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综]头上一定要带花 > 第71章 崩格列4

第71章 崩格列4

        天蒙蒙亮,几缕散束的日光透过云翳,在病房的落地窗前透过交叠的树叶落下一片朦朦胧胧的白斑。

        有人推开了病房门。

        来人是个青年,戴了顶窄边的黑色毡帽,帽檐压住的鬓角处有两撮黑发打着卷儿,衬的他的鼻梁更加高挺,他的脸有些过分的窄,下颌的线条是比着标尺刻出的凌厉,他的领带系的有些松,黑色的西装却是笔挺,一根绿色的长尾懒洋洋地耷拉在他的肩际。

        他的视线落在病床上的美人脸侧,却说不清楚带着些什么意味,他手插着袋站了许久,正打算离开之际,一声娇软的“嘤咛”在耳边响起。

        亮黑色的皮靴在大理石地上磨蹭了许久,终于还是落定,转身,回头。

        美人刚刚苏醒,神智还有些模糊,一只白玉似的手伸出了棉被,搁在额头上,整个人又不安分地扭了几下,黑发海藻仿佛有生命一般攀缠着银白色的病号服,在整个惨白色的房间里漂亮地惊心动魄。

        她眯了眯眼,就着有些干的嗓子,糯糯地叫了一声,“reborn…”

        压了压帽子,沉默了一会儿,才道:“听蠢纲说你要跟他去日本?”

        “哎呀,已经见过纲吉了吗?”铃妹撅了撅嘴,就像和狗争宠失败时的猫,有些傲娇的埋怨。

        窗外拂过一阵凉风,铃妹抖得一激灵,神智又清醒了些,在发现自己说话下意识带上了两分不满时,又惊得脸泛了红,尴尬地不知道说些什么是好,只是支支吾吾地又张了张嘴,应了一声,“是啊。”

        reborn眯了眯眼,两手紧了紧领带。

        突然之间,他也不知道说什么是好,他不知道她现在的这份不满是真还是假。

        毕竟面前的人是法兰西的间谍……

        而且他是在她嫁进彭格列之前就已经知道了。

        为什么没有揭穿她的身份,没有阻止,他自己也说不清楚。

        “啊呀呀,是想看蠢纲发现自己被骗时候伤心欲绝的表情呢~”

        但他从来没有为了自己的一时兴起去伤害过自己最优秀的学生……更不说在背后的彭格列……

        其实认真地算算,reborn身边来来去去的女人不在少数,就算比不得法国人的热情浪漫,意大利人也是天生的调|情好手,更甚有些时候的任务还要求了这位英俊非凡的彩虹之子同时在好几个女人之间周旋。即使是变成小婴儿的时候,都有碧洋琪那样的大美人主动送上门,杀手先生的魅力可见一斑。如今的reborn也算是三十好几的优秀大龄未婚男青年了,主动送上门的女性从彭格列总部门口排到日本分部地下室,但他仍然没对婚姻有什么表示,对于自己优秀学生的后来居上,他也只是两根手指捻着酒杯,在婚宴上,隔空对着两位新人,比了个“cheers~”的口型。

        没人知道这位彩虹之子是个什么想法,但大多数彭格列人都认为reborn是“享受独身的浪子主义”。

        这个说法传到reborn那儿时,他正好在试新式的无声手|枪,听着同僚地打趣,他笑着吹散了枪口带着股糊味儿的黑烟,低声说,“with”

        众人都以为指的是那位娇艳的花之女神,随即笑了两声,就把这个话题过了。

        独独黑西装男人把自己手里的枪摩挲了好久才回过了神。

        “铃——夫——人,说这种让人误会的话,是会让人伤心的啊~嗯?”他的声音低且醇,刻意拉长语调还有几分说不出的色|诱似的轻佻。

        他沉沉地盯着漂亮的女间谍,想起了就算知道潘多拉是个祸害也难以抗拒地收下了这份礼品的埃庇米修斯。

        这是他对自己评价最为惨烈的一次。

        女间谍羞红了一张脸,看上去愈加娇艳欲滴,“啊,reborn先生坐下吧”她向床内侧挪了少许,又伸手拍了拍床边,示意reborn。

        “呵”老男人笑出了声,腿一迈,就在女间谍床边坐下,意味不明地盯着那张好看到要人命的脸。隔着薄薄的床被,他能清晰地在脑海中勾勒出一条纤细优美的曲线——宛如紧紧地勒在脖子上的细刚丝一样致命。

        铃妹眨了眨眼,纤长的睫毛上落着几缕卷曲的发丝,“reborn先生会一起去日本吗?”她柔柔地问。

        老男人摘下毡帽,用手在帽端散漫地挥拂不存在的尘埃,慢悠悠地回了句,“也许去,也许不去。”

        “啊…那如果我请求reborn先生一起前去,我是否可以得到一个肯定的答案呢?”这种问题的答案回答的并不是问题本身,而是更深层次的某种不能直接被问出的问题,仿佛染上了日|本人的天性诗意,要用“今夜月色很美”代替“我喜欢你”一般。

        女人好看的手不花一点力气的握住了reborn的手腕,却比新式的镣铐更为稳固。

        意大利男人慢慢地回味着这个问题,手里继续拂拭着干净的毡帽,他歪了歪头,用一种轻快且自以为调皮的语调飞速地回了一句,“是作为法兰西间谍的你,还是作为彭格列十代目夫人的你呢?”

