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禁修仙令 > 第四章 那些年顾城干了的事

第四章 那些年顾城干了的事

        第十殿堂前的院落。

        “夕,你在里面呆了一个时辰,到底干了什么?”苗落妆脸露忧色道。

        “我....我什么都没干,是他自己突然昏倒的,叫他也不醒。”苗夕耸了耸肩,不以为意道。

        “什么?不好!夕你马上叫来巫医。”苗落妆眉头紧皱,就要转身便要走进十殿堂。

        “叮叮咚咚——”

        就在这时,武兵坊外传来一阵声音,那阵声音叮叮咚咚的,好像无数珍珠落到玉盘上,又像是敲在屋瓦上的音乐,似乎柔和而又铿锵。

        “巫乐?”知信鹤抬头望向远方,下意识认出了这道音乐。

        巫乐是一种象征吉祥的部落民曲,同时也是一种巫术,传闻这种曲子能够防备修仙者,所以这种曲子只有在大庆典,或者是保护大巫出行的时候才会奏出来。

        “今天不是大庆典的日子,莫非....是大巫出行?”知信鹤眼微眯道。

        “这巫乐好像是不断地接近这里,难道有大巫要过来这里,怎么会这么巧合?”苗落妆停住了脚步,又是惊喜又是惊愕道。

        话音刚落下,第九殿堂内就传出了一阵嘈杂声。

        很快,嘈杂声渐竭,四周肃然清静了下来,巫乐声不断从第九殿堂内传出,紧接着,所有第九殿堂的人都慢慢退开了一条路。空出的这条路上,出现了数十道身影,身影漫步走来,这些都是一些身上戴满神秘挂饰的巫人。

        因为生活物资缺乏,很多人都得依赖信仰存活,而且巫人品格高尚,在一般人心中地位都比较高,假如巫人出行,所有普通百姓都会让路给他们通行。

        苗落妆他们看见这个阵仗,都得退到一侧,给这些巫人让出一条路。

        这些巫人都是朝着第十殿堂走去的。

        第十殿堂?难道....?

        顾城!

        “这些巫人闯到这里到底想干什么?”苗夕压低了声音道。

        “这些巫人摆出如此大阵仗,此行绝非只是为了一些琐碎之事。”知信鹤看了眼那些巫人群,沉思道:“据我所知,能够有这样阵仗出行的巫人不过两种人,分别是大巫,还有大巫的传承人。如果我没猜错,这人就是巫贤部落的传承人,巫听!”

        “巫听?据传连巫贤部落的子弟都没见过她一面,她怎么会来这里?””苗落妆眉头紧皱道。

        “我只想知道她为何屈尊去拜访那个呆子?”苗夕咬牙,向着苗落妆问道。

        “我也想不通。”苗落妆压低声音道:“可是这里把守着这么多巫人,不是我们这些出身商贾之身的人能干涉的。”

        尽管苗家是连城中层势力的首富,但还是改变不了连城商人地位低的境况。

        “知信鹤,帮我彻查这个顾城的来历,不惜一切代价!”苗夕转过头看向知信鹤,怨愤道。

        “这个代价...?”知信鹤怀疑道。

        “酬劳自然不会少了你的。”

        --------------------------

        第十殿堂内。

        顾城睁开了眼,那双眼眸不再是恍惚无神,而是夹着惊疑的光。

        “这里是...?”

        这里的一切竟是那么陌生,陌生到他认不出身边的一切,唯一还记得的是....五年之约,还有一些支离破碎的记忆。

        现在终于...醒过来了。

        就在这时,一旁传来一把清脆空灵的声音:“醒了....?”

        顾城下意识沿着声音传出的方向看去,那是一个面无表情的少女。

        她肤色白皙无瑕,手脚上都画满了纹字,身穿兽皮制的部落女衣,挂满了巫人饰品,看着她的身型、她的外貌、她的衣着,顾城隐约认为这人是一个自己很熟悉的人,但是却又记不起来,无奈之下只好出口问她一番。

        “你是...?”顾城诧异道。

        “巫听,你这是给我起的名字。”巫人少女冷淡道。

        顾城脑壳一阵眩晕,理清了下思绪了,不难肯定,在印象中自己确实是认识这个人的。

        “我....记不清你了,你能一下自己吗?”顾城道。

        “我是一名仙法受害者,遭到仙术侵害,失了记忆,丢了七魄,内心已无感情,是你从大自然域中救我回来的。”巫听依然是脸无表情道。

        巫听还补充了当时顾城救出她的场景,以及一些关于顾城的事。因此,顾城浅浅地了解了一番自己那五年的经历。

        对于自己那五年的变化,顾城是又惊讶又惊喜,不过他倒不觉得很唐突,因为这些破碎的记忆片段还脑海中,似乎都是真实的事,所以顾城很快便接受这些事实。

        “我这五年间还做了些什么?”顾城双眉一挑道。

        “我也不清楚,你一直不向我透露任何事。”巫听摇了摇头,“不过我亲眼看过,你凭借才智,单人匹马毁掉了几个修仙者组织,你就是从其中一个修仙者组织中救了我出来的,还将我带在身边,教我修仙之道,所有事都很顺利,直到那一晚上....”

