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饿狼总裁,慢点吃 > 49.第49章 :难伺候的梁先生

49.第49章 :难伺候的梁先生

        “没什么可讲的,但是我乐意听。”

        你乐意听不代表我乐意讲啊,她小时候没少干蠢事儿,难道还得一一抖出来不成?

        “就从你五岁讲起。”

        “呵呵,我记性不好,五岁的事记不住了。”

        睫毛颤了颤,“那就从六岁讲起。”

        “我六岁生活在童话中,一觉醒来我就忘了。”

        缓缓睁开眼,黑暗中扫了她一眼,“七岁?”

        “我七岁一直在用功读书,上课下课放学吃饭写作业睡觉,日复一日,讲完了。”

        嘴角抽了抽,“八岁。”

        “我……”

        “乔清清,你要是再不好好讲故事就来陪我睡觉。”

        “我,”幽怨的瞪了他一眼,愤愤不平,“我讲不就是了。”

        “嗯哼!”拉来床头小灯,屋内瞬间弥漫上一层淡淡的橘色,使着暗色调的豪华房间瞬间温暖了不少,拍了拍身旁位置,“上来讲,我冷,需要你帮我暖床。”

        “冷吗,我这就去帮你把空调开高一点。”说着蹭了起身前脚刚迈出手臂就被一只有力的大掌握住,梁池西轻轻往自己方向一带,她整个人就倒了过来。

        “哎呀!”脸蛋砸在他坚硬的胸膛上,只听他闷哼一声,自己的脸也跟着泛起疼来,费力从他身上爬了起来在他威胁的目光中不甘不愿爬上-床靠在最边缘的位置,“好了,我讲了。”

        “等等,”长臂一伸将她往自己方向拉拢了一些,又将自己身上的薄被拉开替她盖上,至始至终,他的眸子都挂着一抹浓浓的宠溺,动作轻柔,只可惜她没有察觉,“好了,你讲吧!”

        努力让自己无视近在咫尺的他及他身上好闻的味道,敛了心神开始回忆自己的小时候,“那我就讲我和邻居的故事吧!”

        “嗯。”

        “我邻居的奶奶和我奶奶是好朋友,所以我们两家关系很近,我常常到他家去玩,一次我在他家留宿,不小心尿床了,还是我奶奶帮他洗的床单……”

        “等等,”抬手捏住她纤细的手腕,“你是男是女?”

        额,问这么干嘛,“男的啊,我小时候男性朋友多过女性朋友。”

        果然,话音刚落就听到那厢传来梁池西磨牙的声音,“你说你在你的男性朋友家睡觉,还尿床尿道了他的床单上?”

        “是呀!”那会儿她压根就没把他当男性来看待。

        该死的,眸中簇着怒火,声音再次变得低沉阴森,“你们一起睡的?”

        “没有啊,他和他奶奶睡得,喂,梁先生你别想歪了好不好,那会儿我才六岁,我邻居和你差不多大,我们都还是孩子!”

        小孩子睡个觉有什么的,而且她们根本就没有睡在一起,就算有吧,关他梁池西哪门子的事儿?

        “我管你,反正你睡过除我以外的男人的床,该罚。”说着,凑过脑袋同时拉起她的手靠近自己,张嘴对着她的青葱玉指咬了一口。

        微微的顺润感和他口腔的热度自指尖传来,乔清清心神一动,小脸再次红了起来,“梁先生请自重,您的言语很容易让人产生误会。”

        “你会误会么?”

        “不会。”这点自知之明她还是有的。

        身旁,梁先生的气势愈发冷了,忍不住抖了抖肩膀将被子往身上扯了扯,“那个,梁先生,还要不要继续听我讲?”

        “不听。”

        “那,我可以回去了?”瞄了眼床头上的闹钟,十一点了,应该还可以打到出租车。

        “不行,唱歌给我听。”

        “唱……”一个激灵险些吼出来,“唱歌,你让我现在唱歌?”

        “嗯哼,唱歌,不然和我睡觉。”

        可恶,呲牙咧嘴瞪着他,又拿着一套威胁她。

        “好,我唱,我唱,”大晚上的让人唱歌,该死的梁池西,猥琐无耻万恶主义,揪着床单一边咒骂一边在脑海搜索她会唱的并且适合晚上唱的歌,“梁先生,我开场了哦?”

        “嗯。”抬了抬眼皮,继续闭目养神。

        “轻轻敲醒沉睡的心灵,慢慢张开你的眼睛……”

        歌还没唱到一半,梁先生又开始抓刺儿了,“这是什么歌?”

        “明天会更好。”老实报上歌名。

        “你怎么就知道明天会更好?”

        “……”梁先生,这只是歌,是歌,是儿歌!

        “换。”

        真的好欠打,脑海无数次幻想自己对着梁池西拳打脚踢将他阉了丢进猪笼的画面,那她就换一首抒情保守点的,“甜蜜蜜,你笑得甜蜜蜜……”

        “一点也不甜蜜。”

        “什,什么?”小脸愈来愈黑,额角青筋突起头顶就差长出两对尖角,还让不让人好好唱歌了。

        “你声音粗噶的就像鸭子,哪儿甜蜜了?”

        说她声音粗噶,她声音粗噶有本事别让她唱啊,在这挑刺儿算什么,果然人至贱则无敌。

        “那梁先生,”努力保持心平气和的状态,“请问您想听什么呢?”

        “忐忑。”

        “噗!”只觉一口老血喷涌而出,梁池西这是故意整她的吧,大晚上的叫她唱忐忑?

        “梁先生,忐忑这种激烈高亢的歌,不适合晚上唱,会扰民的。”

        “方圆一里都是我的地盘,没有其他民。”

        “可是外面有巡逻的保镖和……”

        “我花钱请他们来是工作的,不是睡觉享受的。”

        好吧,她竟无言以对,咬了咬下唇掐着脖颈开始清嗓子,“啊啊啊哦,啊啊啊啊哦哎……”

        努力憋着笑意装作一副很享受的模样,末了还不忘鼓掌表示赞赏,“唱得不错,可以在这方面发扬光大。”

        可是我并不想。

        “再来一首,嗯,就那个青藏高原吧!”

        青,青藏高原!杏眼瞪的犹如铜板,“梁先生,能换一首吗,这首我是在Hold不住。”

        “那就陪我睡。”梁池西幽幽的声音自一旁传来。

        拳头再次捏紧,欲哭无泪,“成,不就青藏高原么,我唱。”

        “亚拉索,那就是青藏高……高……高……咳咳……咳咳咳……”原字还未唱出口,只觉嗓子处如同卡了什么东西般愣是再也高不出来了,猛地抓住脖颈咳嗽的厉害,该死的,她似乎被自己的口水呛到了。

        “咳咳咳,咳咳……”

  https://www.biqugex.com/book_33293/16254107.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biqugex.com。笔趣阁手机版阅读网址:m.biqugex.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