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慢慢慢慢来 > 第63章

第63章

        &nb痛。

        &nb从未体验过的、撕裂的痛。

        &nb就像一把斧子狠狠劈下,将祁曼整个人从正中劈做了两半。

        &nb她像一只被抛到干涸河床上的快要窒息的鱼,痛苦却又力量微弱地喘息着、颤抖着,痛得连泪流的力气都失去了。

        &nb只能狠狠地咬着自己的下唇,合上双眼用力地把头偏向左边,修长的脖子使劲地拗着,似乎轻轻一折就断了。

        &nb也许看不到,她就不会痛了。

        &nb因为祁曼身体的紧绷,池瀚被她卡得很难受。

        &nb但是让他更难受的,是祁曼现在这模样,是他从未见过的痛苦和无助。

        &nb让他的心,跟着她也痛起来。

        &nb“曼曼……曼曼……”

        &nb池瀚反反复复地温柔地叫着祁曼的名字,在她的耳边颈脖落下一个又一个或轻或重的吻。

        &nb而手上动作也未停,轻柔地爱抚着她的僵硬的身体,试图让她的痛苦得以缓解。

        &nb而祁曼只是紧紧地闭着眼睛,不肯回头来看池瀚。

        &nb处在冰火两重天中的池瀚,一边是因祁曼痛苦而随她痛苦的心上的冷,另一边则是被她的紧密包裹着的紧|致销|魂的热。

        &nb逼得他要疯。

        &nb“曼曼……曼曼……我的曼曼……”

        &nb怕祁曼会痛,池瀚秉持着脑中的最后一丝清明,与体内汹涌澎湃的欲|感对抗着,强忍着不动,忍得眼睛发红,红得要淌下血来。

        &nb粗重的呼吸地落在祁曼精致的锁骨上,原本安抚意味的吻变了味,池瀚用力地吮吸着她细腻如羊脂的肌肤,被她身上的气息所蛊惑。

        &nb心爱的人就在眼前,就在自己的鼻息之间,池瀚再也扛不住身体里磨人的躁动,大口地吸了一口气,快速提身,复再重重地撞过去。

        &nb祁曼被池瀚这个大力的动作撞得一声痛叫,可还等她从痛苦的晕眩之中回过味来,池瀚第二次撤退和进攻紧接着强势跟上。

        &nb第三次……第四次……

        &nb那烧得炽热的烙铁在她身子里来来回回蛮狠地肆虐,将她痛呼的声音一声声撞断、撞碎,像是没有尽头的酷刑,让她跌入痛苦的深渊。

        &nb“池……我……痛……”祁曼无力地挣扎着,抽泣着,断断续续地求着池瀚:“你放……放过我……”

        &nb而池瀚已然在情|欲中沦陷,祁曼的求饶痛哭,他通通都看不见听不到,任由着冲动支配着自己的身体和大脑,冲锋、掠夺、占有。

        &nb抵死缠绵,至死方休。

        &nb————

        &nb一个回合方结束,祁曼又痛又累,合上眼就昏睡了过去。

        &nb初识人|事滋味,池瀚仍意犹未尽,可神智一回复清醒,看到祁曼这幅虚弱的模样,马上就紧张起来:“曼曼!曼曼你没事吧?!”

        &nb祁曼全身上下就像被一万匹坦|克碾压过一万遍一样,随时随地要散架。

        &nb偏这时候池瀚还来扰她清梦,真是气死她了!

        &nb“你……滚!”祁曼费劲地抬手,在池瀚凑过来的脸上抽了一下,“……滚!”

        &nb看到祁曼还有力气抽自己,还有意识叫自己滚,池瀚这才放了心。

        &nb“我不滚,我就要粘着你。”池瀚涎着脸说着,伸出手来将祁曼抱了满怀,“你先别睡,我帮你洗洗,黏糊糊的不舒服。”

