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女神纪元 > 第二百四十五章 五老

第二百四十五章 五老

        不是那种很舒服的冰凉,而是有些‘刺’的感觉,好似寒冬腊月的风。

        小舞先是愣了一下,随后恍然道:“哦,还不是那个驻颜丹的功效,因为还没有彻底的炼化,需要很长时间才可以呐。”

        天罪苦笑道:“现如今若是夏天倒还好……暖床怕是你做不到了呐……”

        小舞脸一红,呸了一声低下头去。

        “醒了吗?”正这时,烛火圣君的声音在门外响起:“虽然你们不需上台比斗,但大会总要参加,跟为师走吧。”

        走出房门,发现路璐也在,她低着头一言不发,让走就走让停就停,谁也看不出她在想什么。

        从住所出去很快就到了外面,未见光先闻声,一片震天欢呼,感觉起码数万人,可走出一瞧,却只有五个方阵分四方而坐,每方阵数百人,中间唯独多出一个小小方阵,不用问就知道是天机门门主所在,人数最少,不跟任何势力临近,一派中平之态。

        中间巨大场地,空空荡荡什么都没有,一阵风过却又不起一丝沙尘。

        在广场最奇怪的一个地方,也是最顶端的一个地方,是一个凸起的小小平台,上面的人长什么样有多少,下面全都看不见。正此时,一个洪钟般的声音从上面发出。

        “开了吧。”

        声音刚落下,就从大场地的四周孔道中冲出来成片成片的人,他们手中都拿着各色器物,在场地中一阵布置,便将整个样貌给改了。

        方才还是空旷,现在却透着一番整齐热闹。

        那洪钟声音再响:“天机门中,虽四宗门平起平坐,但细微之处自有高低,数百年来物宗都乃四宗之首,如今便从物宗开始进行宗内大比,此点……理应不会有人见怪。老规矩,共数二百,物宗一百四十人,其余三宗各二十人,考校物宗份内之技,其余宗门若在此项上超出,自会有满意的奖励。”

        简练,直白,毫无拖泥带水,跟天罪脑海中记忆的那种大会前的数小时报告书显然是很不一样的,他很讨厌。因为这少了好几个小时插科打诨睡觉的时间啊。

        其他方阵中的人动作也极快,二百人快速进入的场地。

        烛火圣君看了天罪一眼,轻声说道:“臭小子,为师不在身边,你千万不要闹。”

        说完闪身到了正中那小阵营中,最前一排,四个老头都在等着他的到来。

        物宗宗主卫鸾笑道:“圣君今日怎么来的如此之晚?莫非是睡过了头,还是已经厌倦了这门内的大比?”

        面带微笑的一个大帽子就扣了下来,卫鸾是没忍住,烛火圣君是‘没听见’。

        笑了笑,烛火圣君拱了拱手,作了个团揖,朗声笑道:“命不好,收了几个不让人省心的弟子,只怕是进了棺材了,还要跳出来为他们操心。”

        其他几人微微一笑,让出位置让他走进去坐下。

        天机门门主,这里表面上地位最高的人朗声问道:“烛火贤弟对于此次大比有何见教?”

        烛火圣君笑道:“看都没看,又何来见教?”

        “唉,”门主摆了下手说道:“谁不知你器宗最近有大动作,兴许是厚积薄发,准备在这次大比中一展头角。”

        烛火圣君眼皮一抖,随后只是笑笑,并没有回答什么,台上的气氛显得就有些冰冷了。

        同一时间,最高的那个谁都看不见的平台之上,原本应有五人的地方,现在却仅仅坐着一个人,他看了一眼高台下看起来很小的场地,叹了口气嘟囔道:“是浴火重生,还是万劫不复?天机门百年一次大劫,是否就无可避免呐?哎……”

        他若有所指,指着的,就是距离他数十丈远的地方发生的事情,非上非边,而是笔直地下。

        这巨大的场地之下,却有一片更巨大的存在,若说这里是角斗场,那地下便是一座城市般的宫殿。只是这整个地下宫殿此时却仅仅只有四个人在其中。

        哃,木棍击打在地面上,响声空明,传出很远。哃,仿佛带着一丝韵律,又彰显着敲击者心中的不平静。

        “你确定,只要老夫助你们成了此事,你就会把那九天阴阳阵交与老夫?”

        声音带着一丝威严,一丝紧逼,还有……一丝期待。

        他从阴影中走出,平缓而有力,只是衣衫褴褛,身上找不出一点干净整洁的地方,除了他另一只手小心握着的一个丝绢的包裹,洁白的如白凤轻羽。

        正是之前跟天罪有过两面之缘的老乞丐!

