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灵异合伙人 > 95.第95章 九十五、乱操作果然容易出事啊!

95.第95章 九十五、乱操作果然容易出事啊!

        听完了我说的话之后,飞头降似乎还没意识到那是我给他下的最后通牒,只是针锋相对的讥讽了过来,“要是让你把小鬼降的本体给毁了,我不一样会被反噬?你就死心吧,我就是死了你都找不到它被摆在了哪里。”

        “是吗?”我故意用了一种成竹在胸的口气,“你就这么自信别人不会把它拿出来给别人看?我反正已经是有眉目了。”

        “怎么可能。”飞头降嗤笑了一声,“我做的伪装,整个江州市里估计都没有几个人能看出来,更别提还要先碰到才行。”

        “噢?包括苏离安吗?”我嘴角带笑,装出一副早已摸透他的底细的模样。

        飞头降脸上的眉毛这时候猛地跳动了一下,不知道是被震惊到了还是不敢继续泄露情报了,闭着嘴什么都没说。

        我其实也就是试着套套他的话。苏离安的生意规模或许也不是非常大,但是她绝对是江州市里倒卖那些干净或者不干净玩意的奸商翘楚,没有之一。从佛牌古曼童到巫毒娃娃六芒星,只要是在年轻市场里不愁销路的邪性玩意,苏离安基本都有涉猎。既然降头术跟佛牌的产地差不多,那么苏离安肯定就有发言权。

        我早就说过的嘛,贩蛇的人,才最懂怎么对付蛇。

        挖个坑,你就跳。

        探了飞头降的几句话之后,我已经想到该怎么往下查了。

        于是我挥起木棍就往飞头降的脑袋上抽。

        在传说中,降头师修炼飞头降需要经历七个七七四十九天。而在这七个七七四十九天的修炼过程中,降头师需要每天晚上飞头出去吸食活物的精气鲜血直到吃饱。

        七个七七四十九,那可能就是几百条人命。

        害人的玩意,不能留啊。

        “啊啊啊!”飞头降应声痛嚎了起来。

        木棍打在了飞头降的脸上,效果就跟烙红的铁棒打在人的身上差不多,飞头降被木棍打到的皮肤上立马就冒起了青烟,然后留下了一道看起来触目惊心的焦黑伤痕。

        趁着他还在吃痛,我右手扯着飞头降的肠子往我这边一拉,接着左手握着木棍就对准了飞头降头颅下巴后边喉管开口的位置,用力的刺了进去。

        木棍从飞头降的喉管口的方向捅了进去,木棍就顺着方向直接捅过了他的头颅,刺进了他的脑子里。也许是因为木棍本身附带的效果,整个刺击的过程流畅得像是在捅豆腐一样。

        然后飞头降被串在了木棍上,扭动着挣扎了几下,就开始化成脓水融化着往下滴滴答答的流,很快就掉到了地面上,变成了一滩呕吐物一般的东西。

        我甩了甩木棍,把残留在木棍上的几滴脓水给甩开。然后捡起我刚才丢在地面上的东西放回背包里,拿着木棍拔腿就往何秘书的方向跑回去。

        穿过最后一片小树丛,再次回到湖边那个血圈附近的时候,何秘书这时候看起来已经有点奄奄一息、困兽尤斗的意思了。

        何秘书此时不知道为什么也进到了血圈之内,一个血色的光罩此刻正笼罩着他。只见他用桃木剑拄地半跪着,低着头正在喘息。而被他召唤出来的那个黑色厉鬼则绕着那个血色的光罩在空中游动,似乎是在寻找着破绽趁虚而入。

        估计是何秘书手腕上的伤口一直都没来得及止血,所以此刻他身上的道袍从左手袖口处开始,一直到他的左肩处,完全都被血液浸染出了一片暗红。道袍的胸口、腹部处也都是一大片一大片的血染痕迹。

        “陆先生!香炉!”何秘书这时候注意到我回来了,连忙就指着血圈旁翻了的供桌附近,原本用来施法的那个香炉喊了起来。

        我按着背包赶紧就到了那个香炉的旁边。香炉看起来倒是普通的铜香炉,顶多可能是个古董。我把翻倒的香炉摆正,香炉里此刻还有半炉的米粒在里边,米粒上则满是血液。

        “陆先生!快啊!”那个黑色厉鬼此时一爪子抓向了那个血色的光罩,何秘书一边挥着桃木剑抵挡着,一边扭头对着我喊到,声音急迫。

        可是……

        就算你一副“快踩刹车!”的样子对着我吼,我也不知道我现在对着个香炉应该做什么啊。香炉上面又没有奇怪的踏板或者按钮。

        厉鬼的爪子隔着光罩抓向了何秘书,光罩此刻像个有弹性的泡泡一样,因为厉鬼的攻击而向内凹陷了进去,光罩内留给何秘书的活动空间也随之变少。然后就在何秘书念诵着咒语似乎是在维持着光罩的时候,那个血色的光罩,突然像是肥皂泡一般,被扎破了。

        随后厉鬼直接就扑向了何秘书。

        快快快快快,要出事了。

        我连忙在脑子里回忆之前何秘书对着香炉都做了些什么。

        刨开念咒施法的过程不算的话,记得他似乎是把桃木剑插进过香炉里,后来他又把自己的血滴进去,最后发现出问题的时候,好像是急着想要把桃木剑拔出来。

        啧,这进进出出还带润滑油的。

        这时候也来不及多想了,我从香炉附近捡起一把匕首来,对着自己的手心也是划了一刀,痛。然后我忍着刺痛感握紧了拳头,让血液从拳心里往香炉内滴。

        接着,我就反握住自己手里的那根木棍,往香炉里剩下的血米中一插。桃木剑反正我是没有,用木棍大概也差不多的……吧?

        就在木棍插进香炉里,触到香炉底端的时候,仿佛是什么奇怪的开关被开启了,我体内仿佛有什么东西就顺着我的双手流经木棍,而后源源不断的被香炉吸收进去。

        接下来就应该是要拔出来咯?

        我握紧木棍,准备对抗着香炉中传来的那股奇怪的吸力,就要用力的把木棍从香炉里给抽出来。

        没想到香炉中的那股吸引的力量异常的大,我直起腰来双手死死的抓着木棍,木棍就是纹丝不动。情急之下,我双脚踩在香炉边上,弯着腰弓着腿,双手握住了木棍,背躺在地面上用了尽全身的力气,奋力一拔。

        区区一根木棍罢了,你以为你是石中剑吗?!还不让人拔出来的?!

        就在木棍仿佛终于被我用力的拔出来的时候,只记得我眼前一黑。

        然后就断片了……

  https://www.biqugex.com/book_33101/14923922.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biqugex.com。笔趣阁手机版阅读网址:m.biqugex.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