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渔夫的秘密 > 132.第132章

132.第132章

        以往他都是只能梦到接触物相关的画面,自从上次他疑似“升级”之后,梦境的方式开始变化。

        仿佛自身化成了一片海洋,无数的光球像璀璨的星辰一样围绕在四周,每一个光球里都记载着一片海洋的故事。

        方敬徜徉在那一片光球的海洋,看沧海桑田,白驹过隙,有种今夕何夕的恍然。

        “真是好惊人啊!”虽然上次他“硬件”升级的时候已经见识过这种场景,但是再次见到,依然让方敬十分震撼。

        这差不多就是这个星球的海洋起源和历史了吧!

        他抬起手,那些光球仿佛有意识一样,纷纷朝他飘了过来。

        其中有些光球里面各种影像闪耀,那些鲜活的人和事件如同被人记录下来的影像一样,栩栩如生。

        然而,更多的光球就只是一个浑身散发出柔白光芒的球,什么影像都没有,也或许是有,但是方敬现在看不了。

        他托着一棵光球,闭上眼睛,试图想要看一看这个光球中的影像。

        他看到一片漂亮的海洋,蔚蓝的海水碧波荡漾。

        平静的海面上漂浮着一艘破旧的小渔船,船上的渔民正在清点一天出海的收获,被海风吹得黝黑发亮的脸膛露出喜悦的笑容。

        他在这群人中间看到了几张十年前的熟悉脸孔。

        方敬笑了一下,对于水泡泡升级的作用隐约有了一个猜测。

        这些已经过去的往事,他并没有探究的欲|望,无论从前是好是坏,都已经过去了,现在和未来才是他努力追求的目标。

        他闭上眼睛,集中所有的注意力,努力在漫天星辰一样的光球中找寻着自己需要的那一颗。

        时光洄溯,再次来到一九四三年的二月。

        依旧是炮火连天的海面,在那个战争即将落幕的年代,远|东地区依然战火纷飞,在太平洋战场接连失利的霓虹国,仿佛预见了战败的命运,转头更加凶狠地对东|亚和东|南|亚地区掠夺财富,加剧战火,以期未来能够东山再起。

        方敬脑子飞速运转,看着那一个个光球在面前闪过,终于,之前见过的那艘伪装渔船映入眼帘。

        这是一种很奇怪的体验。

        方敬本身对船只一窍不通,然而这一次他见到这艘渔船之后,脑海中却自动浮现出一连串的数据,应该也是水泡泡升级后的影响。

        他的目光落在这艘渔船上。

        霓虹人性格谨慎,那个年代由于军|国主义教育,做事一板一眼,缺乏便通。

        因为一心要护送渔船上的宝物,所以出动了两艘战舰,没想到反而因为护卫舰的原因,引起了海岸警备队的注意,而后被一路追击,其中一艘护卫舰当场被击沉,渔船也在水下被鱼雷击中,但是并没有沉没,反而在另一艘护卫舰的掩护下匆忙逃离。

        其中被击沉的那艘护卫舰影像最清晰,影像也最多,与之有关的另一艘护卫舰和渔船,则比较模糊,而且影像也是断断续续的,只能依稀“看到”两艘船似乎都被火包弓单击中,然后逃离。

        方敬猜测,这大约是因为他没有直接接触到这两艘船上的物品的缘故。

        他的这个水泡泡非常逆天,就算与之相对的后遗症,也是相当有用的,不过,有一个最大的短板,如果不接触到相关的东西,那些影像就非常模糊,而且信息量特别少。

        方敬心想,不知道以后水泡泡以后还会不会接着升级,升级后又会有什么改变。

        方敬突然心里非常期待起来。

        第二天,方敬化身船舶高材生,带着一长串数据兴冲冲地去找丁希。

        丁希十分诧异:“老板,你这是艘什么奇葩船啊?你确定只是一艘改装渔船吗?主防御带是厚410mm内倾20度的VH装甲板,这得是大和级别的战列舰才能有这个配置,36.5公里外的406火包弓单直射都能抵挡,我挺好奇它到底是被什么火包弓单击中的,尤其看这数据,应该是战期的船只吧。”

        方敬也愣了一下。

        他不懂船舶专业知识,但是这两年因为捞船的缘故,他也是搜集了不少相关的船只信息,大和级别的战列舰他还是知道的。据说那可是史上最牛逼的超级战列舰,其强悍的装甲和火力,在双方都不逃走正面对轰的情况下,海上无人能敌,即使是当时鼎鼎有名,号称最先进火力最强大的超级战列舰依阿华也无法抵挡,当之无愧的海洋霸主。

        正因为在海上已经无敌手,所以二战时被霓虹国寄予厚望希望能夺回太平洋战场主导权的大和级武藏号,最后活该被米军从空中群殴,最后轰沉在菲国附近的海域。

        即使如此,这货在没有任何空中支援,完全只能依赖舰队自身火包火的情况下,被两倍于空袭珍珠港的11艘航母编队超过七百架飞机连续几个小时的狂轰滥炸,命中20多枚鱼雷,和几十吨空投火乍弓单之后,依然坚|挺地燃烧了长达九个小时才沉没。

        所以说,他要捞的根本不是运输渔船,而是一艘配置不逊于武藏号的缩小版的超无畏战列舰么?

