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快穿攻略女配gl > 第94章 修仙传(五)

第94章 修仙传(五)

        陈曦依言跟着师傅进入宫殿,只是没有想到师傅不是去常去的暖阁,而是带着她径直直走去了一个她从未去过的宫殿。

        殿内辉煌,殿内四周均镶嵌着夜明珠,殿内照如白昼。四周却极为空旷,余下只有一个白玉床和几把竹椅。

        陈曦收回目光,静静站在一旁,等着师傅开口。

        “坐。”

        “是。”

        陈曦依言坐到离师傅最近的那把竹椅,师傅低手手指一挥,手上出现一卷白色绢纸,师傅将绢纸递给陈曦,陈曦心领神会接过去一看,里面内容让陈曦有些惊诧。

        “师傅,几日之后万剑宗有内门弟子们之间比赛,徒儿怎么不知?”

        “你自然不知?这些事情一般都是长老们之间商量决定,自然你们这些弟子先不为知。”师傅不知何时拿出一卷经书,捧于手上细看,漫不经心回答陈曦的问题。

        “那……徒儿可不是比他人先一步得知消息。”陈曦眨着眼睛俏皮问着,眼中闪着“原来你是这样的师傅”。

        师傅用一种“你想多了”眼神瞟了陈曦一眼,并不作答,翻了一页经书,问道“还未结丹。”

        知晓师傅神识一扫便知道还未结丹,陈曦也不敢多言,一五一十所明前后,左右不过是槛过不去,没有结丹的预兆。

        师傅听言后,点了点头,“时机未到,你先回去多练剑法为后面几日比赛做准备。”顿了顿,又开口道:“万事不得急躁,为师都在你身后。”

        虽然师傅最后的话有些莫名其妙,但是陈曦归咎于是师傅知道她因为没有结丹,而心生焦躁,不利结丹,闻言点了点头,走出了大殿,却突然被师傅叫住。

        陈曦不解,问道:“师傅可是还有事?”

        “没事!”师傅冷冷回了一句,陈曦颇有些摸不着头脑,但是却敏感察觉到师傅虽然还和以往一般面无表情,但是从这话中却听出了小小委屈。

        陈曦脑筋一动,想出了原因,立刻笑眯眯走到师傅面前,讨打般伸出手掌,“是徒儿忘了,那……礼物呢?”

        师傅“哼”了一声,食指曲起敲了陈曦额头一下,然后从怀里掏出一个玉色挂坠放到陈曦手心里,“这里面有师傅的一息神识,若是遇到危险,心中默念“师傅”,为师自会来护你安全。”

        “是,师傅。”陈曦曲起手指握住玉佩,还能感觉玉中传来的暖意,然后小心翼翼放入怀里,而不是放入储物袋。

        师傅对陈曦举动很满意,点了点头,挥手让陈曦离开,陈曦却没有依言离开。

        她敏锐察觉到今日师傅与之前大大不同,不仅是话变多了,言语间处处担忧她的安危,她知道师傅是分神真人,自然能知晓些天道,师傅今日这些举动她难免会怀疑。

        她小心打量了师傅一番,问了一句:“师傅,是不是您感觉到什么,我是不是以后会突然……”

        陈曦没有说下去,她明显感觉到师傅那边气息越老越凝重,几乎压在她身上让她喘不过气,陈曦咽了咽唾沫,小心翼翼瞅了师傅一眼。

        却见师傅面色凝重,周围竹椅都凝成冰霜,冰霜还一节节往她这边涌来,也看这里就快变成了冰冻室了,陈曦浑身打了一个寒颤,哆哆嗦嗦喊了一声“师傅”。

        声音如蚊蝇,陈曦原本以为师傅听不见,但是陈曦却以肉眼可见冰霜一节节消退,温度也回温了。陈曦搓了搓手掌,原本修仙真人已经冷热不怕,但是陈曦却能感觉到那冰冷温度差点冻伤自己,可以想到师傅修行深不见底。

        “冷吗?”师傅淡漠声音在耳边响起,陈曦感受到身子一暖,身上已经披上墨色锦丝花纹披风,虽说凡品,陈曦却觉着这披风花纹样式看着有些眼熟,却怎么也想不起来在哪里见过。

        “谢谢师傅。”

        “无事,退下吧!”师傅重新坐到竹椅上面,不看陈曦挥了挥衣袖示意退下。

        “师傅……”陈曦呐呐道,到底没有敢问下去,抓紧披风慢慢离开了宫殿。

        师傅一声长叹,仿若远古而来,放下经书自竹椅上面站了起来,一挥衣袖一个水光镜面出现,里面现出陈曦娇小身姿,裹着披风摇曳生姿的身影。

        “这次我定护你周全。”

