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楼上有个俏天仙 > 第六十三章 特训开始

第六十三章 特训开始

        越接近大楼,那种奇怪的声音就越明显,我咽了一大口吐沫,感觉心都要提到嗓子眼了,现在只恨自己今晚没有多喝一点酒。

        不过仔细一听这声音似乎是铁器撞击的声音,走进了有些清脆,不过月色不是很亮,所以根本看不太清这个废弃楼的情况,我打开手机的手电筒,有些忐忑的朝敞开的大厅门走去。

        就在我脚刚迈进大厅门的一瞬间,从里面幽幽的传来一道瘆人的声音“来了!”

        突然的一道声音,吓得我手一抖,差点将手机扔了出去,嘴里大喊了一声。

        “胆子这么小,还要跟我训练,如果你就这点本事的话,我劝你还是早点回去吧,这里不适合你。”

        这个声音我听出是花美男的,拿着手机朝声音传来的方向照了一下,花美男靠在一个长椅上,被人看到了自己的窘态,支支吾吾的为自己辩解道“谁说我害怕了,我就是手滑了。”

        花美男没有说话,而是轻车熟路的打开了一个墙壁上的开关,瞬间整栋楼全都亮了起来,看着一脸高傲的花美男,我心想他肯定精神不正常,既然有灯,自己又来了这么久,干嘛不开灯啊,这不是找虐吗。

        只要有光明,那种恐惧感就会减弱很多,心里也没那么害怕了。

        但是耳边还是传来那种哗啦啦的声音,不过心稳下来我便听出这声音是从外面传出来的,只是还是被这声音弄得心里发慌,看了看花美男,欲言又止道“你听到有什么声音了吗?”

        花美男看了我一眼,轻飘飘道“一会儿你就知道了。”说完朝里面走去,我也跟了上去。

        看得出,这里应荒废很久了,四周的墙壁已经脱落,露出原有的底色,而且这里明显被改装过,整个大楼中间部分是篓空的,是一块很大的场地,每一层的四个角都有一个屋子,这些屋子都有一个共同特点,就是被一扇很大的铁门锁着。

        我的目光还在这栋楼里来回打量时,花美男突然回过头问我,以我自身身体条件来讲最擅长什么东西。

        想了想我觉得如果真要说能拿的出手的东西就是速度,可是自己今天见了花美男的速度,根本不好意思在他面前说自己的速度是强项,于是想了想说道自己擅长弹跳,毕竟自己跳远也一直都是年纪数一数二的。

        不过花美男对我的这个回答好像很不满意,皱着眉头半天不说话,随后走到一个屋子前,我这时候才发现,这些铁门上竟然都装着电子密码锁,看来这个地方肯定是特意改装的不会有错了。

        花美男打开门后走了进去,开了灯,我有些错愕,这扇门是连通外面的,眼前是一片空旷的场地,一排排高架路灯把正片场地照的灯火通明。

        不过走进一看,我便惊得目瞪口呆,这些地面上几乎全是挖好的坑,而且在这些坑中扑的都是那种指压板,不过仔细观察这些坑就能发现其中的玄机。

        坑是沿着一条线依次排开的,而且越往后坑的直径就会越大,坑与坑之间大概有一个五米的缓冲距离,这些坑一共有两个纵排,大概一排10个左右,一排放着指压板,坑比较浅有50厘米左右深。另一排是空的,但是坑比较深,最少有2米,这两排坑应该是往返一个过程。

        我震惊的看着这一幕,说你该不会是要我沿着这些坑一个个的跳过去吧,前面这些还好,可是到后面那些坑的直径少说也要8米,这对我来讲根本就是不可能的事情。

        花美男看了我一眼,显然不想跟我废话,说怕了门在那边,你不是想要变强吗,变强就是要把不可能变成可能,我已经把难度给你降到最低了,开始从你的强项进行,如果你连这点儿困难都克服不了,那就没必要再进行下去了。

        我咬了咬牙,走到第一个坑的前面,看着下面的指压板,心想这要掉下去得多疼啊。

        但花美男说的对,如果这都克夫不了,还训练什么啊,于是对他说行,来吧!说完我就要朝那些坑跳去。

        花美男冲我摆摆手指着我的脚说“鞋子脱了”

        我一听这话,差一点哭出来,本来这个深度穿着鞋子掉下去脚底都会受不了,更别说穿着写字了,但是看着一脸认真的花美男,我知道他不是再跟我开玩笑。

        咬了咬牙,将鞋子脱了下来,向后退了一段距离,刚要加速冲过去,花美男突然挺直腰板,朝我打了个手势说“等等,在你训练之前我先问你个问题,你知道人最大的弱点是什么吗?”

        我一愣,冲着花美男摇了摇头,不明白他在说什么。

        花美男看了我一眼铿锵道“恐惧!人一旦有了恐惧,无论面对什么,胜算都会减弱,所以说第一点要战胜恐惧。”

        说完他不怀好意的看着我坏笑了一下,问道“你最怕的动物是什么?”

