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综]头上一定要带花 > 第3章 二狗子2

第3章 二狗子2

        “旦……那?”

        发出声音时带出的气流冲散晨间散在空气中的氤氲。

        一处连称其为落脚处都需要再三思虑的简陋草屋,与穿着每一个针脚都是考究过的白无垢的铃姬格格不入。

        屋内光线极差,想是搭建时为了减少冬日凉意,连小窗也未有一扇。

        好在这对‘铃姬’来说倒不是什么大事,毕竟她的世界甚至连极差的光线都不曾拥有。

        艾玛_(:3)∠)_好怀念光明。

        面容秀气的少年抱臂站在房间一角,敛了自己的声息,注视那个带回来的精致的少女的手在尘埃肆浮的空气中一阵无目的摸索。

        他已经有点想不通自己当时为什么要把这个麻烦带回来了,就好像……脑子突然被什么给控制了一样,但偏偏又能清楚地知道自己的行为……

        【…为什么他还没有反应,手都要挥断了好吗??!!你确定目标人物还在房间里面?Σ(°△°)︴】

        【确定哦~亲】

        【啧啧,按理来说对一个这样娇弱可怜的美少女不应该这么无动于衷啊!莫非是毛都还没长齐的小鬼??】

        ……这么一想,当时自己抱着的家伙好像真的很……小只啊,很小只…

        【卧槽!!系统,你出来给个解释啊!我不撩未成年啊!!】

        【…亲~所有的目标对象都是从未成年长大的哦~何况你现在身体也没成年哟~不用担心被当成怪阿姨啦~】

        【喂喂,你这么说,我良心会受到谴责的!给我造成心理问题真的好吗?】

        【……】

        “喂!”

        声源模模糊糊地被确认了方向。

        “旦……那?”

        少女倏地从为床的草垛上站起,嘴角总算是放松不少,“旦那,你再说句话好么?”

        “嗯?”这次就更不耐烦了。

        下一秒,一个几乎可以忽略不计的重量凌空压来,少年看的清楚她跳起的轨迹,却并未闪躲。

        反而略显慌张地下意识伸臂,

        口上却道“喂喂,谁允许你这样扑过来了啊!”

        接的恰稳。

        【刚刚说好的会良心不安呢!】

        【哎呀~本公举现在也是未成年的感觉真好~】

        少女像是小动物一样把毛茸茸的脑袋靠在少年颈间来回磨蹭。

        没有角隐压着的发髻早就散开,柔软黑亮的发丝落下丝丝滑过少年的喉结。

        少年喉结上下滚动,

        “我说啊,”他的眉角抽了抽,“说到底,你到底是谁啊!而且……”

        他话音未落,少女断先开口道:

        “母亲教我,鸳鸯相待老。”

        后面那句话的发音艰涩古怪,听上去却异常尤其迷人——那是来自另一个国度用千年时光砌成的风雅。

        少年顿了顿,反倒忘了自己本来要说什么。

        “鸳鸯相待老。”

        少女又在少年耳边低低重复一遍又一遍,像是在施咒的巫女,越来越慢,仿若意图把人代入永恒的深眠,只沉睡在那...无尽的美梦里。

        少年的神智渐渐地也如同在黑暗中坠网被收紧。

        “什、什么东西啊!给你说啊,我最讨厌的就是读书这种事了啊!”

        触及到自己苦手的事情,少年一阵恼怒,说话的声音不自禁地越来越小,仿佛是被刻意地放轻,他抬手想把挂在自己身上的少女推开,手刚刚碰到那柔软的腰肢,少女却顺着力,环的更紧。

        “你、你……”

        “鸳”

        软乎乎的吐息扑洒在敏感的耳垂处,只让少年兀地觉得神智迷乱,被人从现实拉倒梦幻。

        于是不由自主地跟着道“鸳?”

        “鸯”

        “鸯?”

        “相”

        “相?”

        “待”

        “待?”

        “老”

        “老?”

        话音刚落,少女轻飘飘的吻就落在了少年的面颊上。

        是洁羽抚过了额头吗……

        少年一愣,旋即热量爆发似涌到脸上。

        “你刚刚说啦~你这辈子都要属于我啦~旦那~”

        少女语气欢快清脆。

        “喂喂,我说什么了啊!”