        &nb池瀚说着,没等到祁曼的回应。

        &nb低头一看,才发现她已经睡熟了。

        &nb又爱又怜地在她额头上落下一吻,池瀚从床上爬起来,打算去洗手间拧湿毛巾来给祁曼擦一下。

        &nb不起来则罢,一起来就看到满床狼藉,祁曼身下还一大滩血,活像凶杀案现场。

        &nb池瀚心里咯噔一下,紧接着就心疼得快要呼吸不上来。

        &nb这么多血……曼曼是不是好痛……

        &nb这问题不能深思,一深思就呼吸不畅心肌梗塞。

        &nb重重地在自己脑袋上拍了一下,池瀚骂了自己一句“池瀚你个混蛋!”,赶紧收拾现场。

        &nb让前台送了干净的床单来,池瀚不劳服务员之手,亲自将脏了的床单换下来,又拿湿了温水毛巾来给祁曼擦干净身上,给她穿上干净的睡衣。

        &nb最后,把自己也收拾干净了的池瀚才上了床,抱着祁曼,甜蜜又幸福地同她一起睡去。

        &nb————

        &nb接下来的周六和周日,气呼呼的祁曼两天没搭理池瀚。

        &nb池瀚自觉理亏,低声下气地哄她、讨好她,态度之良好,感天动地。

        &nb然而并没有感动到祁曼,她还是对池瀚采取无视的态度。

        &nb池瀚将身边亲友团的电话都打爆了,还得不出一个能让祁曼理会他的好方法,都快憋屈死了。

        &nb然后,周一到了,又开始新一周的课程。

        &nb祁曼下午的最后两节课是体育。

        &nb大一体育课还没细分到类别,所以是好几个班凑在一起上大课。

        &nb因为周五晚上池瀚的暴虐,祁曼还在身体不适,一开课就病怏怏地向老师请了假,坐在体育场旁边的阶梯下,看同学们一起蹦跶。

        &nb耿易的注意力一直在祁曼身上,看到她不舒服,等老师一说自由活动就跑了过来,对她嘘寒问暖。

        &nb祁曼记着自己和池瀚说过的话,对耿易的态度没有最冰冷只有更冰冷,完全就把他当成空气,无视再无视。

        &nb不管祁曼什么态度,耿易只厚着脸皮,一直黏在她身边。

        &nb祁曼去哪,他就跟到哪儿。

        &nb在离下课还有半个小时的时候,突然一架直升飞机往操场的这个方向飞来。

        &nb上,占地面积很大,是国民时期建成的。

        &nb据说这体育场抗战时期还是**战机在b直升机引来了在场同学们的注意。

        &nb连一直在祁曼身边叨叨逼叨叨逼的耿易也打住了话头,兴奋地看向天上飞得越来越低的飞机,惊叹:“br>&nb而祁曼看着那辆眼熟的直升机,嘴角忍不住抽了抽。

        &nb就在这时,疏导和指引的人已经来到操场上,让学生们将体育场中间的地方空出来。

        &nb引导员挥舞着小旗,指引着直升机落在了体育场上。

        &nb直升机一停稳,侧舱门就被拉开,一个身穿迷彩服的高大男生从上面蹦了下来,一边摘自己的头上的安全帽,一边朝着祁曼远远地挥手,然后朝她这边走来。

        &nb“曼曼你认识他啊?!”

        &nb耿易惊讶地看向祁曼。

        &nb祁曼对着耿易翻了个白眼,没理会他。

        &nb这时候直升机男孩已经大步走到了祁曼面前,而他头上的安全帽也摘掉了。

        &nb是池瀚。

        &nb故作潇洒地一捋自己凌乱的发型,池瀚朝祁曼伸出手:“你不是说想去日本吃和牛吗?咱们今晚上去。”

        &nb说完,池瀚还拿眼角瞥了耿易一眼。

        &nb然后很满意地在他脸色看到了呆若木鸡四个字。

        &nb祁曼没去牵池瀚的手,她觉得自己应该继续生池瀚的气。

        &nb然而池瀚不以为意,特腻人地凑过来,牵住了祁曼的手:“咱们去日本吧~”

        &nb说完,池瀚又压低声音,在祁曼耳边哀求似地说了一句:“这么多人看着,给点面子嘛曼曼~”

        &nb祁曼一听池瀚这话,四下一看,发现在体育场附近的同学都围了过来,正好奇地看着她和池瀚。

        &nb祁曼白了池瀚一眼,拿自己空着的手在他手背上狠狠地拍了一下:“你有病啊?!我明天还要上课!”

        &nb“吃完了就回来啊。”生气的女朋友终于理会自己了,池瀚笑得可开心,拉着祁曼就带她往直升机那边走,“为这我还和我爸要了飞机,就是你最喜欢的2000900lx和50,你又不喜欢这俩飞机里面的布局……”

        &nb池瀚特啰嗦地给祁曼说他家公务机的使用情况,还故意放大了声音,方便耿易听个清楚。

        &nb如池瀚所愿,耿易的脸一阵青一阵白,满身的局促和尴尬。

        &nb池瀚终于爽了。

        &nb而祁曼还是不太高兴,继续呛他:“去日本就去|日本,你干嘛搞得这么高调?”

        &nb池瀚又瞟了耿易一眼,回答:“这还不是要给一些人上上课?以为查得到别人的入学资料就了不起,拽得跟只得势的猴子似的,见识短自大也就算了,还想追你!就凭他?呵呵。”

        &nb池瀚一大串夹枪带棒的话说完,祁曼就算再迟钝也反应过来他是在嘲讽耿易了。

        &nb看了耿易一眼,祁曼无奈地推着池瀚往直升机那边走:“好啦好啦,和一般人较什么劲?幼稚!”

        &nb池瀚心情愉悦地朝耿易吹了一声口哨,把牵手的主动权从祁曼那边抢回来,领着她上了直升机。

        &nb————

        &nb等直升机降落在池家在题。

        &nb“诶,你家这停机坪离啊?”

        &nb祁曼问。

        &nb“这不正赶上下班高峰期么?堵在路上了多尴尬。”

        &nb池瀚回答得很坦然。

        &nb“…………”祁曼静默片刻,还是选择无情地揭穿他,“你明明就是想炫富!”

        &nb“想炫富也得有富可炫啊~”池瀚扶着祁曼的腰,和她一前一后地上了停在停机坪上的公务机,“再说了,我也算不上炫富,也就让某些人看看我家的实力而已。哼哼,凭什么看不起我们个体户?!”

        &nb祁曼:“…………”

        &nb池瀚:“怎么啦?怎么不说话?”

        &nb祁曼:“……幼稚!”

  https://www.biqugex.com/book_32447/15916159.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biqugex.com。笔趣阁手机版阅读网址:m.biqugex.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