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联盟之谁与争锋 > 340.第340章 洒在世界冠军舞台上

340.第340章 洒在世界冠军舞台上

        休息室里,许平洋微笑的挂去了电话。

        “还是老板厉害,这样一整LM战队死定了,哈哈!”孙亮跑进了休息室,顿时大笑了起来。

        “你小子也算立功了,从老连那边套出了这样的消息,哼,给你钱你不拿,非要自找苦吃,怪不得我许平洋了!”许平洋笑了起来。

        这个时候,选手们也纷纷退出了赛台,他们走到了休息室里,都是满脸疑惑的看着笑得非常怪异的老板许平洋道。

        “老板?”谢易有些不解的问道。

        他很不明白,许平洋到底动了什么手段,竟然让官方直接停止这场比赛。

        要知道赛方一直都是保持竞技的公平,没有足够的理由是不可能莫名其妙的终止比赛的。

        “你们不记得了吗,上一次斗鹰不是代替ADC小北上场?”孙亮笑着说道。

        “恩,那又怎么了?”谢易不解道。

        “小北是黑户,没身份证的,上一次赛方要资料,就发现小北的身份是非法的,所以LM战队之前的赛事积分全部清零。”

        “这次,也是这个原因??”谢易问道。

        “嘿嘿,是啊。不过这次的处罚就不可能那么轻了!”孙亮笑容变得格外灿烂。

        许平洋同样露出满嘴的黄牙。

        他早就在找各种方式直接铲平LM战队,未想到得到了这样一次绝好的机会!

        随便给连关点钱,让他到公安局先将小北的身份往后压一压,再打个电话到赛方负责人那里,跟他们说小北的身份依旧有问题,他们一查……

        这场比赛,肯定是不能再进行了,LM战队的成员已经严重违反LPL的规定,上一次LPL赛方宽恕了,这一次……

        ……

        会议室里,LM五人全部被请了进去。

        会议室应该也是临时搭建的,隔音效果并不是很好,场内依旧还有不少骂声传入会议室里。

        “为什么要重赛,我们不是打得好好的?”大罗最容易冲动,非常不满的对领着他们到会议室的战队负责人西西道。

        “大罗,先不要说话。”林东似乎看出了什么,制止了大罗道。

        会议室里,分别坐着赛方的负责人,其中之前警告过一次余洛晟的总负责人艾克也在。

        他抬头看了一眼LM众人,开口道:“你们的教练呢?”

        “他家里出了一些状况,不能来赛场。”林东回答道。

        艾克也没有拐弯抹角,开口道:“我很遗憾的通知你们,这场与长空战队的比赛会是你们在LPL上的最后一场比赛,考虑到观众的不满,你们和长空战队的比赛需要一个胜负,重赛时间刚才也告诉你们了。”

        林东、周严、小北、大罗、吴森听完这句话后都愣住了!

        最后一场比赛?

        这是什么意思??

        就算是这场打输,他们应该还有好几场比赛才是啊,为什么这是他们的最后一场比赛?

        猛的,林东脑海中想起了一个词——禁赛!!

        赛方这是要禁他们的赛???

        “为什么……为什么要禁我们的赛!!”林东说道。

        “你们小北选手的身份依旧有问题,这一次我们必须严肃处理!”艾克沉着声音说道。

        LM众人都呆住了,林东、周严、大罗、吴森四人更是目光齐刷刷的落在了小北的身上!!

        他们很清楚的记得余洛晟之前说过,选手身份出现问题是会直接被禁赛的,上一次是艾克宽容,给他们一次机会……

        这件事,LM也都很在意,所以在小北来打比赛的时候特意非常认真的询问过小北。

        小北和建峰都非常肯定,并且都说到公安厅那里查证过了……

        怎么可能还会出现身份的问题??

        “不可能……不可能啊,我已经到公安局问过,他们说已经给我登记了。”

        “我的助理告诉我,你给的资料依旧无法查证。”艾克目光扫了一眼LM五人,道,“禁赛队伍将没有资格获得比赛奖励,也将没有战队补贴,你们和长空战队的第五局比赛也可以选择放弃,因为不管你们是赢还是输,都毫无意义。”

        艾克的话,就像一柄柄寒冷的剑刺入到LM众人心脏中!!

        没有战队补贴,没有比赛奖励……

        怎么会这样,怎么会这样!!!