        少女挂在少年脖子后交握的手指捏了一下少年的后颈,酥酥麻麻的感觉瞬间如触电传即四肢,让少年稍许不适,甚至连指尖都不自觉轻颤。

        “你说要和我一起到老啊~”

        少年哑然,感觉自己莫名其妙的就好像因为没文化被坑了一把。

        “你叫我蛮骨吧…叫旦那什么的…总觉得…”

        他最终连口上也率先退步,

        “不嘛,就要叫旦那嘛~”

        少女撅着嘴,明明那双眼什么都看不见,蛮骨却觉得那长睫毛对准了自己胸腔里的那还在跳动的东西一下一下地扫过。

        本公举的节操_(:3)∠)_

        【似东流~啊,亲】

        “阿诺,旦那,我的话……”

        “咕噜咕噜”

        不和谐的声响打破了一室旖旎的气氛,好不容易冒出来的粉红泡泡‘啪啪啪’的接连破裂。

        【啧啧啧】

        【………不吃饱怎么干活啊_(:3)∠没文化的系统你听说过民以食为天么!】

        天还是微亮,厚厚的云层中泄露几缕白色光束,最近的村落家家户户都还没燃起炊烟。

        蛮骨犹豫片刻,带着少女走出了破破烂烂的草屋,迈进林中。

        他双臂钳的很牢靠,让蜷在他怀中的人不自觉缩了缩腿,向他胸口蹭了蹭。

        .

        .

        点燃柴垛,蛮骨拎着两只兔子愁眉苦脸地看着面前烧旺了的火焰。

        半晌没听到动静,只有柴木噼里啪啦的烧裂声。

        铃姬奇怪道“旦那?”

        蛮骨瞅了瞅坐的端端正正的乖巧少女,怎么看都不像是擅长料理……

        被人一天挑战了两次不擅长事情的他真的好像一刀结果掉这个麻烦女人啊!

        各种暴躁,各种煞气四溢,各种………

        他最终选择烤兔子…………

        “呵”

        铃姬几乎可以想象让自己的旦那犹犹豫豫的是什么事情了,被衣袖遮掩了的唇齿间流泻轻轻的笑声似悬挂门框上的串串风铃被和煦的微风撩起。

        蛮骨恼羞成怒,索性将两只还带着皮的兔子串上树杈,蹲在地上,烤了起来。

        “旦那,带回来的是什么?”

        铃姬自小身体弱,巫师们都常给大名进些让她切莫沾肉类的建议连鱼类也在禁忌之中,本就对肉类避而远之的贵族,对此不以为意,于是少女偶尔嚼进嘴里的荤腥却也不过是剁碎了和着蔬菜的煮出来的鱼肉糜粥。

        蛮骨自然不能想象这位公主竟然精贵到了这种程度,肉对他们这种人来说是最好不过的食物了。

        “兔子。”

        烧焦的皮毛味已经渐渐地散开来了,铃姬捂住口鼻,“旦那,你不会连皮都没去吧!”

        本公举hold不住啊!!!Σ(°△°)︴

        蛮骨瞬时反应过来自己做了什么蠢事,飞速地将手上提着的整只兔子收回,去了皮,又重新伸回火中,梗着脖子道“谁、谁会做这么蠢的事啊?”

        铃姬嗅到味道变淡了些,勾了勾唇,不说话,自己旦那的反应速度倒是快的好像超出了人类的极限……

        ?(●˙e˙●)?虽然可能比不过曾经的自己ho~

        折腾到现在天已经又亮些了,蛮骨盯着火里的兔子发呆,不多一会儿烤肉的香味就钻进了他的鼻腔。

        这对铃姬来说倒像是种折磨。

        蛮骨的消耗其实极大,和义朝对战对他来说也是一个不小的负担。

        虽说肉还是半生不熟的,他就急迫地想要填饱自己的肚子了。

        凉凉的手掌覆上了他的手背,“不急,旦那。”

        “你看上面的油脂都渗出了么?”

