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我的元婴期室友 > 142、韩纵仙往事

142、韩纵仙往事

        吴道安正想心事想的出神时,一个富有磁性的声音在耳边响起:“道友可是在睹物思情?”

        吴道安一时怀疑是不是有人看穿了自己黑袍上的伪装阵法,要不干嘛莫名的搭讪低调的自己呢?不过当她回首看到说话人时,顾虑也就打消了,因为眼前的清秀少年只是筑基初期的修为,应该看不穿这黑袍的阵法。而且他的一双眼眸格外清澈,不夹杂着任何**,犹如一汪澄澈的泉水。于是,她也放下部分警惕,回答道:“是啊。大海幽幽,葬尽了多少人和事呢?吾辈修士,修行一生,却终究不过是海里的一朵小浪花,转瞬即逝。”

        清秀少年叹了口气:“不错。凡人如蝼蚁,修士也是蝼蚁。不问鼎那踏天之境,终究不过是这天地间的一只蜉蝣,朝生夕死。”

        吴道安有点意外:“你年级轻轻,怎么就想这么多呀?而且你干嘛找我这个一看就很可疑的人搭话呀?”

        清秀少年微微一笑:“我也不知道,只是隐约对道友有种亲近之意。敢问道友高姓大名?”

        “啊?嗯,我单姓吴,名道安。”

        “嗯?听这名字,道友似是男子?”

        “当然了!”吴道安心里还是自认为是男子的。

        “唉,那似道友这般身高,怕是难寻得女修士的芳心啊。”

        “滚!”

        …………

        两个人居然聊得意外的投机。从谈话里吴道安得知,这个清秀的少年名叫夜星晖,是燕国浩青派的修士,此番奉师门之命来到玄冰城送信。因为路途顺利、还留下不少空余时间,所以他就顺道去公会接点任务赚点外快,然后就来到了这个船上。

        当听他提到自己来自燕国后,吴道安心念一动,开口道:“最近燕国可有什么大事?”

        夜星晖想了想,道:“眼下燕国最大的事情。就是达昊观和高剑宗的交战,这两派都打了有好几个月了,高剑宗节节败退,已经在两个月前递交降书,自此归顺达昊观。哦,对了,听说达昊观有个结丹的前辈意外被小人暗算身亡。为此达昊观已在全燕国下达通缉令。不过这种事和我们浩青派又没什么关系,我也懒得去关注。”

        吴道安一听,心下叫苦。连这个路人甲都听过这事了,那其他达昊观的弟子更不必提了。还好对方的势力还远远伸不到玄冰城这里。只要自己继续低调行事,应该不会被发现。

        最近的海风似乎很大,连带着船行的速度也大大提高。随着船只渐入深海。空气也是愈发的咸湿起来。一些修士已经从储物袋中取出预先带好的干粮嚼起来,还有些修士已然熟络起来,聚在一块聊天打屁。

        吴道安就和这个叫夜星晖的少年结成了小团伙,盘坐在甲板上一边进餐一边闲聊。对于自己的来历,吴道安总是一笔带过语焉不详,夜星晖也会很识趣的绕过这个话题。

        船上除了这些雇佣来的修士,本身还有一些玄冰门自己的修士。可是玄冰门修士仅仅是负责维持船上秩序,根本不搭理这些外派的人。一些修士在和玄冰门弟子套近乎碰了一鼻子灰后,也都放弃了。

        不知不觉,天色已暮。船舱内的房间只供玄冰门自己的弟子休息,其他的修士只能在甲板上打地铺了。修士睡觉倒也很随意,站着躺着倒立着都行,还有些境界高不怎么需要睡觉的修士一直在闭目修炼。修炼需要灵气不假,但没灵气也并非不能修炼。没有灵气的辅助。修士无法提高自己体内真气的品质和数量,但却能凝练一些功法法术。就好比凡人闲着没事打打拳练练腿一样,总归是能增加点战斗力。

        吴道安按说几天没睡也没关系,但以后保不准会不会遇到危险,多休息一下总没坏处。结果夜星晖倒是毫无睡意,硬是缠着她聊天扯把她烦的要死。但这夜星晖倒是机灵。看出她的不耐,于是主动讲起些这个世界的风土人情,还有附近星辰上的各种故事传闻。吴道安正好急需了解这些,所以是听得津津有味。倒不急着睡觉了。

        不知不觉,时已半夜,夜星晖突然把脑袋凑到她跟前,压低声音,一副神神秘秘的样子:“吴兄,你说这玄冰门自己弟子那么多,干嘛还重金雇佣我们随行呢?”

        吴道安按照经典的小说桥段分析道:“玄冰门在下一盘大棋。”

        谁知夜星晖立刻就竖起了大拇指:“吴兄真乃高人也!这里面确实有一个天大的阴谋,看来兄台也是早有觉察。”

        这下子吴同学吓尿了:“我擦,我随口一说,还真被让我蒙中了?”

