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楼上有个俏天仙 > 第一百五十四章 胡同里的浴血奋战

第一百五十四章 胡同里的浴血奋战

        张云松看着我笑了笑,这笑容看起来很是扭曲,让人看了有些毛骨悚然。

        随后他直接走到我的身前,用一种近乎悲鸣的怒吼冲着我说道“姜山,为什么你老是坏我的好事,我张云松到底哪里得罪你了,在运动会上你抢我风头,在酒吧你打伤我,在体育场你又再次搅乱我的春宵之事。

        这些我都不跟你计较了,甚至在太阳岛的时候,我与老鬼也算是放你一马,可你为什么总要站在我的对立面与我为敌,今天不是你从中作梗,现在我已经是二中的扛把子了,为什么,难道你的出现就是天生来克我的吗?”

        张云松说这话的时候,眼睛猩红,脸上的青筋暴起,竟然给我一种错觉,从始至终一直在处处与他针锋相对,背地里使阴招耍手段,将我绑到废弃建筑物里的人好像都不是他。

        我往前探了一步,对上了那张让我厌恶的脸,因为愤怒,声音都在颤抖“张云松,你是在跟我开玩笑吗?一直做着各种猥琐龌龊的事情,还能如此信誓旦旦,现在居然还反过来质问我。

        如果今天我没被豹哥打伤,以你做出的这些事情,我当时一定会废了你,像你这种人,就该早点滚出二中,让学校从此以后少了一个败类。”

        说完这话的时候,张云松面色一凛,突然向身后那些人走去,从他们手中接过一把斧头,嘲讽的朝我走了过来,嘴里怒骂道“你个傻逼,真是死到临头还敢嘴硬,我已经想好了,既然你三番五次与我过不去,今天我就在这里废掉你,你的拳头不是很硬吗,看你的拳头硬还是我手里的斧头硬。”

        张云松的话刚说完,抬手就往我的肩膀砍来,我迅速闪到一旁,可是因为身体的原因,这一下牵动了背上的伤口,行动很缓慢,勉强躲了过去。

        虽然我想狠狠的教训张云松一顿,但是现在他们人多势众,手里还拿着斧头,我也不傻,在呆在这里只会让自己陷入绝境,弄不好真被卸了胳膊。

        于是我立刻调转方向,迅速的朝胡同口跑去,耳边响起张云松的怒骂“想跑!今天我就废了你。”

        张云松狞笑起来,仗着手里有武器,又知道我身上有伤,所以肆无忌惮的追了上来。

        本来我跟张云松的速度就差不多,加上现在我受了伤的原因,眨眼间便被他追上。

        好在是他身后的那些人没有跟着一起动手,仿佛就像是看热闹般注释着我们这场猫捉老鼠的游戏,每个人脸上都是一种享受的表情。

        张云松追上后,又是一阵怒骂,开始朝我展开疯狂的攻击,逮住机会就是一斧头往下剁,全然不顾我们的死活。

        而我只能勉强躲过那些攻击,因为剧烈运动的原因,背上好不容易结痂的伤口全部被撕开,火烧一样疼痛。

        由于我极力躲避那些斧头的缘故,倒是没有被砍到,我知道,背上的疼痛我还能承受,但如果被斧头砍中的话,估计这条命就要交代了。

        就在我有些快要支撑不住的时候,身后突然带起一阵风,接着一个苗条的身影横在我和张云松之间,在张云松还陷入错愕中,腿一抬,直接绕过斧头的攻击,踢中张云松的胸口。

        我有些气喘吁吁的注释着这个及时赶到的救星,疑惑道“于孟,你怎么在这里,难道你料到了张云松要对我动手?”

        于孟没有多说,拉着我就往身后跑去,这个瞬间多么的熟悉,就像是上次在酒吧我从张云松手里救了于孟之后,拉着她一起奔跑一样。

        只不过如今情景转变,我成了被她救下的那个,而于孟却扮演了救世主的角色。

        但是此刻的我没有时间去考虑更多的事情,于是玩了命的和于孟跑起来,但是张云松还是很快便追了上来,更危机的是,这次他身后那些人见到于孟的身手后,全都追了上来,加入了对我们的追击战中。

        我们都知道,这不是儿戏,是真正的生死搏斗,稍有不慎,立即就是被乱斧砍死的下场,本想用速度甩开这些人,但是只要有张云松在,这条路就行不通。

        于孟自然也看出这点,于是停止了逃跑,转身做出准备迎敌的架势,我咬了咬牙,强忍住身上的伤痛,趁着张云松忌惮于孟在等待着身后的人与他汇合时和于孟联手攻击过去。

        这段时间的经历和遭遇,已经让我明白,人只有在困境中才会逼发出身体的潜力,不到最后一秒,一切也皆有可能,我已经经历很多风浪,所以我不会束手就擒,哪怕拼尽最后一丝力气。

