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综]头上一定要带花 > 第13章 二狗子完

第13章 二狗子完

        刀刀斋作为妖怪的身体素质在它铸刀的时候体现彻底。

        整整三个月个月不!吃!不!喝!

        铃姬表示实在是难以理解,然后……生活的寂寞难以排遣(忧伤脸

        也不知道什么时候有定点人物出来刷,要么坐在窗台前默默凝视窗外做一枚合格的纯情少女被撩后的思|春神情;要么夜晚去湖边对水做痴呆状;偶尔做食物的时候再茫然几瞬……

        总之,坚决不相信本公举如此精湛的演技!没有观众!_(:3」∠)_

        至于为什么不用系统去定位目标人物——呵呵一次5点爱慕值!真心伤不起。

        柔弱少女又在厨房呆呆的怅惘ing——被人抱住了!!!

        脑补的小黄片马上切换成对吃不到奶黄包的那种可望而不可即的憧憬。

        “跟我走吧。”

        蛮骨从身后环抱住铃姬,削尖的下颌抵在岭姬的肩上。

        【把妹子随随便便丢下一个月就跑,拔di|ao无情的少年以为随随便便来一次近身诱惑就可以拐走妹子的自信到底从哪里来的啊!!】

        【从你扮演的是一个天真蠢萌少女那里来的哦~亲~】

        “你是谁啊。”

        赌气装作不认识,却又透露出满腹委屈,你快来安慰我的语气必须满分( ̄︶ ̄)↗

        蛮骨修长的手指勾起铃姬耳边落发,微微一使力。

        “你再说一遍?”

        声音被压低,充满了危险的气息。

        疼疼疼疼!!卧槽…这种撩妹技能为负的汉子就该注孤才对啊!!!!!

        铃姬仰头,一双异色瞳孔直勾勾地注视蛮骨。

        “旦那…根本…就没有……”

        话音未落,耳垂就被人轻轻咬住,那人梭磨着铃姬嫩白的耳垂,抬手掐住她面团似的面颊。

        “不准跟我闹别扭。”

        是本公举错了…这种霸道总裁的撩妹技术,简直睥睨群di|ao丝……

        两个人一同挤在狭窄的过道间,铃姬背靠半人高的橱台,随着蛮骨气势性的逼压,一点点向后倒去,直到——pia!piapiapia!

        久不活动的骨头发出清脆的响声。

        “疼疼疼!!”

        生理盐水一瞬涌上了眼眶。

        单手后抚背,唇一撅,这是彻底不打算说话的架势了。

        蛮骨叹气,单手捞起铃姬,大掌盖住铃姬的小手握住顺势按揉。

        “蛇骨——就是你那个义朝,”对觊觎自己的妹子的汉子充满了膈应但又禁不住欣赏的蛮骨顿了顿继续道,“出事了。”

        铃姬一听,腰也不疼了,娇也不撒了,满心满眼地焦虑之情油然于表。

        蛮骨一个弹指敲在铃姬脑门儿,“你那么关心干嘛,关你什么事儿啊?”别扭了片刻,还是继续道“被人见城城主抓住了——以掠走城主夫人的名义。”

        那一夜,一人向另一人坦白鬼刀,一人向另一人坦白蛇骨。

        现下一个死,一个被抓……

        真是……

        铃姬呆愣着不说话,抿紧了唇,也不知道说什么好。

        “别一副人已经死了的样子,真是!说起来…我干嘛去救他啊…”后半句消声成小声的嘟囔。

        铃姬杏眼圆瞪“旦那..旦那不帮忙的话!我自己去救义朝好了。”

        转身挥袂就是要出发去人见城的模样。

        “蛇骨现在可没在人见城,你去了也是白去。”

