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风流狂少 > 识破

识破

        床上的照片有不少,各种各样姿势的,很写实,什么都露了出来,没有丝毫掩饰。

        秦白菜看完,咬了咬牙,满脸怒色和厌恶,显得很是恶心,飞快又把那些照片装回去,然后拿出火机,一把火都给烧了。

        詹妮弗并没阻止,反而奚落似的笑着说:“女儿,别烧啊,就算你不打算收藏,我也要收藏呢!现在你该看到了吧?我们在一起很快乐,秦殊那家伙不愧是情场高手,知道的姿势多得好像百科全书,我们做了一夜,就没有重复的动作,我……”

        她还没说完,秦白菜忽然把咖啡杯拿起来,把杯里剩下的咖啡都泼到了她脸上,随后把咖啡杯扔到垃圾桶里,冷冷地把手往外一指:“给我滚,你简直让我恶心!”

        “女儿,你果然还很纯情呢,男欢女爱很正常啊,怎么在你眼里就成了恶心了?”詹妮弗并没生气,更没走,反而悠然自得地拿出纸巾,慢慢地擦了擦脸上的咖啡,“女儿,现在你该知道了吧,男人根本靠不住,大部分男人都是靠下半身思考的,秦殊更加是。你为了他放弃家族继承人的地位,放弃那么富可敌国的财富,甘心做他的小情人,这是多么愚蠢的事情,这样的男人禽兽不如,根本不值得你为他这么付出。他明明知道我是你妈妈,可在床上的时候却做得那么欢,那个时候他可曾想过你吗?恐怕早把你抛在脑后了!现实点吧,别沉浸在你那王子和公主的幻想里面,那就是童话,童话只是童话,适合小孩子,而你长大了,不能再沉浸在童话里,要正视现实,现实中,爱情就是可笑的东西,利益和享受才是最重要的,秦殊就在这么做,他享受了那么多女人,你却在为他守身如玉,真不觉得自己很幼稚吗?现在跟我走吧,听妈妈的,妈妈会告诉你以后的路该怎么走,会让你得到真正的快乐,那种放肆狂欢的快乐,而不是这种需要小心守护又虚伪易碎的快乐,来,跟妈妈走吧!”

        她对着秦白菜伸出手去。

        秦白菜看着她,慢慢站了起来。

        “对,好孩子,就是这样!我是你妈妈,绝对不会害你的,跟我走,咱们一起复兴咱们家族,然后就会得到几辈子都花不完的巨大财富,那些财富才是真实的,可以任凭你的挥霍,而你要做的很简单,只需要嫁给艾伦就行,很简单的,其实嫁给谁都无所谓,等咱们重新得回那些财富,你想要什么样的男人都可以,甚至想要多少男人都可以!”

        詹妮弗一边满是蛊惑地说着,一边伸手去抓秦白菜的手。

        没想到,“啪”地一声脆响,秦白菜打开了她的手。

        詹妮弗吃了一惊:“凯莉,你……你做什么?”

        秦白菜咬了咬牙,眼神如冰:“詹妮弗,你已经达到我的忍耐极限了,现在马上从我眼前消失,不然的话,我就把你从窗户扔出去,我说到做到!”

        “你……你傻了?”詹妮弗满脸不解,“那些照片是你亲眼看到的吧?怎么还这么执迷不悟?”

        秦白菜冷冷道:“我如果真被你蒙骗过去,才真是傻了,秦殊根本就没碰过你!”

        “你……你胡扯什么,那些床上的照片清清楚楚地……”

        “我只看到,床上那些照片没一个露出男人的脸,要么是背,要么是侧面……”

        “但他就是秦殊,千真万确!你可以看看前面那些照片,那些照片总有秦殊的脸吧,这家伙绝对是个不折不扣的大色~狼,非要和我在酒店见面,来到酒店的时候,我正在洗澡间里洗澡,他就直接冲进去,把我抱起来,我赶紧用浴巾遮住身上,但他把我抱进卧室之后,就扯掉我的浴巾,然后就是吻我,摸我,疯了似的,你该知道的,我是无所谓的,何况遇到这么热情强壮的男人,于是就半推半就……”

        “够了!”秦白菜大声打断了她的话,冷冷地看着她,“你到底还有没有一点廉耻?”

        “怎么了?凯莉,你要正视现实啊!”

        秦白菜看着她:“詹妮弗,我可以告诉你,我确实还是处~女,确实没和秦殊做过,但我们上过床,他是让我刻骨铭心的男人,你觉得我会不认识他的背是什么样的吗?那个明明就是别的男人!”

        詹妮弗愕然,以为能蒙混过去,没想到会这样,忙笑道:“就算没上床,他总冲进浴室抱我了,也抱我上床了……”

        “我还知道你要给他下媚~药不成,结果被他扔进了浴缸里!”

        “你……你怎么会知道?”詹妮弗吃惊不已。

        “秦殊跟我说的,他昨晚就跟我说了!”