        后面几日,陈曦遵照师傅旨意每日都在竹林处练剑,虽然依旧没有结丹的征兆,但是整个人都倒是比起前些日子因为结丹急躁不安,显得心神定些,剑法也越发精进。

        说起来这些日子也没有见到男主,莫不是因为师傅教训了他一顿,眼伤未好不敢出来见人。也未见三长老来找师傅,看来这件事情真是做的神不知鬼不觉。

        陈曦不由动了心思,师傅那个功法可真好,有时间和师傅讨得一二。

        乱了心神,陈曦便收起了剑,坐到一边石凳上面坐了下来,聆听四周传来竹叶索索声,慢慢闭起了眼睛,呼吸慢慢调和,自觉运起丹田里面的灵气,突破心中那个槛,一举结丹。

        但每每在最关键的时刻,就泄了气。陈曦叹了一口气,看来真如师傅所言时机未到,自己太着急了。

        罢了,还是继续练剑吧!陈曦一挥长剑,身姿随剑意,一练便是一天一夜。

        ……

        隔日便是内门弟子比赛之人,陈曦起了个早,独自前往万剑宗。

        收起飞剑,陈曦巡视了下四周,依旧还是那个万剑宗,纵然自己已是十年未来这里。只是比起十年前,这里有人气多了,可以看见穿着万剑宗门派衣服的杂役们四处走动着,打理此次内门弟子比试。

        “喂!那边那个,你过来,给本小姐引路!”突然耳边传来一声娇叱。

        陈曦一愣,转头看了一眼喊她的人,一个穿着一身法衣的女子,只见穿戴无一不是上品法器,整个人往那里一站就是一身壕气。瞧着周身气息,也不过是筑基中期。再观其周身气息,这筑基中期还极为不纯,几乎是丹药堆积而成。

        此女子口气让陈曦不喜,好像再喊一个杂役。

        陈曦脚步不停,继续往前面走去,哪里想到一道有着倒刺木藤自耳边穿过,速度虽快,但是在陈曦眼中仿若慢动作一般,食指一挥斩断木藤,继续向前面走去。

        “你们万剑宗就是这么无礼吗?妄称什么修真派第一门,真是可笑!”那女子没有想到自己随便指使的一个杂役,居然是筑基后期修为,让她大动肝火。

        本想着羞辱一番,哪里想到区区一个杂役,居然敢无视她,还敢对自己回手,真是不知死活,从没有一个人敢这么对自己。

        陈曦蹙起眉头,看着挡在自己面前,一脸骄纵的女子,一看就知道被宠坏了,搭理了她更会让她无理取闹下去,徒生烦恼。

        陈曦往女子身上掐了个法诀,禁了她身形,自己回头继续往前走,哪里想到女子被定在原地,依旧不住吵吵嚷嚷喊着:“你居然敢这么对本小姐,有本事报上名来,你们门派不是举行弟子比试吗?留下名字我们比试一番,若是你输了就给我跪下来求饶。”

        陈曦皱了下眉毛,不想搭理,哪里想到那女子叫得更厉害,引得其他弟子前来指指点点。陈曦停下脚步,正视了女子一眼,冷声问道:“若是你输了呢?”

        女子一愣,这个杂役眼神让她浑身一冷。让她想起幼时祖师婆婆让自己拜一人为师,那人也是这般冷冷看了自己一眼,自己就失了言,低着头不敢再看那人一眼,那人御剑就飞走了。

        自那之后,自己做了三天三夜的噩梦,梦中全是那双冰冷刺骨的眼神。自己在那黑色瞳孔里面仿佛听到万鬼哀嚎的声音,看到阴冷无情的阿鼻地狱,让自己痛不欲生,仅仅是因为一个眼神。

        说起来那人也是一身白衣,与这个杂役身穿一模一样。应该不会的,那人只收了一个弟子,后来那弟子早就做了散仙,肯定不是这个杂役,肯定不是!!

        虽然心里有了丝退缩,但是女子梗着脖子,吼了一声:“若是我输了,我就跪下来给你求饶。”

        “好。”陈曦仔仔细细看了她一眼,宛若看着一个智障。

        这女子莫不是是个傻,自己修为高出她很多,就算是她有一身法器,修为跟不上,又有何用。

        “你……你这是什么眼神。”放佛被陈曦给激怒了。那女子又叫嚷了起来。

        陈曦吵得头疼,施了一个“净口咒”,干脆让她闭嘴,这才转身走了。

        围着的人见没有热闹可看了,纷纷都散了,就是没有一个人给她解开法诀,不禁“呜呜”发声。

        只见一个穿着万剑宗法衣的人为她解除了禁制,却没有帮她解除了净口咒。

        “呜呜呜~”帮我解了法咒。

        但见那人不紧不慢露出一抹奇怪的笑容,食指抵在红润唇瓣上面:“嘘!帮我做一件事情,就帮你解了净口咒。”

        “呜呜呜~”凭什么让我帮你,我有什么好处。

        那人摇了摇脑袋,食指点了点下巴,漫不经心道:“真是贪心呢!但是我给出的好处,你一定会感兴趣的!”

        “呜呜呜~”是什么?

        “嘘!听我说……”

  https://www.biqugex.com/book_33776/20196298.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biqugex.com。笔趣阁手机版阅读网址:m.biqugex.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