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渔夫的秘密 > 134.第134章

134.第134章

        方敬三步并作两步,跑到电脑室里,迫不及待地问:“发现什么了?”

        丁希指着屏幕上一个坐标给他看:“声纳扫描显示这一片有大量海底异物存在,分析数据疑是大量金属成分物体。”

        方敬看着显示屏上面明显区别于海底其他地形的异状突起,显示底下肯定掩埋着巨大的物体,体积那么大,又是金属成分的物体,是沉船的可能性非常大,当然也有可能是废旧钢铁之类的。

        “可惜咱们船上配备的水下机器人到不了那么深的海底,拍摄不到那么深的海底的照片。”丁希还挺遗憾的。

        方敬做老板很大方,性格也好,硬要说有什么要挑剔的地方,那就是太穷了,不论是打捞的船只还是船上的投备都显得有点落伍,当然这只是针对专业的深海宝藏探险来说,近海替人打捞货物什么的,艾莉西亚的配置完全已经足够。

        总之,一切要等潜水员下去堪测了之后才能确定。

        “我下去看看。”方敬来了精神,立刻跑去甲板上招集小伙伴。

        一听终于有活干了,几个闲得天天窝在船上种蘑菇的大兵们和方敬一样兴奋,换上新添置的减压潜水服,迫不及待地要下水探查一番。

        他们早听说了,方敬做老板很大方,只要能捞到条值钱的船,奖金什么的从来不少发,套句现在流行的话说,老板吃肉,他们也能至少跟着混点肉渣。

        没见萧泽那臭小子,不过因为跟着方敬比较早,去年陆扬受那么重的伤,差点救不回来了,几十万的手术费都是朝方敬借的,小老板二话不说就借了,据说现在都还得差不多了。

        这让退伍后当保安的哥几个羡慕坏了。

        没错,保全公司的保安工资也挺多的,可跟萧泽一比就被秒成渣了。虽然出海的危险系数有点高,但是赚钱多,而且还自由,没船捞的时候几个月几个月地放假,钱还不少赚。假期想接点外块,据说小老板也不管的,只要保证捞船的时候人能到就成了。

        这简直就是最理想的工作。

        当然这也仅限于小老板的船上,他们有些战友退役后也跟着人出海,待遇可没这么好。

        方敬压根没想着自己成了员工心目中的好老板NO.1,他现在的所有心神全被海底下疑似沉船的突起异物吸引住了。

        在海上漂了两个多月,筛选了那么多海底垃圾,总算有一次看上去靠谱的发现了。

        六套减压减水服,方敬和岑九就分了两套,陆扬和新加入的三个大兵分了剩下的四套,留丁希和萧泽在船上接应。

        这是一片深海海域,往下潜了几分钟后,四周越来越暗,阳光照射不进来,只能靠着头上戴的照明灯照明。

        在没有开启水泡泡的情况下,往下潜了将近百米的距离,减压潜水服的作用就开始减退,明显感觉到周围海水压强增大,耳朵里全是耳鸣声,额头一抽一抽的。

        方敬觉得以后船上还是要添置一个比较好的水下机器人才是,像这种勘查的初步工作,水下机器人就能完成,可以省下很多人力物力。

        他的常规深海打捞设备还是太少了,现在的设备百米以上的水域还能勉强常规打捞,百米往下的深海区域,如果不是他有水泡泡这个强大的作弊利器,想要捞起一艘沉船完全不可能。

        黑暗的海底其实并不美妙,甚至有点可怕,四周一片黑漆漆的,偶尔还会跟路过的深海奇怪生物擦肩而过,要不是有岑九这个人形雷达存在,说不定他们还没等到看见沉船,就一头撞进深海某个不知名生物的嘴巴里当食物了——这可不是开玩笑,他们下水这段时间,岑九已经机警地带着他们至少避开了三波大型软体生物的袭击。

        随着他们下潜的深度越深,海水的压强就越大,再接着往下潜了将近几十米的距离,方敬感觉自己差不多到了极限。他的胸口开始发闷,耳膜鼓动得厉害,即使他一直张大着嘴,耳边也好像是有数不清的蝉在鸣叫一样——滋味比那难受多了,脑袋都要炸开了。

