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联盟之谁与争锋 > 1104.第1104章 你,我考虑

1104.第1104章 你,我考虑

        查理斯意识到什么,假装无所谓的站了起来,临走时还跟伊琴笑了笑。

        伊琴从始至终没和这傻逼说过一句话,只是看到余洛晟回来了很是讶异……

        “你……你怎么回来了?”伊琴问道。

        “你喝酒了,像你这么漂亮的女孩子不应该在这种场合喝成这样。”余洛晟说道。

        伊琴勉强一笑,脸颊上的红润越来越明显,轻声解释道:“我不知道这里的酒这么浓。”

        “算了,我陪你喝吧,正好我心情也不怎么样,回去也不过是对着电脑。”余洛晟说道。

        “还在为比赛的事情烦恼?那我今天做的事情不是白做了吗?”伊琴下意识的说道。

        “也不……唉,差不多吧。”余洛晟想了想,还是没有把事情的情况说出来,这种事情余洛晟也不知道怎么个开口,就算寻求别人的开导估计也毫无意义吧。

        余洛晟自己也没有想到自己和杨倩倩会变成鳄鱼和麻雀,假若是自己继续自己的大学生活,应该就不会存在这样的问题了吧?

        但是,自己可能不选这条路吗?

        为了这条魔道,家庭都已经放弃的差不多了,只可能一条道路走到黑。

        这些事,余洛晟不打算说出来,正好酒这东西显得特别有吸引力,不如来个痛快,反正比赛是明天晚上的事情,以自己的喝酒体质,就算是今天喝个烂醉,只要到明天早上就彻底清醒过来了,这种事情也不是第一次发生。

        伊琴见余洛晟没有说下去的意思,猜想他肯定终究是烦恼比赛的事情,再加上自己脑袋也有些晕晕沉沉的,根本没有往常那样去察言观色。

        “尝尝这个,味道不错,就是浓度高了一些。”伊琴将自己的酒递给了余洛晟。

        余洛晟拿了起来,发现玻璃杯边上还有一个很明显的香艳唇印……

        “恩,味道真不错,叫服务员再来几杯。”余洛晟点了点头,酒味香醇浓烈,说是什么最好的葡萄、冰泉水酿造,喝起来有几分烈酒版王老吉的口感!

        “你自己叫呗。”

        “我不会法语。”

        “……”

        “想聊点什么?”

        “除了工作、感情。”

        “那……”

        “你说说你小时候的糗事呗。”

        “不合适吧。”

        “说嘛,想听。”伊琴酒醉后眼睛迷离如丝,撒个娇简直就像是有一千个阿狸千姿百媚的朝自己释放E技能。

        “初中那会,跑到网吧写过作业……”

        “噗……”伊琴一下子笑出声来,又急忙用手掩着嘴。

        跑到网吧写作业,这种事情也干得出来,网吧这么神圣的地方怎么可以容忍得了家庭作业这种东西存在。

        “作业要是有思想,都要跟你拼命的,侮辱了作业的人格。”伊琴笑得气喘吁吁。

        余洛晟老脸已经红了,也不知道是酒喝下去的反应还是觉得这种事情确实做出来特别的丢人,不仅对不起作业,更对不起网吧!

        “该你说了,一人一件。”余洛晟表示不能只听自己笑话。

        “不,就听你的。”

        “那我不说了。”

        “你说两件,我说一件。”伊琴讨价还价道。

        “成,但你不许笑成这样……”余洛晟只好再说了一件糗事,这事还真有些难以启齿。

        “那说吧。”

        “我去过献血站,问那边的阿姨,要鲜多少血才可以买一台电脑。”

        “……”伊琴拼命的捂着嘴,想不让自己笑出来但实在憋的难受,索性不管余洛晟的感受,笑得花枝招展。

        余洛晟看伊琴这样身子乱颤,更是纳闷不已,说好的淡定呢?人与人之间的信任呢?

        “然后阿姨跟我说鲜血是没钱的,要是去捐那个的话才有钱。”余洛晟挑着眉毛,邪恶的补充了一句。

        伊琴先是一愣,但很快明白过来,那本来就润红的小脸颊更加娇艳欲滴,红唇轻撅,嘀咕了一句:“不要脸。”

        ……

        ……

        酒醉返回,余洛晟把穿着高跟鞋摇摇欲坠的伊琴给扶到了她的公寓里。

        七巧在里面,把伊琴交给她就好了,余洛晟也带着几分昏沉朝着自己的公寓走去。

        刚到了屋子里,大家基本上睡了,只有李图川和张爱静还在大厅,两人也不知道聊的是有关打日本队的事情还是别的什么,总之他们看见余洛晟回来显得有些诧异。

        “对了,傍晚那会有快递送东西过来这边,你们收了吗?”余洛晟问李图川道。

        “傍晚那会大家都不在……你问问浅梦吧,她应该收了。”张爱静回答道。

        “哦,她睡了吗?”

