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灵异合伙人 > 21.第21章 二十一、验证

21.第21章 二十一、验证

        众人看了看我指在地图上的那个点,然后韩伟有点疑惑的问,“戏台?为什么你会想去那里?”

        因为之前我在寝堂看到的幻象里,有一幕看起来就像是在戏院的后台之类的地方发生的啊。

        “大概是因为场景看起来比较大吧。”我决定还是先一本正经的胡说八道。

        “……”韩伟沉默了一下,“我倒是没有什么意见。”

        一票赞同。你看,有理有据,就是这么让人信服。

        “随便。”刘兴武似乎心思不在这上面,对此并没有多大的兴趣。

        现在两票赞同了。

        “我不想去那里。”林思彤摇了摇头,似乎是想起了在戏台遇到过的那个红衣怨灵,还有点心理阴影。

        好,两票赞同,一票作废。

        然后接下来的,是王雪晴、萧玫和我共计一百零二票的赞同。

        于是我们就一起愉快的出发了。

        走在青石路上,这个时候我们的团队摆出的是2-3-1阵型,我和韩伟两个人走在最前面,中间是三个妹子,然后是刘兴武跟在最后。

        看着青石路旁每隔一段距离就挂着一个的红灯笼,不知道是不是我的错觉,总觉得……

        “这些红灯笼的颜色,跟之前相比,是不是变艳了一点?”这时候走在我身后的林思彤突然问了起来。

        “嗯。”我听到王雪晴应了一声。

        “原来的橘红色感觉比较好看。”……萧玫我也是服了你了。

        待会要是又遇到那只大红色的怨灵了,你是不是会觉得更加好看?

        “陆大师,我刚才想了想,你说我们被困在这里,会不会跟阴兵借道有关?”大概是因为身后的几个妹子陆陆续续的有了交谈,这时候走在我身边的韩伟也开始找话题了。

        “你叫我陆仁就好。”虽然我对韩伟给我的称谓有点无语,但是他的思路感觉很有道理啊。

        之前林思彤就说过,他们几个人是遇到了阴兵借道之后,后来才到了黥河镇里。而我,在进入黥河镇之前,也遭遇了阴兵借道。

        不过它们之间的联系在哪里呢?

        我想了想,然后问韩伟,“听说你在学校里是灵异社的人,那你觉得我们目前的情况是怎么样的?”

        “我自己的看法吧,我觉得我们现在遇到的情况有两种可能性最大。”韩伟扶了扶眼镜,“一种是我们现在进入到了某种平行时空中,所以我们之前遇到的幽灵其实都是主时空中的人物的某种映射,而因为各种时空之间的联系,所以我们想要回到我们本来的时空的话,就必须找到时空跳跃的节点。”

        我竟然无言以对……

        大哥,就算我们这里科幻跟灵异是在同一个频道的,你也别这么出戏行不行?

        “嗯。”我还是点了点头,“那么另外一种可能性呢?”

        “另外一种可能性是,我们现在被某个厉害的阴物困住了,又或者是被困在了某种阵法里。如果说是阴物作祟,那么我们就应该想办法找到并消灭那个阴物。如果说这里存在着某种阵法,那么这个阵法也应该存在所谓的阵眼。”韩伟如是说。

        “我个人比较倾向于是某种阵法。”我说。

        之前我在祠堂的寝堂里看到的那些幻象,如果要简单的做个总结的话,单从我目前能看懂的部分来说,那么大致就是一个男子在受到了什么刺激之后,施法报复的故事。

        男子把死婴从孕妇的尸体中剖出,分别施法,目的应该是利用母尸失去孩子,以及死婴被迫离开母体的怨气。母子生死永隔,其中的怨气可谓滔天。再结合我之前在梦境中梦到过的场景,如果孕妇死之前还受到过极大的冤屈的话,那么本就含恨而终的母体再加上母子生死永隔的怨气,一旦被邪术施法加以利用,其可怕之处恐怕难以想象。

        与之相组合的则是那个男子最后的自残施法。男子以血为引,以性命为代价,以所受的仇恨和痛苦为咒,献祭施术者自身为养料,其中怨力自然会非常恐怖。而幻象中,男子在深夜中以血做墨,在一边行走一边念咒,那么男子估计是在施展类似于“画地为牢”的邪术,这大概就是我们被困在黥河镇里的原因所在。记得之前还听林思彤他们说过,黥河镇中似乎有很多的鬼,那么现在想来,这个邪术的效果还真的不是一般的好,生者无法逃离,死者不得超生。

        所以我对幻象的内容大致的理解是:有恐怖分子封锁了区域,然后在区域内部投放了大规模杀伤性武器。

        但是至于说恐怖分子究竟在区域内的哪些地方投放了大杀器,那个大杀器究竟是怎么工作的,又有多大的威力,目前还是一无所知。

        按照这个理解,目前摆在我们面前的攻略思路看起来就很明显了,去搞定大杀器——也就是那对母子阴煞——的话,可以解决最大的安全问题;而去研究如何破解男子画地为牢的邪术的话,则可以解决被困在黥河镇里的问题。

        攻略看起来是很清晰了,不过眼前还是有一个关键问题等着我们去验证——那些幻象的内容到底是不是真的。

        万一是个陷阱,总不能别人挖个坑我就跳吧?

        所以按照幻象中显示出来的场景,我决定还是先去探一下母子阴煞中那个母煞的虚实。如果母煞真的存在并且和幻象中的内容相符的话,那么幻象的可信程度也就初步及格了。至于为什么要选择母煞,原因有三:

        首先,那个男子一边自残一边用身上流下的血迹在地上绕出个大圈子,然后就把一个镇子给封住了。这种法术我听都没听说过,暂时还想不到什么破解的方法,无从着手;

        其次,母子阴煞中,通常婴煞因为未生即死,所以怨气往往相比母煞更重。又因为婴煞的形体往往尚未发育完全,灵魂从未接触过现世,不知世事不晓善恶,行事全凭本能,无法以常理推断。因此也往往更为诡异莫测,风险更大。况且我也不喜欢熊孩子。

        最后,也是最不重要的原因,幻象中那个男子很明显最后是拿了什么法器放到了母煞尸身的头顶上。施用咒术,尤其是施展邪术的时候,一般威力越诡异恐怖的咒术,需要的法器也就越厉害越难得。

        如果能够消灭母煞或者取出法器的话,也就相当于拿走了邪术中的一个关键构件。

        淳朴如我,像是会贪图人家法器的那种人吗?!

  https://www.biqugex.com/book_33101/14303116.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biqugex.com。笔趣阁手机版阅读网址:m.biqugex.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