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综]头上一定要带花 > 第32章 五大村2

第32章 五大村2

        铃妹半靠在木床背上,借着窗外透进的月光,扳着手指头,一脸呆滞。

        【到这个世界已经俩月了,花了180爱慕值维持生计,从波风小天使那里挣了80爱慕值…也就是说到目前为止,本公举甚至是入!不!敷!出!】

        【没办法呢,亲。这个世界和前一个世界不一样呢,如果您不能自己发现自己的身份的话,除了无需前提的任务一以外,其他进度条是不可能往前推动的呢~】

        【……这种缺钱的危机关头,你还给本公举‘的呢~’‘的呢~’泥煤啊!】

        自己的身份,身份泥煤啊!发现自己的身份有什么好处?

        探索宇宙起源吗?呵呵!

        我是谁?我来自这个宇宙吗?我和宇宙有必然的联系吗?

        【因为这个世界的‘花宫铃’身份很特殊哟~发现自己的身份‘哇,原来这么牛掰啊!’然后‘呵,这种隐藏的血统对于我来说只是一种负担啊,我的痛苦你们根本不懂’继续‘这种没有人理解我的世界,还是毁掉好了’难道不是主角通用路线吗?】

        【并不…这是反派boss的通用路线……】

        【撒,总之发现身份才能触动下一步剧情任务哦~亲~】

        脑中的系统安静之后,铃妹抱着枕头死瞪着床对面的看上去各种就很贵的木质衣柜,上面还嵌着一对红色的宝石,她皱了皱眉,沉吟半晌,举起手臂抬至半空与肩同高,稳重沉声道——

        “听从我的召唤,在我的面前显现出你真实的身份吧!木质衣柜!”

        ……

        木质衣柜表示有点方张,然而它选择不动。

        “嘁,看来不是召唤师啊!那还是先睡吧。”

        一气呵成的放好枕头,盖上被子,拉灯。

        睡觉!(冷漠脸

        ·

        ·

        夏日祭,在这种难得的和平时期是被极为珍视的休息时段。

        即使是忍者也希望在这一天能放下所有的任务,好好的享受短暂的温馨。

        铃妹一大早就骨碌滚下床,撸起袖子,做了好些吃食,把木质的便当盒填的满满当当。

        等到日光射进窗,直把一切都褪去原色渲上淡金,铃妹揉了揉眼,伸个懒腰,慢腾腾地踱步到衣柜旁。

        一手揩去眼角因为过盛的阳光而渗出些的水迹,一手‘唰’的推开衣柜门。

        “嘶!”

        ……

        好像有什么声音的样子呢……

        铃妹环顾四周,确认自己的小屋确实只有自己一人之后,拍了拍自己的脑袋,又晃了几下,将其归咎为了自己因为早起而产生的幻觉。

        一会儿后,

        铃妹颇为满意地在穿衣镜前转圈圈。

        优质和服少女一枚~

        铃妹提着满当当的便当盒,哼着小曲儿,走出了屋子。

        ·

        ·

        铃妹边走边琢磨着‘异世界的归途’任务,但在毫无头绪的情况下也只能做一些猜测,也许后面会转换世界什么的?

        啧啧,系统就是这么套路!

        铃妹把一大片林间野景落在身后,拨开了最后一根遮住了视野的树枝——

        金发的少年回头咧齿一笑。

        被群山托拱的初升旭日用它那还算不上强烈的光芒为少年拓上金色印记,归为自己的宠儿。

        每一根发丝都是那么柔软,随着从林间拂来的风在轻轻摆动。

        他脚下踏着翠嫩的草,红艳的花,他的身侧是汩汩河流,他的头顶是一排归乡的游子——从天际的一粒白色亮点化作体态匀称,展翅也极为优雅地白色绅士。

        而这一切,都眷恋着少年发间的阳光味,心甘情愿地和他处于同一副色彩明艳的画面之中。

        【叮~花宫铃已被目标人物一的咧齿一笑撩到~波风水门获得爱慕值x100~】

        【……呵呵!!】

        “波风君。”

        铃妹露出温和的愉悦笑脸,那种眼角微微向下弯的礼貌的愉悦表情,甚至显得有些过分礼貌。

        她的声音又轻又柔,被风送到波风的耳廓里时,好似一阵被风带来的吐息,钻进他的耳道,轻轻地挠着耳壁。

        铃妹自己不清楚,她落在波风水门眼里同样成了一副画。

        更早一点,从林子里传来枝桠被人拨开而互相摩擦的‘滋滋’声时,波风就回头了,他注视着那个少女,直到她低着头从阴影里缓缓地走出来,首先是用修长的手指碰上那些碎叶,接着那树枝被一点点力道拨开,她歪了歪头,莹莹的碧眸如琉璃一般剔透,也许是出于对外界更加耀眼的日光的不适,她阖上了眼帘,浓密的长睫在她姣好的面容上投下阴影,而挺翘的鼻梁又把阴影的一半分给了日光。