        方敬差点崩溃了。

        尼玛,小霓虹这是多有钱啊!

        丁希看了他好几眼,什么话都没说,拿着他给的数据去分析计算去了。

        岑九跑去冰箱拿了一瓶冰水敷在他脸上:“不要激动,冷静一下。”

        方敬扭过脸看了一眼帅帅的男朋友,拧开瓶盖咕噜咕噜灌了好大一口,冷静下来,抹了把脸,发狠道:“捞,一定要把这艘船捞起来!”

        尼玛,一艘运送船都这么高的配置,可以想象,船上的财物价值多少,而这只不过是金玫瑰计划的其中一条宝藏运输船而已。

        想想战期,霓虹国该从旧天|朝掠夺了多少财富。

        全部都要捞起来,连一个钢钉都不留给那群矮挫子!

        岑九:“……”

        完全不明所已,但好像十分厉害的样子。

        过了几天,丁希顶着浓浓的黑眼圈和呆滞的目光将一沓演算资料递给方敬。

        方敬接过那一叠将近一米高的演算纸,被压得往后倒退一步,又是一脸哗了哈士奇的表情。

        “不是有电脑吗?”

        丁希看了他一眼,轻飘飘地道:“我更相信我的大脑和纸笔。”

        方敬:“……”

        好吧,这也是个即使到了二十一世纪人工智能都快要出现的年代,依然习惯用纸笔演算的奇葩。

        方敬翻了翻,一大串看都看不懂的数学物理公式,头都大了,赶在丁希离开之前,连忙一把叫住他:“我看不懂,你不如直接告诉我结果。”

        丁希顿了一下,回过头来,闷闷不乐地道:“就是在船只交战地点方圆三百海里范围之内。”

        方敬:“……”

        方圆三百海里,让他想一想是多大的面积。

        这一算,方敬整个人都有点不好了。

        “不能更精确一点,缩小范围么?”

        丁希一脸茫然地看着他:“这已经是最精确的结果。”

        “那如果有航行图呢?可以更精确一点吗?”方敬用充满希冀的目光看着他。

        丁希抹了把脸,抱着那叠稿纸唰唰地趴在桌前就开始算起来。

        那一长串各种认识的不认识的演算公式和符号看得方敬一阵眼晕。

        从小到大都是数学渣,大学时代学的高数微积分让他不知道死了多少脑细胞,跟天书一样,搞不懂一个文物鉴定专业的学生为什么还要学高数!

        丁希在演算数字的时候,风格大变,跟平时懵懂的样子差别太大,又犀利又专注。

        方敬这才知道原来一直看着乐呵呵的丁希,居然是个数学怪才。

        至于这样的人为什么会参军,还进了海军,而不是进科学院,方敬表示国家的事太高大上,他完全不懂。

        看着已经抱着稿纸陷入狂热状态的丁希,方敬朝岑九招了招手,两个人蹑手蹑脚地出去,方敬还小心地给丁希带上门。

        “小九,你想出去看看吗?”方敬蹲在屋檐下,突然问道。

        “去哪?”出院子也是出去,出渔村也是出去,出靖城也是出去。

        “出去,去国外玩一下,看看不同的人,领略一下异国风情。”方敬很早就有这个打算,但是直到被绑架后再被救回来,他才下定决心。

        世事无常,想做的事就尽量早点安排好。

        已经接受两年多将近三年现代文明的熏陶,岑九的见识远非当年,自然明白方敬口中的国外不是大齐国土之外的鞑靼高丽人,而是货真价实的歪果仁——金发碧眼,皮肤白得像秋天霜打的白菊花一样,太阳都晒不黑的。

        岑九第一次亲眼见到的时候,还以为妖怪!

        现在方敬邀请他去妖怪的国度,岑九没有犹豫,点头道:“好。”

        只要是方敬想做的事,他都会支持赞同哒。

        不就是妖怪的国度么,他们又不吃人,大齐来的暗卫表示,一点也不怕!

        “那行,等这条船捞上来,我就安排。”方敬又忧伤了。

        他的英格里喜和数学一样渣啊!

        算了,从今天开始,每天坚持学一个小时的英格里喜吧。

        已经毕业好几年,心都玩野了的人表示,再次把书本捡起来的难度真心大。

        丁希直到晚上十点多才算完,把新的演算结果往方敬手上一拍:“航线前方七十八点五度的扇形区域。还有,不要告诉我这些资料是干什么用的,我一点也不想知道。”

        方敬眼睛一亮,虽然依然是一片不小的区域,但比之前的海域面积至少缩小了五分之四的面积。

        “谢了,兄弟!”方敬现在看着丁希的眼神就像看着一尊闪闪发光的财神爷,他眼珠子转了转,道,“你和陆扬有兴趣在海上工作吗?”