        ……

        春季的风还是凉飕飕。

        LM战队众人已经不知道自己是如何离开赛场,也不知道怎么回到他们那栋破旧的小屋子里。

        春季很潮,这个屋子发霉的味道更重了,建峰和李美琦都有些受不了这种味道,想把屋子窗子都给打开,可外面又飘着雨。

        吴森、周严都坐在椅子上,神情颓然,脑子里到现在都还回荡着艾克说的那些话。

        没有战队补贴,没有比赛奖励……

        要知道没有一点赞助的LM靠的就是战队补贴在过活的,要知道比赛的奖金对他们来说非常的重要的!!

        一下子……全没了。

        很久很久,一个屋子都没有人说话。

        气氛变得非常非常的怪异。

        “咚咚咚咚~~~~~~~”

        屋子外面传来了脚步声和哭声。

        林东无精打采的抬起头,看到小北踩着那双雨鞋湿淋淋的走进屋里。

        也不知道是眼泪还是雨水,他不停的用手抹着脸的湿漉。

        “大家……我……我真的不知道怎么回事,东哥,对不起,对不起,我……我明明已经问得很清楚了,他们也告诉我……我……我再去公安厅看看。”小北已经不知道该怎么办了。

        身份问题……

        又是身份问题,可是他怎么也不会想到明明已经弄好的身份忽然间又没了,让他不敢置信的是因为这个身份,LM被直接逐出了LPL赛场,更雪上加霜的是,他们连战队补贴都没有了!!

        LM现在真的没有多少钱了,这段时间更是靠着补贴在过,前几场的比赛胜利,让他们已经又赞助商在和他们联系了。

        可一旦禁赛的通知出来,那些赞助商肯定毫不犹豫的转身走人,那么他们LM就彻底没有一分钱支撑了……

        没有钱,怎么训练,怎么去打比赛,最重要的是,不能打LPL,他们组建这个战队又还有什么意义?

        这一个霹雳,狠狠的轰在LM所有人身上,很长很长时间脑子还在嗡鸣!

        “小北,回来吧。没用了,赛方已经下文件了,就算你现在有了身份,他们也不可能更改禁赛决定的。”周严摇了摇头。

        “我……我去找他们说,问题出在我一个人身上,他们要禁应该禁我,和你们无关。”小北带着哭腔说道。

        小北看着大家木然的表情,本就脆弱的他顿时崩垮了。

        他不知道该怎么办,他更不知道因为自己竟然导致整个LM战队被踢出了LPL,这无异于是在LM每个人的电竞道路上狠狠的砍了一刀,让他们彻底告别职业联赛!

        “禁赛是禁的队伍,应该还有别的解决办法?”李美琦问道。

        “有。”大罗冷哼了一声,道,“那就是把LM解散了,然后我们以个人职业选手身份加入到别的战队,这样赛方才勉强同意。”

        “那怎么可能,LM怎么可以解散!”建峰惊道。

        “那就没别的办法了。我真不明白,我们努力了这么久,熬了这么久,马上就要击败长空了,就因为这样的鸟事?我真搞不懂,我真的搞不懂!!”大罗猛的站了起来,走进了房间,然后狠狠的将房间门给关上了。

        “砰!!!!!!”

        关门的声音震得整个屋子都可以听见,更像是一个巨锤狠狠的打在了小北的心脏上。

        “对不起……对不起……对不起……”小北哭着道歉,整个屋子都保持着沉默,就只有他越来越弱和没有意义的道歉声。

        “我会补偿的,我会补偿的,真的。”

        “LM不会解散的,不会解散的……”

        小北红着眼睛看着大家,可是,不知道为什么大家的眼神忽然变得那么的冰冷,好像非常的陌生。

        为什么前一刻大家还在齐心协力的对抗他们的大敌长空战队,一转眼LM就好像走到尽头了?

        真的到尽头了??

