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九星 > 第234章 要抄就抄到底

第234章 要抄就抄到底

        【第一更!求订阅,求推荐票,求月票,求各种……】

        最后一道题是,论。∈↗頂點小說,

        论,分析阐明道理,表达个人主张。

        这道题是最考验个人素养和思想,也是所有题目中占分值比例最大的一题。

        就算唐正前三类题经、史、诗已经答得非常好,诗题靠着借了诗仙李白的东风,甚至引起了文曲共鸣异像,可以说这一题基本满分拿定了,但是如果最后一题论,答得不完美的话,最终笔试的分数,还是有可能不太理想。

        想拿高分,论题必须做好。

        唐正仔细看了一下最后一题的要求——结合当前翡石城和妖族的战况,自拟观点,撰写一篇具有军事战略或战术价值的文章。

        对于这道题,唐正倒是毫不意外。

        身为边疆小城,翡石城面临的军事压力非常大,一粟学宫也是常年为翡石城的守军输入大量人才,所以对于具有一定军事素养或是军事天赋的考生,一向比较青睐。

        不过,不意外是不意外,但是唐正身为一个宅男,前世唯一接触过的军事行动,就是在游戏里,野战pk,开荒推boss之类……

        真要他说出什么军事上的真知灼见,那也太难为他了。

        怎么办?

        第三题引发异像时,折腾得太久,星砂沙漏里的的星砂已经流下大半,时间已经不足三分之一了。

        正当唐正冥思苦想的时候,冷步尘已经悄然踱步到了唐正的身后,默默地看着他咬笔头。

        以唐正的敏锐感觉。自然第一时间就发现了冷步尘的动向。

        作为一粟学宫的执事长,本场考场的主考官。在考场中自然是想怎么走动就怎么走动,想看谁的试卷。就看谁的试卷。

        有权,任性!

        虽然对于身后杵着个大灯泡,唐正心里非常不爽,但也只能默默吐槽道:“冷先生,您就不知道监考站考生背后是最被嫌弃的事情之一么……”

        吐槽归吐槽,答题才是最重要的。

        唐正思来想去,觉得无论是写《人妖之争——浅论争夺世界boss的诀窍》,还是《特种作战方针——副本金团指挥的艺术》都有可能直接拿到零分。

        要不再抄一篇?

        刚刚尝到了当文抄公快感的唐正,感觉自己完全停不下来。但是著名诗词歌赋好歹从小学到初中还学了不少,但是军事著作还真接触的不多。

        唐正唯一记得的,大概就是那篇一鼓作气,再而衰三而竭的《曹刿论战》了。

        “牛逼是牛逼,但是还是感觉不够高端大气上档次啊……”唐正有些犹豫,又在仅存的一点语文知识中回顾,还是没有发现有好的选择。

        “不对……这个场景和题目,我怎么感觉隐约经历过?”唐正突然脑中浮起了一种奇怪的感觉,“对了!科举。我特么在游戏里也参加过很多次科举玩法的,我记得很多次都考过孙子的兵法内容……”

        跳出了初中小学的语文课本,转到他最熟悉的游戏经历中,唐正突然觉得豁然开朗。恨不得把在游戏中开创出“科举考试”这么寓教于乐玩法的策划狠狠地亲上两口。

        想好了抄袭的对象,接下来一切就都不是问题了。

        唐正再次饱蘸墨水,抚卷提笔。

        冷步尘看到唐正思索了半天没有提笔。原以为这道考察军事素养和天赋的题,对于一个以舞文弄墨为生的夫子来说。还是太难了一些。

        不过,仅凭着他第一轮的表现。和经、史、诗的出色发挥,第二轮的笔试排名前十应该还是有希望的。

        冷步尘一边想,一边准备踱步离开,再看看还有没有其他的好苗子时,却发现唐正突然奋笔疾书起来。

        看到唐正满怀信心的样子,冷步尘不由又涌起了一点好奇,难道这个屡创奇迹的夫子还真的懂得行军布阵?

        冷步尘收住了离开的脚步,再一次将目光投向了唐正的试卷。

        “兵者,人族之大事,死生之地,存亡之道,不可不察也。故经之以五事,校之以计而索其情:一曰道,二曰天,三曰地,四曰将,五曰法。”

        看到唐正写下的第一段,冷步尘眼前一亮道:“道、天、地、将、法?这个说法有点儿意思。”

        冷步尘作为一粟学宫执事长,也是熟读兵书,更是曾经有过军旅经历,对于兵法也是颇有研究,但是他确定从未在军事著作中,看到唐正所提的这五点总结,但是看上去却又非常在理的感觉,心中的好奇心更浓了。