        她是如此美好。

        素白的和服最常见不过,然而这是波风第一次觉得有人把那简简单单的和服衬托地宛若天织,不染一丁点的污秽。

        当她抬起头看向自己的时候,澄澈的眸光干净无比,即使她的微笑礼貌的有些过分,波风此时也觉得应当如此。

        这一瞬间在他脑海里滑过很多东西,但他的目光最终落到了少女提着便当盒的手上。

        那让他内心突然被填的满满当当,即使还没吃过那些东西。

        波风水门——剥开天才忍者的名头,却也只不过是个从战乱中走出来的少年。

        无比地渴望着……和平与安宁。

        ·

        ·

        铃妹敏锐地觉察到波风柔和下来的目光,当她迈着小步子靠近正在河边的他时,波风甚至伸出了一只手——他的手掌很大,纹路也很清晰,又指节分明。

        “我帮你拿着那东西吧。”

        铃妹一愣,“啊,不必了,我希望可以自己拿着这个便当盒呢。”她再度上扬了嘴角,仍旧是礼貌的过分的丁点弧度。

        波风没有坚持,他收回手,也没有露出什么尴尬的神色,“那么,我们出发吧,铃。”语气也是一如既往的温和。

        【嘤嘤嘤,失忆微高冷少女的人设就必须要承受手臂不可承受之重么,嘤嘤嘤】

        【…所以,为什么要做这么多呢,亲?】

        【→→为了反差萌啊~想想面上明明冷淡的妹子给自己做了满满的食物,你是什么心情!这不是食物!是爱啊!!!】

        【啧啧啧,说的你好像很懂的样子,百年黄金圣斗士。】

        【……】

        波风走在前面,他的步子比平时小了不少,想来是为了让后面的人能跟得更轻松些。

        “铃在木叶有认识的人吗?”他语气平常地问道。

        “啊,有的呢。”铃妹回答时语气显得同样稀疏平常,毕竟这只是前面那个少年为了不让两个人的路途显得过于乏味而不自觉流露出来的温柔。

        不过这个问题的答案显然有些超出波风的预计,他前进的脚步一顿,

        “铃在木叶…原来是有认识的人吗…那他/她是个忍者吗?”

        虽然这次他同样希望自己的语气和刚才一样平静,然而不自然地停顿却暴露了他细微地情绪。

        这个的答案似乎显得很关键。

        “啊,是的呢。”

        不过它被不假思索地轻易回答了。

        没有怀疑过少女会说假话,两个月的持续观察已经使波风对这个少女有了一定的了解,即使她会撒谎,也绝不可能是在这种事情上——毕竟她是如此认真的个性,就连一根芦苇编的粗糙手工品也会格外珍惜。

        认识木叶的忍者,这个回答的微妙之处在于,木叶那天留在村子里的忍者没有一个能做到如此精确地控制查克拉的波动。

        从就连三代火影也需要凝神感受到隔壁忍者学校的学生都能发现异样的查克拉波动——而从头至尾,这股波动的增长持续而又稳定,并且只是单纯试探的波动,没有半分的攻击性。

        从火影大人确认的范围来看,只有这个突兀出现的少女最值得注意。

        一开始,他主观性地排除了少女认识村子里的人的可能性,因为在他暗中观察的两个月里,她一直独居在此处,没有任何异样的联系村子里的人的行为,而她刚开始在做每一件事情的时候,都会出现不同程度的迟钝。

        这完全吻合她自己所说的失忆。

        至于说少女就是那个释放查克拉的人,波风倒觉得自己还不至于认为一个稍微跑两步都会气喘吁吁,且身上毫无查克拉波动的少女。

        就算不是她,也必然和她有着脱不开的干系。

        抱着这样的想法,波风选择了在那天,两个月以来第一次走进阳光下。

        结果似乎出人意料,又仿佛在意料之中。

        波风有些沉浸在自己的回忆里。

        这是极为不安全的走神。

        “波风君?”

        “波风君?”

        连声的呼唤传来,

        “波风君,这里就是木叶了吗?”

