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综漫]白童子 > 第022章 牢笼

第022章 牢笼

        “哥哥,我喜欢小池塘……”

        “哥哥,我不想吃饭……”

        “还有佐助……”

        “帮我跟爸爸妈妈说说吧……”

        “说说嘛……”

        “哥哥……”

        “哥哥……”

        “宇智波鼬!我死也不会原谅你的!!!”

        小孩软糯糯的撒娇突然变成愤恨的决绝,一双清澈的大眼睛里开始流出鲜血,惊吓之下鼬倏地睁开了眼睛。

        他怔怔地望着昏暗的前方,只觉得那充斥着鲜血的双眼犹在眼前——盯着他,控诉着他,提醒着他。

        再一眨眼,眼前又是什么都没有。

        又是同样的梦。

        鼬闭上眼深深地呼吸,却依旧觉得胸腔里混沌无比,浊气在里面回旋不出,压在他的心头仿佛不肯给他一丝喘息的机会。

        桌上的烛火摇摇摆摆,淡淡的青烟袅袅升起,盘旋向上,橙黄色的光芒给屋内带来了一点光亮,但屋内依旧还是昏昏暗暗,无论什么看上去只能大概看到轮廓。

        屋子里沉闷昏暗的环境让鼬更觉压抑。

        弥也……

        鼬向后仰起头,薄薄的嘴唇抿成一条线,还属于少年人那并不宽阔的胸膛起伏不定。

        他还记得第一次抱起弥也的时候,自己既惊喜、又胆怯的心情。

        被妈妈抱在怀里的弥也看上去那么小,那么嫩,露出襁褓的小拳头攥的紧紧的。他在旁边眼巴巴地看着,直到受到妈妈无数次鼓励后才鼓起勇气伸出了手。

        弥也是那么的轻啊,只需要一只手就可以抱起,但是他不敢,他小心翼翼地、大气都不敢出地从妈妈的手里接过襁褓,动作一慢再慢,手上不敢有一丝颤抖,生怕吵醒睡的正香的他。

        可是弥也还是被他生涩的动作给弄得不舒服了,刚出生的弥也还没有长眉毛,只有两个肉肉的小丘皱在眼睛上方,小小的嘴巴瘪着哼了两声,倒是很给面子的没有哭出来。

        当时的他心里很慌,但是不知道怎么回事,他好像天生就知道要怎么做似的还没等思考完他手上已经抱着弥也轻轻地晃了起来,嘴上轻哄道:“哟西哟西,弥也别怕,我是哥哥哦。”

        看着重新睡着的弥也,当时也不过是个小小孩的也鼬松了一口气。

        那时候的他看着小小的弥也在想什么呢?

        好像想的是……这个弟弟,他不管怎么样都会好好守护,护他一生一世,让他永远快乐地成长,不需要上战场,不需要面对死亡,平平安安地在村子里长大。

        结果啊……

        结果最后他想要守护一辈子的人死在了他的怀里!

        是他害死了他!

        鼬勾起嘴角,自嘲地笑了笑,长而黑的睫毛上有些湿濡。

        灯光把这个黯然神伤的男人的一举一动都如实地映射到墙上,包括他的痛苦,他的孤独。

        他的弥也是那么的聪明,那么的乖巧啊。

        一开始生病的时候怕他们担心,即使身上难过也还是会跟他们说不疼,后来发现撒娇更能获得他们的关注,就老是装着病歪歪的样子地往他还有妈妈的怀里扑,要亲要抱,可是发现他们的担心焦急后又立刻收起了装病的样子……

        他还记得有次他坐在走廊上想事情,弥也跑过来搂着他的脖子贴着他的耳朵小声地跟他说佐助生气了,要怎么办。

        弥也从小就爱跟佐助闹,什么东西都要抢佐助的,所以经常把佐助弄哭。

        明明爸爸妈妈给他们买的玩具都是一式两份,但是只要佐助选了其中的一个,弥也就要把佐助选的抢过来,然后让佐助玩另外一个。

        但是只要佐助一哭,弥也就立刻吓得把东西又还给佐助,如果佐助继续哭,弥也就也会哭,然后红着眼哭得上气不接下气跑到他面前跟他撒娇要他抱,还会趁机告状,说佐助小气。

        他经常哭笑不得地在这种情况下抱他,比起哄弥也,其实他更想笑他……

        好在他们三岁以后佐助就开始意识到哥哥是怎么一回事,也不会再哭,会让着弥也,弥也的霸道也在成长中消散了几分。

        佐助不再哭,也很少生气,但是只要佐助生气了弥也就会急地不知道怎么办。

        那天也是一样,佐助生气了弥也就跑过来找他,然后坐在他腿上一个人絮絮叨叨地说着,也不需要他回答,就一个人从这个讲到那个,最后双手一拍,想到了什么似的抬起头用亮亮的大眼睛看着他。