        他干脆再走近了一点,就看到唐正继续刷刷刷,洋洋洒洒地写道:“道者,令民于上同意,可与之死,可与之生,而不畏危也。天者,阴阳、寒暑、时制也。地者,高下,远近、险易、广狭、死生也。将者,智、信、仁、勇、严也。法者,曲制、官道、主用也。凡此五者,将莫不闻,知之者胜,不知之者不胜。”

        冷步尘看到这里,已是暗暗心惊,但作为一个熟谙兵法的行家里手,还是有些矜持暗自评价:“写得还不错,算是看到了用兵作战的本质。很有潜质,希望不是空泛之谈。”

        唐正此时,已经完全陷入了复刻孙子兵法的思绪当中,如果不是刚刚引发文曲共鸣,星字入体,让他的智商顿时被拉了一个涨停板,以他的记忆力,根本没办法将孙子兵法完全抄录下来。

        不过现在,当然不是问题。

        唐正一边在脑中回忆着原版孙子兵法,一边去除那些和星曜大陆战法不合的部分,取其思想,去其手段,再将星曜大陆历史上的几次重大战例,按照孙子的用兵理论,完美的填空进去,越写越嗨。

        “凡用兵之法,全国为上,破国次之;全军为上,破军次之;全旅为上,破旅次之;全卒为上,破卒次之;全伍为上,破伍次之。是故百战百胜,非善之善者也;不战而屈人之兵,善之善者也?!上兵伐谋、其次伐交、其次伐兵、其下攻城!”

        “知彼知己,百战不殆;  不知彼而知己,一胜一负;不知彼不知己,每战必败!”

        “能而示之不能。用而示之不用。乱而取之,实而备之,怒而挠之!”

        “善守者,藏于九地之下,善攻者,动于九天之上,故能自保而全胜也。”

        唐正越抄越嗨,身后的冷步尘却是越看越心惊,到最后,已经是冷汗淋漓,呼吸急促。

        同样在考场内巡视的欧阳落落和李笑仁,也发现了冷步尘的异状,两人有些好奇的也走到了唐正的背后,跟着冷步尘一起观看起来。

        “看来,这小子笔试恐怕也要拿满分了……”欧阳落落看着唐正的论,虽然她对用兵一道并不精通,但是依然看出了唐正文中的精妙之处,不由笑着轻声赞道。

        李笑仁嘴角扯动了一下,没有说话,虽然他看唐正并不太顺眼,但是对于欧阳落落的说法,也是无从反驳。

        这货的学识,确实惊人。

        “满分?!”唐正身旁的几名考生,听到欧阳落落的话,忍不住偷偷抬起头,内心充满了挫败感,难倒这家伙除了刚才那首精彩绝伦的行路难诗篇之外,又做出了什么惊人之举?

        这时,最先站在唐正身后的冷步尘,却是僵着一张脸,坚定地摇了摇头。

        看到冷步尘似乎不太同意欧阳落落的看法,那些考生才偷偷地松了一口气。

        毕竟执事长才是最终的考官,就算欧阳落落觉得唐正写得再好,如果过不了冷步尘这一关,那还不是白搭。

        对于冷步尘的反应,不光欧阳落落,连李笑仁都觉得有些奇怪,以他的眼力,唐正这篇军事论文,应该很合冷步尘的心意才对啊。

        不过,反正他看唐正也不太顺眼,也乐得如此,便没有开口相问。

        欧阳落落正准备开口帮唐正说话,冷步尘却突然从腰间拿出一枚火信,没等旁边两位反应过来,直接星力激发,将那火信直射天空。

        一声独特的清鸣,一只巨大而妖异地妖鸟图案,绽放在了天空之中。

        “翡鸟之信?!”欧阳落落和李笑仁看着那奇特的火信,同时惊叫起来。

        翡鸟,便是当初翡石建城之时的最大妖患。

        当初冷家先祖冷先愿自我牺牲,解决了这妖患之后,后人为了以此为警醒,便将翡石城最高警戒级别火信,设置成了翡鸟的样子。

        如无城破族灭之祸,绝不可释放此类火信。

        如果不是有充足的理由,即使以冷步尘的身份地位,贸然放出这种警戒级别的火信,事后也会受到严惩!

        可是,这考场之内,风平浪静,毫无祸端。根本没有理由释放这种级别的火信才对啊!

        “执事长?”欧阳落落有些急切地望向了冷步尘。

        冷步尘摆摆手,直接说道:“今日唐正之卷,入得你二人之眼,便永远锁在心里,不得传出!”

        欧阳落落和李笑仁面面相觑,心中不由升起了一种无比荒谬的想法——难道冷步尘是释放出翡鸟之信,是和唐正的最后一道论题有关,这也太扯了吧?!

        .

  https://www.biqugex.com/book_2677/4012585.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biqugex.com。笔趣阁手机版阅读网址:m.biqugex.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