        我不假思索道“蜘蛛,尤其是那种毛蜘蛛,远远的看着就会起一身鸡皮疙瘩,腿也跟着发抖。”

        花美男听后什么也没说,告诉我训练吧。

        我也没有多想,开始在那些坑上如跳马猴子般乱窜着,前三个还好,在我的能力范围呢,但是到第四个的时候,我就有些胆杵了,加上连续跳了三个坑之后已经有些累了,所以第四个的时候我几乎使出了全身的力量高高跃起。

        但是现实总是残酷的,虽然脚尖已经搭在登陆点,但是身体还在后面,最后还是重重的掉了下去,瞬间一种撕心裂肺的疼痛从脚底传来,如同被刀子豁穿一样,我不知道大家有没有试过这种,真的不是我夸张。

        这种疼痛让我一下子从坑里跳了出来,抬起脚面感觉都要流出血来了,眼泪也不自主的疼了出来。

        看着第五个坑,我的腿已经不受控制的打着颤了,身后传来花美男嘲讽的声音“真是废物!”

        我攥了攥拳头,心想不能被他就这么笑话了,于是继续咬着牙,抛开心中安歇杂念,抱着视死如归的决心朝后面的坑一个个跃去,一声声哀嚎随着我的升起跌落响彻在空荡的屋子中,传来凄惨的回音,这些坑越到后面越难,而且给脚底和身体带来的疼痛越来越重,到第八个的时候,我全身已经完全被汗水湿透,嘴唇也被自己咬破。

        我感觉自己的感官已经丧失了能力,眼前只剩下那些无数的鹅卵石,和一个个难以逾越的大坑,汗水如同雨点般不停滑落,我不知道自己到后来是疼的,还是累的,到了第十个坑的时候,我几乎是爬出坑的,每一次脚底那种钻心的疼痛感都要让我缓上几分钟。

        我想问花美男这东西要练多久,我觉得就是连上几年也不可能跳过第十个坑,可是朝花美男的方向看去,已经不在了,他什么时候出去的我竟然都不知道,怪不得这么久都没被他骂,心里还是隐隐庆幸他不在,看不到自己这幅落魄的样子。

        为了自己变强的信念,我在这些坑上不断重复着跃起摔倒,惨叫的过程,每一次都拼进全力,就这样我也不知道自己重复了多少个过程,终于可以半只脚勉强迈过第四个坑了,当时那种兴奋的喜悦不亚于考试一直都是不及格的我有一天突然考了一个满分。

        恰好这时候花美男手里拎着一个袋子走了回来,我直接冲着他兴奋的大叫道“我可以迈过第四个坑了!”

        花美男看了我一眼道“才第四个就激动这样,就这么点出息吗。”

        说完他没在理我,拿着那个袋子朝那排深坑走去,将袋子里的东西挨个倒在那些坑中,等我走过去的时候,瞬间吓得全身发毛,尖叫起来。

        每个坑底都放着几十只张着毛的大黑蜘蛛,看的我头皮发麻,浑身颤抖,下意识的向后退了好几步,但是花美男似乎不打算放过我,冲着我说道,接下来的训练继续吧!

        我看了一眼坑中密密麻麻的毛蜘蛛,腿已经有些不受控制了,就在我站在坑前陷入恐惧的时候,身后突然被人推了一把,一声惨叫,我直接掉在了第一个坑中,脚底下很多蜘蛛被我踩烂,脚面上也有很多蜘蛛在蠕动。

        刹那间,我全身犹如过了电般,短暂的酥软过后,我几乎瞬间就从坑中跃起,手上一个支撑,一个大跳从两米深的坑中瞬间跳了出去,整个动作行云流水。

        但此刻我完全被恐惧吞噬着,整个人精神都陷入了一种崩溃的状态,那种后怕的感觉让我心有余悸的偷瞄着坑中那些“可爱”的小动物,心中突然窜出一团怒火,看着花美男抱怨道干嘛突然将我推下去。

        花美男轻蔑的笑了出来,说道“恐惧会让人不战自败,同样也会激发人的潜能,你仔细想想你刚才的爆发力,是不是已经超出你能力范围了,这便是恐惧激发出的潜能,所以,只有在恐惧中训练才能最大程度开发你的潜能,起到事半功倍的效果。”

        经花美男这么一说,顿时有一种茅塞顿开的感觉,但是这么变态的训练,还是超出我的心理预期,一时还是有些难以接受。

        还没从惊魂中走出,花美男继续开口道“走吧,带你去看看你想知道的东西去。”

        说完我跟在他的身后来到了顶楼的露台上,那种哗啦啦的声音越来越大,我有些恐高,加之风很大,四周一片漆黑,又没有护栏,心慌的厉害。

        等我小心翼翼的跟在花美男的身后来到露台的边缘,借着手电的光芒,我终于知道声音是从何而来。

  https://www.biqugex.com/book_31902/13951962.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biqugex.com。笔趣阁手机版阅读网址:m.biqugex.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