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快穿攻略女配gl > 第98章 修仙传(九)

第98章 修仙传(九)

        师傅好似没有听到渔女所言不为所动,见师傅这样,陈曦摸了摸鼻子有丝尴尬,但见这个渔女面容可爱、相貌天真,陈曦忍不住开了口:“姑娘,师傅言少还请见谅。”

        “没事。”渔女笑了笑,小心瞧了一眼师傅,才问道陈曦:“不知这位姑娘又是仙人什么人呢?”

        “我是师傅的徒儿,姑娘怎么口口声声喊我师傅为仙人,我与师傅也是头一次进入这里,并未见过姑娘?”

        渔女咬着嘴唇瞧了一眼师傅,但见她说不言语却也好似默认,不由神色一黯,“仙人看来是不记得了,那时奴家年幼与家父海中捕捞中,偶遇海妖作乱,险些要了奴家和家父的命。那日仙人从天而降,白衣飘飘好似神仙,救了家父和奴家,奴家至今记忆深刻。想着再见仙人时,一定要报仙人救命之恩,哪知数十年一晃而过,也不见仙人仙影,如今奴家可算是见到仙人了!”

        见着着渔女用钦慕眼神看着师傅,陈曦心里像打翻了醋坛子,酸溜溜的。但是心里头也清楚,这渔女所言又有几分真假,不由传音给师傅问问真假,却见师傅点了点头,心里也落了底,却更不是滋味了。

        师傅哪里知道徒儿心中想什么,只是蹙着眉尖,又问了一句:“我记着你们是住在临海城,怎么如今在这血尸都。”

        像是提起渔女伤心事,渔女眸中带泪,声音哽塞道:“那日仙人救了奴家与家父,家父与奴家说那海妖是个厉害妖怪,恐是哪个魔族养在这里害人的。就在奴家与家父着急着离开临海城,却被一个自称海妖主人的魔族抓住了,杀死了家父,原本是要吃了奴家的,却说奴家是什么纯阴之体,把奴家抓到这里不管死活。奴家也想着父亲被那魔族杀了,也就鱼死网破,可我就一凡人,这么都斗得过啊!呜呜呜~”

        说到最后,渔女掩面而哭,神色悲伤,陈曦也没有想到这渔女会有这么一段悲伤的往事,转头看师傅却见师傅眸若冰霜,恐怕也没有料想到自己走之后,还会发生这些事情。

        陈曦见渔女哭得厉害,递过一个帕子,渔女接过道了一声谢,擦净眼泪这才好些,却突然“嘭”地一声跪在地上,通红着眼睛道:“还请仙人为家父报仇,家父死得冤枉啊!”

        师傅抬了抬手指,渔女就不受控制站了起来,师傅眼眸深沉,定定看了一会儿那静静漂浮在碧江上的竹筏,才道:“此事我有一半责任,你若不说,我也会找到魔族的。”

        “谢谢,谢谢仙人!”那渔女见师傅同意,竟然喜极而泣又要跪下来给师傅磕头谢意,却怎么也跪不下来。渔女心中惊诧,心想着恐怕是仙人刚刚施的仙术,心中一片感激。

        再看仙人和徒弟还站着吹冷风,暗恼自己见到仙人冲昏了脑袋,赶忙邀请仙人和陈曦到竹筏上,去家中一宿。

        陈曦和师傅也不含糊,盘腿就坐到竹筏上面,渔女弯了弯嘴角,心中一片喜意,撑起竹篙,竹筏慢悠悠向着远处飘去。

        天色渐晚,两岸风景渐渐被黑暗吞噬,不能欣赏沿途风景。原本修仙之人,就算是黑夜之中也能目视,但是到了这里,陈曦却怎么也看不清两岸风景,真是一个奇怪的地方。

        陈曦暗自腹诽,坐到竹筏上有些枯燥,屁股动了动,转头就看到师傅面若沉静,盘腿坐到竹筏上面,身姿不动,竟然入定了。

        陈曦襒了襒嘴,暗道师傅真是好生无聊,这样都能入定修行,真是修炼狂人。想要找渔女聊上几句,却见渔女两眼定定看着远方,双手握住竹篙,嘴巴紧紧抿起。原来远处有几处凸起的石头,水流急湍,若是不小心恐怕给竹筏戳个对穿,那竹筏上面的人可就危险了。

        陈曦知道渔女心思,想着帮她一把,就像竹筏上面拍了一个“金刚符”,这样就没事,然后陈曦再次无聊了……

        突然脸上有些痒痒的,陈曦伸手一抓,一个像柳枝一样水植物被她抓到手中,顶部还开着朵朵蓝色小花,闻着还挺香。陈曦有些惊讶,往水下看看,原来竹筏行驶到一处水植物中,底下还开着各色漂亮的花,一簇簇的,让一个个莹莹发光的萤火虫在这里流连忘返。

        “仙人,这是水神花,我们渔女每当撑舟到这儿,都要摘上几朵编个花环戴在头上,才漂亮呢!”耳边传来渔女俏生生的声音。

        “水神花,真是个好听的名字,这里也挺好看的。”陈曦笑眯眯说了一句,然后从水下摘了几朵上来,像渔女口中所言也编了起来。

        “奴家也是这么认为的,每次撑舟到这里奴家心情都会好些。听那些个渔女所言,之所以叫水神花是因为有一段故事,姑娘想听吗?”

