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综]头上一定要带花 > 第31章 五大村1

第31章 五大村1

        铃妹坐在万花丛中(…)除了十颗圆润莹白的指甲在空气中上下浮动,一双碧色的眼眸在眼白里骨碌打转(…),还有的便是如金线绣缎一般的长发。

        这里仍然没有风,却感觉要明亮了些,铃妹向光源处望去——开在灰白墙壁上方的两扇方窗。

        在光明时环顾四周,目力所能及之处仍然只有丛饶的万花。

        【统计上个世界的完成情况】

        【叮~完成主线任务x3,支线任务x1】

        【叮~获得成就x3】

        【叮~总计爱慕值1200】

        【叮~总计鲜花使用次数为2】

        【叮~奖励随机种子一袋,奖励随机抽卡机会一次】

        【下一个世界的危险度是?】

        【下一个是危险度为s,世界提示为:战争】

        铃妹的空气手拖着空气下巴慢慢思(发)索(呆),危险度为s而且还涉及战争的世界实在可选性太多,但是唯一所能确定的是,战争必定带来混乱,而若混乱,她则绝不可能独善其身。

        嗯…这么想的话,果然下一个世界要开始大量用花了吗?

        【是的呢~亲~(づ ̄3 ̄)づ╭】

        【……别和本公举说话,本公举心好痛。】

        【那么现在开启自由兑换空间,您所剩下的交易时间为20分钟。】

        戳开脑内的自由兑换空间选项,当看到琳琅满目的既不物美,也不价廉的商品时,铃妹心底果断的升起一种习以为常的坑爹感。

        果然是已经被奴役惯了么……本公举的气节到底去哪里了…话说为什么不能卖点有关气节的东西。

        这么想着,满架的奇葩花种骤然消失,一团迷雾漫上来遮住商品架,待再散开的时候……

        ‘使您在作业面前充满骨气的花种’

        ‘使您在老师面前敢于反抗的花种’

        ‘使您敢于考试作弊的花种’

        ‘使您能不屈服于钱权的花种’

        ‘使您能长胖而不自卑的花种’

        ‘使您在撩汉之后能不心虚的花种’

        ‘使您装逼之后能理直气壮的花种’

        ……

        麻蛋!!!!谁要这种气节啊!!!(摔!!!!

        【叮~恭喜亲发现自由兑换空间刷新功能,奖励‘使您在作业面前充满骨气的花种’一粒,请再接再厉哦~】

        【……呵呵,谁想发现这种真面目啊,卧槽,这和掀开面(坑)具(爹),结果发现还是面(坑)具(爹)有什么区别啊!】

        【由于亲刷新过空间,交易时间减少十分钟】

        【由于亲的交易时间已到~请准备好进入下一个世界~】

        【……】

        谁要这个系统,不要钱送啊!!!坟蛋!!qaq

        ·

        ·

        晚霞漫上天空,红日半边掩盖于群山之中。

        躲在参天古树后方的少年于树干上划下第六十根刻线,默默地侧出头向外探出隐蔽的目光——其实毫无必要,对方是个普通人,这件事情在观察的第一个星期就已经完全确认下来了。

        最初观察的时候简直如临大敌,少年思及此处,嘴角微微上扬,观察报告早就在第一个月结束的时候就交上去了,后来的一个月...一个月...

        与其说是被自己强行延长的任务,不如说是给自己找了个借口在每日寻了个休息期?

        这样的想法让身为忍者的少年有些许不适应,然而很快地,在发现少女日复一日的在站在河边孤立时,这样的不适便被在经过安全检验后的好奇心战胜。

        当少女的侧脸被霞光勾勒的精致,少年从参天的古树背后慢慢地走出,一点点地,由远及近地看清少女低垂下来时稍显冷清却依旧温顺和软的眉眼,眸光在原本的柔和里又添上了几分如同他此时纷杂的内心一般不明的情绪,

        “你是从哪里来的啊?”