        “那晚发生了什么事?”顾城眼大瞪,蓦然道。

        “那一晚,你突然找来了我,将要去杀掉一个人,还算到了自己将会落败,甚至还算到了今天会发生的事,所以在那一晚上,你布下了我这个棋子接应你,为的就是等待你苏醒的这一天。”

        “后来怎么样了!”顾城急道。

        “到了第二天黄昏的时候,你终于回来了,不过当时的你全身伤残,灵脏破碎,修为下跌到修道二重天,醒来之后就变成了一个呆滞的人了。”

        顾城略顿一下,略有所思,从模糊的记忆中确信了巫听的话。

        “随后,我遵循你那晚所的话,将你带到了武兵坊,而我自己也加入了巫贤部落,为的就是得到进入阅人山的名额。”巫听道。

        顾城还是有难以置信,虽然他从不怀疑自己的才智,但未至于相信自己会有这么强大的算计能力。

        “那....我们进入阅人山是为了什么?”

        “你提前苏醒了,身体必然还没塑造完全,修为收敛不了,修仙者身份很容易暴露,只有进入阅人山修炼武道,并在半年之内以武再塑身体,方能抑制住仙气外露。”

        顾城表情微微一僵。他本来就是立志要成为的锦武卫,所以他比很多人都清楚,半年内是不可能成为锦武卫的,除非....走捷径!

        “我有留下些什么捷径吗?”

        “当年的你还是一个铸剑大师,应该留下了很多好剑的。”巫听细思良久道。

        “或许我能找到几把好武器,你来帮帮我找下有没有什么兵器留下。”顾城忧色转为喜色道。

        顾城抱着侥幸的心态,想要找到几把现成的武器,结果两人花了一天搜遍殿堂和院落,什么武器都没找着,反而只找到了一块雕刻好的剑范。

        所谓的剑范,就是剑的模型,是用泥塑造,故又称泥范或陶范,所有的实质剑都是依照剑范打造出来的。

        “这块剑范太怪了!”顾城细察着剑范道。

        剑范有许多刻纹,刻纹连到剑脉上,剑脉纵横交错,曲折有序。

        这些剑脉就相当于一道密码。很多铸剑人都会为自己剑刻上剑脉,以此来防止别人夺去他们的成果。

        显然,顾城手中这把剑范的剑脉复杂多了,但如果不破解这道密码,铸出来的剑也只能是废剑。

        想要破解密码,也只有铸剑本人才能做得到。

        顾城无奈地耸了下肩,放下了剑范,“我记不清这些剑脉怎么破解了。”

        “想要破解这些剑脉,还有一个办法的。”

        “什么?”

        “用大量的灵石,融通每一条剑脉,就无需破解这剑脉了。”巫听淡淡道。

        “大量灵石?”顾城总觉得希望来了,“那就是要多少?”

        “不多。只需要用光整座连城的灵石,就够了。”

        “呵呵。”

        -----------------

        苗家府邸中,荷花湖中。

        在天空中,成千上万只鹤群在金箔似的夕晖里穿梭翻飞,忽然,一只鹤从鹤群中突围了出来,朝着荷花叶中降了下来,那盾一般的大爪张开,引颈振翅,发出一声震动府邸的呼啸。

        “唳——”

        声音响彻了府邸,也惊动了正在练剑的苗夕。

        苗夕放下了剑,半刻后,她赶到了荷花湖,看见了知信鹤站立在荷花叶中。

        “你要的情报来了。”知信鹤道。

        “直入正题吧。”苗夕淡淡道。

        “根据顾城现有的资料,我动用了不少关系排查出了一个人的信息,这个人有可能就是顾城,但你别抱太大的希望。”

        “我明白了,你吧。”苗夕目光闪烁了下道。

        知信鹤微微头,道:“四年前,大自然域突然出现了一名高手,因为他经常坐着轮椅,所以道里人称他为‘轮椅刽子手’,不过,无人亲眼见过他出手,更不知道他是修仙者还是练武者,只是听传闻,很多名剑的剑柄都是自出他的手,甚至就连‘错骨狂刀’徐子云都是用他的剑柄。”

        “继续。”苗夕眉头皱了下道。

        “他依仗一把绝世名剑,名绝于在大自然域中,虽然不清楚他的修为有多高,但是在他巅峰时期,杀过‘独行侠’湛乐,甚至献计毁掉如‘炼尸’这样的大型修仙者组织,可见他必然是绝世高手,只是后来,不知是惜败在何人身上,剑被夺走,灵脏被击穿,应该死在大自然域上了。”

        “噗嗤。”

        苗夕眉头一松,忍不住笑了出来。

        “你认为那个呆子会是他吗?”

