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快穿攻略女配gl > 第74章 女尊之只取一瓢(十)

第74章 女尊之只取一瓢(十)

        在这所小镇上陈曦她们又呆了几天,陈曦身体也恢复了许多,现在已经不需要女皇用轮椅推着了,当然这大补汤却是一天也没有漏掉。

        陈曦砸吧砸吧嘴,回味一下嘴里面的中药味道,不由皱起了眉头。

        “什么时候不用喝啊!现在我身体都好了,就不用喝了吧~”

        女皇接过瓷碗手一顿,然后动作不停的将瓷碗搁在一旁的木架子上面,然后从架子上面的瓷盆上面拿起一抹湿润的帕子,说:“听说今晚玉坠楼玉娘开嗓,去不去看?”

        “你……”陈曦听到女皇的话惊讶的瞪大了眼睛,有些不可置信,“你……你同意了,你上次不是说这些都是些不入流的地方吗?怎么突然同意了?”

        女皇拧干了手中的帕子,递给陈曦,平平道:“隔壁莲少爷说玉坠楼是一个文人雅客的地方,听听小曲儿也是不错的。”

        陈曦有些呆愣的接过女皇递过来的帕子,胡乱的擦了两下,心思却全被女皇那句“莲少爷”吸引了注意力。

        说起来,这几日女皇与那隔壁大户家的莲少爷走的挺近,没事的时候做些小吃食也会送点给隔壁尝尝味。

        说起来莲少爷她也是见过几次面,说不上国色天香,也是清秀可人的很,比起来那些处在深宫的侍从们,也是眼前一亮的,尤其那一双明亮天真的眸子,却是深宫少见的。

        女皇看着陈曦心不在焉的样子,好几次帕子都擦到脖颈处了,不由叹了一口气,伸手拿过陈曦手中的帕子,细心的为陈曦擦了擦嘴角油渍。眼睛却不由自主盯住了陈曦那红润的唇瓣,喉咙动了动,然后手指不受控制的挪动到陈曦唇上面,想要碰一碰,是不是想象之中那样温润细腻。

        陈曦看着为自己擦油渍的女皇,瞧着她走神的样子,心里不由联想到是不是因为莲少爷的原因,忍不住想要开口问一问,但是张了张嘴,又不知道说什么。

        再三思索后,陈曦又忍不住开口,结果话还没有开口,嘴角就碰到带着味道的东西,仔细一琢磨还有点咸。

        “呸……呸,什么东西啊!”

        听到陈曦的声音,女皇一惊,然后思绪回归,看到自己居然一不小心把帕子碰到陈曦嘴边,联想到刚刚自己一晃神居然伸手想要摸一摸陈曦唇瓣,却忘了自己手里拿着帕子,结果这一摸就把帕子碰到陈曦嘴边了。

        女皇忍住心中的笑意,想要伸手帮陈曦,结果陈曦一转头就看到这个罪魁祸首还在笑,手里还拿着那个帕子,还往自己这边靠,不由炸了毛。

        “你……你离我远点,我有理由怀疑你,你是不是故意的。”

        “这个……”女皇头一次有种无奈又忍不住宠溺的感觉,但是看着陈曦炸毛的感觉,也知道现在这个时候最不能碰钉子了,只能很无奈的将帕子放到水里浸了浸,然后搁在一旁,拿过一旁瓷碗推开门走了出去。

        耳边听不到女皇脚步声,陈曦炸得毛才收了收,然后眼睛飘到旁边被女皇搁在旁边的帕子,嘴角抽了抽。忍不住又回味到刚刚的味道,一阵恶心,恨恨的拿过帕子扯了扯,却闻到一股淡淡的香味,陈曦一看,原来洗帕子的瓷盆子里面的清澈的水里面飘着几朵花瓣,看着还很新鲜,看来是新摘下来不久的。

        陈曦现在不是嘴角抽搐了,整张脸都有些抽搐,不愧是生活在奢华皇宫的女皇,就是一个洗帕子的水都得撒花瓣,但是奇异的是自己心中泛起的恶心,倒是收了不少。

        这算什么?

        陈曦有些欲哭无泪的看了一眼手中的帕子,十分无语又扔到了水盆子里面,看着它溅起了一地水渍,其中还夹杂着几朵花瓣。

        陈曦就这样看着地上的花瓣,有些失神,心思不知道飘到什么地方去了。

        ……

        院外

        女皇看着突然出现在她和陈曦院子里面的少年,眉头皱了皱,他怎么出现了?

        “莲少爷,你怎么来了?”

        少年清澈的眸子看向站在自己不远处的女人,咬了咬嘴唇,却已经羞红了脸。这个女人就算隔着那么远看起来还是那样气势迫人,这才是他想要嫁的人,也只有那样的人才是他心甘情愿愿意嫁的人。

        但是……眼角瞟到女人手里端着瓷碗,不用想就知道又是给她那个病怏怏的妹妹端的药汤,这样一个人,怎么能屈尊手里端着药汤,这种事情是下人才能做得事,等到她入赘到他们家,这个妹妹就随便找个地方塞就行了。

        想到这儿,少年嘴角忍不住扬了扬,不由加快脚步迎向站在不远处的女人。

        “我就是来看看你,那个……你昨天不是说要去玉坠楼的吗?”

        “你怎么知道的?”

        女皇怀疑的看了一眼的站在自己面前的少年,其实先前那些话只是她骗骗小曦而已,就是看能不能激激她,让她们之间的关系更进一步而已。

        她与这位莲少爷也只是因为他的姐姐原因见过几面而已,她与他只见根本就是陌生人而已,只是不知道总是喜欢纠缠她。

        现在想想,他姐姐说什么想尝尝她的手艺,看来不出所料也是眼前这位莲少爷主意了。

        看见女人不信任的眼神,莲少爷有些受伤,但是还是鼓足勇气接着说:“姐姐说的,那个……我们什么时候去,曦姐姐就不用去了吧,她身体也不怎么好,要是去了有个什么好歹,这可怎么办了?”