        蛮骨抱拳,扬眉,挂着一副好整以暇表情,看着驻停在原地又羞赧地不肯回头的铃姬。

        【…连个台阶都不给!怎么回头啊!(摔)】

        【亲~要懂得自己创造机会哦~】

        【呵呵,这种有妹子不知道珍惜的穷小子!一天到晚等妹子倒贴!简直了!本公举坚决不会屈服的!】

        【(づ ̄3 ̄)づ╭亲,按照攻略方向来说~是需要你倒贴~没错的。】

        ……

        铃姬的身影半是没于门外晕黄的光线中,她长长的睫毛被染成淡金,姣好的唇上看不出一丝血色。

        她微微偏头,透碧水润的眸子涣散地对着门框与金边的交界。

        蛮骨一个踏步,左手把铃姬握拳的左臂一揽,膝盖微屈,再直身的时候,铃姬已然被他抗在了肩上。

        “啪”的一声,右手和自己不安分地小妻子的圆润来了个亲密接触。

        【打、打…屁屁???!!!大丈夫德斯??】

        【~幸福の抚摸~】

        “我说啊,你都是我的女人了…做什么比我还担心我的同伴啊!”

        ‘我的女人’四个字如色彩迎泼,铃姬整个人当机在那里,被泼的艳红。

        “谁、谁、”

        羞涩地说不出话的语气~达标~

        【霸道总裁附身的男人么!呵呵一脸!】

        “女娃~”

        刀刀斋呈着自己最新的作品,两撇小胡子也随之兴奋地卷翘。

        一步踏出铸刀坊,还未站定,风卷似地手上的刀就被人夺走。

        老人家眯了眯眼,鼻子翕敛,三月前就开始弥散在他这刀坊的人气钻入。

        “人类…还真是一种奇怪的生物啊。”

        打了个哈欠,长期维持在一个姿态的肩胛骨咯哒作响,刀刀斋决定先休息一刻,再追上去看看。

        【胃液要出来了,要出来了!!!!!】

        【亲~吐胃液的时候注意保持姿态哦~】

        【…卧槽。】

        这一年多以来,除了捡到失忆的义朝,蛮骨也相继遇到其他几人,从孤身的佣兵变成了团体。

        也成了游转于不同大名手中的利器——忠心?难道那种东西就可以取得这些吝啬的城主的信任?

        刚刚接了上一个城主的任务,下一次就挥刀屠城的蛮骨对潜意识里还有模糊记忆的蛇骨提出来的‘崭新’词汇嘲讽不已。

        七个人是七把刀,谁也不比谁更值得另一个人信任,交托的永远只有半边后背。

        刚开始蛮骨对蛇骨的失忆持了莫大的怀疑态度,直到那家伙秉承着记忆里的蛛丝马迹替他——原主人的替代品腹背受击之时,他才付出了同等的信任。

        不过嘛,啧啧,那小子要是敢想起什么不该想起来的东西的话,果然还是一刀砍掉好了。

        蛮骨掂了掂手中的新刀,比这一年以来用的所有替代品都更为和手,那个现在躺在他背上熟睡的女人说什么也不肯告诉他这把刀的铸材。

        晦暗不明地看了一眼斜在腰间的大刀。

        ‘反正…是我的’

        ‘不管是刀…还是人’

        蛇骨确实不在人见城,他被‘仁慈’的人见城城主转给了自己的丈人,并希望他可以宽大处理这名叛徒。

        铃姬的父亲一边感叹自己的女人所托之人甚善,一边不免担心他过于善良而被欺蒙——只能说奈落扮演病痨鬼也是炉火纯青,登峰造极。

        蛮骨带着铃姬潜入大名府的时候,恰是半夜。

        唯有一间屋子灯火颤颤。

        从前铃姬目不能视,虽然对自己从小的地方再熟悉不过,但一时用从前并不熟悉的感官来判别这对称式建筑时,仍不免出现了障碍。

        蛮骨试着靠近了些,纸窗上投射出一个半模糊的女人轮廓。

        她手持一方正轮廓的物什,偶尔又低低啜泣数声。

        “是…母亲。”

        本安分待在他背上的铃姬兀地出声,勾连出心底似弱而强的绵延情感。

        “你想进去看看吗?”