        铃妹一点也不惊讶自己的身份被这个男人看穿,她只是勾起唇角,慢慢绽开笑意,甚至那份羞涩都没有从脸上退去,“你不来看着我,防止我伤害你们的首领吗?”

        “那看来我不得不跟着你去了呢”reborn似乎无奈地叹了口气,一手抚上了女人的脸庞,每一根指尖都叫嚣着不安分,却只像僧侣一般平静地动作。

        铃妹盖住那只贴在自己脸颊上宽厚的手掌,冰凉-温热-冰凉交替的温度像是一种新式的三明治。

        她用指尖轻轻地搔|刮过男人的指缝,坦然地接受与老男人的目光对视。

        这是一个找不到缺点的男人,完美的像个圣人一样的男人。

        然而,就像耶路撒冷被罗马人玷|污时引起的残虐的美感,把彭格列的圣人拉下神坛这种事情光是在嘴边嚼嚼就让人心动。

        reborn瞬间眯紧了瞳孔,骨节分明的手立时下滑按在了女间谍纤细的脖颈处,微微一用力,便看见那个女人涨红了脸,进气跟不上出气。

        但她还是笑着,仿佛笃定了自己下不了死手。

        毕竟不管是就地处理了不贞的十代目夫人,或是法兰西的间谍,他根本找不到完美的理由向自己的学生解释,即使他不需要解释。

        杀了她,杀了她……

        这是最好的机会了……

        他还是松手了。

        呼吸顺畅地那瞬间,女间谍捡起reborn落在床边的毡帽,轻轻地在帽檐上落下一吻,他们两个纯黑色的家伙在这样惨白的病房里,一起漂亮地惊心动魄。

        reborn几乎是逃也似地离开了病房。

        他的flora是一支带刺的淬毒的玫瑰,承认这点没什么难的。

        他不否认自己的感情,他只是需要时间,来思考是要亲手折断这只玫瑰,亦或是……

        他想起了他们的第一次见面,温婉的法国贵族小姐差点把他都骗了过去,直到他在暗地里解决了一个脑满肥肠的垃圾家主,结果发现那位花一样的小姐在暗格里面正在拷贝一些见不得人的资料,成功之后,于清透的月色下,那位小姐在红色的泥墙上飞檐走壁,身姿轻盈地像阵夜风。

        “ciao~”

        他那时还小声地给没发现自己的小偷小姐打了声个招呼。

        ……

        两个人再见面,已经是三天后,沢田纲吉携美丽的妻子在日本东京机场降落的之时。

        他站在了平和狱寺的前面,看着对面的,在玻璃式建筑豁然倾泻的日光里,宛如从喜马拉雅山山顶的那片雪景里走下来的女人。

        时间仿佛是旧电影的长镜头,卡着胶卷,让他感受不到流动。

        花宫铃穿着枣红色的长裙,一双镶了水晶的高跟。

        即使是再简单的衣衫,穿在她的身上,也宛如朝圣的礼服一般优雅端庄。

        “砰!!”

        直到一声枪响骤然落幕,reborn甚至还没分清是从那个美人胸腔涌出的血色还是衣服本身的鲜红。

        他难得迟钝了这么久。

        木然地听到狱寺隼人高呼了一句,“法国佬!”

        他本能地举枪,对准了那个轻飘飘地躺在沢田纲吉怀里的间谍美人,想要把这个该死的法国间谍彻底解决。

        “砰!!”

        然而他调转枪头,对准了那个试图再开一枪的黑衣人。

        “砰砰砰!!”

        嘈杂的枪响声,让他几乎不能思考了。

        首先,是要保护彭格列和自己愚蠢的学生的。

        躺在沢田纲吉怀里的花宫铃,扯开嘴角,在十代目没有注意到的视角里,瞥了一眼彭格列的圣人——总是扮演着暗处角色的reborn先生。

        “纲吉.....我会死吗....”

        她确实有些接不上气了,声音断续地仿佛是隔着雾的呢喃。

        棕发的青年有些慌了神,首领的素养克制了他崩溃地想要开枪的冲动。

        他僵硬地一下一下地,抚着自己小妻子的发丝,躺在口袋里的袖扣灼烫地几乎要烧焦尼龙的布料。

        “不会的,铃。”

        他轻吻妻子的手背。

  https://www.biqugex.com/book_32210/21024033.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biqugex.com。笔趣阁手机版阅读网址:m.biqugex.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