        夜星晖“呵呵”一笑:“别装了,大家都是明白人。你看这船上的这么多修士,其实为了报酬来的傻叉非常少,大部分都是冲着灵泉眼去的。”

        吴道安心下这个汗啊,自己可不就是夜星晖口里的“傻叉”吗?其实这个任务从一开始就透着一股阴谋的味道,楚方这个老油条更是临阵脱逃,那时候自己就该觉察了。只能说自己很傻很天真,见船上人多就放下心了,哪知道别人都是心知肚明但另有所图的。

        事到如今,她当然不能暴露自己是“傻叉”的事实,果断的开启模式装逼:“哼,此事你我既然心知肚明,那又何须说出来?”

        夜星晖又是一声“呵呵”,道:“这灵泉眼一钓世,免不得一番血腥争夺。我上船后观察你许多时候,确认你与船上其他修士都不相识,这才找上你,想和你结为同盟,共同进退。”

        吴道安这才发现,这看似纯洁的骚年也是心机满满的,找上自己也绝不是因为所谓的“有亲近感”。她轻叹一声,发现过去养尊处优的自己在这个人人自危的世界里还真就是小白一个,一不小心就被卖了,看来以后还真得多留一份心眼。

        对于少年的结盟之邀,吴道安还是答应下来。毕竟她连什么是灵泉眼都不知道,只能到时候跟着他混了。夜星晖见目标达成。嘿嘿一笑,也不再多言,闭目睡觉去了。

        一觉醒来,天色已泛白,新的一天又开始了。这个世界没有手机没有笔记本没有mp3,娱乐生活极度匮乏,这些修士闲的无聊时只能掏出纸牌玩了起来。夜星晖主动的拉着吴道安加入到一个牌局中。说是刺探消息。异界的纸牌玩法当然和地球不同,但倒是上手不难,吴道安也很快的掌握了,大家用极低的赌注随意玩着。

        这里的修士大多是散修,走南闯北的,闲聊里的一些见闻也让吴道安收获很大。虽然吴道安全身包裹的严严实实。这帮修士倒是毫不在意,半天下来也彼此“兄台”相称了。

        大家一边打牌一边扯倒是其乐融融。聊着聊着,居然聊到了朱宸星,只听一个长眉修士开口道:“说来这朱宸星,我倒是认得一位前辈。这位前辈是元婴期修为,曾在我们星上的北赵国停留过几年。姓韩名纵仙,不知诸位道友听说过没有?”

        “韩纵仙!?”一旁的吴道安惊呼出声。看着四周人诧异的目光,才明白自己失态了,连忙掩饰一下:“我敲也有个朋友,名叫韩纵仙,所以才有的惊讶,但想必绝不是你们口中的这个韩前辈。”

        长眉修士哂然一笑:“那是当然+前辈可是堂堂的元婴期大能,怎会是你个区区筑基小修士的朋友?诸位道友没听过这位前辈倒也实属正常。因为韩前辈一向低调行事,我也因为宗门与北赵国渊源甚深才有所而闻。这位前辈最传奇的地方,就是曾经格杀过一位化神期的魔修!”

        “什么!”

        “不可能!”

        “吹牛b!”

        长眉修士话一说完,周围修士反响激烈。毕竟,修真之路越到后面级差越是大。打个比方,寻常筑基修士可以对敌10个炼气期,而结丹期则差不多能对敌30多个。以此类推。能在元婴境界就格杀化神期的事情,至少在座的修士都从没听说过,所以才一致开口否认。

        长眉修士似乎很满意众多修士的反应,从容开口道:“众位道友切莫武断。这韩前辈与我毫无渊源。更不是此星上的人,我为何要编排这个谎话?不知大家是否听过血魔宗长老血千杀的名号?”

        一听到血魔宗和血千杀的字眼,四周的不少修士都不自觉的打个寒颤。其中一个人接口道:“血魔宗恶名滔天,血千杀更是杀人屠城无计,我等怎会不知?”

        长眉修士点了点头:“不错!这血千杀身上血债累累,但偏偏是那高高在上的化神之境,就连玄冰门都不愿与之为敌,只是互相划定地盘相安无事而已。谁知30年前突然就传来血千杀心魔噬体爆毙的消息,随即整个血魔宗也被正派修士一起围攻化作尘埃,诸位可不觉得事有蹊跷?”

        一众修士相互看了看,其中一位开口道:“此事我等都有耳闻。故老相传,那血千杀是被来自域外的某位化神期大能所击杀。但你今天说那位大能只是元婴境界,也太过离谱了。元婴期对我等小辈固然高不可攀,但在化神眼里可是与蝼蚁无疑。蝼蚁如何能杀人?”

        长眉修士只是嘿嘿一笑:“此事乃北赵国的前辈亲口相告,信不信随你们,反正我是信了。”

        众人一致的“切”一声,又回去忙各自的。

        吴道安倒是心绪久久不能平静。她回想起了还在玄冰城客栈里躺着的韩纵仙,没想到这个一直有点玩世不恭的室友居然这么牛逼。话说自己要是不能回去,那等着这位牛逼室友的下场只能是活活饿死,毕竟客栈不会好心的一直免费照顾他,租钱到期后绝对会把他扔到大街上自生自灭去。唉,再牛逼的人也有依赖别人的一天呀。(未完待续。如果您喜欢这部作品,欢迎您来起点投推荐票、月票,

  https://www.biqugex.com/book_3096/2046926.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biqugex.com。笔趣阁手机版阅读网址:m.biqugex.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