        詹妮弗听了,感觉自己的底气顿时泄了,不由无力地坐到椅子上。

        秦白菜冷冷道:“詹妮弗,以后不要再做这么无聊的事,这次我能原谅你,下次我绝对不会原谅!给我滚回去,你拆散不了我们的,想让我和艾伦结婚,门都没有!”

        詹妮弗咬牙,渐渐地,目光中的沮丧变成了恨意,恨意如冰,也抬头看着秦白菜:“凯莉,那我也告诉你,我绝对不能让你像妈妈当初那样傻,秦殊这个男人太可怕,你跟着他,肯定会成为他的玩物和傀儡,你是我们家族唯一的继承人,我绝对不能容忍这种事情!一个女人一旦开始痴情,很容易放弃自己的立场,失去理性,你现在尽管恨我就是,但我相信,你以后绝不会再恨我了,甚至会感激我的!”

        说完,拿起包,往外走去。

        秦白菜咬了咬牙,沉声道:“詹妮弗,你再敢做什么,我绝不会放过你,你给我考虑清楚!”

        詹妮弗没有说话,摔门出去了。

        走到楼道里,愤怒地往前走,拐弯的时候,却“砰”地撞到了一个大汉身上,然后被弹开,差点摔倒。

        慌忙抬头看了一眼,忍不住吃惊,眼前的大汉身高体壮,足有一米九的个头,精悍的短发,戴着酷酷的墨镜,在他旁边,还有另一个差不多的壮汉。

        两人扫了她一眼,没说话,继续往前走。

        詹妮弗忍不住转头看了看,看到那两个大汉往秦白菜旁边那个办公室去了,他们手中还拿着一个包装精美的礼物盒。

        詹妮弗觉得这两个大汉实在很古怪,出现在这么个时尚服饰公司里,更显得怪异,看了半晌,确定不是去找秦白菜的,这才离开。

        此时,秦殊正好到了嫣苏雪盈公司下面,看到前面不远处停了一辆商务车,商务车门口站着两个大汉,西装革履,戴着墨镜,在那里抽烟。

        看着他们的样子,感觉完全跟公司职员不同,而仔细观察他们的举止,很像是高手,秦殊很是疑惑,忍不住慢慢开车从他们身前过去,转头细细观察着,猛地看到,其中一个大汉的腰间若隐若现地似乎有把枪。

        发现这个,秦殊心底一沉,这是秦浅雪的公司外面,这两个人一看就不是善茬,不会是冲着秦浅雪来的吧?莫非是艾伦派来的?想到这,顿时担心极了,急忙打了杜悦绮的电话。

        等杜悦绮接了之后,迅速问:“杜悦绮,有没有奇怪的人进这栋大楼里去了?”

        “哦,有两个大汉进来了,西装革履,戴着墨镜,还拿着个礼物盒,不知要做什么!”

        秦殊听了,禁不住脸色大变,迅速道:“马上赶去我姐姐那里,可能出事了!”

        “哦,知道了!我马上去!”杜悦绮本来是跟着詹妮弗的,此时从一个墙角出来,迅速往秦浅雪的办公室跑去。

        跑到那里的时候,看到那两个大汉正站在秦浅雪办公室门口,手中抱着的精美礼物盒正放在秘书的办公桌上,而且,秦浅雪竟然也出来了,正和那两个大汉说着话。

        迅速扫了一眼,杜悦绮的目光随即锁定在那个礼物盒上,看到秦浅雪要拆那个礼物盒,急得飞快往跟前跑去,大声喊道:“别拆!”

        秦浅雪听到声音,不由抬起头,看到一身利落的杜悦绮飞快冲来,忍不住就停下了。

        那两个大汉见杜悦绮气势汹汹地冲来,相视一眼,都上来阻拦。

        杜悦绮一边飞快跑着,双手一甩,手中已经各自多了一把锋利的匕首。

        那两个大汉见了,脸色大变,慌忙抬起手,喊道:“大姐,我们投降,千万别动手!”

        “给我滚开!”杜悦绮见他们都举起手,不好再下狠手,把刀柄猛地一撞,撞开他们,就冲到秦浅雪跟前。

        秦浅雪惊声问:“杜悦绮,你怎么来了?”

        “姐姐,主人让我来保护你的!”杜悦绮喘息一口,迅速把秦浅雪拉到身后,眼睛看着那个礼物盒,咬牙道,“多亏我来得及时,姐姐,这个礼物盒不能动!”

        “怎么了?”秦浅雪问。

        “这里面藏着危险,或许就是个炸弹也说不定!”杜悦绮说着,忙从腰间的挎包里拿出一个小的仪器,在那个礼物盒上扫了扫,扫完之后,禁不住皱了皱眉头。

  (https://www.biqugex.com/book_3084/20938326.html)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biqugex.com。笔趣阁手机版阅读网址:m.biqugex.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