        “没有啦,吃啦,啧啧,就你们这些家伙还讲究这么多。”

        说着他将半熟的兔子凑到了铃姬面前。

        混着血味的块肉惹得铃姬一阵干呕。

        她强忍住恶心,接过兔子,但没有吃的打算——和蛮骨印象中的贵族做派反而是吻合,他们对这种东西有着天生的嫌恶。

        蛮骨见她显而易见地嫌弃模样,却没打算上去帮忙的意思,啧啧,就这群家伙讲究的多。

        咬在他嘴里的生肉和熟肉混作一块儿被一下一下地嚼烂,谈不上有什么滋味,蛮骨却习以为常。

        【呵呵,这种完全不懂得怜香惜玉的家伙本公举要直接给差评好吗?qaq】

        【亲~你给目标人物差评,我就给你差评哦~】

        【……你欺负人!qaq】

        铃姬用手指在兔子的焦皮上蘸了蘸,用舌尖舔舐,熟肉和生肉的味道划开了明显的区分度。

        即使‘铃姬’不会做这种事,她的本身却不是会对这种事感到陌生的存在。

        久违的肉汁反而让她产生了些许的回味。

        等过会儿,蛮骨那尝不出味道的兔子已经被他吃的一干二净,兀地,两只手指却轻轻地插|入了他的口腔,抵住他的牙齿,轻轻地梭动。

        蛮骨上下齿惯性合住,于是对方嫩软的手指脱出口腔的时候在齿尖带起他身体不明显地颤栗。

        如此私密的领域被别人...侵入,他却只感到了微微的不适。

        被少女留在口腔里的兔肉的质感过了好一会儿才让蛮骨回过神。

        “好吃吗?旦那”

        “还、还可以吧……”

        另一种感觉在口腔里留下的味道似乎更加显著。

        本公举简直完美~<( ̄︶ ̄)>

        等蛮骨愣愣地又被投喂了一整只兔子的时候,才兀地意识到少女自己一点也没吃。

        “你……”

        “我不能吃肉的,旦那。”

        对方坦然的语气让蛮骨一愣。

        “那你为什么……”

        “因为旦那一只兔子肯定不够吃啊~”

        上扬的尾音挠了挠蛮骨的心尖。

        对面的少女笑得极开心,如同是自己填饱了肚子一样。

        ….个毛啊…本公举要饿的阵亡了好么(丧尸脸

        天已然大亮,蛮骨破天荒地主动抱起行动不便的铃姬,小公举也顺势把手环过他修长的脖颈垂于胸前。

        蛮骨向已经有炊烟升起的村落走去。

        “刚才的兔子…挺好吃的。”

        颇有些难为情道。

        “啊~我可是从小被母亲培养的哦~是最合格的新娘啦~”

        虽说这里的贵族对肉类避而远之?\_(??w??)_/?不过本公举的麻麻的那个国度可是什么东西都能料理的呢~

        【啧啧啧,昆虫料理之后~您吃吗~】

        【→→有什么不能吃的,呵呵,你太看不起本公举了,愚蠢的系统】

        蛮骨静默。

        “旦那?”

        “嗯。”

        铃姬惊喜地发现少年居然回应了自己,绝逼是本公举要撩到手的节奏好吗!!

        “旦那?!!”

        “嗯,嗯,嗯!”

        少年一连应了三声,觉得自己回应不可理喻的少女简直是失策中的失策。

        “好了,要进村子了,下来吧。”

        铃姬被小心地放下,又被人紧紧攥住手心,蛮骨向村子再走近了几步。

        _(:3)∠)_少年你尺度好够…可是本公举要饿死惹..死惹…

        村落的全貌呈现在两人眼前时,蛮骨身体一瞬僵直。

        “怎么了?旦那?”

        蛮骨拽着铃姬的手心渗出点点汗,另一只手按握在刀柄上,周遭的气场也随刀凌冽。

        平日里的这个时候,村里已经热闹起来了,田里也是有人影的。

        现在太|安静了。

        四下无人。

        除了缭缭静谧炊烟,似乎就没有什么可以证明这里存在着人的证据,听不到人声,见不到人影……闻不到人味……

        从十岁开始拔刀杀人的少年敏锐嗅到空气中不同寻常的波动……

        “你在这里等着,不要跑,丢了可不会去找你,你最好自己乖一点。”

        说完蛮骨迟疑稍时,解下挂在腰间的一把粗制的小刀。

        “伸手!”