        其他几个人的情况也不比他好受多少,就在方敬考虑着要不要先退回船上,等到晚上他和岑九避开众人再下水勘查时,走在最前面的岑九突然停了下来,头上的照明灯朝着左前方照了过去。

        水下照明灯的照明范围十分小,只能照见前方几米的距离。方敬顺着岑九的目光朝前望了过去——前方终于隐隐绰绰地出现一个巨大的阴影,不知不觉间,原来他们已经到达海底了。

        方敬精神一振,那么庞大的阴影,绝不可能是什么垃圾山,这一次看来他们真的是找对地方了。

        他检查了一下氧气瓶的刻度,大约还能支撑他们再在海底下潜四十分钟。

        他转身,朝陆扬他们打了个手势,询问他们的情况,如果有人支撑不住的话,就先回海面上去。

        如果只有他和岑九,他就可以把水泡泡召唤出来,工作效率反而更高。

        大约是意识到沉船可能就在前方不远的水底下,大家都很兴奋,纷纷表示还可以再坚持一会儿,陆扬更是一马当先,率先朝前游了过去。

        方敬:“……”

        他头一次发现,原来员工的积极性太高有时候真的是一件麻烦的事呢!

        方敬这次赌对了!

        往前方游了几米后,那片阴影的轮廓越来越清晰,从方敬的角度已经能很明显地看到船头的形状。

        这是条沉船已经跑不了。

        不过,即使如此,方敬也没有多兴奋,毕竟海底下的沉船太多了,这条是不是他一直在追踪的金玫瑰宝船还不一定呢!也有可能只是一条因为意外沉下海的普通渔船——外形看上去就很像一条老式的旧渔船。

        大约是在水下已经有一些年头了,锈迹斑斑的船头密密麻麻地长满了藤壶,这要是有密集恐惧症的人看了,脑袋非得炸开了不可。

        这条渔船整个侧翻过来,左半边船体沉陷在海底泥沙中,另半边船体则完好地暴露在海水里,露出侧利用率的炮舱,黝黑的炮口也早已经被藤壶占据,成了水下生物的乐园。

        方敬围着沉船绕了一圈,心怦怦直跳,他有预感这条渔船有很大的可能就是他一直在追踪的那条金玫瑰宝船,现代渔船一般不会在船上安装火包塔。

        可惜他戴着鸭璞,要不然摸一摸就能知道了。

        这个时候氧气瓶里的刻度只剩下半个小时,而他们还没有进入到沉船内部去勘查。

        这次却是陆扬他们几个打头,船的船舷有火包塔,则表明船上肯定有火|药库和火包弹,岑九打架用冷兵器是一把好手,但火包弓单这种热武器,还是交给陆扬他们这种大兵来显然更靠谱。

        方敬和岑九小心翼翼地跟在陆扬身后,从甲板上游到船舱里。

        这应该是一间船员室,船舱两边有两张固定在墙壁上的架子床,不过因为浸泡在海水里的时间过长,早已经锈迹斑斑,有一根架子床的支架甚至都掉了下来,横在小小的舱室里。方敬游过去的时候,甚至因为人多空间太小,差点绊到了。

        这个小小的房间一目了然,完全没有探索的价值,很快,方敬他们便朝下一个船舱游了过去。

        一连搜索了好几个船舱都没有发现什么特别的东西,除了那个火包塔之外,完全就是一艘普通的渔船,不过想想渔船出海的那个年代,整个世界差不多都或主动或被动地卷入了战火之中,出海捕鱼的船只为了自保,安装几门火包塔似乎也是可以理解的事。

        那个时候,用来运输战争物资的运输船不仅船上配备火力武器,甚至还有专门的军舰护送呢!

        方敬有点失望,难道说在船只沉没之前,船上的人就已经事先把财宝带走,弃船离开了?

