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综漫]白童子 > 第039章 羁绊

第039章 羁绊

        空中的风很大,冷冷的气流吹在脸上让佐助觉得整个人都觉得有些麻木。

        就在刚才,白童子撤掉了结界,然后对他冷冷地说‘清醒一下吧,佐助’。

        随着结界被撤掉,一直被挡在外面的风瞬间就灌了进来,风很大很冷,脑子里的温度一下就降了下去,理智也慢慢恢复。

        佐助垂下眼瞄着前方的白童子,发白的嘴唇更加抿紧。

        他刚才的情绪是有些激动,现在也确实恢复了理智,可是之前的想法依旧没有改变,他就是想和白童子永远在一起,就是想让白童子永远待在自己身边,这有什么需要清醒的?不管是清醒着还是在做梦,他都是这么想的。

        抬起头,漆黑的眼珠里占满了白童子的倒影。

        放在马背上的手无意识地用力抓着赤红的鬃毛,觉得不舒服的炎蹄晃了晃脖子,这才让佐助放开了手,只是手依旧保持着要抓住什么的样子。

        ——既然白童子不愿意等他,那就换他去找他好了,不管早晚,他们都会在一起的!

        佐助目光灼灼,可白童子却像是感受不到似的目不斜视地看着前方缥缈的雾气,风吹着他的白色长发,发梢偶尔会扫到佐助的小腿上,有些痒痒的。

        佐助终究还是沉不住气地说话了,一日的劳累加上吹了冷风让他的声音有些干涩暗哑,不过这次他不再纠缠于之前的问题,而是问道:“团藏到底还做了什么?”

        白童子要杀木叶高层应该不是因为盗取写轮眼这件事,他是在战斗中才发现了团藏手臂上的那些写轮眼的,所以自然是团藏做了别的什么严重的事。

        白童子头也不回道:“你觉得呢?”

        “你之前对我说过木叶配不上我,其实想说的是木叶对不起宇智波一族是吗?所以……那天的事,木叶高层肯定也都有参与,只是他们在暗处,明面上是宇智波鼬,对吗?”想到那天晚上的事情,佐助的手再次握紧,眼里漆黑如墨没有半点光亮。

        白童子像是有了点兴趣似的转过头看向佐助:“继续。”

        佐助紧紧地盯着那双在阳光下反射着紫红色的眼睛,继续道:“卡卡西中的是月读。”因为他曾经也经历过,几天几夜的折磨让他印象很深,“所以那个在外面帮我们扫清障碍的是……是宇智波鼬。”

        佐助的话让白童子略微有些诧异,一个一直被蒙在鼓里,只知道对兄长喊充满仇恨喊打喊杀的少年像是突然就成长了起来,曾经幼稚的思想和眼神都消失无踪。

        他勾起嘴角点了点头回答道:“是,没错,就是宇智波鼬。”

        佐助皱起眉,说话的速度变快:“可是他为什么要这么做?是因为你吗?!”

        白童子看着佐助,忍不住在心里嗤笑了一声,刚夸奖完就立刻又露出了无知的模样。

        他摇了摇头道:“我不知道,这要你自己去想。”

        佐助抿紧嘴唇看着白童子,过了好一会后才继续道:“你知道宇智波一族灭族的真相,是不是?”

        白童子点了点头:“是。”

        眸色更沉,佐助惨白的嘴唇有些颤抖,他郑重其事道:“告诉我。”

        可白童子却在这时候转过了头,重新看向了前方,风吹着他的长发,让他的声音听起来都有些缥缈分散:“佐助,想知道真相就自己去找,问别人的话如果别人告诉你的是假的呢。”

        就像之前的佐助深深地相信鼬是为了一己之私杀了父母、杀了全族一样,鼬想给他看什么,他就看到了什么,鼬跟他说什么,他就觉得事实就是什么。

        完全像一个木偶,一直被人牵着走。

        “你说我就信。”

        白童子微蹙眉,这种毫无保留的相信曾经让他都不免动容,可这种时候说出来却让他觉得佐助简直愚蠢:“宇智波鼬有没有告诉你他杀了全族是为了什么?”

        手紧紧地握着,指甲像是要陷进肉里,佐助整个人都被低气压包围,眼中神色深沉:“……为了测试自己的器量。”

        白童子随口问道:“你信了?”

        佐助倏地愣住,他看着白童子眨了眨眼,嘴唇微张却什么都没说出来。

        白童子横眼看着佐助怔楞的表情,勾起嘴角哼笑一声:“那我告诉你他灭族不是因为测试器量,他一直都在骗你,你信吗?”

        轰的一声,佐助只觉得脑子里一阵嗡鸣!

        虽然他已经知道灭族的事情不像以前他理解的那么简单,可就这样被他最信任的人直截地说出来他还是觉得难以接受!

        支撑了他数年的复仇信念摇摇欲坠,他有些恍惚地眨了眨眼。

        ——如果宇智波鼬是被逼无奈选择的灭族呢?是因为团藏他们逼他吗?是啊他大哥一直都那么善良那么好……不,不对!

        佐助狠狠甩头,眼里露出狰狞之色。

        ——不管如何被逼迫也不可能下手杀了自己的亲生父母!杀掉所有的族人!而且曾经断过的四根肋骨、中过的月读都是真实发生过的!还有……还有那惨白的月光和浸透了整个枕头和大半被子的黑红色的血!