        也不知道哪里来的勇气,莲少爷一股脑将心里所想都说了出来,虽然说的婉转,不是太直接,但是生性敏锐的女皇听出了不对,瞬间眯起了凤眼,打量了一下站在自己面前的少年,看到那双不加掩饰思绪的眸子,一眼就看出了他打的什么主意。

        扯了扯嘴角,女皇有些不懂,记得自己可没有招惹到他,她与他的姐姐也只不过是生意上面的往来,她们见面次数也只不过寥寥几次而已。

        如果不是这位莲少爷姐姐是镇上最大的富商,她又不愿意和官家扯上关系,陈曦又喜欢这风景如画的小镇,她就有了在这里安家落户的主意,就和陈曦就她们两个。

        不过现在这个世道,事事都以钱开道,要想和陈曦过着安稳快乐的隐世日子,没有钱是万万不能的,所以有了和莲少爷姐姐合作生意的事情。

        只不过现在却出了莲少爷这个岔子,看来这个小镇是不能呆了,看这个莲少爷就不是善罢甘休的人,扯上她没关系,可是扯上陈曦是万万不可的。

        女皇脸色一冷,看着莲少爷羞涩的脸庞眸子越发深沉,最后放下手中瓷碗,不紧不慢靠近他,低头说些什么。

        看着女人越发靠近脸庞,近看才知道原来她的面容也是如此完美,呼吸炽热洒在他的耳边,莲少爷低下了头,脸蛋越发红润,呐呐想要开口说些什么,却被女人接下来的话堵在喉咙里面,涩涩的发疼。

        莲少爷不知道自己是怎么离开女人院子里面的,只知道脑海里面一直回荡着她刚刚的话,有那么一刻惶惶不安却又夹杂几分求之不得的恨意。

        冷眼看着莲少爷离开时落魄的身影,女皇没有觉得自己不近人情,她的心里只有小曦一个人,这些不相干的人只不过徒增烦恼而已,快刀斩乱麻,这对所有人都好。

        虽然解决了一个隐患,但是不保留这个隐患又会引起另一个更大的隐患,说她多疑还是怎么样的,但是牵扯到小曦她总是会不理智,但是她心甘情愿。

        女皇嘴角笑意越发绚烂,先去厨房收拾一下剩下的食物,然后去别间收拾一下衣物,也幸亏她们呆的时间不久,只是收拾一个大包裹而已。

        推门而进,就看见陈曦还是呆呆看着地上花瓣出神,不知道想什么,一脸傻样。

        忍住嘴角飞扬的笑意,女皇揉了揉陈曦柔顺的头发,轻轻抛下一个重弹,“这个小镇不能呆了,我们得赶紧连夜走。”

        陈曦觉得自己脑子有点跟不上女皇的节拍,刚刚她们还讨论去玉坠楼看玉娘唱小曲儿,怎么一眨眼的功夫她们就要搬家了,在自己走神功夫里,发生了什么?

        但是眼角瞟到女皇手里的大包裹,知道女皇不是开玩笑,陈曦没有多问什么,也收拾好她的衣物,一个小包裹。

        “什么时候走?”

        “等天晚……”女皇眼睛投过纱窗看向窗外,外面天空依旧明亮,只是如果现在出去,肯定引起很大的注意力,如果引起官家……她还是不相信宫中会善罢甘休的。

        陈曦轻叹了一口气,坐回了床边,眼角不住打量四周,这里她和女皇已经呆了大半个月了,也算是有了感情,突然就这样离开,她还是有些不舍得。

        “出去看看吗?”女皇注意到陈曦有些落寞的神情,也知道她舍不得这里,她有何尝不是,这里是她精心布置的地方,这里一花一草都是她精心栽培。每一晚她为陈曦折了几支鲜花,带着露水,有芬芳的香气,她知道陈曦每一晚都伴着花香入睡的。

        如今去了别的地方,小曦会习惯吗?

        看到坐在自己旁边的女皇,注意到她有些不好的脸色,陈曦叹了一口气,轻轻拉过女皇手掌,“我们出去看看,这里也算是我们的家了。”

        “好。”女皇感受到手中温热的气息,心里也暖暖的。

        其实有你的地方,才是我的家……

        天空刚刚蒙上一层黑纱,陈曦她们就收拾好包裹,雇了一辆马车已经匆匆离开了小镇,当她们的马车经过简洁雅静的“玉坠楼”,听见里面传来女人温软细语的声音,带着点点乡音。

        伴着马车摇铃声响起,陈曦她们已经离开了呆了大半个月的小镇,越走越远,她们也不知道她们该去往哪里。

        陈曦她们不知道的是,就在她们离开之后,她们亲手关上的木门,被一伙人重重推开,闪耀的火把照射出来人布满皱褶,阴邪的三角眼,却是许久不见地木叔。

        “你不是她们就在这里吗,人呢?在哪里?是不是你通风报信了。”

        紧接着一个人被重重地推了出来,倒在地上,露出一张清秀的小脸,正是莲少爷,此时他牙齿紧紧咬住唇瓣,咬出点点血渍也不自觉。

        她们居然逃了,难道她们之间的关系真的就像是女人所言的那样她们是夫妻,只是因为家里不容,逃了出来。

        呵~女人和女人啊,为天理所容吗?

  https://www.biqugex.com/book_33776/14553747.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biqugex.com。笔趣阁手机版阅读网址:m.biqugex.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