        两人交谈的声音甚是小心注意,就连在抽出新绿的脆枝上酣眠的鸟类也未被惊扰。

        屋内的女人却身形剧烈一晃。

        “唰”的门被人拉开,眉目相似至极两人面面相觑。

        “铃……”

        “母亲。”

        着大红色披袄的女人哽咽不语,却警惕地先是向四周张望之后,才把自己的女儿接进屋内。

        烛光一簇,在推拉门带起的风里左右晃动转而熄灭。

        今夜无月,漫天厚黑。

        成年的女人隔着小桌,紧紧地握住自己女儿的双手。

        却不敢点燃烛火。

        这位城主夫人确实是从海对面国家漂流而来的,却不是上天赐给这方大名的礼物。

        她本与已婚的夫婿共同出海,谁聊人不测天意,出海时的风平浪静不过只天就变做狂风骤雨,孤舟如片叶于海中飘零数日,终究碎成零散的木板。

        她幼时与从这个国度来的异乡人相识,那人也当做幸事一般交了她只言片语。

        悠悠然从梦中转醒的时刻,她的身份已经成了这位大名的未婚妻。

        她没有拒绝,也不能拒绝,哪怕这位大名已经两鬓霜斑,也非她心中所爱。

        她终究是为这个陌生的男人在这陌生的国度诞下了一女。

        丈夫赐她源为姓铃为名,她却从小教习她自己故土的习俗,她教她傲骨,却又教她温婉,教她容忍,却又教她鸳鸯一双。

        她疼极了自己唯一的女儿,想教她活的自由,却又怕她活的困苦。

        好在铃姬的壳子里是一个早有神智的灵魂,不然早早被弄得晕头转向。

        黑暗之中,双手交握的温度最是暖人。

        铃姬的耳边传来女人的啜泣,她把女人的额靠在她同样单薄的肩上。

        在她的耳边重复柔声呢喃:“我回来了,母亲。”

        说实在的,这个女人对于‘花宫铃’来说也是一个小女孩。

        她被现任丈夫圈在尺寸之地,心却因为曾经的见识而阔远。

        她很快地反应过来,现在不是一个叙旧的时刻,强忍住心中的悲戚,她问道:“铃,你是怎么回来的,谁带你回来的?”

        深宅大院,不惊动一人就带着自己女儿回来的人绝非等闲之辈。

        黑暗中,她感受到自己女儿发烫的脸颊,注意到她异色的瞳孔。

        这是受了多大的苦啊…她的孩子。

        她又差点失控。

        “他…是我…心悦之人。”

        女人心里只隐约有点担忧,她唯一觉得能保护自己女儿的那个孩子现在正处于自己的丈夫看押中。

        她相信什么拐走公主只是子虚乌有的罪名。

        她与这位女儿口中的心悦之人未曾谋面,心中担忧拧成一股粗神勒在她的脖颈。

        但她并不好驳了自己女儿的面子,略一思索,她道:“你带义朝一起走吧。”

        此话无意却正中铃姬与蛮骨的来意。

        她不知道义朝已经成了蛇骨,也不知道自己女儿心悦的人是自己丈夫的一把不安分的刀。

        她不敢留女儿多时,指点了她义朝所在之地后,就主动把她推去了门外。

        屋内火光又燃,女人袅娜的背影万般风情,而被一同投做黑色混入黯淡的却还有她那婆娑的泪眼,抽息的红唇。

        【真是一位优秀的女性……】

        【对您来说难道不应该是优秀的后辈吗?】

        【…能不提醒我我的年龄吗!!!】

        在门外等候多时的蛮骨将不舍的铃姬捞进怀中,几次蹬跃就到了女人指点的地方,而铃姬显然还没来得及开口。

        “!!你居然偷听!!”

        蛮骨刮了刮铃姬挺巧的鼻子,“你母亲,唔,好像不怎么喜欢我呢,嗯?”