        忙活几个月,还遭人绑架,要是只能捞到一艘空船就太冤了。

        不过,方敬的担心很快就不再是问题。

        陆扬带着他们避开了火|药舱,想办法弄开了冷冻库的门。

        冷冻库面积不大,屋子里摆放的几台冷冻箱早因为沉船时候的冲击力撞得变了形,岑九这个时候又展现出了他找机关的特殊的技巧,在一堆已经撞成废铁的冷冻箱底下,靠近墙角的位置,找出了一扇暗门。

        随着一串串水泡升起,厚重的暗门被打开,呈现在方敬面前的是一个巨大的暗室。

        他就说这艘渔船看上去怪怪的,明明外观上来看,是一艘吨位很可观的渔船,舱室分配也很合理,可是每个舱室却特别小,天花板也太矮,把各种空间压缩到极致,实际上的使用空间还不到三分之二,原来多余的空间被用在了这里。

        这大约就是那些霓虹人偷运财宝的暗室了吧!

        方敬机智地找到一根钢管,将暗门支了起来,他可不想在他们搜查暗室的时候,却因为暗室门意外被关上而被困在深达百多米的海底。

        这个暗室堆满了各种规格大小的密封箱,真的是满满当当,连一丝空隙也没有。

        面对这一堆箱子山,方敬表示有点手足无措——码放得太整齐太有技巧了,他有种自己若是手贱抠一个出来,箱子山肯定会砸他个满头满脑被埋起来的预感。

        可是看着这么一堆宝山,却不知道里面装的是什么,让他的心里像被人千挠百抓一样,实在不能忍啊。

        岑九仿佛看出了他的纠结,游了上去,这里摸摸,那里碰碰,然后从摆放得整整齐齐连一丝缝都没有的箱子山里硬生生抠出一个小箱子,并且整个箱子山纹丝不动,顿时让方敬两眼闪成星星,看着岑九的目光充满了热情崇拜。

        当然,方敬以前看着岑九的目光也很热情,但今天似乎更热情了。

        这个时候氧气瓶的刻度提示只有十五分钟,方敬打了个手势,表示先回船上去,这一趟潜水要暂告一段落了。

        众人对这个英明的决定都表示了赞同。

        于是方勤抽掉了那根钢条,看着暗室的门在他面前缓缓关上,别问他为什么在深海百多米的水下,一条废弃了几十年早已经被藤壶霸占成为自己繁衍后代的巢穴的沉船,为什么一个暗门机关居然还能用。

        方敬表示,小霓虹的世界他不懂。

        萧泽和丁希在船上正在同步接收方敬他们从水下传导过来的影像,因为设备老旧的缘故,影像不是很清晰,但大体还是看得清楚。

        一开始的时候,两人也有点失望,以为不过是条普通沉没的渔船,萧泽甚至还抽空跑到甲板上摸了根烟叼在嘴上——因为拖船上器械多,有时候甚至因为出海太远的原因,船上会多储存几桶燃油,方敬早在最开始的时候,就声明船上绝对禁止吸烟。

        这是关系到大家生命安全的大事,大家都很自觉地遵守,只有偶尔烟瘾实在上来的时候,才会叼上支烟不点燃嗅嗅烟味解馋,而且还都是跑在甲板上。

        真不明白都不点燃了,为什么还要特地跑到甲板上去,但自从萧泽第一个这么做之后,大家都很默契地当成一个不成文的规矩,默默地遵守了。

        等到萧泽意识到这种脱了裤子放屁的行为有多傻逼,再次从甲板上回到电脑监控室里,正好看到岑九打开暗门的那一幕。

        满满一整个暗室的密封箱。

        萧泽只看一眼,就知道那是一种即使放到现在来说,技术依然称得上先进的材料,防水隔热防爆,用来收藏各种宝物危险品违林示品的不二选择。

        显然,这艘从一开始就古里古怪的渔船,用这么隐秘的方法藏起来的当然不是什么廉价货。

        这就好比钻石箱子里装的肯定不会是廉价的玻璃一样,光看这箱子材质就知道这回方敬估计又能不少好东西。

        “小老板的运气真不错啊!”就连丁希都放下画了大半的海图,凑过来和萧泽看着那个箱子,猜测着里面装的会是些什么。

        “黄金吧。”萧泽道,“这东西从古到今都是硬通货,这个箱子这么高级,肯定装的是黄金。”

