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魔道祖师 > 102|恨生第二十一 5

102|恨生第二十一 5

        虽说受了当胸一剑,但江澄也不至于就没命了,只是暂时不宜动弹、不便强动灵力而已。他不喜欢被人扶,对金凌道:“快滚。”

        金凌知道他还在气自己乱跑,自觉理亏,不敢顶撞。那黑鬃灵犬的狂吠远远传来,突然一声哀叫,金凌一个激灵,想起金光瑶之前说过的话,喊道:“仙子快跑,他们要杀你!”

        须臾,苏涉冒着大雨冲回来,怒不可遏。金光瑶道:“怎么没杀死吗?”

        苏涉脸色恨恨道:“属下不力。这狗竟是个没半点骨气的,有人撑腰就悍勇无比,见势不好打不过就立即逃跑,还跑得比谁都快!”

        金光瑶摇了摇头,道:“怕它还会再引人来。这边得速战速决。”

        苏涉道:“这群废物!我进去催。”

        金凌则松了口气。他见江澄坐在地上,脸色铁青,犹豫片刻,对蓝忘机道:“含光君,还有蒲团吗?”

        原先他们坐的四个蒲团都是蓝忘机找来的,可这观音殿里总共也只找到了四个。沉默片刻,蓝忘机站了起来,把他坐的那个推了过去。金凌忙道:“谢谢!不用了,我还是把我自己的……”

        蓝忘机道:“不必。”

        说完便在魏无羡身边坐了下来。两个人一本正经地坐在同一只蒲团上,竟然也不怎么挤。见位置都给他腾出来了,金凌挠挠头,拖着江澄坐了过去。自行按住胸口穴位止住血流之势,坐下之后,江澄抬起眼帘,看了那边的魏无羡和蓝忘机两人一眼,很快又垂下,面色沉沉,不知在想什么。

        正在此时,殿后传来一声欣喜若狂的呼喊:“宗主!挖到了!露出一角了!”

        金光瑶面色大缓,快步走回殿后,道:“抓紧继续!千万小心。时间不多了。”

        天边七八苍白的闪电扭曲着爬过,须臾,霹雳阵阵。那边,魏无羡和蓝忘机坐在一起,江澄坐在一旁,金凌把自己的蒲团也拖了过去。哗哗的雨声中,好一阵尴尬的死寂,谁都没率先开口。

        可不知为什么,金凌却似乎很想让他们交流一番,瞅来瞅去,忽然道:“舅舅,多亏你刚才截住了那根琴弦,不然就糟了。”

        江澄的脸黑了黑,道:“你给我闭嘴!”

        若不是他情绪不稳,没牵制死金光瑶使他偷到缝隙偷袭这边,也不会自己落入敌手。而且,其实魏无羡和蓝忘机完全可以自行避开那根琴弦。就算现下蓝忘机没了灵力,魏无羡灵力低微,但身手还在,纵使无法攻击,闪避还是做得到的。金凌在笨拙地给他舅舅说话,痕迹十分刻意,反而让局面变的更尴尬。

        遭了呵斥之后,金凌讪讪地闭嘴了。江澄抿起嘴不再开口。魏无羡也什么都没说。

        若是换了以前,他多少要嘲笑一番江澄,被人激了几句就受不了,教人钻了空子,可如今想想金光瑶说的那些话,还有什么不明白的。

        江澄已经知道真相了。

        这时,蓝忘机又在他背脊上抚了两下,魏无羡抬起眼,见他并无震惊神色,目光几乎可以说得上柔和,心中一动,忍不住低声道:“……你知道?”

        蓝忘机缓缓点头。

        魏无羡轻轻吁出一口气,道:“……温宁。”

        随便原先是温宁拿在手里的,现在却落到了江澄手里。而在离开莲花坞的路上,温宁居然对这件事绝口不提。

        魏无羡道:“他什么时候说的?”

        蓝忘机道:“你不省人事之时。”

        魏无羡道:“我们是这样离开莲花坞的?!”

        若不是温宁还没找到这儿来,魏无羡此时必定已瞪向了他。

        蓝忘机道:“他很过意不去。”

        魏无羡带着一丝微微的恼意道:“……我再三叮嘱过,让他不要说的!”

        冷不防,江澄开口了:“不要什么?”

        魏无羡一怔,和蓝忘机一起望过去。只见江澄一手捂着伤口,凉飕飕地道:“魏无羡,你真无私,真伟大。做尽了好事,还忍辱负重不让人知道,真让人感动。我是不是该跪下来哭着感谢你啊?”

        听他话语毫不客气,言辞口气里满是讥讽之意,蓝忘机面色一寒。金凌见他神情不善,连忙挡在江澄之前,生怕蓝忘机一掌打死他,急道:“舅舅!”

        魏无羡的脸色也有点难看起来。

        他从没指望江澄知道了真相之后会与他冰释前嫌,却也没想到他说话还是这么不好听,沉默片刻,闷声道:“我没有让你感谢我。”

        江澄“哈”了一声,道:“那是,做好事不求回报,境界高嘛。和我当然不一样。怪不得我父亲在世时常说你才是真正懂江家家训、有江家之风的人。”

        魏无羡听不下去了,打断道:“行了。”

        江澄厉声道:“什么行了?你说行了就行了?你最懂!你什么都强过我!天资修为,灵性心性,你们都懂,我境界低——那我是什么?!?!”

