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灵异合伙人 > 87.第87章 八十七、人与人之间的信任呢

87.第87章 八十七、人与人之间的信任呢

        看到董骁走出病房了之后,我也不以为意,只是继续问韩君相关的细节,“既然你觉得当时是在闹鬼,那你是看到了什么才会这么觉得的呢?”

        韩君低着头想了一下,“当时我们本来还好好的在说着话,然后孙鹏的表情突然就变得好狰狞,无缘无故的就朝我扑了过来,死死的掐住了我的脖子。反正看着他当时的眼神,像是变了一个人一样。”

        孙鹏就是案件里死者的名字,不过这不重要,重要的是,我问:“就这样而已?没有别的理由了吗?”

        韩君想了想,摇了摇头。

        “那他也可能是突然精神病犯了又或者是被你说的什么话刺激到了啊。就没有别的什么细节了吗?”我试探着引导一下韩君,“比如说,奇怪的血手印之类的东西?”

        “血手印啊?”韩君似乎是回忆了一下,“之前在我家的大门上还有楼梯拐角的扶手上是出现过奇怪的血手印来着,不过感觉那应该是小孩子的恶作剧吧。”

        “为什么你会当做是恶作剧呢?”我继续往下追问。

        “因为我家楼上的那位姐姐就有一个很调皮的孩子啊,经常都在家里闹腾,有时候大半夜的也不安生,楼上的姐姐经常都被那孩子弄得挺没辙的。但是那姐姐也很宠那孩子,经常能看到那姐姐给他买零食或者玩具什么的。”韩君有点无奈的摇了摇头,“所以那个应该是那孩子的恶作剧吧。”

        “噢,那我了解了。你先安心静养,这事情会搞清楚的。”我点点头,然后也准备离开了。

        “那我帮你把床放好吧。”赵卿禾这时候见我们似乎也聊得差不多了,大概是出于医务工作者的职业习惯,所以看韩君同意了之后,就摇着摇把把床头翘起的病床给放了下去。

        “谢谢你了。”病床重新被放平了之后,韩君又恢复成了平躺在床上的样子。

        “还有这是谁送给你的?”赵卿禾把病床摇平之后,看到了摆在床头上的一盆仙人球,“盆栽放在床头其实不太好的。”

        “噢,这是我同事来探病的时候送给我的,说是祝愿我能像仙人球一样活得顽强。”韩君扭过头看了一眼那个仙人球,说道。

        赵卿禾作为医生的时候还是很强势的,“我帮你把它放到窗台上吧,虽然影响不大,但是把盆栽放在床头上是不利于健康的。尤其你还是病人。”

        “那好吧。”韩君也只能点点头同意了。

        于是赵卿禾就拿着那盆仙人球走到了病房的窗户边,拉开透气的纱窗,把仙人球放在了窗户外的窗台上。

        然后我们就告辞了。

        出了病房门,我发现董骁这时候还在病房的门外等我们。

        于是我们就和董骁一起往电梯间的方向走了过去。

        走在半路上,董骁突然问我,“这事你怎么看?”

        “目前还不清楚呢。”我思考了一下,“不过这条线我暂时是不打算继续往下查了。”

        哎,感觉像是白跑了一趟。

        “为什么?”董骁问我。

        “你让我帮忙是要查那个血手印的事情的啊,这起案件看起来又不是同一个凶手所为。就算是,那也不好查。”这时候我们走到了电梯间旁,于是我就伸手按了向下的那个按钮,“说不定这件事跟灵异压根就不沾边。”

        “噢?”董骁有点明知故问的意思,似乎是想听我的解释。

        “你刚才故意在病房里点烟不就是在试探吗?”董骁这种故意要探我的水平的样子我不太喜欢,于是我仰着头看着电梯间外的楼层指示器,瞄着电梯正在一层层的上来,说道:“韩君她自己不吸烟,她又说她独居,家里也不常有人去做客。那她在家里没事摆个烟灰缸做什么?案发现场那一地的烟头又是怎么来的?所以要么是她故意说了谎,要么就是她话里不尽不实。反正不好查。”

        其实原因还有两个:一个是因为韩君关于鬼上身的描述跟小鬼降作祟的情况并不相符,就我几次碰到那个小鬼降的经验,它这种接近实体的灵异,要害人的时候往往直接就动手了,还玩什么鬼上身啊。

        另外一个则是因为,七天时间已经过去了一半,我现在急着帮赵卿禾解降头,没功夫管别的事情。

        “是嘛。”董骁扬了扬眉毛,也没有多说什么。

        下了楼,董骁说了声他还有事情,然后就走了。

        我打了个电话给叶欣然,她这会貌似忙得很,接了电话只是语速很快的说她待会儿忙完了就打电话过来,到时候再联络。接着就挂掉了电话。

        听着电话里的挂断声,我有点无语的发现我们一时之间也不知道要干什么了。现在要跑去别的地方调查吧,来回路上又得耽误工夫;如果说我们先去刘锦纤家等吧,我又不知道地址;说吃饭吧,现在也没到饭点。

        就算退一万步来说,我现在伤口已经好得差不多了,就算是换药都不用每天换了……

        于是我和赵卿禾默默的站在大眼瞪小眼,相顾无言。

        “那我还是先回一趟宿舍吧,拿点换洗的衣服。”赵卿禾寻思了一下,然后我们就开始往她宿舍的方向走。

        反正这会儿也不赶时间,所以我们从住院部的大楼后门走了出来之后,也没有刻意去钻近路,只是沿着住院部大楼后边的石子路,慢慢的穿过住院部的小花园里往赵卿禾她们医护人员的单身宿舍走。

        今天的天气还不错,所以这时候在住院部小花园里散步的病人还不少,都是三三两两成群。一眼扫过去路上基本大半多的人都穿着大白一片的病号服,赵卿禾跟我这样两个人都穿着便服的倒是而少。

        走过小花园里的一张长椅,我指着它对着赵卿禾笑了笑,“这不就是那天晚上我们蹲点的时候坐过的那张嘛?”

        “对啊,那天晚上我们是坐在这里来着。”赵卿禾辨认了一下,然后扭头回望了一下住院部大楼,“当时你还一直往住院楼上偷窥呢。”

        “呸呸呸,我看你洗澡都不算偷窥,在医院楼外边往楼上看算什么偷窥啊。”顺着赵卿禾的视线方向,我也扭头看了一下住院部的大楼。

        只见住院部大楼五楼的一个窗户外边,一小盆仙人球被摆放在了窗台上,在下午明朗的阳光照耀下,这点绿意在住院部大楼浅灰色的外墙上倒是也挺醒目的。

        等等。

        卧槽!

        这不是刚才赵卿禾帮韩君摆在窗台外边的那盆仙人球吗?!

        那天晚上我守在这里的时候,那阵黑雾分明就是从韩君住的这间病房里飘出来的啊。

  https://www.biqugex.com/book_33101/14303182.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biqugex.com。笔趣阁手机版阅读网址:m.biqugex.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