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综]头上一定要带花 > 第58章 找爸爸7

第58章 找爸爸7

        “发、烧?”

        梅路艾姆目带疑惑。

        铃妹一时被噎住,脑里转了好几圈,也想不出个生动形象的方法给词汇量停在‘初级’的蚁王解释这么高深的东西。

        本公举选择死亡!

        铃妹无力地摆摆手,长腿一弯,坐在梅路艾姆旁边,半靠在椅背上,调整成一个舒服的坐姿,随意地向窗外望去——

        群星拱着一弯莹润的,蒙着雾的银钩,它挂在漆黑的苍穹幕布上,光芒柔和,在繁多微亮的碎星中显出一点不合群。

        铃妹难得开动大脑想了想,

        为什么‘老板铃’要特意住在世界第四高的建筑里?

        ‘老板铃’比‘公主铃’‘外国铃’‘神果铃’的神智都要完全,她是一个已经建立了自己商业帝国的女人,即使成功的模式千种万种,然而成功的人却往往有着很多的共同点。

        在这个世界,走这样的路,一着不慎满盘皆输。

        她成功了——而自己则是成功之后的‘老板铃’,如果自己不能好好地成为这样一个女人,那么即使她的意志最终能被复制下来,独立存在,可她也失去了在这个世界生存的能力。

        铃妹琢磨了一下,觉得自己首先遇到的是梅路艾姆和伊尔迷着实幸运——一个不具备完全的思考能力,一个则是对此毫无兴趣。

        如果她来到这个世界,没有一点点防备地面对的是库秃秃哲学家的话,她多半已经处于被卖还帮数钱的悲惨境地了……

        啧啧啧。

        “你、在、想?”

        铃妹被稚嫩地声音分散了注意力,她略一扭头,注意到梅路艾姆不知何时从沙发上蹦了下来,又拖了个小凳子——现下正站在上面,抱手于胸,表情严肃的与她平视。

        宛如一根尾部分了叉的白萝卜,被人用马克笔在绿色的根皮下画了洛克李的粗眉毛,然后放在小板凳上摆了杀生丸的pose!

        ……

        噗!

        你原来是这样的蚁王!

        不行,本公举不能笑!

        噗!

        铃妹尽量让自己看上去像一个正经人←←

        她眨了眨眼,正经道:“怎么?”

        梅路艾姆:“你、看、上、不、好”

        他神色一片坦然,似乎觉得自己直接问出想法并没有什么不妥当之处,他像一个关心亲人的孩子,因为孩子都是这样——问了之后就急急忙忙地撇开头,抿紧唇,做出一副毫不在意的模样,又忍不住地偷偷回头瞧那人的神色。

        铃妹撑着下巴,细细地打量对面那个不久之前还戾气环身的孩子,她的目光扫过他微红的耳尖,朱赤的眼眸,削瘦的下巴,实在难以想象这曾经是一个威胁到她生命的存在。

        “嗯。”

        梅路艾姆疑惑地歪了歪头,做出一副认真聆听的模样——他在汲取知识的时候总是显得兴致高昂。

        “为什么?”

        ‘为什么?’

        铃妹摸了摸下巴,发现兜了一大圈,又绕回了最初的问题。

        #如何做一个优秀的幼教#

        “你觉得,你什么时候不好?”

        梅路艾姆眉毛一挑,嘴角嘲讽地一拉,那副模样简直就是在说——你个傻雕,哥什么时候心情不好,你会不知道?

        铃妹默默掩面,感觉自己宛如一个智障,

        她咳嗽两声,清了清嗓子,敷衍道:“其实人类和你们会感到不好的原因是差不多的。”

        梅路艾姆摇头,否决了这个答案,“人、类、不、一、样。”

        他最初诞生在这个世界上的时候,‘支配’和‘控制’是他对所见事物的全部*,他以为自己可以凭借力量做到这一切,但他错了。

        他见识到了人类。

        他刚开始认为是因为自己力量不够强——直到见到这个女人可以不凭借‘力量压制’这种手段与他所认为的强者‘黑西装男人’、‘银长卷发男人’、‘黑发男人’以平等甚至高人一等的姿态交谈,他才开始意识到——存在于人类之间的关系不仅仅是由‘力量强弱’这一条构成的。

        他很好奇——人类是通过什么来判定‘强’和‘弱’的?

        由于所学的通用语还不足以表达出乳齿哲学的观点。

        梅路艾姆只得磨磨牙,重复道:“人、类、不、一、样。”

        铃妹感叹这位王者果然不是那么好忽悠的,他不停歇地在思考,在成长。

        一天前,他还是稍一撩拨便会暴怒的兽类,现下他却宛如一个真正的,理智的人类。

        那么他是不是也可以学会更多的东西——更多的更复杂的情感?

        这让她心里燃起一簇小火焰。

        铃妹一把揪住未来哲学王的衣领,将其以‘拎’的方式带进了卧房。

        并没有诶嘿嘿嘿嘿←←。

        枝形吊灯的曲臂拖着灯罩,暖黄色的光在片片水晶周围晕开,米白色的被子被映成了米黄色,香枝木柜子的金丝纹理给勾亮,木香泛浮在整个房间里。

        床很大,对于两个成年的男人来说都绰绰有余,何况一个纤细的女人,一个瘦小的孩子?

        铃妹把豆丁王整个的塞进被子里,掖好边角,只露出他的绿毛脑袋。

        铃妹幻想给一个小孩子做‘幼教启蒙’这种事情很久了。

        然而作者没有想到,她居然已经饥不择食到对梅路艾姆这种伪小孩下手!(手动挥挥

        铃妹对豆丁王抱有多大的希冀,就收到了多大的挫败。

        她决心讲一个妹妹救哥哥的感人故事,:“艾丽莎最后成功地解救了她的十一个哥哥。”

        梅路艾姆:“她的哥哥实在太弱了。”

        铃妹:“是因为女巫会魔法!”