        他只需要在弥也思考完以后揉揉他的头,问他想到什么就可以了。

        他记得弥也说,佐助因为他不爱吃饭所以生气,那他就去给佐助表演吃白煮蛋就好了。

        也不问问他的意见就噔噔噔又跑走了。

        惹佐助生气的是他,不肯吃饭的也是他。

        佐助生气最着急的是他,为了不让佐助生气再讨厌白煮蛋也要去给佐助表演吃煮鸡蛋的也是他。

        乖巧懂事的是他,调皮捣蛋的也是他。

        可就是这样的弥也让鼬觉得,能够让他作为弥也的哥哥存在于这个世界上——真的是太幸运了。

        骨节清晰、修长优雅的手指覆上眼睛,闷笑从那个俊美男人的胸膛里震颤着发出。

        笑声停止,放下手,鼬睁开眼睛,里面又是无尽苦涩。

        ——可是时光弄人,转眼,他的幸运就全都消失不见。

        现实狠狠地给了高傲的他一个结实而响亮的巴掌。

        他已经跟木叶高层讲好了条件,留下佐助在村子里,而病弱的不知什么时候就会死去的弥也由他带走,他还和宇智波斑交换了条件,加入晓组织的其中一个条件就是让他找到纲手姬……他本想带弥也走,本想救弥也,最后却反而加速了弥也的死亡。

        多可笑,多嘲讽。

        撑着椅子的扶手,鼬站了起来。

        黑底红云的袍子有些发皱,手轻轻拍了拍,激起空中一片翻滚的尘埃。

        这个屋子确实不适合多呆,他应该出去走走。

        太闷了。

        太难受了。

        推开木质的屋门,苍老的吱哑声响起。

        时间还早,太阳还没有升起,天还是灰蒙蒙的,但是外面的世界已经可以看清楚。

        门一打开,一阵刺骨的冷风就扑面而来。

        鼬深深地呼吸着,冷风卷走了胸腔里积压的浊气,同时又冰冷刺痛了整个心肺。

        忍不住咳嗽了两声,但他还是继续受虐似的站在风里。

        门前是皑皑白雪,脚踩进去雪直接埋到了膝盖。

        “风遁·风吹雪!”

        巨大的气流卷起前方大面积的积雪,转眼地面上的雪就消失的干干净净,只剩下还潮湿着的土壤。

        隔壁的鬼鲛听到忍术的声音以为出了什么事,立刻就从房屋里走了出来,眼前的一切让他有些难以联系到鼬的身上,但是那确实是鼬的声音。

        “鼬先生,你居然在用忍术扫雪?”

        忍术发出去之后的鼬自己也是一愣,他看着眼前空空的道路,之后又垂下眼,沉声道:“雪很碍事。”

        “额……好吧。”

        鼬转身回到了房间,关上了门,留鬼鲛一人在原地莫名其妙。

        ……

        木叶五十三年的冬天下了一场大雪。

        整个宇智波的大宅都仿佛陷进了雪的包围圈。

        穿的跟个团子似的弥也笨拙地挥舞着手里的扫把,这里划一下,那里划一下,嘴上抱怨着:“啊……为什么大冬天的要出来扫雪啊。”

        比起穿得里一层外一层一包的就剩眼睛鼻子露在外面的弥也,佐助穿得就少得多,但是他却一点都没有觉得冷,手下的动作虎虎生风,扫把耍得跟兵器似的,神气得很:“弥也,天冷也要出来运动的嘛,等下把雪扫成一堆,我们堆雪人好吗?”

        弥也对于堆雪人这个活动也挺有兴趣,但是对于扫雪实在是不爱,于是转过头,眨着大大的眼睛看向鼬说道:“哥哥,你会用风遁吗?把它们都吹掉,吹成一堆,然后我们堆雪人!”

        然后,那天鼬第一次使用了他并不擅长的风遁。

        ……

        等天亮了,鬼鲛再次打开门的时候发现门外不远处无声无息地出现了一个巨大的雪人。

        居然有人能在他不知道的情况下把雪人堆在他的门口?

        觉得有些不可思议,他又看向旁边关着的那道门——鼬先生知道外面的地盘被一个大雪人占领这件事吗?

  https://www.biqugex.com/book_32294/14070159.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biqugex.com。笔趣阁手机版阅读网址:m.biqugex.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