        桌子上,还有一张白色的文件,上面有赛方的盖章……

        小北拿了起来,醒目的看见禁赛这两个字。

        很长很长时间,小北都觉得这是错觉,可再拿起这张白色的禁赛文件后,他才猛然的意识到,LM真的完了。

        这张禁赛纸,已经真真切切的告诉他们,他们LM战队再也不可能参加LPL职业联赛……

        而这一切,也是自己导致的。

        冰冷的水灌溉了全身,哪怕没有淋着雨,小北也感觉自己掉进了冰的水潭里,呼吸很困难很困难……

        所有的努力,全部白费了。

        林东那么辛苦才将所有人召集回来。

        他的身上已经有一沉重重的枷锁,这个枷锁让他失去了很多很多的东西,能走的就只有电竞这条路……

        大罗经历了那样的痛回到电竞赛场,就是为了摆脱邋遢可笑的自己,让人看到他的辉煌。

        还有余洛晟,他为了LM付出了更多更多,现在更是在医院里苦苦的守着……

        包括李美琦、建峰都是很努力很努力的在做好这个电竞战队,可一下子全跨了。

        什么击败长空战队,什么再战地府,什么征战世界,再也不可能了……

        他们的电竞梦因为这张禁令,彻彻底底的碎了!

        ……

        ……

        不知过了多久,大厅还是一片沉寂。

        外面的雨声噼啪乱响,给人一种烦躁的感觉。

        小北已经不知躲到哪去反省、自责了,手机还在桌子上,嗡嗡作响。

        林东有些烦了,很不爽的按下了接听键。

        “喂,小北,哈哈哈,你好样的啊,放心,叔叔也不是小气的人。我之前跟你说超生款是十二万,那我就拿十二万,剩下的三万归你,说什么也比你打赢比赛分到的两万奖金多是吧!”对话那头,直接传来了连关的声音。

        屋子非常的安静,安静到这个声音大家都可以听见!

        众人的眼睛原本全是暗色的,可听到连关的声音后,他们全部注视了过来,满脸不可置信的样子。

        电话那边很快挂了,林东拿着小北的手机,好半天都没有回过神来……

        “小北怎么可以做这种事!”李美琦呆呆的说道。

        此时,大罗正好从房间里走出来,他听到了刚才连关的声音。

        他愤怒的抢过了手机,几乎咆哮的道:“我就知道,我就知道!!”

        “小北,小北,你给我滚出来!!”

        “大罗,你冷静点,事情肯定不是你想的那样!”周严拉住了有些发狂的大罗。

        大罗没有理会周严,跑到屋子里没有看见小北,忽然发现浴室的门是关着的,浴室重重的敲着浴室的门吼道:“小北,你给我出来,给我解释清楚这是怎么回事!!”

        大罗并没有完全丧失理智,他要的仅仅是一个泄愤。

        这样的错误,怎么可以再犯,这可是害了全队的人!!

        “大罗,你够了!”林东拽开了大罗。

        林东很清楚,小北是不可能做出这种事的,没有人比他的心更纯粹,没有人比他更在乎LM的荣誉,这里面一定有人搞鬼!!

        是连关,一定是连关!

        连关和长空俱乐部那些人经常打麻将,不小心说了小北的事情,然后利用小北身份的问题设下这个陷阱是绝对有可能的!

        许平洋恨不得把他们LM给连根拔除,这种事情许平洋绝对做得出来!!

        “小北,出来吧。这肯定是许平洋买通了你叔叔,我们不会怪你的。”林东敲了敲浴室的门,尽量平静的说道。

        小北并不敢出来,依旧躲在里面。

        大家也知道小北是个孩子,这种事情对他的打击最为沉重,怎么愿意去怪罪他,他为LM也付出了很多很多。

        在林东根本找不回队员的时候,他至始至终都站在战队这边,别的战队都有发工资,小北也是甘愿一分钱不拿的跟着他们拼搏,以他的实力,随便加入到一个LPL战队,待遇都要远比他们LM好。