        佐助握紧拳,眉头紧锁,片刻后他抬起头看向白童子,坚决而又愤恨道:“骗我又怎么样?有再多理由又怎么样?他根本不可原谅!我还是会杀了他!一定要杀了他!替爸爸妈妈还有宇智波一族复仇!”

        看着激动的佐助,白童子不仅没再嘲讽反而扬起笑:“那就记住你说的,一定要杀了他。”

        说完他又仔细打量了佐助两眼。

        其实他并不相信佐助会一直坚持这种想法直至最后,因为他实在太容易受感情的影响,囿于情感和本能。

        当佐助以为灭族是鼬一人所为时,鼬就成了他的复仇对象,可当他发现这一切是一场经过复杂设计的骗局时,他又有了一瞬间的动摇。

        就那一瞬间的动摇,立刻落入了白童子的眼中。

        再次坚定要杀宇智波鼬的决心,不过是因为杀了父母与族人在他心里是无法饶恕的罪恶,同时……他也不能够原谅这个把他送进孤独地狱的人。

        他不能装作一切都没有发生,不能无视曾经存在过的痛苦,所以他想要亲手结束导致这一切的鼬的生命。

        只要鼬还活着,他就不会停止复仇的步伐。

        可是一如白童子之前所说,爱有多深很久有多深,恨有多深爱就有多深,两者可以相互转化,那么等知道真相和鼬的隐情的那一刻佐助又会怎么想呢?

        白童子看着彷徨而又坚定地佐助,忽然觉得复杂的人心很有意思。

        他转过身看着前方:“现在的你实在太弱小,根本什么都做不了,所以,快点变强吧。”

        佐助握紧拳,他最讨厌‘弱小’这类的字眼,可现在这两个字却像是成了他身上揭不掉的标签,曾经的他太弱小所以救不了爸爸妈妈救不了弥也,现在的他太弱小所以连复仇的资格都没有。

        他垂下头,让人看不清他脸上的表情,只能看到那微微勾起的嘴角,听到低沉沙哑的声音:“给我三年,就三年……我一定会变得很强!”

        白童子勾起嘴角,刚想说话的时候陆地上突然传来了有点熟悉的声音,由于距离原因声音很小,不仔细听根本听不到。

        白童子顺着声音看了过去,金黄色的头发和橘黄色的外套,在一片浓绿的森林里还挺显眼。

        “啊,是你的同伴。”

        佐助也看到了鸣人,他勾起嘴角嘲讽道:“同伴?我怎么可能有同伴呢。”

        白童子侧过头看着佐助幽深的双眼,他想了想道:“所以你打算怎么做?”

        “让我下去。”

        白童子只看了炎蹄一眼,炎蹄就转过头向着陆地飞过去:“要我帮忙吗?”

        佐助皱起眉:“不,这羁绊……我要亲手斩断。”

        白童子勾起嘴角,点了点头没有再说话,随后看向地面上那个蹦蹦跳跳大喊大叫的金发小子。

        ……羁绊吗?

        有意思。

        鸣人跳到树顶挥舞着手臂,大声喊道:“停下啊佐助!!!快点下来!!!”

        炎蹄的速度如同疾风一般,刹那之间就已经落到了地面。

        鸣人愣了一下:“诶,佐助你好快。”

        他还保持着双手围在嘴巴旁边朝上喊的姿势,看上去有些傻傻的,随后他赶紧从树上跳了下来。

        白童子随意站在佐助旁边,看着对峙着的两人。

        鸣人看到白童子后立刻像是炸了毛一般,大声喊道:“你怎么又跟他在一起?!你难道不知道他有多可怕吗?是不是他要拉着你走的?一定是他拉着你走的!佐助你就这样走了会被当做背叛村子的你知道吗?快跟我回去啊!!!”

        佐助掀起嘴角,看着鸣人,冷冷道:“回去?回哪里去?”

        鸣人着急道:“回村子啊!回木叶啊!”

        佐助哼了一声:“鸣人,我杀了团藏。”

        鸣人大脑有些短路,愣了愣道:“团、团藏?团藏是谁?”

        “他是木叶高层之一。”

        鸣人完全愣住了:“你、你为什么会这么做?”他把目光转向佐助身旁的白童子,恨恨道,“是他让你这么做的吧!是他吧!他在害你你知道吗?!”

        白童子站在原地,面无表情地淡淡道:“那你来杀了我啊。”

        鸣人咬紧牙关握紧拳头,白童子在第二场考试里秒杀小李的画面还停留在他的脑海中,他知道白童子很强,他肯定打不过……可是……可是他不甘心啊!如果他不把佐助拉回来那么白童子一定会把佐助拖进深渊里去的!

        他狠狠捏紧拳头,最后还是咬牙大声叫喊着冲了过去!

        佐助立刻走过去挡在了白童子的面前,白童子微微抬头看着前方的背影。

        鸣人再次喊道:“佐助你让开啊!”

        佐助却丝毫没有让开的举动,他缓缓从身旁的忍具袋里拿出手里剑,一双漆黑深沉的眼睛看着鸣人:“你的对手是我。”

        鸣人错愕道:“对手?我们是同伴啊,佐助!”

        “拥有的羁绊太多只会让自己变得迷惘,而我不管怎么样,都一定要获得力量……”

        漆黑的手里剑在阳光下泛着刺眼的冷光,让鸣人觉得心下一凉。

        “所以,漩涡鸣人……”佐助倏地抬眼,“我要斩断我们之间的羁绊!”

  https://www.biqugex.com/book_32294/14776204.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biqugex.com。笔趣阁手机版阅读网址:m.biqugex.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