        于孟身手比我好,所以她的攻势很猛烈,而张云松也知道于孟的厉害,一直闪躲着他的攻击,挥舞着斧头将矛头直接从我这个比较弱的切入口攻击,这个时候已经又跑过来三个人,将我和于孟围在了一起,如果身后那几个人全部涌上来的话,我和于孟真就要凶多吉少了。

        就在我和于孟陷入苦战时,因为分心身后还在陆续追来的人,所以一个恍惚,张云松的斧头已经在我眼前落下,此刻再去躲闪根本来不及,我心里一紧,一种恐惧感迅速将我笼罩。

        不过就在斧头快要落在我身上的时候,于孟大喊了一声,直接朝张云松的手腕踹去,这一下直接改变了斧子的轨迹,贴着我的面颊划了下来。

        我心有余悸的注视着那把斧头,刚扭头想要跟于孟道谢,可眼前的画面让我顿时心里一颤,就看到于孟因为过来帮我的原因,被另外一个人手里的铁棍擦伤了肩膀,已经溢出鲜血,看着异常醒目。

        我一下子慌了,忙朝于孟冲了过去,脚上猛然爆发出一股力量,直接踢向了那个砍伤于孟的人,之后迅速扑到于孟身边,问她没事吧,同时在衣服上撕下一块布条,绑在了于孟流血的伤口。

        于孟冲我说了声小题大做,这点伤口不碍事就要推开我,虽然于孟嘴上这么说,但一张脸早已痛得毫无血色,我按了一下她的身子迅速打了一个结,虽然不知道有没有用,但是电视上都是这么演的。

        等我做完这一切的时候,张云松和他那些狗杂碎们已经再次冲了上来,这些人根本就是毫无顾忌的乱砍,好像真要致我们于死地,于孟又因为帮我受了伤,我顿时火冒三丈,再也没有顾忌。

        仿佛自己一瞬间被切去所有的痛觉神经,体内有的只是无穷无尽的怒火,以及想要杀死张云松的怒火。

        我也不躲了,反而主动冲了上去,于孟也看出我彻底暴走了,忍着身上的伤口为我掩护着,我直接冲着跑在最前面的人冲了上去,除了张云松手里拿着斧头外,这些人都是那种尖口棍子。

        愤怒中的我也没有太多顾忌,直接顶着挨了一棍的剧痛,一把攥住那人的手腕将铁棍躲了过来,甩手扔给了于孟,随后一拳闷想这人的脸上。

        而自己因为注意力全部放在这个人身上,没有看到两侧冲过来的两个人,他们两个怒喊着朝我挥起手中的木棍,而于孟赶过来踹飞了我身子左侧的一个人,右面的这个一棍已经落在我的头上,瞬间我就感觉一阵眩晕,好在没有倒下。

        愤怒的我直接照着他的太阳穴就是一拳,这一拳因为愤怒的原因,甚至已经超越了以往我没有受伤时的全力一击,一拳下去,直接将那人打趴在地上竟然没有站起来。

        接着于孟顺势又踢飞一个冲过来的人,同时一棍打在那人头上,也将他打到在地,我顺势捡起掉落在地的铁棍,怒视着这群被打趴在地的狗杂碎。

        张云松在我们几米远的距离看着眼前突然变得被动的画面破口大骂着,说一群废物,拿着东西打不过两个受伤的傻逼,你们吃屎的吗?

        张云松虽然这么说,但是最怂的就是他,等那几个人趴到他身边,身后又赶来七八个人的时候,才恶狠狠的看着我们,咬牙切齿的喊道“都他么给我一起冲上去!”

        瞬间张云松和那些狗杂碎朝我们围了上来,我和于孟手持铁棍,背靠背,注视着周围的敌人。

        这一刻,我的心中没有恐惧,相反是不断燃烧着的热血,但我知道,光靠我这身体内的热血时远远不够的,而且由于我身上伤口撕裂,此刻整个上身再次血染一片。

        如果在继续下去,我肯定会因为出血变得虚弱,而于孟跟我的情况差不多,所以我们已经没有时间,必须速战速决。

        擒贼先擒王,于是不等那些人攻来,我手持铁棍大吼着朝张云松冲了过去。

  https://www.biqugex.com/book_31902/13952053.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biqugex.com。笔趣阁手机版阅读网址:m.biqugex.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