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慢慢慢慢来 > 第28章

第28章

        祁曼只怔怔地看着池瀚。

        已然被她练出了无敌耐心的池瀚依然很有耐心地等她回过神来。

        一个分钟后……

        “这样不太好欸……而且我爸爸还住你隔壁……”

        祁曼回答到。

        池瀚默了一默,说:“……我们悄悄地,不要惊动他……”

        哪里有压迫,哪里就有反抗。

        在祁爸爸的强力镇压之下,他池瀚早就把当年我党对付*的那一套给练得炉火纯青了。

        祁曼又想了一想,摇头:“还是不要了……”

        毕竟现在也只是朋友……

        池瀚眼中燃烧的火被祁曼这句话给浇灭了。

        掩饰不了满脸的失望,池瀚悻悻地应了一声:“……好吧……”

        祁曼看了池瀚一眼,又扭头看了紧闭着的大门一眼,说:“也不好刘钰给我送钥匙……要不我就过去亿豪大酒店,在你隔壁再开一间房吧……”

        ————

        对于祁曼来说,理想是丰满的,而现实是骨感的。

        不过这句话在池瀚处要反过来说。

        在亿豪大酒店的前台,漂亮的服务生mm脸带职业性的微笑,对祁曼很抱歉地说:“对不起小姐,因为全球xx峰会在b城举行,而我们酒店是峰会供应商,所以房间已经订满了。”

        祁曼:“…………”

        站在她身旁的池瀚:“…………”

        虽然两人是同样的无言以对,但是心情显然是不一样的~

        还带着口罩的池瀚插着裤袋往酒店土豪气浓郁得不行的大理石服务台上一靠,看向祁曼,语气无奈且遗憾:“那就没办法了,你只能住我那儿了。”

        然而飞扬的眉眼却出卖了他。

        祁曼慢吞吞地瞥了池瀚一眼,还没开口,心中的想法马上就被池瀚回绝了:“你也别想着换个地方问问看,这一带的五星酒店肯定都让与会人员给住满了。”

        池瀚说着顿了顿,再次把祁曼未说出口的打算驳回:“那些小旅馆什么的你也别想,太不安全了,我不会让你去住的。”

        被池瀚看穿了的祁曼:“…………”

        “走吧,去我那儿。”池瀚伸过手来一把牵住她,“磨蹭来磨蹭去,就又是一天过去了。”

        ————

        被池瀚拖着进了电梯,祁曼还有点儿没回过味来。

        看着电梯上显示的层数不断变化,祁曼的心也莫名其妙地跟着一点一点地提了起来。

        “叮——”地一声,电梯抵达了24楼。

        电梯门一经打开,池瀚先对祁曼比了安静的手势,然后探头出去往长廊那边望了望,才回头拉住祁曼,一路狂奔向房间。

        整个长廊都铺了地毯,是以祁曼穿着小高跟也不会吵。

        有惊无险地安全抵达房间门口,池瀚将一早准备好的房卡在门上一刷,毫不拖泥带水地将房门拉开,扶着祁曼的腰将她一把推了进去,再猫着腰殿后而入。

        轻手轻脚地关上门,池瀚不放心地通过猫眼往外看了看,确定没有惊动到隔壁的祁爸爸,这才大大地松了一口气。

        “再多来几次我得得上心脏病了……”

        池瀚一副惊魂未定的模样,扶着碰碰直跳的心口,背靠着门,直接瘫到了地上。

        祁曼颇为无语:“……我爸就有这么可怕?!”

        池瀚认真地看着祁曼,点了点头:“有!”

        祁曼:“…………”

        池瀚你……够了……

        ————

        池瀚坐在地上缓了一会儿劲,才拿下口罩,扶着膝盖站起来。

        “我去给你拿毛巾和睡衣,你赶紧洗个澡早点休息吧。”

        池瀚说着,扯着祁曼进了里屋。

        在衣柜里给祁曼拿了干净的毛巾睡衣和内裤,池瀚说:“都是洗过的,你可以放心用。”

        顿了顿,池瀚又补充:“洗手间的壁柜里面有卸妆油洗面奶还有各种护肤品……我不知道你一般都用哪些,干脆就把你家洗手间和化妆台都拍了下来,让人把照片里面的东西都买了一份……”

        说完,池瀚又化身大金毛,眨巴着两只水汪汪的大眼睛,等着祁曼表扬他。

        祁曼愣愣地接过池瀚递过来的衣物,老半天才想起来说一句:“……谢谢你。”

        没有幻想中的感动不已的曼曼和感动不已的曼曼奉上的香吻,池瀚的心情一秒钟低落。

        略有些不甘心地松开揪着新睡裙下摆的手,池瀚往右手边边一比:“那边是洗手间,你快去吧。”

        “好的。”

        祁曼应了一声,转身往那边去。

        走出了两步,祁曼突然停下脚步,又回过头来飞快地走回池瀚身边,拉住了他的手。

        “嗯……?”

        池瀚还没反应过来,自己就不由自主被祁曼拉低了身子。

        然后,脸颊上一热。

        “谢谢你。”

        祁曼踮着脚尖,在池瀚耳边,又轻声地、慎重地重复了一遍。

        然后,祁曼松开了池瀚的手,对他笑笑,真地走进了洗手间。

        而池瀚还呆呆地,看着祁曼将门关上。

        才记得抬手摸摸自己发烫的脸颊。

        ……刚刚,是曼曼吻了他一下??

        ————

        祁曼这一吻,让池瀚又燃起了熊熊斗志。

        有戏!

        池瀚激动不已地举起了紧握的拳头。

        从曼曼这个举动来看,他池英俊非常地有戏啊!!