        对面一个苍老的声音说道:“放心吧,那件东西你求了我近百年,我却一直没有给你,这并非是我吝啬,而是希望你可以彻底的忘掉那个女人,毕竟……这九天阴阳阵到底能‘夺’回来什么,却是谁也说不好的,万一你有了希望再失望了……哎,我真怕你真的就一蹶不起了。”

        老乞丐哈哈一笑,摊手道:“难道……还能比现在更差了?”

        那苍老声音道:“罢了罢了,只要你做到,我也一定会做到。”

        老乞丐道:“不过你们真的决定要灭了器宗?我们天机门四大宗门各司其职共筑铁桶天门,已经不是百年,而是上千年的时间,现在又说要去掉一个……只怕会伤筋动骨,到时再想跟其他门阀对抗,只怕心有余而力不足了。”

        苍老声音没有说法,另一侧却走出一个人,冷哼一声说道:“这事就不用你来操心了,原本你也不太管这天机门的事了,何去何从自然跟你无大关系。”

        老乞丐眉头一皱,神色就冷了下来,明显跟这个走出来的人不太对付,冷声说道:“吴老妖,老夫也没想到你竟然搀和进这件事里来,你不是一直以教个好徒弟为自己的目标吗?怎么了,发现自己那些徒弟都是不成器的家伙了?”

        “你!”

        一句话正好刺痛了对方的心,确实,一个资质绝佳又有炼器天赋的人实在是太难找了,他身为曾经的兵宗宗主,虽然现在必须跟兵宗脱离关系,但骨子里面还是认为自己是个炼器之人,传承对于他来说至关重要。一想到祖宗流传下来的各种绝密技法就要在自己手中失传了,他心就忍不住一阵刺痛。那种感觉……就好像一个平凡的人意识到自己终将走向死亡,带不去留不下的彻底消失的恐惧一样。

        他原名吴昊,在这几个人之中看起来最为年轻,仿佛矮上一两辈,但事实上他的实际年纪倒是比老乞丐还要大上一些。老而留皮,视为妖,故而老乞丐会叫他吴老妖。

        另一个人一直身在阴影之中,从未说一句话,直到此时才慢条斯理轻声细语道:“不要再说了,此行成败完全看你二人觉悟,答应你们的,事成后必然会给你们,老几个虽然很少碰面,但也算在这地宫中相邻了百年光阴,如此动荡之际必须相互扶持相互依托,才能保住我们天机门不灭不破。”

        老乞丐叹了口气道:“知道了,在器宗内门大比的时候,我会亲自去制服烛火师侄,不过其他事我也懒得去管了。”

        慢条斯理那人继续道:“如此便好。天机门千年来能够生存,靠的就是各司其职,杜绝同门内斗,而他器宗从百年前开始就过了边际,如今更是变本加厉,严重的影响了四宗并立的平衡,器宗兵宗,必须要有一个消失才能再次归于平衡,谁也不怨,就怨他器宗的手……伸得太长了。”

        “哼……”

        听到这些话,老乞丐忍不住轻哼了一声。话说的好听,但实际上这几个老家伙还不是收了物宗卫鸾的好处?哎,他真的想不到,曾经的铁桶门阀竟然因为一些细小好处就能决定一个分支宗门的存亡,这天机门……也已经腐朽到必须换血的地步了吧。

        ……

        外面,物宗的大比已经正式开始,说是大比,规则却极为简单,时间一个时辰,所有工具原料都只有那么几样,随意做出一件事物来。原本这是考校创造力,但时间长了,大家都知道所谓‘安全牌’是什么了,于是都把它当成了单纯的考校个人技巧广度以及记忆力的。

        比如现在场地上,每个位置上都放着一些常用工具还有三种原料,精灵铁,回旋木,酒白石。所有物宗的人嘴角皆是一挑,忍不住笑了起来。这项考题太容易了,因为这三种东西就是物宗内门弟子入门之时都会被传授的‘中旋’的原料。

        中旋,就是连接两个机动齿轮中间的东西,精灵铁韧性十足,并且从不生锈,所以上下两头需要用它包裹。回旋木经久耐磨,旋转亿万次都不会有问题。酒白石细密坚硬,跟齿轮牙咬交错过百年而不缺失。

        中旋就像是人类的手肘关节,承接一切,又承受的起一切,整套机动系统也是物宗最赖以生存的技艺,自然,它也是渡鸟能够运转飞天的核心技术之一。

        小灵坐在天罪的身边支着下巴嘟囔道:“要是我能上就好了,然后打败那些物宗的弟子!哼哼,听说这次大比的奖励都很不错的呐。”

        天罪呵呵一笑,转头道:“那你就去啊,让师尊换下一个人便可,也没什么麻烦的。”

        小灵头往下一低说道:“可是……可是我不会弄那些东西。”

        天罪笑道:“不怕,去吧,说去就去,此行有我,万事在握,嘿嘿!”

  https://www.biqugex.com/book_3099/2048451.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biqugex.com。笔趣阁手机版阅读网址:m.biqugex.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