        【嗯!个毛啊!!谁会喜欢一个突然抢走自己女儿的家伙啊!!】

        【…您只是被调戏了单纯不开心吧?】

        屋内正在进行着什么酷刑,蘸了水的藤鞭尾端击打到灰墙上的声音听得铃姬心尖直颤。

        两人不敢贸然行动,透过微微的门缝,窥见屋内光景。

        蛇骨身上看得出来曾经精致的湖蓝色和服变做搭在他身上的简陋布条,他头歪向一边,似乎是因为伤到了筋骨。

        铃姬不由倒吸一口凉气。

        蛮骨的表情变得有些阴狠,他的手按在虽然是新得来却顺手的大刀刀柄之上。

        屋内徒有其表的空架子侍卫显然不被他放在眼里。

        【哪里不对啊……本公举有点毛骨悚然_(:3」∠)_】

        今夜一切太过顺畅,大名府即使是夜晚也不该这样容易被人偷偷进入,而几个时辰之后连点风吹草动都没用。

        何况…一路上…蛮骨从屋顶上跃行,因为无月,屋下一切都不明晰,然而铃姬现在终于反应过来哪里不对了。

        太|安静了。

        安静到连曾经杂乱的脚步声都听不见。

        “旦那!”

        铃姬高呼出声,蛮骨却已经推开屋门。

        那一刻,铃姬好不容易得来的彩色世界兀地又被黑暗笼罩,那是比她曾经经历的黑暗更绝望的东西,因为存在一份并非黑暗属性的阴冷,呼吸之间令人窒息的雾气从口中,鼻中以及耳中强制性地灌入她体内。

        金戈铿锵之声响在她耳,她却无能为力。

        【叮~获得目标人物一爱慕值x50】

        局促间的交战终于停了下来——

        然而那是巨刀落地

        绝望袭来,黑暗如网被收紧,四壁上火烛透亮,从网孔中渗入。

        事实这才被人揭开,适才的‘蛇骨’化成了一具干枯的木人,而地上两具无头的尸体触目惊心。

        一副的血液早就凝固,一副的血液还在汩汩流出。

        神智早已恍惚的铃姬彻底昏厥,再醒来时,却躺在软绒的大床上。

        那半妖无心致她死地,也许是为了欣赏她绝望的表情。

        【取红樱】

        空气一阵波动,红色似从瓣上淌出的花朵夹在少女的乌发间。

        那把早被打磨的锋利的钝刀刺胸膛而过。

        痛感只有一瞬。

        _(:3」∠)_总算死地可以不辣么折磨了,心痛我自己。

        【叮~目标人物一‘梧桐相待老’完成度百分之百】

        【叮~目标人物二‘想对你诉说的心意’完成度百分之百】

        【犬夜叉世界获得总爱慕值x720】

        【犬夜叉:危险s世界完成,完成时间为十七年】

        【等级评定为a】

        【完成隐藏任务:被破损的剧情】

        【奖励鲜花种子一袋】

        【自由兑换空间开放】

        【成就待统计】

        【剩余物品待统计】

        【梧桐相待老】:梧桐相待老,鸳鸯会双死。该任务要求攻略者在目标人物死亡24小时内死亡,并且获得全部爱慕值。

        【想对你诉说的心意】:该任务要求攻略者得到目标人物全部爱慕值,并且对方处于单恋状态。

        【鲜花攻略系统为您服务】

        红樱:护住死人的魂魄。

        d

        蛮骨再醒过来的时候,世间的一切都变的不那么熟悉。

        时间的流逝侵蚀了他的大脑。

        他忘了很多。

        直到被诡异地无比厌恶的银发半犬妖打败,再次进入沉眠。

        生魂却不得进入冥道。

        他坟前的那件衣服里被人缝进的红樱消散。

        又是一次死而复生的体验。

        他扭了扭僵硬的脖子,那天晚上因为瘴气而处于黑暗之中,连窗缝中都未能透入一瞥红色与黑暗的分离的剪影。

        好在那是每日的循环。

        金光如鳞从黑云中斜直而下,他干涩的眼睛眨了眨,才适应这份突如其来的光明。

        身边,刀还在。

        它嗡嗡作响,似乎被那男人斩杀了一千只妖怪赋予了生命。

        柔柔的手从他的身后圈住他的脖颈。

        素白和服,红樱成坠的少女轻声道:“旦那?”

        都才十七岁。

        复活后的寿命很长,接续着年轻的心跳,足够看遍世界荣华。

  https://www.biqugex.com/book_32210/14048419.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biqugex.com。笔趣阁手机版阅读网址:m.biqugex.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