        波风一怔,抬起头,这才发现熟悉的标识,心底涌起淡淡的温暖。

        每一次做完任务回村时,都会有的那种陌生而又熟悉的感觉。

        “嗯,这里就是木叶了。”

        【意外的简陋啊~】

        【毕竟还处于建设期嘛~亲】

        木叶的入口处有绘着标识的木牌,因为时间还早,人流并不算大,多是本村的人进进出出。

        两个人现下在入口的斜面,只需再踏近些,便能清晰地从入口中窥见这个火之国最强忍者村的半边容貌。

        进出的人脸上都挂着明显地喜悦,手上提着各式各样的小物什。人群中又以小孩子们最为突出,也许对忍者来说恰是天真的年纪只存在于襁褓之时,现下这群孩子脸上露出的欢喜却足以动容每一个并非铁石心肠的人。

        【虽然还没去过其他的村子,但是感觉记忆中中如此残酷的一个世界,居然也存在能让这群孩子这样欢笑的地方,实在是太让人感动了呢qaq嘤嘤嘤】

        【毕竟是木叶吧~怎么说也是能让那个主角满心热爱的村子呀~】

        孩子们的笑容是最宝贵的东西,这是铃妹在曾经的战场上捡到的结论,即使她曾经只敢把这个结论默默地留在心底。

        在看到孩子们的笑容时,她仍旧抑制不住那丝幸福的感觉从体内溢出。

        “孩子们,真是天使一样的存在啊。”

        还记得维持人设的铃妹,抬袖遮住了自己过于温和的表情。

        ……

        一只手从宽大的袖口中拉住了藏在里面的白嫩的手掌。

        那手很是粗糙,却放轻了力道,不重的摩擦在两只手交握时燃起暖意。

        起先是放在大手手心一根手指,接着是两根……最后是放心交付的整个手掌。

        手被人牵住向下带去,自然袖子的遮挡也随着手的落下而撤去。

        “如果开心的话,笑的时候,就不用遮住了啊。”

        说这话的人做了一个完美的示范,他的笑容如此灿烂,藏在眸中的那片蓝天都亮起了碎点金色。

        波风向前踏了一步,刚好是能看见村子容貌的位置。

        土色的街道,绿色的店铺,朱红色的瓦顶,以及穿着各色和服的人们。

        “欢迎参加木叶的夏日祭,铃。”

        波风水门觉得花宫铃有些出乎意料,又在意料之内。

        就好像这个人的出现,他没有预料到,整个村子都没有预料到。

        但她是个什么样子的形象呢?

        就像这样——能看到,能触碰到的这样。

        这似乎在他的意料之内。

        -------------------------------------------------------------------------------------

        在这里给大家摘取一则《上帝视角吐槽日报》

        宇智波斑,作为一个百岁老人。

        却拥有着丝毫不属于年轻人的冒(中)险(二)精神。

        他敢于思考,敢于追求,敢于探索世界的奇妙。

        对于自己的力量,他有着绝对的信任,正如同对自己的理想,他有着绝对的忠诚。

        如同世界上每一个曾经有过的征服者,宇智波斑同样把世界看为自己的囊中之物。

        在自己的地盘上出现了一阵诡异地波动,宇智波斑豪绅的第一反应当然是雄赳赳,气昂昂地前去侦查←←

        木叶外的密林里面——多了一座房子。

        而且房子的主人看上去是个普通的少女,除了漂亮的过分以外,一切都很普通的少女。

        即使是在对方三米以内的范围,故意制造出了就连忍者学校没毕业的小鬼都能发现的强烈查克拉波动,对方看上去也没有受到丝毫影响。

        反而是他心头的那颗朱砂痣——木叶村,先行发现了这股波动,并且派出了精锐忍者对这一带进行巡查。

        撒,反正这也不会影响到什么。

        即使有把握解决掉对方派出的所谓‘精锐忍者’,但他还是决定先按兵不动,为了避免打草惊蛇,他最终决定先离开这个地方一段时间。

        当他收回自己留在这里的□□时,这神秘的一切,似乎在他面前终于撩开了一角帘子。

        ‘召唤师’

        即使是对他这个百岁老人来说,也是一个相当新鲜的词汇。

        最近的世界实在是太无聊了,仅仅是覆盖在罪恶表面的和平面纱已经无法维持太久。

        在净化世界的计划正式启动之前,他决定先给生活来一点甜品,比如,召唤师?

        甚至可以做一份正式的报告?

        比如:召唤师都是长的这么贴近自然么?啧,包括胸围。

        啊嗯,有读者向我们提问,宇智波斑到底是待在房间里的哪个角落才能看的这么清楚,对于这个问题,我们的回答是,请自行猜测。(括弧笑)

  https://www.biqugex.com/book_32210/14048438.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biqugex.com。笔趣阁手机版阅读网址:m.biqugex.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