        梅路艾姆:“那他们就应该让自己强到不被魔法伤害!”

        铃妹怒,抬手就是一个暴栗,“梅路你记住,暴力不能解决一切!”

        梅路艾姆默。

        她决心讲一个感人至深的爱情故事:“最后,铃姬毅然选择自杀,不肯独活于世。”

        梅路艾姆:“她的丈夫实在太弱了。”

        铃妹:“是因为奈落是妖怪!”

        梅路艾姆:“那他就应该让它自己比妖怪还强!”

        铃妹怒,抬手又是一个暴栗,“梅路你记住,暴力不是这个故事的重心!”

        梅路艾姆默。

        ……

        铃妹最后精疲力竭地关灯,缩进了被子。

        决定明天再和蚁王的三观战斗。

        “晚安。”

        “晚安。”

        因为系统最近格外安静,铃妹很快地便进入了深眠。

        然而蚁王却是辗转反侧,屁股扭扭,脖子扭扭。

        五感都是平衡的,若其中一样被弱化,剩余的则会格外敏感。

        因此眼前虽一片漆黑,

        梅路艾姆的鼻腔却被一股馨香侵袭,耳道被一阵平稳的呼吸充斥,伸手即能触到一片柔软的……布料。

        兽类在很多事情上都靠的是本能。

        何况,他又不是一个低龄儿童。

        蚁王眸色愈加深暗,在夜间睁大的一双血红眸格外摄人……

        “啪!”

        清脆的一声响,与之伴随的是落在蚁王背上的一个巴掌——蚁王豆丁躯一震,还来不及有什么反应,整个身体便被女人的手掌给顺势捂进了一团诶嘿嘿嘿嘿里……

        ……

        在以后的一次战斗中,

        奇犽对自己大哥情敌的敛息能力投以惊讶的目光,并开口询问对方从何习得居然差点瞒过揍敌客家呼吸探测的敛息法时,梅路艾姆抱拳于胸,对此保持了缄默。

        ‘深埋诶嘿嘿嘿嘿法!’你值得学习!

        呵呵!

        ·

        ·

        接下来的几天,铃妹被大堆文件资料砸的头昏脑涨,手机自然被丢在一旁。

        好在除了尼特罗的连环夺命相亲call,也只有一个估计是广告营销的未知来电。

        对前者都选择了无视的铃妹,之于后者更是忘得干干净净。

        而作为没有大人管教的野孩子梅路艾姆,每天就在管家小哥的带领下去观摩200层以上的对决,他已然发现这些人不是单纯的身体肉|搏了,但他也没有贸然开口询问,反而是自己暗暗地琢磨出了一些东西。

        他同时也在广泛地从各种(强调)书籍上学习各种(强调)知识(姿势),愉快地走在了成为哲学王的不归路上~

        铃妹回到天空竞技场的第五天,管家小哥应约和250层层主对决。

        因为最近各地生意似乎存在被人恶意找茬的情况,铃妹只得蹲在房间里处理文件,纵使管家小哥一步三回头,他哀怨的目光也穿透不了厚厚一摞的文件,送到铃妹面前。

        铃妹抿了口咖啡,强行打起精神。

        她自然是不会处理这些繁琐文件的,不过偶然之间,她翻出了在进入‘火影’世界前,系统奖励的那枚‘使您在作业面前充满骨气的花种’。

        →→铃妹表示,只要有骨气,没有什么作业是做不完的!

        就算是生意上的作业,也!一!样!

        硬撑着头皮撸了这么多天文件的铃妹瘫在沙发上,刚想起点什么事——

        “叮!”

        清脆地电梯开门声便打断了她的思绪。

        铃妹的装逼本能使她顿时从一个瘫痪植物人变成了高冷女老板,其动作之迅速,反应之敏捷,丝毫不亚于高超的念能力者。

        铃妹板着脸,望向电梯口——实在是出乎意料的拜访者。

        一身黑西装,发眸双黑的男人从电梯里施施然地迈出步子。

        他看上去就像是拿着邀请函走进来的尊贵客人,嘴上噙着矜持的笑,手上拿着厚重的书,西装找不到一丝褶皱,皮鞋也被擦的格外光亮。

        不请自来的客人仿佛没有接收到主人不友好的目光。

        他自顾自地坐在了沙发上,给自己斟一杯茶,送到嘴边轻呷一口,之后才抬起头,看向屋子的主人——同样三黑的女人。

        女人有一张冷得仿佛能掉下冰碴子的脸,却依旧美得惊人。

        她看上去既不慌乱,也不无措。

        库洛洛当然有把握自己的拜访是不会被这位主人提前知晓的,因为这甚至是他自己在三个小时前,由于一个可爱的转折,才做下的临时决定。

        这是一个浑身上下都散发着诱惑的女人。

        但库洛洛向来不把自己潜在或已存在的交易对象作性别划分。

        他当然不介意在谈完交易之后,和这样一个女人小小地惬意一会儿,不过在交易之前,这个女人和他面对过的所有男人一样——都是狡猾的狐狸,凶猛的熊。

        然而再如何强大的动物,在蜘蛛的网中只有无助挣扎一个选项。

        库洛洛优雅一笑,双手合放在膝上,平静地道:“我想要你的天空竞技场。”

        铃·法宫也笑了,她用手支着下巴,纤长的中指随意地上下反复,这是一个显出几分慵懒的姿态,但她开口即寒意四溢:“那么,我想要您的幻影旅团,库洛洛先生。”

  https://www.biqugex.com/book_32210/14048464.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biqugex.com。笔趣阁手机版阅读网址:m.biqugex.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