        丁希:“?!!”

        “啊,我这边一直缺人手,要是你和陆扬不嫌弃条件太简陋的话,有没有兴趣到我的船上来工作?”方敬现在几乎什么都缺,但最缺的就是人手,尤其像丁希这样拥有专业技能的特殊性人才。

        “虽然现在公司规模是小了点,人手也少了点,但就是因为这样,你们加入以后就是公司的元老,而且老板随和虽然钱不多但人傻,假期长,不捞船的时候随便你们做什么,另外接别的业务也不会干涉,薪水照发。怎么样?有兴趣吗?”方敬不自觉地又拿出以前的招聘广告来勾搭丁希。

        丁希死鱼眼看着方敬,不为所动:“我要睡觉。”

        说完,头往桌上一磕,秒睡。

        方敬:“……”

        哎哟喂,丁希哥,你是火神艾斯附身吗?说着说着就能把脸埋在桌子上秒睡。

        因为在客栈那边左等右等,没等到丁希回来,陆扬直接过来逮人,看到丁希趴在桌上呼呼睡得正香,脸都黑了,脸上的疤痕越发狰狞。

        “抱歉啊,他帮我计算了一个航道,太累了吧。不好意思不好意思。”看陆扬那副包公脸,方敬就明白自己做了什么好事,打扰到小两口了。

        陆扬弯下腰,手搭在丁希肩上,推了推:“别睡了,咱们回去了在床上睡。”

        丁希继续呼呼睡得正香。

        陆扬叫了两声,看到丁希眼下浓浓的黑眼圈,索性将丁希扶了起来,蹲着身体,将丁希背在背上,站起来说:“我接他回去了。”

        “去吧去吧。”方敬一直把他们送到客栈门口,看着他们进了门才转身回来。

        “你说丁希他们会答应来我们船上工作吗?”因为没有立刻得到回复,方敬显得忧心忡忡。

        要是丁希不愿意怎么办?

        这样的人才他真是不想放过啊!

        “会的。”岑九十分肯定地回答。

        他的男朋友人这么好,亲自邀请必然要答应啊,要是不答应就套麻袋,打到他答应。

        “好吧。”似乎被岑九安慰到了,方敬心情好一丢丢。

        回到家,看到地上东一张西一张满满一地的计算稿纸,方敬又乐了。

        他把那些稿纸当宝一样一张张捡了起来,找出一个购物的纸箱子,整整齐地码好,然后放进储藏室里。

        方家大宅后来方敬做了一些小改动,靠近他和岑九的房间后面,除了加建一间卫生间,另一边则盖了一间地下储藏室,入口就在他和岑九住的卧室的衣柜里,里面锁着他的沉船研究资料还有一些七七八八的小玩意——当然贵重的东西他都存放在水泡泡里,随身带着。

        现在天底下最安全的地方大约就是自己的水泡泡了,比银行保险箱还保险。

        储户们好好的存款,还会不翼而飞呢!

        天|朝银行那个尿性,方敬现在是一点儿也不敢相信了。

        十点半的时候,方妈妈和方爸爸从客栈那边回来,两个人都很累,但是那种很充实的累。方妈妈见他们还没睡,嘱咐他们不要熬夜太晚,和方爸爸洗洗就去睡了。

        毕竟他们也是超过五十岁的人了,客栈那边的工作量本来就不小,忙了一天,沾上枕头就能美美地睡一觉。

        方敬锁好大门,坐在桌前,拿出航海图,根据丁希计算出的结果,对照着地界地图,标出沉船可能的海域区域,深深地吐了一口气。

        这么大一片海域,光是确定沉船位置就是一项不小的工程吧!

        难怪米国那个有名的奥德塞打捞公司,光是确定第一条沉船共和号的位置都花了将近十二年的时间,不过光是这条共和号,就让他们收获了将近7500万美金的财富,而十二年搜寻沉船的成本才不过两百万美金。

        相比之下,方敬不到三年的时间,打捞到三条沉船,效率堪称业界第一,不过收益却小得可怜,估计连对方一条船的收益都比不上。

        不过,方敬并不灰心,他的水泡泡里还存着许多宝贝没有出手呢!而且他有逆天米且壮的金手指,无论是获得沉船信息,还是打捞沉船天生比别人占优势。

        有句话说得好,质量不够,那就只能靠数量来弥补吧。

        方敬把资料整理好,招呼岑九去睡觉。

        养足精神,他们接下来有一场硬仗要打了,说不好得在海上连续漂好几年。

  https://www.biqugex.com/book_33981/18256399.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biqugex.com。笔趣阁手机版阅读网址:m.biqugex.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