、蓝梦风铃、柔情丶樱花赠送的1枝腊梅。

        ,

        a>手机用户请到m.阅读。a>

  https://www.biqugex.com/book_2677/1808957.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biqugex.com。笔趣阁手机版阅读网址:m.biqugex.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