        “小北,没事的……”林东宽慰道。

        这个时候,林东似乎听到了小北“哇呜”的哭声。

        大哭后,应该就没事了,林东心里这样想着,于是耐心的在门外劝慰他

        ……

        ……

        医院里

        余洛晟坐在手术室外,脑袋靠在塑料椅子上,目光注视着白色的墙。

        余雨和李芸也坐在旁边,有些焦虑也有些欣慰。

        等了这么久,手术终于正式进行了。

        手术的成功率很高,医生也多次说过,只要有合适的肝脏肯定可以顺利完成,余竟也会一天天的康复过来,甚至比以前更加生龙活虎。

        手术的时间很长,在动手术之前就有不少准备工作了,余洛晟也不知道更换一个肝脏究竟是怎样一个过程,他只知道在那里守着,然后看手术室的灯是亮与否。

        ……

        感觉,等了很久很久。

        这段时间在医院的日子也是格外的漫长,手术的时间更难熬。

        终于,手术室的灯亮了。

        和电影里的情形类似,手术室里首先走出来的是主治医生,他的口罩已经解下来了。

        “手术很顺利,病人运气很好,肝脏移植并没有出现太多的不良反应,调养、休息一段时间,一些不能吃的东西已经写在单子上了,你们以后注意就行了。”中年医生带着笑容说道。

        “谢谢,谢谢,真的太谢谢……”李芸激动不已,鱼尾纹的眼眶早已经湿润了。

        这一次,是高兴的流泪。

        当初在乐城医院得知老余肝脏需要更换的时候,他就默默的流过很多次眼泪了,这段时间更是吃不好谁不香,总担心哪天陪伴自己走了这么多年的人忽然就从这个世界上消失了……

        还好,还好,他吉人自有天相。

        “医生啊,我爸爸什么时候能醒?”余雨急切的问道。

        “不会太久吧,这次手术挺顺利的。”医生说道。

        医生看上去也很累了,毕竟这样的大手术,需要熬很长时间做。

        ……

        “小晟,雨雨,你们先去吃点东西吧,你老爸应该没事了。”李芸满脸憔悴笑容的说道。

        余洛晟点了点头,朝着医院外面走去。

        好像,有一阵子没去医院外面呼吸空气了……

        老爹手术成功,也算将他心里堵着的东西彻底给消除了。

        余洛晟自己也不知道今天几号,不过昨天经过医院大厅的时候,好像看见两个看病的学生说,今天是LM战队和长空战队的重赛时间。

        LM被禁赛的事情余洛晟已经知道了,他的手机没开,他知道这个消息是从那两个学生的谈论中了解的。

        那个时候正好余竟做手术,他也没有太多的时间去关心。

        ……

        和余雨吃完东西,余雨整个人又活泼了起来,搂着余洛晟的胳膊叽叽喳喳说个没完。

        余洛晟心里还是有些担心比赛的事情,却又不好去过问。

        经过大厅的时候,忽然一个熟悉的身影撞进余洛晟视线中。

        “老大……”林东站在余洛晟面前。

        林东一如反常,没有带他的帽子。

        他的头发很凌乱,像几天没洗了,黑眼圈相当的恐怖。

        眼球是红的,感觉像是哭过。

        “你爸的手术顺利吗?”林东开口问道。

        “恩,很顺利。”余洛晟点了点头。

        “那就好……这个,给你……下午是我们和长空的决一死战,就算少人,我们也会打。”林东将一张白色纸递给了余洛晟。

        说完这句话,林东转身就走了。

        一句话也没有多说。

        余洛晟有些不明白林东这奇怪的举动……

        想来,被禁赛的事情对他们的打击真的非常大。

        四个人也要打吗?

        “你不许去,爸爸都还没醒过来,你至少等爸爸醒过来……”余雨很担心余洛晟跑了,急忙抓紧他的胳膊。

        “知道了。”余洛晟回头看了一眼林东。

        林东的背影为什么看上去那么的奇怪?

        算了,这些事以后再说吧,先处理好自己家庭的问题……

        “嘟嘟嘟~~~~~~~~~~”

