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慢慢慢慢来 > 第15章

第15章

        在祁曼的求学生涯中,80%的作业是池瀚帮她做的。

        尤其是在她字迹成形的小学,池瀚帮她做过的家庭作业,占作业量总比近乎98%。

        没办法,那时候的祁曼写字实在是太慢了。

        每次池瀚写完作业,都和祁曼那个表哥堂哥傻傻分不清楚的秦二毛打完三轮游戏机了,祁曼还在慢吞吞地往作业本上抄1+1=2.

        如是忍了一阵子,最后急公好义的池瀚实在是忍无可忍不打算再忍,直接抢过祁曼的作业本,帮她抄1+2=3、2+2=4……

        祁曼要做一个小时的作业,池瀚“咻”一下五分钟搞定。

        然后拉着祁曼三个小伙伴一起疯玩。

        随后,在年岁渐长年级逐步提升的过程中,池瀚不断加强自己对祁曼的模仿能力。

        别说他写出来的字和祁曼是一个模子里印出来的了,就连日记啊作文啊,行文风格也是和祁曼是一样一样一样的。

        连祁曼本人都没法辨别出哪些作业是自己写的,哪一些又是池瀚写的。

        更别说老师了。

        就这样,在池瀚的帮助下,祁曼稳稳地越过一座又一座高耸入云的家庭作业大山,大学……毕业了!

        ————这是题外话的分割线呢你们看出来没有————

        面对刘钰的质疑,祁曼百口莫辩。

        她能说什么?

        难道要她说她和池瀚是青梅竹马的小伙伴,池瀚是学着她的字迹长大的??

        她不敢想象自己这样说了之后,池瀚的超级大粉丝刘钰会给出什么样的反应。

        是对她一拳爆头呢,还是两拳爆头呢,还是三拳爆头呢?

        总之,没什么好下场就是了。

        在这样的觉悟之下,祁曼要紧牙关什么都不说,默默地将池瀚的签名从刘钰的手指缝里抽了出来。

        刘钰在短短的半小时里经历了大悲大喜,已然看淡了人生,宠辱不惊地任由祁曼拿走了那张签名。

        看刘钰一副妾心古井水波澜誓不起的模样,祁曼有些内疚地对她说了一句:“刘钰……我下次一定让池瀚给你拿金箔签个半人高的名,镶嵌好了给你挂你家客厅。”

        刘钰不以物喜不以己悲,回答:“那就谢谢老大了。”

        说完,刘钰像一缕游魂,幽幽地飘~走~了。

        祁曼拿着池瀚的签名,囧囧有神地在自己的位置上坐下。

        将那一页纸摊平,祁曼左看看右看看,暗自嘀咕:“就算学得再怎么像,也还是有差的吧……”

        说着,祁曼拿过桌面上的笔,在池瀚那一行字下面将他给刘钰写的那句话给抄了一遍。

        祁曼慢吞吞地抄完了一对比……

        两行字如出一辙。

        再仔细对比一下,上面那一行池瀚写的字反而更像是出自祁曼的手。

        祁曼:“…………”

        这都没天理了吧?!

        池瀚写的字竟然比她自己的字更像她自己写的?!

        掀桌!

        ————

        愤怒归愤怒,在找池瀚喝茶之前,祁曼还有一个会要开。

        在张氏集团招标会启动前的,最后一个讨论会。

        可是今天*oss肖扬的情绪不太好,整个会议室仿佛处在珠穆朗玛峰之巅,气压低到在场人都觉得自己快要窒息。

        而祁曼作为最后一个抵达会场的与会人,得助于自己的超长神经,并没有察觉到肖扬周身的冷气压。

        今天的会议由祁曼主持。

        一开场祁曼就直奔主题,祭出了她早上在茶庄和池瀚签订的那份合同。

        真金白银,白纸黑字,真·与池瀚合作の合同无误。

        “我已经说服了池瀚,让他签订了和我们合作的合同。接下来的工作,就是将新加入的池瀚的工作内容整合到我们的材料里面去。”

        祁曼说着,将合同递给肖扬:“肖总,您先过目一下。”

        肖扬接过了祁曼递来的合同,看也没看上一眼,直接放在面前的会议桌上。

        “祁曼,关于张氏招标案的工作你已经基本上完成了。后续的工作你就交给你的组员跟进吧。”肖扬直视着祁曼,说,“我这里有个新的项目需要你接手。”

        闻言祁曼的眉头皱了皱,说:“肖总,池瀚和我签的这份合同里面有个附加条件。”

        肖扬眉头一沉:“什么附加条件?”

