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综]头上一定要带花 > 第51章 找爸爸1

第51章 找爸爸1

        这是第一次任务结束之后没有回到城堡。

        【亲~我们即将开始下一个世界了哦~】

        【不回城吗!!】

        【啧啧~您这次任务全部失败了呢~没有足够能量回城了哟~】

        【……!!明明是你们自己系统出故障,所以才会被病毒入侵的吧!不要太任性啊喂!】

        【~总之~没有能量回城,就是没有能量回城哟~另外由于大部分花种能量已经用于转换世界了~所以您只剩下几种花种了哟~】

        【呵呵】

        【~第一次抽奖得到的‘为系统起名’的道具仍然可以使用哟~要用么~】

        【……嗯,使用】

        【ovo您终于决定给我起名了吗!!】

        铃妹看着脑子里面浮起来的道具选项,耳朵里面充斥着系统欢呼雀跃的嘈杂声……露出一个蜜汁微笑。

        讲真,本公举从故事一开始就已经到了睚眦必报的年纪了好么?

        【这次世界危险程度为s,世界相关词为‘爸爸’】

        【……】

        【由于现下储存能量不足,任务目标将由您自行选择,任务将会强制分配】

        【我一直以为这些世界是你们创造的…啧啧】

        【可是我一直在向您强调这是~真实世界呀~亲~】

        铃妹落下脑海里起名的最后一笔,

        【嗯!所以本公举觉得这个名字真是炒鸡适合你哟~】

        系统一愣,面上一喜,竖耳一听——

        【坑爹~】

        【……您总有一天会后悔的……】

        【~也许吧~】

        系统能量不足以及对名字不满,最直接的体现就是铃妹降世的舒适度直线下降。

        按理来说女主角降世,睁开眼的时候,那必须是‘长睫微动,伴随一声嘤咛,俘虏路过男n号’的设定,不过对于高空坠落,摔得四仰八叉的铃妹而言,有一个单纯的撩眼皮兹证明这女人还活着就很不容易了。

        这里是一处类似原始森林的地界,

        铃妹清醒过来后的第一件事情就是扒拉扒拉头发,顺便检查一下随身物品。

        前者是为了提升颜值,后者则是正统的穿越流程。

        铃妹从地上坐起来,感到身体似乎比以往都要沉重不少——讲道理,这种事情发生在女性身上只能是……诶嘿嘿嘿嘿嘿

        铃妹低头,目光一扫——诶嘿嘿嘿嘿嘿

        幸福来得太突然,铃妹表示让她缓缓。

        所以,我们一起等女主角再诶嘿嘿嘿嘿一会儿先……←←

        铃妹摸着下巴,想了想,

        估计这次绝逼不该是个萝莉,看这裹着黑丝的大长腿,和诶嘿嘿嘿嘿,怎么着也应该走个御姐路线什么的。

        这具身体的五感意外出类拔萃,尤其出众的就是嗅觉,铃妹估摸着这鼻子上面大概被作者开了个挂,无数气味纷纷袭来,而且那些气味都还自带标签,一钻进她的鼻子里,就反映到她的脑海里——‘食人花’‘奇比果’以及各种神兽的粪便……

        呵呵。

        铃妹翻了翻随身的小包,里面有一支装在封装袋里没有信号的,奇形怪状的手机类似物,一张烫金牛皮封面的证件类似物以及一份文件。

        【话说这次直接投入世界,也不需要提前进行准备,为毛不能直接告诉本公举世界是什么?】

        【为了保持神秘性呀~亲~】

        【……】

        忍住去实践锤死系统的想法,铃妹翻开证件类似物,上面只有一张女性的证件照和三排条形码……

        ……

        所以本公举已经可以靠刷脸在这个世界活下去了吗?

        不过证件照少上的脸完全配得上‘诶嘿嘿嘿嘿’嘛~

        铃妹托腮,望着证件照发了好一会儿呆,觉得这张脸莫名地相当熟悉

        半晌,铃妹猛地反应过来——艾玛,这和本公举原来长得挺像的啊!