        忽然,余雨的电话响了。

        是老妈打来的。

        “快回来,你爸醒了!!”李芸满是激动的说道。

        “爸醒了,太好了!!”余雨抓着余洛晟的胳膊,像只欢快的鸟儿朝着病房飞去,连带余洛晟一起拽去。

        余洛晟将林东给自己的白纸折进口袋里,匆匆忙忙的往老爹父亲病房赶去。

        ……

        一进屋,屋子忽然不想以往那么冷清,正好听到李芸的笑声。

        余雨的声音也很清脆,一下子就扔掉了余洛晟,往余竟的床边扑去。

        余竟身上还有仪器,很勉强的抽了抽嘴角,表示也在笑。

        说真的,他以为自己闭上眼睛后,就再也看不见他们了……

        余竟还是有些困,应该是麻醉效果没完全过,余洛晟知道房间里小,就先到外面等着……

        怕吵到余竟休息,余洛晟就坐到了外面的椅子上。

        屁股刚坐下,余洛晟长长的吐了一口气。

        没事就好……

        余雨和李芸在屋子里小声的说话,看得出来她们内心的阴霾也随着余竟的苏醒一扫而空了。

        余洛晟感觉自己心中的大石也消失了,摸了摸口袋,拿出了刚才林东交给自己的东西。

        “这不是禁赛令吗?”余洛晟看着禁赛令,心脏也感觉是被重重的敲打了一下。

        大家花费了那么多心血,就因为这一张禁赛令,彻底给破碎了。

        真是造化弄人,似乎这个老天就没打算让他们这群热爱电竞的人一条活路。

        恩?后面好像还有字。

        余洛晟察觉到了什么,将禁赛令翻到了背面……

        禁赛令的北面,写着一排排密密麻麻的小字。

        这些字映入余洛晟的眼眶中,才看到第一行,余洛晟整个人就呆住了,雷电劈入他全身!!!

        这是什么!!

        这上面写得是什么!!!

        不可能!!!不可能!!!!!

        “你爸的手术还顺利吗?”林东用一种无比奇怪的口吻说道。

        “那就好……”

        这一刻,余洛晟脑海猛的浮现出了林东刚才的模样,耳边响起了他刚才说的话!

        起初,余洛晟真的认为那只是林东的一句关心的话语,可现在余洛晟明白这句话里包含了太多太多!!!

        “下午是我们和长空战队决一死战,就算少人,我们也会打!”

        少人!

        为什么少人!!

        就算整个队伍被禁赛,最后一场也没有理由会少人……

        为什么,为什么刚才自己没有明白这句话的意思,为什么自己单纯的认为是因为小北身份问题而无法参赛……

        余洛晟仅仅看了一行字,就像发了疯一样朝着某个地方跑去!!

        ……

        蓝医生是海外归来的著名医生,做过的大型手术非常多,也非常有经验。

        最近他接手的就是余竟的手术,苦于没有合适的肝脏,让他也只能够叹息。

        不过,话说回来,这个余竟也是运气极好,别人的肝脏移植手术大都是医院分配,以医院现在的情况,要分配的合格的肝脏给余竟几乎是不可能了,毕竟这种东西要求非常严格,基本上是年轻人自杀的遗体中获得,发生意外的基本上会有严重肝脏破损不能用。

        让蓝医生想不到的是,前几天竟然有肝脏捐赠者,将肝脏捐赠给这个中年人。

        这样年轻的肝脏,加之没有不良反应,余竟这样年龄的中年龄康复后会比以前活得更健康……

        “砰!!!!”

        蓝医生正在回忆自己做的这个非常成功手术,忽然一个年轻人跌跌撞撞的冲进自己办公室。

        蓝医生一看,这不是那个肝脏移植手术的病人的儿子吗,他跑来干嘛?

        “蓝医生……你告诉我……我爸的这个肝脏是不是有人捐献的!!”余洛晟目光死死的盯着这位主治医生。

        蓝医生点了点头道:“是啊。”

        “他的名字!”

        “抱歉,我们医院接受捐赠却不会透露名字的。捐赠者不需要你们的感谢,只要你父亲带着他的肝脏继续活下去,就是对捐赠者最好的感谢。”蓝医生说道。

        “求你,告诉我!”余洛晟满眼通红的说道。

        蓝医生道:“何必问呢,你父亲康复了不就好了。”

        蓝医生看着余洛晟,不知不觉他的办公室门口已经围满了很多人,余洛晟的模样确实有些怪异,声音更带着几分咆哮!

        蓝医生摇了摇头,叹了口气道:“他是一个十六七岁的孩子,割脉自尽,为了不让伤口凝固,他将水泡在水里……抢救他的也是我,可惜……”

        “警方也调查过了,看到了他的亲笔遗书,我想应该有人将那份遗书给你了……”

        蓝医生一字一句,对余洛晟来说就像针一样狠狠的扎入到余洛晟的胸口!

        余洛晟站都有些站不稳,重重的靠在门上。

        狂风海啸在余洛晟的脑海中拍打!!!

        轰!!!!!

        整个人,整个人就瘫软在那里!!!

        ……

        蓝医生看了一眼余洛晟,看到余洛晟右手上拿着的那份白色的纸……

        蓝医生站了起来,将自己的办公室让给了这个需要好好的去读一读这张遗书的青年,然后静静的把房间的门给关上。

        “蓝医生,没什么事吧?”一个护士问道。

        “没什么事,给这个孩子一点空间,别去打扰他……”蓝医生平静的说道。

        ……

        空荡荡的屋子,一张用手去拿,却感觉握都握不紧的白纸,无比无比的沉重。

        余洛晟呆呆的靠在门背上,将脑袋埋入到膝盖里,在门关上的那瞬间早已经泣不成声!!