        “我叫你别抱太大希望。”知信鹤道。

        “所以你用一份死人情报来敷衍我?”苗夕顿时变得生气道。

        知信鹤沉默,一声不出,它实在不知道如何应答苗夕。

        苗夕哼了一声,转身就要走。

        “我为了得到这份情报,动用了万千的鹤网,欠下了不少人情,无论怎么样,我已经完成任务了,如果你不守约的话...”知信鹤语气胁迫道。

        “叮”的一声,苗夕随手将一块宝石抛到了地下。

        “拿好,快走。”苗夕脸露厌恶。

        知信鹤并没半不耐烦地捡起宝石,细细检查了一番,半响后才收下了宝石。

        “告辞。”知信鹤振翅而飞。

        知信鹤没走多远,苗夕视线转而落在了一根大木柱上,“义姑姑,你都听到了吧。”

        苗落妆从木柱中徐徐走了出来。

        她脸色很不好,看上去很苍白,可能是因为病的缘故,她走起来也是从从容容的。

        苗落妆一身与荷花池交相辉映的衣裳,笑意盈盈地站在那里,“夕的耳功又精进了。”

        苗夕没有在意这种赞赏,脸色却有了几分阴沉,“这个顾城!到底是用了什么手段!”

        “夕....”苗落妆幽幽地走到苗夕身前,眼中怜悯。

        “其实以夕你的资质,即便这次落选,三年后你也必定能入选阅人山。”

        “义姑姑,有些事情你是不知道的了。”苗夕摇了摇头,“我将会错过两年后的肃清令。”

        “肃清令?”

        苗夕叹了一口气,“所谓的肃清令,即是大规模地清除修仙者的命令。锦武卫还会进军大自然域,这是一个腥风血雨的时代,也是一个功成名就的时代。”

        “难道.....你是想参加这个肃清令?”

        “没错,我就是想要参加,如果错过这次肃清令,我不知道要等到何时才有这样的机会,这一等,我就会错过突破武者中期的最佳年纪,到时候我必然会埋没。”

        “可是,你爷爷已经把名额指定给顾城了。”苗落妆惋惜道。

        “别再提爷爷了,如果我是他的亲孙女,他怎么会这狠心把名额让给一个外人!”苗夕又急又无奈道。

        苗落妆微微低头下,默默道:“夕,就拿我的名额跟你交换吧,我已经十七岁了,你比我,而且你资质又是惊艳众人....”

        “可是...”

        “我知道你担心什么。”苗落妆抬起了头,苦笑了下,“我有办法跟你调换身份,我相信,就算阅人山的人识破了这把戏,以你的资质,他们也会故意装作没识破的。”

        “但义姑姑你要是错过这次机会,三年后你就要年满二十岁了,一定会错过突破武者中期的年纪的...”

        “没关系,其实我自就不爱习武,我只希望,即使你以后修为再高,也不要断了凡尘,忘了家族,更不要忘了回来探望我一下。”

        “义姑姑!”

        苗夕扑到了苗落妆的怀抱里,她眼泪就像是海绵蓄足了水,一碰就会溢出来。

        苗落妆也忍不住眼泪落下来,成串地滴在苗夕肩膀上。

        苗落妆心里有酸。

        或者是痛吗?

        她身患恶疾,是活不过二十五岁的,如果不在最佳年龄突破武者中期,这辈子也不可能再突破了,至于寿命更不可能延长了。苗大老爷正是知道此事,所以才名额给了资质比较差的苗落妆。

        但她依然选择了把名额让给苗夕,苗家对她有恩,她又是夕的长辈,应该要对夕有担当的,夕才会是家族的未来,而她不过是一颗凡尘而已。

        想到这里,苗落妆抱紧了苗夕。

        苗夕看见苗落妆一脸哀伤,认定这一切的罪魂祸首都是顾城!都怪顾城这个无能的呆子抢去我们的名额!

        “我一定会在阅人山证明自己,彻底将这个呆子践踏在地上!”

  https://www.biqugex.com/book_31066/13637779.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biqugex.com。笔趣阁手机版阅读网址:m.biqugex.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