        啧啧,本公举的脸果然配的上这样的‘诶嘿嘿嘿嘿’啊~

        日光下斜,又有环绕一圈参天古树耸入云霄,现下的光线对于视字而言已经比较勉强。

        作为一个爱惜眼睛的好女纸,铃妹拍拍屁股从地上站起来,决定找个有光源的地方先。

        地面铺了很厚的一层落叶,铃妹踩着小细高跟走路也没什么声音。

        没嗅到有什么大型猛兽的气味,但铃妹也丝毫不敢掉以轻心,因为这本身就是最奇怪的一件事情。

        现下的这具身体除了五感超凡之外,也没什么特殊的能力,这让铃妹有点疑惑世界的本质。

        →→本公举入宅道几百年,竟从未听过此等与爹相关的原始森林之作。

        这里的树不算很密集,然而植物散发的味道却很模糊——仿佛被什么气味浓郁的生物掩盖了本身的气息。

        这方森林应该不大,铃妹甚至能嗅到一丝丝海的咸味。

        她一路顺着气味的方向循去,没有遇到任何突发事故,这在一处森林里反而更像是一种事故。

        攀满了绿苔的湿润泥土里没有蛇在潜藏;树根蜿蜒盘折,青草密布其上,却没有蚁虫居住;树枝交叠高低错落,然不能听到鸟翅上下翻飞,森林一片死寂。

        铃妹走得越发小心翼翼,现在她的花种只有区区几种,系统的能量也不够,她不能保证自己的存活概率超过百分之五十。

        她又走了很久,直到彻彻底底日落,渗过密网似的树叶的已然是红光掺杂一点橘黄。

        海的味道越来越重,可即使已经到了觅食的时间,森林里也没有任何生物活动的迹象。

        如果真会天然存在这种森林的话,简直可以编纂一本…《物种的不起源》

        “喀嚓”,铃妹踩过的一根枯枝应声断裂,

        这本是极为轻微的声响,却撩拨了正站在海与林交界处的一人的神经,他缓缓回头,赤色的眼眸带上了一点深思。

        离海越来越近,被风带来的气味里面也混杂上了一丝奇怪的气味,铃妹皱了皱眉,这味道和覆在林中植物上的味道相似又略有不同。

        当铃妹走出森林的那一刻,目光略一聚焦,她反应过来两件事——

        第一:麻蛋!这个世界的关键词绝逼不是‘爸爸’而是‘找爸爸’!

        第二:麻蛋!这个世界的首次逃生绝逼是哲学伦理の问题!

        站在她前方不远处的是一个绿色的‘人’。

        他五官长得极好,刀削斧刻似的棱角,目光却漠然,嘴唇也抿紧,流露出高位者的姿态。

        他像是穿了一件黑色的马甲,这让他更加像人这种生物。

        他虽然手臂自然下垂,然而铃妹却绝不怀疑他的手臂肌肉力量可以在一瞬间爆发。

        他背后是拍岸的浪潮,白色的浪花被余晖染得金红,映得他仿佛有一层光辉。

        他很沉默,背后的海浪声却时时强烈有力。

        他并非像一位王者,因为他本就是一位王者——蚁王,梅路艾姆。

        他和铃妹记忆中的蚁王又略有出入,这位蚁王外貌上显得更加成熟,也更加像人,神色却又一派懵懂。

        他的身边没有一个随从,然而他的味道和林中植物上的味道又确乎不同。

        ……不是本公举疯了,就是这个世界疯了。

        “#¥%……&&*”

        他喉咙一动,乱码似的语言从他口中吐出。

        铃妹有点懵逼……

        不过很快地,因为她没有做出任何回应,这位蚁王的表情就很明显地变得不耐烦,被遮在他身后的,作为他最大的武器存在的长尾眼见着就要拦腰向铃妹扫去——铃妹目光一凛,电光火石之间带上了早早准备地,一次性作用的花。

        那刚才还威风凛凛的蚁王随着铃妹带花的动作,仿佛体内力量被人掐死似得,整个身体猛地一顿,挥舞在半空中的长尾也狠狠地摔在了地上,覆了薄薄一层细沙的土地裂开一条长窄的缝。

        他想握拳,但五指却僵直不能动,他目光中流露出纯粹的杀意,似乎想要靠着这杀意把朝着他走过来的女人刺死。

        他出生不过几个小时,现在他还只懂得最野蛮的力量,所以他不停地,重复地做着攻击的动作,想要逃出禁锢。

        这禁锢却随着他的挣扎愈发的强有力,宛如无形的锁,关上了他力量出闸的门。

        他眼见着那个超出他认知形态的生物向他走来,站定在他的面前,无视他的怒意,用她那毫无力量的纤细手指强硬地挑起了他的下巴,又用那双黑色的眸子向打量物品一般高傲地扫视过他的身体。

        愤怒在他的身体里面暴动,可他的力量现在还比不过一个小孩子。

        “#¥%……”