        哭声传到了外面,走道的人都可以听得很清楚很清楚。

        “这个小伙子的父亲不是康复了吗,怎么还哭得这么厉害?”一位老护士问道。

        “他父亲是康复了,不过失去了另一个很重要的人……”蓝医生缓缓的说道。

        医院里,见惯了悲欢离合,见惯了生死离别,见惯了白发人送黑发人,但蓝医生并没有见过这个小伙子身上发生的事……

        到底是什么,让一个孩子拥有那样的勇气,自己结束掉自己的生命,就为了救活另一个孩子的父亲……

        ……

        泪水一滴滴打在白色的纸上,余洛晟重新将这张不敢往下读的遗书给慢慢的摊开……

        余洛晟清楚的记得,在得知有人捐献肝脏给自己父亲的时候,自己是露出欣喜笑容的。

        可他并不知道,这个肝脏捐献者是他最熟悉最熟悉的人。

        而这张纸上,就写着他要对自己说的话……

        ……

        “晟哥:

        你不是说你父亲浑身上下连一寸皮肤都在排斥着电竞吗?

        我想,现在不会了,至少有一个器官是有着和你一样的对电竞的热爱。

        晟哥你有一句话让我真的真的很震撼。

        就是当初你带着翼队征战世界的时候,你用绝对的实力站在世界的总决赛舞台上,告诉他们itisnotgame,itisawar!

        你知道你的这句话让整个国内电竞人有多轰动吗!!

        你知道你踩扁所有自以为是的国外高手的时候,国外那些人脸上的表情让我们看了又有多爽吗!!

        就是在那个时候,我决定自己也要成为像你这样的电竞选手!!

        我本以为可以代替你完成世界冠军的遗憾,也一直告诉自己,好好努力,变得更强,可以像你当初那样带领现在LM征战世界……更答应你,一定会帮你拿到世界冠军,一定会!

        可因为我的蠢,让你们大家都失望了。

        拿着禁赛令的时候,我就知道大家要再打职业比赛几乎不可能了,甚至面临解散。

        LM是大家多么辛苦才组建起来的,怎么可以解散?

        所以,我想到了一个可以让战队不解散,并且重新席卷所有强队的办法……

        晟哥,这个LM真的非常非常需要你,东哥、大罗哥、森哥、老周他们同样非常的需要你。

        我知道只要你回来,这个LM就绝不可能解散,也只有你可以带领大家杀入世界赛事!

        晟哥,这个世界上没有人比你更热爱电竞。既然这么爱它,为什么要放弃它!!

        那个没拿到的世界冠军,你真的甘心吗!!!

        现在,已经没有任何阻挡你踏入职业电竞。

        有你在的LM,一定可以更加辉煌!!

        夺回所有失去的东西,击败那些已经爬到你头上的人,拿下遗失了很久的世界总冠军!

        那个时候,把我洒在你们拿下世界冠军的舞台上,好吗?

        ———电竞小北”

        ……

        “晟哥,我一定会拿下世界冠军的,一定会!!”

        余洛晟很清楚的记得小北最后一次和自己联系,他说的就是这句话。

        那个时候,他还怀揣着对未来的无限遐想,单纯的像个孩子,余洛晟很想告诉他,世界冠军没有那么简单……

        可是,看到小北写的这最后一行字,余洛晟泪泉彻底崩垮了!!

        ……

        “洒在世界冠军的舞台上……”

        为什么,为什么不是你自己去夺下。

        为什么要结束自己的生命,为什么要把肝脏捐献出来??

        你知不知道拿下世界的冠军对我余洛晟来说根本不难,难的是我怎么松得了手——让只剩下骨灰的你从我指缝间滑下……

        ……

        ……

        (这章接近平时三章的量,一起发了~~)

        (很抱歉写得这么沉重,不过有些东西就是这么沉重,我也不是一个全篇都嘻哈的作者。小说和电竞一样,需要支持者,希望大家投投月票,投投推荐票,让一个真正的电竞者的蜕变让更多的人看到,恩,我们主角是该回归了。)

  https://www.biqugex.com/book_31232/13713842.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biqugex.com。笔趣阁手机版阅读网址:m.biqugex.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