        要不然为什么曼曼都走到洗手间门口了还奔回来吻他一下?!!

        啊哈哈哈哈~!!

        池瀚叉腰无声大笑。

        加油吧!池英俊!!

        牵手曼曼指日可待!!

        ————

        洗完了澡,祁曼很有自觉地抱着一大堆护肤品出来,将洗手间让给池瀚用。

        池瀚洗了澡出来,祁曼还坐在梳妆台前,慢吞吞地往脸上抹着晚霜。

        池瀚再一次被祁曼的慢所折服。

        这么大点的巴掌脸,曼曼你倒腾了十多分钟还没倒腾完?!

        在池瀚无语之中,祁曼一抬眼,看到了镜中的池瀚。

        嘴角抽了抽,祁曼回头:“池英俊你洗完澡就不能穿件衣服?”

        裸着上身就穿了一条大裤衩的池瀚一把扯过挂衣架上挂着的白色t恤,一边往身上套一边走向客厅,嘟哝着:“……又不是没见过……”

        穿好了衣服,池瀚从冰箱里拿了牛奶,倒了两杯,放到微波炉里打了一下,端着回了屋。

        这时候祁曼已经收拾好爬上了床。

        接过池瀚递来的牛奶,祁曼道了谢,慢条斯理地小口小口抿着,喝完了才把杯子递回去给池瀚。

        看着池瀚随手把两个空杯子搁在一旁的茶几上,然后脱掉拖鞋也爬上了床……祁曼头上的青筋猛地一跳:“池瀚森你要干什么?!”

        看着祁曼拥起被子摆出防御的架势,池瀚无语地伸手过去扯了扯被角:“我要睡觉啊曼曼……这间套房里只有一张床,你总不能让我睡沙发吧?”

        祁曼:“…………”

        池瀚将被子往自己这边扯了扯,继续游说祁曼:“再说了这床有两米宽呢,睡五个人都搓搓有余……”

        祁曼只蹙着眉,持怀疑态度地看着池瀚。

        发现说不动她,池瀚只能妥协。

        “我保证今晚上不动你……”

        池瀚举手起誓。

        认识了二十多年,祁曼知道池瀚是个言出必践的人。

        松开了揪着被子的手,祁曼像是警告一样瞪了他一眼:“记得你说过的话!”

        说完,祁曼似乎觉得自己这句话威慑力不够,又补充:“我爸在隔壁!”

        原本池瀚还被祁曼那娇嗔的小眼神看得心猿意马,可她一祭出祁爸爸……

        萎掉的池瀚扯过被子,直挺挺地倒在床上,用生无可恋的语气对祁曼说:“睡吧,曼曼。”

        池瀚这前后变化太大,祁曼愣了愣,才记得跟着躺下。

        等祁曼躺好了,池瀚才伸手去关灯。

        “啪嗒——”一声响起,灯灭了。

        整个屋子陷入了漫无边际的黑暗当中。

        祁曼背对着池瀚躺着,心里那点不对劲才慢慢地、慢慢地浮上来。

        她今晚上这样做,是不是不太好?

        她还没有答应池英俊的表白,是不是……不应该这么轻巧地同他回来过夜?

        可是……他们在三年前都曾那么亲昵过,今晚上再装矜持,是不是太做作了……?

        祁曼脑袋里乱糟糟的,一会儿一个想法一会儿一个念头,倒是开始有点儿后悔没有去找刘钰拿家门钥匙这件事来。

        在祁曼开始自责起来的时候,睡在她身后的池瀚突然开了口:“曼曼,你睡着了吗?”

        祁曼的呼吸猛地一滞,然后讷讷地回答:“还没有……”

        “睡不着吗?”

        池瀚问。

        祁曼迟疑了一下,轻轻地应了一声:“嗯……”

        “那……我们来聊聊天?”

        “……好。”

        得到祁曼这一声回应,池瀚睁着眼,看着虚无的黑暗,缓缓地开口:“还记得我们幼儿园的时候吗?我和你、还有秦二毛三个人的午睡床是连在一起的,我俩当中隔着秦二毛。”

        “后来有一天,秦二毛尿床了……尿得太多把你的垫子都弄湿了……老师不得已,只能安排你来和我睡一张床……”

        听到池瀚提起这件往事,祁曼忍不住笑出了声:“说起来好奇怪的,二表哥这尿床的毛病总不好,看过多少医生都没用……把我大姨妈给愁死了……”

        说着,祁曼转过身来面对池瀚:“不过,好在幼儿园毕业的时候,他这个病不药而愈了。”

        感觉到了祁曼的动静,池瀚偏过头来,看向她的方向。

        虽然看不到她,但是知道她就在近旁,心底满是安定。

        “所以,我读幼儿园的时候,最期待的事情,就是睡午觉。”

        池瀚说着,手慢慢地往祁曼那边伸过去。

        然后,触碰到了她放在身前的手。

        池瀚动作温柔地坚定地扣住了祁曼的手:“因为,可以和你这样,牵着手一起睡午觉。”

        ————

        手上传来池瀚掌心上的火热,祁曼只觉得自己的心猛地漏了一拍。

        然后“砰砰砰”擂着鼓一样地飞快跳动起来。

        浓密的黑暗中,密集的心跳声中,池瀚的声音在耳边响着,似忽远忽近,温柔地安抚着她——

        “曼曼你不要自责,你并没有做错什么。今晚上是我存了私心,趁着你没反应过来,将你带回来过夜……”

        “我只是,像想以前那样,单纯地握着你的手,和你一起安安静静地睡一觉。”

  https://www.biqugex.com/book_32447/14119761.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biqugex.com。笔趣阁手机版阅读网址:m.biqugex.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