        他突兀发问,在脑海里幻想着各种可能的回答,被少女用也许宛若莺啼的声音诉说,又将接下来想要顺着问出的问题列成了好长的篇幅浮在脑海里搅做纷扰的一团,却主观性地忘记了

        ——于少女而言,他只不过是个陌生人。

        “……我…也不知道啊。”少女回转身,露出迷茫的神色,合拢袖口,歪头看着从树后走出的少年,犹豫了片刻,终于还是语气疏离地回答了这一显得突如其来的陌生人的问题。

        少年脚步一顿,不过很快所有脑中的疑惑化成了嘴边一抹灿烂的笑容“总之,欢迎来到木叶。”

        “木叶?”少女看上去更迷茫了了,她伸出食指点住下巴,杏眼里流转着莹莹的水光。

        少年噙着笑,盘腿就地坐下,随意地折一根细细地芦苇,手指稍一动作就把柔软的茎盘成圈旋状,两端又突出小小的三角形。

        他抬起头,伸臂把自己的粗糙手工品递给一无所知的少女:“这就是木叶啊。”

        他灿烂的金发被红霞映成橘红色落在水中,粼粼的水面又被风撩起一圈圈波纹,割碎那倒影成零零星星的碎点,一闪一闪像是无数萤火虫掠过水面。

        少女犹豫着到底该不该接过陌生人的馈赠,半晌才郑重地摇摇头,微微地鞠躬:“非…非常抱歉!我、我不能接受您的礼物!”

        她交握抵在身前的双手随着宽大的袖子的滑开,露出一截白嫩纤细的手腕——被残尽的日光镀上融融的暖意。

        少年一愣,“诶?是这么严肃的事情吗?”

        “因为家母曾经嘱咐,不可轻易接受他人的恩惠。”

        “诶诶…??不是不记得了吗?”

        “…只是模糊记得一些片段…更多些的便…便…”少女觉得有些羞愧,说话声渐渐地小了下去。

        “啊,这样啊!那你记得你自己的名字吗?”少年体贴地并不过多的追问。

        “我、我…”少女认真地思考着这个问题,好一会儿,杏眼里滑过亮色“花宫铃!嗯,我叫花宫铃!”

        “啊,这样啊,我是波风水门。”少年再度递上自己手里的手工品“很高兴认识你,然后这是见面礼。”

        他仍然笑着,眼底是凝结了整片苍穹的湛蓝,对着少女的时候甚至让她产生了一种错觉——被世界温柔地搂在怀中的错觉。

        这次少女终于点头了。

        她伸手接过,指间无意滑过少年粗糙的指腹,短暂的摩擦让两人俱在分离时生出淡淡的留恋。

        她一只手摊开,另一手慢慢抚过粗糙的芦苇边,“很漂亮,我很喜欢。非常感谢你,波风君。”随后她取下系在腰间的香囊,把小小的手工品放细致地进去,甚至连边角都不曾与布料有过重的摩擦,“我会好好珍惜它的,波风君。”

        少女认真的目光让少年有些羞赧,他挠了挠头,别过目光“以后我做个更好看的给你吧。”

        少女拢起长长的袖摆,在少年身边端坐下来。

        两个人一同面对着半边被染红的潺潺流水,汩汩声宛如三角铃被人轻击。

        微风阵阵,袭来花香。

        “木叶是个什么样的地方呢?”

        少女放柔语气,生怕粗鲁一分打破了这份静谧。

        “啊,木叶,是个很棒的地方呀,会让大家都很开心的村子。”

        少年声音清越,宛如面前河带的支流从他的喉咙里泻出。

        谈及自己深爱的村子时,他眼里的那片天空更亮,即如白昼降临。

        “啊……”少女被他眼眸里的湛蓝打动,颇为羡慕地道:“真想见识一下…波风君这么喜欢着的村子呢。”

        停到此处,少女感到有些突兀又有些失礼,慌忙抬袖遮住自己羞红的脸庞

        “我、我并没有那个意思,只是、只是…总之请您务必不要对此感到困扰。”

        “哈哈哈”少年大笑着,挠了挠后脑勺,“这种话并不会有什么的啦,放心,我并不会为此困扰的。”

        他和煦的笑容并未因为一点小插曲而消失“话说,最近木叶也应该要开始筹备夏日祭了吧,要来吗?普通人的话,即使是村子外的人,那天也可以进来哦~”

        他潜意识的希望这个柔和的少女可以来木叶游览,又觉得夏日祭实在是个好时机,因为结界在那天并不会阻隔没有查克拉的外村人。

        他觉得这个少女就像木叶一样——充满生机,但又柔和。

        “诶?可、可以吗?”

