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综漫]白童子 > 第038章 对视

第038章 对视

        佐助并没有看到鼬,他见到一地的狼藉后直接从马背上跃了下来,随后皱着眉面带疑惑地朝着卡卡西的方向走了过去。

        而白童子却是紧紧地盯着那双隐藏在阴影里的眼睛。

        那双黑色的眼睛像溺人的黑海,深邃、冷漠、沉闷、苦涩,各种情感杂糅在其中,形成了白童子看不懂的复杂,可是那张脸上却总是淡淡的,波澜不兴。

        宇智波鼬……

        不自觉地握紧手中的魃魈,白童子忍不住皱起眉头——周围倒下的忍者一看就知道是宇智波鼬的手笔,看来他在里面作战的时候宇智波鼬就在外面替他解决其他赶过来的人,可是宇智波鼬为什么要这么做呢?

        从前毅然决然选择村子的男人现在却毫不犹豫地转过头帮着他对付木叶,只是因为知道他是他的弟弟、他没有死所以就立刻改变了立场?

        白童子不相信。

        一族的族人加上最亲的亲人都不能打动这个男人,他自然也不可能,佐助……

        白童子转过头看向正查看卡卡西情况的佐助,他觉得就算他和佐助加起来,在宇智波鼬的心里也还是比不过一个木叶。

        他对人心很敏感,可是他却不得不承认自己看不懂宇智波鼬。

        作为一个妖怪他只知道喜欢的就去抢,不喜欢的就扔掉。

        他不高兴的时候可能会毫无理由地送给别人一场飞来横祸,高兴的时候可能会毫无理由地放开即将到手的肥肉,他做事会有许多的毫无理由,可是宇智波鼬却不会这样。

        宇智波鼬从来不会有什么突发奇想,也不会肆意妄为,他做任何事都有自己的考量。

        所以他的这个举动实在违背在白童子心里的印象,如果是别人那么很简单归咎为一时冲动就是了,可是用在宇智波鼬的身上却不合适。

        这也正是白童子无法理解的地方。

        这个世界的人远比曾经妖怪横行的世界里的人心思复杂得多,至少目前为止他很少看到心思能一眼望到底的人。

        而宇智波鼬又是尤其复杂。

        他在宇智波与木叶的天平中选择了村子,杀了所有的族人,却独独放过了佐助,不,也许还要多一个宇智波弥也。

        他应该是想放过宇智波弥也的,只是没想到弟弟会自己面前突然死掉,如果因此他心有愧疚,那么白童子能够理解,可是即使愧疚白童子也不觉得他会做出什么伤害木叶来补偿弟弟的行为,否则没了弥也那他至少也可以对佐助好一点,可他偏偏对佐助残忍冷漠至极,甚至都不肯在佐助的面前暴露自己,就这么一直让佐助一无所知的把所有的仇恨都对着他。

        选择了木叶,却阻拦并放倒援救人员方便他毫无后顾之忧地在木叶杀人。

        对佐助有很深的感情,却对佐助灌输以仇恨。

        ……所以宇智波鼬到底在想什么?他对木叶到底是什么感情?对佐助又是什么心情?还有对自己的存在又是什么想法?

        白童子敛眉沉思,却怎么也想不出答案。

        思绪零零碎碎像是一块散开的拼图,心里隐隐约约有一个大致的轮廓却又踌躇着不知道要从哪里下手解决。

        他甚至想再用一次万花筒写轮眼,直接明白地看透宇智波鼬的心思,可却又觉得这就没什么意思了。

        白童子眨了眨眼,略有兴致地看着对方。

        他想,反正日后少不了接触,不必急于一时。

        消失了六芒星的紫色眼睛与同样褪去了血红的眼睛四目相对了很久,没有火花也没有纠缠,只是平静地互相注视着对方。

        “你在看什么?”

        耳边突然想起佐助的声音,白童子反射性地垂下眼移开视线,等他再抬眼看过去时那双黑色的眼睛已经失去了踪迹。

        ……又躲起来了?

        白童子收敛了眼神,对佐助道:“没什么。”

        佐助顺着刚才白童子盯着的方向看了过去,发现什么都没有后微微蹙眉却也没有太在意,转过头看着倒在地上的卡卡西一群人对白童子道:“他们都没有死,只是暂时失去了意识,有人在外面故意拦住了他们……你要杀了他们吗?”

        白童子有些古怪地看了佐助一眼,然后道:“我不会对他们出手。”

        佐助点了点头,又问道:“那我们接下来做什么?离开木叶吗?”