        “有劳了,我坐在这里也有些无聊了,自是洗耳恭听。”陈曦笑道,然后手指一翻,将那些花枝一个个缠绕起来,做成一个圆弧型。

        “不要嫌我奴家聒噪就行,传言……”渔女面上笑容恬淡,声音清脆脆诉说着一段儿女情长的往事。

        不知过了许久,天空布满繁星,圆圆月亮也高高挂起。渔女故事也讲完了,竹筏也靠岸了,陈曦手指灵巧将花环尾部多余部分塞了进去,花环也编完了,师傅这个时候也恰好睁开可眼睛,然后就听到自家徒弟喜悦的声音,“师傅您低头,一小会儿。”

        虽然不懂徒弟为何让她低头,但是作为宠徒弟的好师傅,师傅默默低下了头,然后就感觉脑袋上面被轻轻搁了一样东西。

        “是什么?”师傅低头眸子与陈曦相触,只见那双剔透的眸子满满喜悦,师傅心中也有些开心,将原本心中的郁气一扫而光。

        陈曦不答,笑嘻嘻抛出了一句话:“你猜?”

        师傅定定看了陈曦一会儿,直将陈曦看得举手投降,这才慢悠悠说了一句:“拿出来吧!”

        “什么?”陈曦有些懵,师傅让她拿什么?

        师傅指了指头上的花环,意思是陈曦应该还有一个,大概是师傅头顶花环在这月色中太过美好,又或者是指着自己的时候过于萌,陈曦乖乖的将藏起来的花环拿了出来,递给了师傅。

        师傅接过花环,然后小心戴到了陈曦头上,收起手指的时候手指轻轻碰到了陈曦额头,冰凉凉的。陈曦却心中“轰”了一声,面上红透了脸。

        师傅刚刚凑近她的时候,神色好认真,就像是进行一种神色仪式。

        果然认真的女人最撩人了,师傅太犯规了啊!

        师徒俩有爱的时候,收起竹筏的渔女却被拍了一脸冰凉的狗粮,表示心好累,再也不会爱了。

        夜晚时刻,师徒在渔女那里用了餐,本来师徒俩已经辟谷,不需吃凡尘食物。但是陈曦却被那诱人泛白、烧地咕噜噜的鱼骨汤勾起了馋引,连喝了好几碗,师傅也在陈曦劝说下,也喝一碗汤,倒是鲜美的很。

        夜已深沉,师徒俩在渔女安排下,住到隔间屋子。陈曦给自己掐了个净身诀,然后早早就已经入睡了,但是睡得却并不安稳,梦中她陷入一片黑雾中,黑雾散开突兀出现了一处血红的宫殿,她闻到一股奇异的香味,然后她的脚步却不受控制向那处宫殿走去。

        她看见一座白玉宝座,宝座上面坐着一位黑衣女子。

        黑衣女子坐在白玉雕成宝座上面,秀发高耸,面覆黑纱,此时闭着眸子,听见声响,倏尔睁开眼眸,竟是瞳生异色,一色墨黑,一色深紫,流盼间勾魂夺魄,在这暗色宫殿里亦然生辉。

        陈曦心中惊诧万分,原因就是那女子虽说是面覆黑纱,但是面容轮廓分明就是师傅,只是那双眼睛太过冰冷,好似没有情感,冰凉凉的一片。

        “何人?”女子开口,声音冰冷,却带着奇异的阴媚感觉。

        陈曦脚步不受控制往前走去,一直走到女子三步远的地方,方才停下,陈曦听到自己这样说道:“师傅,我是你徒儿陈曦啊!”

        “我不认识你!”女子冰冷道,眸子森森扫在她的脸上,然后异色双眸一缩,“你打扰吾歇息了!”

        说罢,陈曦就感觉一道冰冷气息传来,她还来不及动作,就看见女子伸出一只白玉般的手掌一握。陈曦就觉得浑身冰冷,她看到自己手脚都被冻住了,成了一个冰雕,然后自己就碎成一块块的。

        奇怪的并不疼,甚至她还能用掉落在地上,咕噜噜滚动着一双眼珠子,盯着女子,看到再次闭上了眼眸,好似一个孤独的女王,独坐在自己的宝座上面。

        她……不是师傅,陈曦心里这样说着,然后她就倏地醒了过来,眼前还是那个屋子,空气中还流传着淡淡奇异的香味。

        陈曦想起梦中那个奇怪的梦,心中陡然一颤,翻身而起,她要和师傅说一下梦中的事情,真是太奇怪了。

        就在陈曦穿好衣服走到师傅那个屋子,却不见师傅,桌上还放着她送与师傅的花环,虽然已经枯萎了,却依旧散发着淡淡香气,似乎她刚刚起床闻到的香味也是这个味道,原来是它传出来的。

        突然陈曦脑中从未有的清醒,这香味似乎和她梦中闻到的一模一样,这是梦中梦吗?

        陈曦掐了自己胳膊一把,真疼,那这不是梦吗?

        这一切都太奇怪了,就连这件屋子都透露着几分古怪,陈曦只想着赶快找到师傅,只有师傅在身边她才会心安!

        就在陈曦抬脚准备出门时候,却撞入一个温暖的怀抱中,呼吸间充斥着淡淡冷香。

        是师傅吗?

  https://www.biqugex.com/book_33776/20658442.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biqugex.com。笔趣阁手机版阅读网址:m.biqugex.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