        少女万分惊喜,忍不住身体向右‖倾了些,不经意间衣袖已然贴紧了少年绿色的马甲。

        少女的馨香从她挽起的发间弥漫浮动于周遭的空气里,因为着动作幅度大了些,纤长的脖颈从衣领处露出少许,肌肤白腻,让人一时移不开眼。

        这种感觉像是从门缝外在窥伺着什么,少年耳尖泛起一点点红,大力的眨了一下眼睛,借着空挡,移开了目光,再拉起眼帘时,少女已经理好衣袖再一次端坐了。

        “那个…正好我当天没有任务呢,所以,如果……”兀地顿了下来,“花宫?……花宫……”他不断重复着,终于像做了什么重要的决定一样,“嗯……果然还是叫铃觉得会比较亲切啊,”然后眼睛弯成了月牙,“铃想要来的话,我可以当铃的向导呀。”

        “诶?已经可以确定当天没有任务了吗?”少女好奇道,反而忽视了称呼带来的羞涩感。

        “嘛,”少年摸摸鼻尖“不会有的~”

        “那就麻烦波风君了啊。”

        话题到这里戛然而止。

        两个人都没说话,却谁都没有离开的意思。

        水声更加清晰,几步远的林子里,鸟类在高空树叶上扑腾的哗哗声时而作响——像是手指拨过三味线的丝弦。

        “那个,波风君,忍者平常都是做些什么呢?”也许是为了让谈话延续下去,从而可以再在这样美丽的夕暮景色中滞留一会儿,少女再度开口道。

        “忍者?唔,平常大概也就吃饭睡觉做做任务吧。”少年思考片刻后冷静地回答。

        “诶诶?那不是和我们这些人差不多吗?”

        “撒,本来就应该差不多吧。”

        “唔,这样啊。”

        “铃...一般住在哪里呢?”

        少年也颇为留恋这美景似的,寻找着恰当的话题。

        少女指了指林子,“一般就会住在里面的小屋里面了,虽然记不清自己为什么会在那儿醒过来了,但是现在这样过着日子,好像也没有什么关系呢。”

        “那平常的餐食呢?难道铃都是自己做吗?”

        “嗯,记忆里好像残存的有不少做法的样子,即使只是在林子里随便采到的一些野菜,总也能找到处理的办法呢~”

        “不会遇到野兽之类的吗?”

        “嗯,到目前为止,好像是没有遇到过的呢。”

        “我恰好也对做饭之道颇有心得,以后说不定可以和铃一起研究一下呢,哈哈。”

        少年开朗的笑声也温柔地不行。

        “忍者…也会对做饭这种小事很在意呀吗?”

        “嗯,毕竟没办法呢,不过做了五年饭的话,怎么说也习惯了吧。”

        “呀,真是很厉害的忍者大人呢,毕竟感觉看上去大概也才十五六岁的样子呢。”

        “刚好十五岁,铃看上去应该比我要小些吧。”

        “诶!我应该比您要大吧,虽然说就连自己的年龄也记不太清楚了……”

        “唔,那就认为我比铃大好了~”

        “怎么可以这样啊!明明就是您比我小上不少也说不定啊!”

        少女鼓起小脸,转向少年的时候,挂着一副不服输的表情。

        温温和和地整个人一下多了生气。

        这种和人争执无趣话题的感觉对长期绷紧了神经的忍者而言充满了新鲜感。

        尤其对方是个普通人,这更让波风觉得,自己可以稍微的,不那么警惕。

        两人坚持一言一语的争执下去,

        因为如果断了的话,就该——分别了。

        阳光逐渐淡去,洒满金光的流水也变作静静的水银面。

        厚厚的云层交叠,少年抬头注意到黑压压的阴翳和从山间爬起的银月时,终于主动停止了争执。

        少女那张柔和地脸庞露出细微的得意——仅仅只是一边嘴角上翘了一个小小的弧度。

        “那么,明天见,铃。”

        “明天见,波风君。”

        ·

        ·

        话说不停地少年少女,作者你不累吗?

        你这么文艺真的没关系吗?

        话说自从来到这个世界以后,每天都要去河边刷一发定点状态,施放“柔弱忧伤”“纯洁无害”等大范围技能,真的好累!

        而且明明知道任务目标就在身后还不能主动出击,

        只能默默地等待他主动勾搭上来,真的!好!痛!苦!

        作者,你下次能不能给本公举来一点主动出击的剧情,嗯?

        【亲~您在和谁说话呀~】

        【……脑残的大宇宙意志】

        【叮~目标人物一出现,定向任务为:异世界的归途】

        【叮~获取来自波风水门的爱慕值x80】

        【话说你不是已经提醒过了吗?】

        【咿!因为脑残的大宇宙意志整章都在少年少女所以一直没有办法放出来啊!←←】

        【诶?你在说什么,系统?】

        【→→我说什么了吗?】

  https://www.biqugex.com/book_32210/14048437.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biqugex.com。笔趣阁手机版阅读网址:m.biqugex.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