        “对,带你去一个地方,在那里有人会帮你变强。”佐助并不适合一直跟着他,他也不习惯身后总是有一个人,所以白童子想了想还是觉得大蛇丸那里最适合佐助。

        一是他目前就认识大蛇丸,而且正好大蛇丸有才华,力量也算强大,完全有能力教导佐助。他也在大蛇丸的基地里见到过不少和佐助差不多大的孩子,他们看上去都被教的不错。

        二是大蛇丸想要佐助的身体来做容器,同时又对写轮眼有所研究,但是佐助太小力量也不够,他不可能会要一个只有写轮眼的空壳,所以肯定会帮助佐助变强,至于能不能在最后摆脱成为容器的命运,那就要看佐助自己了。

        听到这话佐助立刻皱起了眉:“那你呢?”

        “我?随便去哪都可以。”

        这个世界对他来说还是太过陌生,而且既然他能够存在于这个世界,那么说不定有别的妖怪复活在这里也说不定。

        况且他也想知道原因……他为什么会重生在这个地方?是所谓的转世吗?可是他为什么会带着记忆而且所有的能力都与原来相同。

        还有炎蹄……炎蹄的存在证明了那个世界确实存在过,可这个世界却没有那个世界的任何一丝踪影,而且他居然能在这里召唤出属于之前那个世界的炎蹄,所以这两个世界又是否有什么关联呢?

        他疑问很多,时间同样也很多,足够他慢慢去寻找答案。

        看着到白童子一脸平静地敷衍他然后又开始想别的事情的样子,佐助心里忍不住有些焦急,他觉得白童子根本没有把自己放进有关于他的未来:“你不跟我一起吗?”

        白童子抬眼看向佐助,反问道:“我为什么要跟你一起?”

        佐助故意一窒,有些慌乱:“可是……”

        话只开了头就立刻顿住了,他想说可是我们不是本来就该一直在一起吗,可看到白童子淡漠的脸和眼里直白的疑问后这句话又被他重新咽了进去。

        佐助突然觉得从开始到现在都是自己单方面的一腔热情,而白童子其实对自己根本一点都不在意,如果不是自己死死的纠缠,白童子根本不会搭理自己,他会在杀掉木叶高层之后就立刻离开,然后他们两个不会再有任何的交集。

        佐助目光微沉,身侧的手紧握着。

        ……这怎么可以呢?他怎么会允许他离开呢?他们可是只拥有彼此了啊。

        “如果我说我希望你可以留在我身边,看着我变强,你会答应吗?”佐助看着白童子,眼神幽黑,声音低沉,语气却很平缓,仿佛只是在问一个很普通的问题。

        白童子再次用有些莫名的眼神看了佐助一眼,他觉得佐助也忽然变得让他不懂了起来。

        他知道佐助希望自己留在他身边,和他一起生活,可他又觉得这句话里面好像还隐含着别的情绪和心思。

        白童子觉得自己窥视人心的能力在这个世界里大打折扣——因为这个世界的人心实在太复杂,变幻也实在太快,上一秒他还觉得自己已经看透了,下一秒对方却又立刻变掉了,还变得他一点都猜不透。

        之前是宇智波鼬,现在又多了个宇智波佐助……

        白童子在心里微微蹙眉,是他的能力过于强大,所以在慢慢被这个世界同化,渐渐削弱了?

        ……

        走在一片原始森林里,放眼望去全是绿色。

        树上的枝梢交错着,伸展开来的繁盛枝叶像一片片碧绿的云,把天空遮得严严实实,即使阳光再大落到身上也不觉得有多暖。

        干柿鬼鲛有些无聊地四处瞭望,他们已经在林子里走了很久了,但还是没走出去,看起来离木叶还有很远一段距离。

        觉得实在太无聊了,他开始观察走在他前面的男人,宇智波鼬。

        眼前这个男人比他小很多,却比他要强得多,而且他们还有着相同的经历——都曾经杀死过自己的亲人、朋友。

        他还记得初次见面的时候鼬就对他说过,杀死同伴的人都会不得好死,只有到死前才会真正地看清自己。

        对此他深以为然。

        双手环抱在脑后,鬼鲛一边走一边看着高高挂在天空的太阳,一边忍不住想知道自己什么时候会死……这样他也就能够看清真正的自己了。

        前面的人突然停住脚步,幸好鬼鲛反应快才没有撞上去,他收回环抱着靠在脑后的手,有些疑惑道:“鼬先生,你怎么突然不走了?”

        鼬没有回头,只是看着前方道:“不去木叶了。”

        “为什么?我们不是要去搜集九尾的情报吗?”

        鼬侧过身看着鬼鲛:“不急,我现在有事情需要解决。”

        鬼鲛一脸无所谓道:“可真是突然啊,那我们去哪?”

        鼬的声音和语气一如他的脸,平淡而冷漠:“去找大蛇丸。”

  https://www.biqugex.com/book_32294/14456112.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biqugex.com。笔趣阁手机版阅读网址:m.biqugex.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