        “在广告的拍摄过程,我要全程陪同。”

        祁曼话音一落,冷冽的风从肖扬身上吹起,席卷整个会议室。

        仿佛还夹带着雪花,吹得在场的与会人员忍不住缩脖子一抖。

        会议室中的气压直逼零度。

        祁曼似对此毫无觉察,公事公办,态度坚定地对肖扬说:“所以肖总您提到的这个新项目,恐怕我没办法跟了。”

        ————

        会议在高岭气氛中,在祁曼的主持下,有条不紊地开完了。

        肖扬“散会”二字一出,与会人员像赶着去投胎一样奔出了会议室。

        一分钟后,会议室里又只剩下了祁曼和肖扬。

        祁曼和池瀚签订的那份合同摊开在桌上,上面张扬的“池瀚”两个字,荆棘一样地刺着肖扬的眼。

        他沉默着,坐在椅子上不动。

        祁曼磨蹭着收拾好了东西,一抬头看到肖扬也还没离开,微微一怔,问:“肖总你还不出去吗?”

        肖扬看向祁曼,目光骤然一动。

        “曼曼你这周六有空吗?”

        肖扬问。

        “周六?”

        祁曼重复了一遍,下意识地去翻看自己手机上的备忘。

        翻完备忘,祁曼言简意赅地回了肖扬五个字:“我周六加班。”

        “来公司?”

        肖扬又问。

        祁曼摇摇头:“在家。”

        肖扬略一沉吟,说:“周六晚上有个十分重要的晚宴,你和我去。”

        “好……”

        另外一个“的”字还没有说出来,祁曼迅速地反应过来了:“……嗯?”

        晚宴干嘛要我去??

        “我没有女伴。”肖扬坦然地给祁曼解释,“而且,那个晚宴也是和客户接洽的一个契机——我今天在会上提到的那个项目,打算就以这个晚宴为切入口。”

        祁曼听得有几分明白了。

        “好的。”

        她爽快地答应了肖扬。

        听到祁曼这一句回答,肖扬脸上终于有了一丝笑意。

        “好,那周六下午五点,我去接你。”

        ————

        因为早上池瀚的打岔和下午的会,祁曼一整天下来没做几样工作。

        所以她毫无意外地加班了。

        北京时间六点十五分,看到祁曼在自己的位置上稳坐泰山,公司里的其他同事终于放心了——

        加班大魔王祁曼又开始加班了,我们的公司又有希望了!

        然而好景不长。

        六点半的时候,祁曼的手机炸了起来。

        祁曼沉浸在工作当中一时半会回不过神来,是手机响第二遍的时候才接起来电话。

        “您好?”

        祁曼的目光专注地盯着电脑屏幕,连来电显示都没空看上一眼。

        “下班时间都过半个小时了,你该下班了。”电话那边传来池瀚爽朗的声音,像夏日里清凉的风,“下来,我在你公司楼下等你。”

        “嗯……”祁曼应了一声,硬是把一大段文档内容敲完了,才回答,“我要加班。”

        电话那头的池瀚静默三秒,说:“先吃饭。”

        顿了顿,池瀚又抢在祁曼前面说:“吃完饭有多少工作我都替你做。”

        祁曼敲键盘的手停住了。

        桌子上那张池瀚给刘钰签的名还在,就摆在她笔记本旁边。

        两人一模一样的字迹再次落入祁曼眼帘。

        昨天那股奇怪的情绪又涌了上来。

        闹得她心里闷闷的,有些堵得慌。

        文档是看不下去了,祁曼叹了口气,身子往后一倒靠在椅背上,问:“池瀚,人的一辈子这么长,你又能照顾我多久呢?”

        祁曼一句话说完,电话那边又是片刻的静默。

        在祁曼以为池瀚信号不好听不到自己的话时,池瀚终于开口了。

        音调一改往日的轻快和欢愉,低沉而缓和,像娓娓道来的大提琴。

        “一辈子能有多长,我就能照顾你多久。”

  https://www.biqugex.com/book_32447/14119748.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biqugex.com。笔趣阁手机版阅读网址:m.biqugex.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