        梅路艾姆听见那个生物说了什么他听不懂的语言,接着他的身体就变得更糟糕了。

        这是他第一次被猛烈的情绪支配。

        他的出生是由他自己决定的,他名义上的母亲为此付出了全部的生命,但他对此并没有什么感受。

        他用尖利的指甲剖开她的肚皮,从里面走出来,看着她递给他欣慰的眼神——虽然他不是很理解这种情感,但他最后接受了她给予他的名字,梅路艾姆。

        整片森林为了他的出生,已经献祭出全部。

        他本来对这个从森林里走出来的生物充满了一点他自己也未知的情感,不过这个生物……却教会了他另一种感受。

        愤怒。

        他的身体在急剧的缩小,他甚至能听到自己骨骼噼里啪啦作响,而且这又不仅仅是形式上的缩小。

        他的力量也在随之流逝,不久之前,他的力量被上了锁,但他还能感受到存在于肌肉里面的力量……

        可现在……他的力量……流逝了……

        铃妹颇有兴味地注视着那个可怕的蚁王缩成了一个大约只有十一二岁的少年,他的力量也被霸王花封印住,这让他看起来完全类似一个人类——苍白皮肤,赤红双眼,五短身材……

        噗!

        铃妹一个没忍住,笑出了声。

        于是她收到一个来自梅路艾姆的爱的小粉拳~

        缩小的梅路艾姆大约只能抵到她的腰部,耍狠捶出的一拳落在铃妹的身上,完全可以忽略不计~

        他有了一头蓬乱的绿色短发,铃妹心情颇好地揉了揉。

        再次收获蚁王爱的小粉拳一枚~

        噗!

        浪潮拍起凉意,溅起的水花浸湿了梅路艾姆的背部,现下他除了学习能力,完全是一个普通的人类小孩,于是他身体不受控制地,非常高冷地,打了一个喷嚏~

        梅路艾姆似乎不能接受这个事实,打完喷嚏后,目光中的凶意散去,变得有些呆滞。

        铃妹摘下头上失去了效力的霸王花,颇为可惜只有这么一朵可以强势使用的花花,又脱下自己的外套,罩在了梅路艾姆的身上。

        “啧啧,你现在还是乖一点吧,嗯?”

        艾玛!终于轮到本公举说这种霸道总裁的台词了qaq

        不过她很快地又反应过来,梅路艾姆并不能听懂她在说什么,于是铃妹索性把小正太抱起来,塞进自己怀里,几步跨坐到一处平整的礁石上。

        “叮叮叮”

        随身的小包一振,铃妹掏出手机,因为走出了森林,上面有了信号格子,与此同时,也收到了三封未读信件。

        她一手把还在乱动的梅路艾姆塞进‘诶嘿嘿嘿嘿’里,一手点开第一条未读信件,

        “boss,我们已经定位到您的位置,请稍加等待”

        刚刚读完这条信件,

        一阵“突突”的声音便从天上传来,一架中型规格的黑色飞艇赫然出现在他们的正上方。

        飞艇被训练有素的驾驶员落在了离铃妹和梅路艾姆不远的区域,几个黑西装的高大男人疾步从里面走下来,对着还坐在礁石上的铃妹深深地鞠了一个躬,“boss,非常抱歉!请您原谅!因为ngl自治国的飞艇许可证……”

        五根纤长白皙的手指蓦地伸到自己眼下,为首的黑西装男子被吓得胆战心惊,他猛地直起身来,闭紧双眼,为自己鼓足勇气,结巴道:“请您、请您务必原谅我一次!”。

        “这次就算了。”

        什、什么?

        他难以置信地瞪大了眼——他那凤眼凛冽,身材高挑,一身黑色套裙的老板毫不在意地跨过他,走向了飞艇。

        怀里还抱着个……小孩子……

        他被自己的猜想吓得浑身一抖,继而迅速地整理好起了褶的西装,跟在铃妹后面上了飞艇,心里升起一股劫后余生的庆幸感。

        铃妹带着梅路艾姆上了飞艇,一眼无意似地扫过贴在舱门上的示意图,把梅路艾姆丢在正舱,几步走回了应当是自己卧室的地方。

        一推门,正对一张全身镜——里面映出一个五官精致,神情冷漠,身材凹凸有致的女人。

        铃妹翘了翘嘴角——镜子里面的女人露出一个邪魅狂狷的笑……

        铃妹跪地。

        手机从侧袋里滑了出来,砰地砸在地上,点亮了屏幕,剩下的两条未读信息同时显现在铃妹眼前——

        “揍敌客家族已经安排好您与长子的相亲仪式,地点……”

        备注来信人:席巴·揍敌客

        “哎呀,铃啊,你也老大不小的了,听凯特说金最近从克尔拉遗迹里面出来了,干脆你们见个面吧,你也别嫌弃金带个孩子,啊,他好歹……”

        备注来信人:艾萨克·尼特罗

        ……收信时间:1997年10月8日18:42

        卧槽……

  https://www.biqugex.com/book_32210/14048457.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biqugex.com。笔趣阁手机版阅读网址:m.biqugex.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