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我的元婴期室友 > 366、顾玄成归来

366、顾玄成归来

        眨眼,顾玄成已离开一个多月,不知何时就会返回。吴道安则是愈发的心慌,他已经细致分析了顾玄成知道真相后的两种反应:第一种,愤怒至极,把自己直接手撕了。第二种,愤怒之后,又不想吃亏,所以还是把自己上了。无论哪一种,都似乎非常的悲惨。

        但偏偏,他的修为又难以突进。虽说这一个月他修行刻苦,也有所进步,但离元婴中期都差的很远,更别指望能靠着实力对抗顾玄成了。毕竟,修行之路都是越到后面越是艰难,比如说很多魔法贤者苦修千年都没半点成果,想想也很残酷。

        吴道安现在唯一的希望,就是能离开离火界,远走高飞,去到第三魔法帝国找到韩纵仙。只是先不说他如何凑齐天价传送费,顾玄成就肯定不会放他离开。若不能离开这个星系,以真武宗的势力,不管他躲到哪里都是分分钟就能抓到。

        这日,他依然和周若薏在后山烤野味,山峰外突然传来一个陌生的嘹亮声音:“师弟顾玄晨前来拜会师兄!”

        吴道安连忙跳上飞剑顺着声音过去,只见一个体格雄壮的男子正在山峰外悬浮等待,见到吴道安时有∞▽,点惊讶:“你是谁?看你这身制服,莫非是顾玄成师兄新收的杂役?”

        吴道安优雅的施礼:“正是。主人有事出差,已有一个月。”

        “嗯,那我下次再来拜会。”男子行事干净利落,准备离开。

        吴道安连忙叫住他:“等等。公子,奴家有一事相问。”

        男子停步,扫了吴道安一番。道:“你说。”

        “请问我离火界和坎水界还在交战吗?”

        男子略有深意的一笑:“你个杂役竟对这等事有兴趣,告诉你也无妨。这几万年来我离火界扩张势头凶猛,难免与临近的几个修真界有所摩擦。不过去年魔族大举入侵,在宗主国的授意下,我们几个修真界已签订停火协议,一致对外。”

        “那我们人族与魔族的战况如何?”吴道安顺道问出他一直很关心的事情。

        “刚开始魔族攻势汹汹,一连攻陷了人族界星海边缘的好几个位面星团。我人族联军损伤无数。但后来。待魔族大军的势头衰弱后,七大王朝出动了精锐的远征军,重创魔族。不过魔族毕竟数量甚多。很快也稳住阵脚。如今的战事非常胶着,双方各有胜负,我真武宗前线弟子这段时间的死伤也不及战争初期那么惨烈。”

        “多谢前辈相告。奴家还有一事请教,不知离那千年会议还有多久?”

        “哦?你一个元婴期的小杂役竟也知道这个?”男子有点惊奇。但还是回答了他:“快了。还有大约十个月。”

        “多谢前辈。”吴道安再次深深施礼。

        男子也不多言,破空离去。

        眼见陌生人走了,周若薏才从后面冒出来,问道:“安安,刚才你们都聊了些什么呀?”

        吴道安戳了戳她的额头:“你啊,怎么就对我这么自来熟,碰到其他人都躲的远远的?”

        “因为……因为他们都是陌生男子,又修为那么高深。我当然会畏惧啦!”周若薏倒是振振有词。

        “喂喂,我也是男子。修为也比你强大,怎么你不畏惧我呀?”

        “因为你看上去完全就是个女孩子嘛,所以我不会害怕呀!”周若薏竟说大实话。

        吴道安倒也明白,似周若薏这样的深闺大小姐当然会畏惧强大的陌生男子,这也符合常理。他郁闷的是,就算是现在,对方还是不把自己当个男生看待,难不成说自己的女子力太高了?

        “对了对了,你们刚才交谈中说的什么魔族啊什么千年会议啊是怎么回事?”周若薏倒没忘记问正事。

        吴道安也闲着无聊,就一边和她在树林里漫步,一边做了简单讲解。

        周若薏听完后,激动的握紧小拳头:“这些魔族真是太可恶了,入侵我人族疆域、杀我人族同胞,我真想马上去前线教训教训他们!”

        “就你?哼!”吴道安不客气的白她一眼。

        “安安,你好歹也是个男孩子,就没有上阵杀敌的夙愿吗?”

        “得了,你这时候才想起我是个男生。”

        转眼,又过了三日。这天早晨,吴道安发现周若薏的脸色很差,关切的询问:“若薏,你脸色不太好,生病了吗?”

        周若薏有气无力的白他一眼:“是癸水啦!干嘛明知故问,你不也每个月有那么几天……”

        “喂喂,我是男生。”吴道安不得不提醒他。

        周若薏这才反应过来:“哦对,你是男孩子。噗,我怎么老是忘记。”

        吴道安有点无奈,反正他所剩不多的男性尊严一直在被这丫头打击着。不过他倒是心细,马上去后山采集山泉水用结实的大叶片包起来,以体内真火加热后,送给她。

        周若薏将这个简陋的热水袋贴在小腹上,果然感觉好一些,不由得称赞:“你倒是蛮会关心人的嘛!如果你是个女生,我倒是想和你义结金兰。”

        “其实我们可以结拜为兄妹呀!”吴道安很开心的提议。

        “噗,你看你哪点像个兄长?”周若薏毫不客气的又在某人的男性尊严上踩一脚。

        吴道安因为心中有愧,所以也一直让着她,此时自然不会去争辩,而是换个话题:“你这几天来了癸水,那就别再吃烤肉这种油腻的东西,我多去后山采集些蔬果。”

        结果周若薏并不领情:“喂,如果因为这么多点小事就放弃食物的乐趣,那人生该会是多么的无趣!”

        吴道安恨恨的戳了戳她的额头:“你啊,为了美食,真是不怕痛啊。”

        “对!就是这么热爱美食!”周若薏一脸的义正辞言。

        吴道安还记得正事:“对了,我检查下你的修为进展。”

        说罢,他将手指搭在周若薏的手腕处,一番探查后,狠狠瞪她一眼:“你到底有没有在努力修行呀!怎么这一个多月一点进展没有!”

        周若薏也很是委屈:“我本来资质就不高,能早早筑基也是依仗父亲的丹药和每日洗髓。要不是那天被你xxoo了,我都不知要过多少年才能结丹。”

        这倒是大实话。人生而不平等,在修士身上更是如此。天赋高的修士一日修行就顶的上普通修士的一年苦修。当然,此外还有外物激励也很重要,不过以周若薏他家的小宗门也提供不了太上乘的丹药法宝。

        吴道安只能安慰她:“你有修真资质都不错啦,多少凡人想修真都不得门路。”

        周若薏认同的点点头:“那倒是,我的哥哥姐姐里没一个人有灵根,只能去世俗朝廷混个贵族当当。大概也是这个原因,父母才对我疼爱有加吧。”

        吴道安知道这疼爱里的另一层原因,但也不能说破,只能怜惜的抓住她的小手。

        结果这时候周若薏突然反应过来,抽出小手,警觉的往后退两步:“等等,你是男孩纸对吧?干嘛老对我动手动脚的?男女授受不亲懂不懂?”

        “行行行,都听你的。”吴道安有点头大。

        就在这时,远处传来破空之音,还有一个熟悉的声音传过来:“安安,我回来了!”

        嗯,顾玄成终于回来了。(未完待续。)

  (https://www.biqugex.com/book_3096/11645240.html)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biqugex.com。笔趣阁手机版阅读网址:m.biqugex.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