        他猛地伸手,似乎要去揪魏无羡的衣领,蓝忘机一手揽住魏无羡的肩头,把他护到身后,另一手重重拍开江澄的手,目中已隐隐透出怒火。他这一击虽不含灵力,劲力却甚强,震得江澄胸前伤口又崩裂,顿时鲜血狂涌。金凌惊叫道:“舅舅你的伤!含光君,手下留情!”

        蓝忘机则冷声道:“江晚吟,口下留德!”

        蓝曦臣把身上外袍脱下来,盖在冷得瑟瑟发抖的聂怀桑身上,道:“江宗主,切勿激动。你再吼两句,伤势更重。”

        江澄一把推开手足无措扶着他的金凌,虽然失血,可血气又止不住地往脑上涌,他脸色忽白忽红,道:“凭什么?魏无羡,你他妈凭什么?”

        魏无羡在蓝忘机身后硬邦邦地道:“什么凭什么?”

        江澄道:“我们江家给了你多少啊?明明我才是他儿子,我才是云梦江氏的继承人,这么多年来处处被你压一头。养育之恩,甚至是命!我爹我娘我姐姐还有金子轩的命!因为你,只剩下一个没爹没娘的金凌!”

        金凌周身一震,肩头耷拉下来,神情也萎靡了。魏无羡动了动嘴唇,终是没能说出什么,蓝忘机回过身,握住他的手。那头江澄还不依不饶,大骂道:“魏无羡,究竟先违背自己誓言、背叛我们江家的人是谁?你自己说说,将来我做家主,你做我的下属,一辈子扶持我,姑苏蓝氏有双璧我们云梦江氏就有双杰,永远不背叛我不背叛江家,这话是谁说的?!我问你这话都是谁说的?!都他妈被你吃下去了?!”

        他越说越激动:“结果呢?你去护着外人,哈哈!还是温家的人。你是吃了他们多少米?!毫不犹豫地说叛逃就叛逃!你把我们家当什么?!好事都被你做尽了,做了坏事却每每总是身不由己!逼不得已!有什么难言之隐的苦衷!苦衷?!什么都不告诉我,把我当傻瓜一样!!!

        “你欠我们江家多少?我不该恨你吗?我不能恨你吗?!凭什么现在我好像反而还对不起你了?!凭什么我非要觉得这么多年来我他妈就像个丑角?!我是什么东西?我就活该被你的光辉灿烂照耀得睁不开眼睛吗?!我不该恨你吗?!”

        蓝忘机猛地站起身来,金凌惶恐地挡在江澄之前,道:“含光君!我舅舅受伤了……”

        江澄一巴掌将他拍得趴下了,道:“让他来!我怕他蓝二吗!”

        可是,挨了这一巴掌后,金凌却愣住了。

        不光是他,魏无羡,蓝忘机,蓝曦臣,全都不动了。

        江澄,哭了。

        他一边从眼中流下泪,一边咬牙切齿地道:“……凭什么……你凭什么不告诉我!”

        江澄捏紧了拳头,像是要砸别人,像是要砸自己,最终,还是砸在了地上。

        他应该是可以义无反顾地憎恨魏无羡的。但此时此刻,正在他体内运转灵力的这颗金丹,却让他无法恨得理直气壮。

        魏无羡不知该怎么回答。

        一开始,就是因为不希望看到这样的江澄,所以才决定不告诉他。

        他答应过江枫眠和虞夫人什么,他都牢牢记在心里:好好照顾扶持江澄。这样一个争强好胜到逼近极端的人,如果得知了这件事,终其一生,都会郁郁不快,痛苦难堪,无法直视自己。他心里永远都会有一个过不去的坎,总是惦记着他是靠着别人的牺牲才能取得今日的成就。这根本不是他的修为和成就。他赢了也是输了,早就没有资格争强好胜了。

        后来,则是因为累金子轩和江厌离因他而死,更没脸让人知道。在那之后告诉江澄这件事,就好像在推卸责任,急于表明自己也是有功之人,告诉江澄你不要恨我,你看,我也是为云梦江氏付出过的。

        江澄哭得无声,泪水却已横七竖八爬了满脸。

        当着人前哭得如此难看,这于曾经的他而言,是绝不可能的事。然而,从今以后的每时每刻,只要这颗金丹还在他体内,还能够运转灵力,他就会永远记得这种感受。

        他哽咽着道:“……你说过,将来我做家主,你做我的下属,一辈子扶持我,永远不会背叛云梦江氏……这是你自己说的。”

        “……”

        沉默片刻,魏无羡道:“对不起。我食言了。”

        江澄摇了摇头,把脸深深埋入手掌之中,半晌,忽然“嗤”的笑了一声。

        他闷声嘲讽道:“都这种时候了,还要你来跟我说对不起。我是多金贵的一个人哪。”



  https://www.biqugex.com/book_31982/17552574.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biqugex.com。笔趣阁手机版阅读网址:m.biqugex.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