        “应该没有,屋子里有灯。”张爱静说道。

        余洛晟点了点头,看了一眼坐得其实很近的张爱静和李图川,不由的坏坏一笑道:“你们继续,当我没来过。”

        李图川和张爱静也是那么一愣,两人一下子脸都红了,开始骂余洛晟狗嘴吐不出象牙。

        余洛晟抱头鼠窜,赶紧上了楼。

        顺着楼道一直到了屋子最里面的房间,那里就是浅梦的闺房,她总是会选比较角度,或者所有房间最里面的那一间。

        果然,灯光还亮着,余洛晟走过去敲了敲门。

        “谁?”很快,浅梦冷冰冰的声音就传了出来。

        “我。”余洛晟觉得没有必要报自己大名。

        很快,余洛晟听到了脚步声,她应该是穿着那双毛绒绒兔子的拖鞋,几次余洛晟都看到她肥嘟嘟的小脚丫塞在兔子鞋里,带着一种萌萌的与她原本高冷不符的气质。

        门轻轻的打开,浅梦穿着的是浅黄色的睡衣,头发应该刚刚吹干,整个人焕发出了一种平常难以见到的魅力。

        “酒味?”浅梦小鼻子轻轻动了动。

        “呃,喝了点酒,缓解下紧张的心情。”余洛晟尴尬的解释道。

        “有效果吗?”浅梦说道。

        “还不错,聊点以前开心的事情,心情会很不错。”余洛晟说道。

        “哦,是和伊琴喝吧?”浅梦说道。

        余洛晟愣了愣,道:“你咋知道的?”

        “你身上有她的香味,那款香水我用过……”浅梦说道。

        “好吧,你们女人真敏感。”余洛晟无奈的说道。

        他看着浅梦,发现她始终半掩着房间门,一副没打算请自己进去坐的样子。

        可能是酒精作怪,余洛晟脑抽的问了一句:“我就这样站在门口说?”

        浅梦抬起眼皮看了看余洛晟……

        她的房间一向不对任何男人开放,但浅梦隐隐约约觉得余洛晟今天有些奇怪,感觉不单单是因为输给韩国队的事情……

        “喝茶?”想了想,浅梦还是轻轻把半掩着的房间门给打开了一些。

        余洛晟很意外,浅梦竟然真的让自己进她房间,受宠若惊来形容都不为过,于是急忙点了下头道:“好。”

        喝完酒其实很难入眠的,肚子翻滚,脑子混乱。

        余洛晟进了屋子,意外的发现自己没脱鞋,只好尴尬的在地摊上把鞋给脱了。

        这倒是自己第一次进浅梦的房间,里面弥漫着一股子淡淡的香味,这种香味闻上去很舒服,不去特别察觉的话甚至感觉不到,就好像香气的主人,她更多的就像是一朵远远的冷莲,独自绽放,香味自环。

        浅梦泡好了一杯茶,递给了余洛晟。

        余洛晟接过来,喉咙干得不行,这杯茶燃眉之急啊。

        浅梦看了一眼余洛晟,很平淡问了一句:“分手了?”

        “噗~~~~~~~~~~~~~~~~”

        余洛晟一口茶全部喷了出来!

        尼玛啊,这个女妖孽!!

        先不谈浅梦是怎么知道的,就说浅梦这句问的方式……

        那种感觉不亚于两个人原本两个人相敬如宾的和平补刀突然间淬不及防的一个技能甩过来直接秒杀了!

        要不要这么不按常理出牌,要不要问出这种问题的时候一副“你今天吃了吗?”的轻描淡写语气!

        “你……你是不是监看我短信!”余洛晟义正言辞的质问道。

        “没有,只是你很可疑,随便问了一下。”浅梦很从容的回答道。

        “……”余洛晟无语了。

        自己是不是该庆幸自己有一个这么了解自己的搭档,竟然可以从自己这么正常的神态、情绪中猜出这种惊天秘密。

        “真分了?”浅梦又补了一刀。

        “算也不算吧,只是可能我们都觉得有问题,而这种问题是无法解决的。”余洛晟尴尬的说道。

        “那就是分了。”浅梦说道。

        “说话能别这么直吗,姑娘?考虑一下当事人的感受。”余洛晟有些哭笑不得。

        其实余洛晟是想循序渐进的向浅梦透露一下自己心情不是很好,让她稍微开导一下自己,谁知道她这么开门见山。

        “没法考虑。”浅梦轻轻抿了一口茶,那双如同不食人间烟火般的眸子注视着余洛晟,宛如在说:凡人的感情就是麻烦。

        “我想你也应该去谈谈,否则咱没法好好聊下去。”余洛晟觉得自己还是赶紧拿上东西去睡觉。

        “暂时没考虑过别人。”浅梦又慢慢的给余洛晟倒了一杯清茶,然后找来纸巾把某人粗鲁喷出的茶水给擦干净。

        “好吧,你这样可不好,这么一个妙龄女孩……”余洛晟刚想劝道一下浅梦没有必要再封印心扉,但忽然间意识到她刚才这番话有些不对劲。

        余洛晟脸上的表情突然丰富了起来。

        这句乍一听就是暂时没考虑过,可仔细一琢磨……哦买雷迪嘎嘎!

        “暂时没考虑过……别人??”余洛晟看着这位一直都有一种只可远观不可亵玩的女妖孽,内心的波澜突然剧烈的翻滚了起来。

        浅梦没有去解释自己口误。

        余洛晟自顾自笑的道:“那就是说,我是考虑进去的?”

        这姑娘什么时候也会逗人开心了,算了,你逗我,我就配合你呗。

        余洛晟还在哈哈笑,他觉得自己说完这番话要么遭受到浅梦一个不屑蔑视的白眼,要么她淡淡说一句:出去,再要么她也难得的笑一笑。

        但是,浅梦果然没有按套路出牌过。

        “嗯。你,我考虑。”她说道。

        浅梦夏雨梨脸上那冰霜容颜没有一点点的改变,连眼神都那么平静,就好像是在说一件无关紧要的事情,比如说:这茶味道不错。

  https://www.biqugex.com/book_31232/13714607.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biqugex.com。笔趣阁手机版阅读网址:m.biqugex.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