        铃姬一愣,反射性地伸出右手,一沉甸甸的金属物什被人塞进了她的手心。

        蛮骨翻腕,盖住铃姬的整个手背,五指覆住她的手攥紧小刀。

        “我说啊,要死的时候,就像你这种家伙,也应该懂得惜命的吧。”

        刀只经过粗糙的锻炼,刀把没什么精致的花纹,入手的金属感也不是特别凛冽,想来也只是一般的下等武人才会用来防身的东西。

        蛮骨的手已经拿开了,一个纵跃,跳离了铃姬的感知范围。

        铃姬握着手里的刀,漂亮地转了几个圈,这种东西对‘铃姬’来说也许陌生,对上一个世界的‘艾丽莎’或者是真正的铃妹来说却是自我防卫课程的重要道具。

        【这里不对劲,测验危险等级。】

        【危险等级为b哦~亲】

        【你怎么不早说!】

        【亲,你又没问~】

        【….这么危险要怎么安心解决温饱问题啊(摔】

        一阵阵风略过,只带起清新的田野的味道。

        铃姬弯腰,划断过长的白无垢裙摆,用掉下来的细细的带子束起披散开的头发。

        双手紧紧握住蛮骨留下的刀,挺直脊背,端坐在原地。

        【取一朵罂粟】

        【亲,这种时候,罂粟发挥作用太慢了哟~】

        【…难道就没什么加快作用的办法吗?qaq】

        【催生植物什么的~很贵哟,亲~尤其像这种比较高阶的花,催生一次的话就要200爱慕值哦~】

        【卧槽……你们什么黑心商店!】

        【~~童叟无欺哟~亲】

        铃姬抽了抽嘴角,上一个世界关闭了十一个哥哥的攻略支线(摔!这种支线怎么想都要关掉好吗?

        唯一一次收到的爱慕值又用来催发了一朵百合,最后换了十一件荨麻披甲。

        这个世界里,大名府里上上下下所有的雄性生物和(雌性生物?)都爱慕值都刷了遍也才600,其中还有200由按照一般的攻略路线捡到的小忠犬贡献。

        【说起来…系统,义朝呢?本公举的小忠犬呢!】

        【没死哦~亲<( ̄︶ ̄)>】

        铃姬当下定了定神,她当时坐在车撵里虽然不知道外面发生了什么,不过如果不是她的小忠犬被打趴下了,怎么想她也不会被人就这样掳走吧……

        还好对方目前还是一个纯情boy…摸摸小手就不行了,嘿嘿~

        【污!】

        .

        .

        当铃姬终于无聊到拔草时——

        【危险解除哦~亲】

        再次扑面而来的风中夹杂着浓郁的血腥气,比之人类,更加腥臭……

        不会是什么大型兽类吧……

        “啧啧啧,还没跑?在这里那么乖、乖的等我回来?”话到一半,蛮骨不自然停顿,咽下喉咙里涌出的黏稠的血块,仿佛什么也没发生。

        “旦……那?”

        铃姬一直端坐的脊背终于放松下来了。

        刚刚皱皮的丑妖怪和面前少女精致的容貌形成鲜明的对比。

        带给蛮骨感官上的放松,

        “…头一次发现…你这家伙也有点用处啊……”

        身上的轻甲也如同重负,蛮骨深吸了一口气,倒进草丛里。

        ‘又一次…活着见到阳光了啊…’

        但这是头一次他心底生出庆幸的感觉……庆幸什么呢…他歪头瞥向坐在他旁边的少女。

        嫩白的小手盖住他的双眼。

        “?”

        “睡吧,旦那。”

        把命让这种女人保管着真是让人不放心啊…累极的蛮骨最终缓缓阖上眼帘……

        不放心…但是…勉强…就相信一次吧…就一次!

        “且玩焉,生于世。且戏焉,生于世。且听玩童之声,或然此身亦动乎?”

        难得的美梦。

        可是本公举还是没吃到饭啊!(摔

  https://www.biqugex.com/book_32210/14048409.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biqugex.com。笔趣阁手机版阅读网址:m.biqugex.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