        “箱子那么小,也有可能是古董吧。”其实丁希心里也倾向于黄金的猜测,不过既然是打赌,如果两个人都猜一样就没输赢了。

        他和丁希都隐隐猜到,方敬这次出海的目的肯定就是那条金玫瑰宝船。

        他们又不傻,别管当初他对敬言察怎么说,但是莫名其妙被绑架,之后没过多久,方敬就开始筹备出海的事,用脚趾头想都知道肯定跟那条什么金玫瑰宝船有关。

        想到他们有可能发现了小霓虹当初从旧天|朝掠走的财富,就连向来沉稳的萧泽都有些激动起来。

        那可是小霓虹战期搜刮了大半个旧天|朝民间的财富啊!据说光黄金就掠走了将近六千吨,这还只是旧天亚其他各国,财富不计其数。

        等到方敬他们抱着箱子回到船上时,所有人都炯炯有神地盯着那个箱子,目光仿佛要把这个小小的箱子灼穿似的。

        方敬:“?!!”

        “小老板,快打开看看嘛。”有人忍不住催促道。

        “就是嘛,在海上漂了几个月,总算有收获,快打开看看是什么。”

        就连岑九和萧泽都用一种充满热情的目光看着方敬……手中的箱子,虽然他们两人什么话都没说,但眼神早已经出卖一切。

        方敬自己也好奇得不得了,恨不得立刻知道箱子里面是什么。他拿着箱子翻来覆去地看了好久,却没有找到打开的方法。

        整个箱子像一个整体一样,连一条缝都没有,完全的密封状态,连个锁孔都没有。

        大家都很扫兴。

        “直接打开不就成了?”岑九纳闷地道。

        方敬犹豫了:“不能吧,在海底能完好地保存这么多年,轻易用外力估计打不开,要不然光海水那么大的压强早就把箱子弄坏——”

        “咔嚓”一声,箱子开了。

        九个人十八只眼睛全朝箱子看了过去,然后每个人都是一副卧草脸。

        居然是一箱子书!

        一箱子破破旧旧卷了边,纸张泛黄,好像随时会风化的旧书!

        九个人里八个人脸上都露出失望的表情。

        尤其是萧泽和丁希,两个人的脸上露出忿忿不平的表情。丁希更是从钱夹里抽出一张粉票子,递给方敬。

        方敬:“?!!”

        为毛要给他钱?

        萧泽:“从我工资里扣一百块吧。”

        方敬满头雾水,这是个什么情况?

        不光方敬,其他几个也是一脸懵逼的表情,尤其是陆扬,摸了摸鼻子,凑到丁希跟前,委屈地道:“小希啊,我这个月烟钱都没有!”

        丁希看了他一眼,不为所动:“吸烟有害健康。”他又把目光转向方敬,解释说,“刚才我和萧泽打赌,猜箱子里是什么,他猜黄金,我猜古董,结果我们俩都输了,当然是庄家赢钱了。”

        方敬:“……”

        他看了看里面的那本破书,眉毛一挑:“那可说不定。”

        说着他从抽屉里拿出放大镜,对着最上面那本破书翻来覆去地看了好几遍,然后淡定地把刚入手的一百块还给丁希。

        “你赢了,钱还给你。”

        丁希:“?!!”

        “这是《南唐杂记》孤本,据说早就失传了,这种珍贵古籍,比黄金还要贵重。”方敬表面淡定,内里十分不淡定地道。

        众人:……

        虽然不懂,但感觉好高大上的样子。

        但方敬显然没有再解释的意思,他从抽屉里摸出一双薄薄的橡皮手套,戴在手上,小心翼翼地挪开最上面的那本残书,看到箱子底下整整齐地还码了好几本旧书。

        一翻书名,方敬顿时崩溃了。

        《南唐杂记》、《明书唐书·刑法志》、《齐代艺文志》……

        这种绝世孤本,早已失传的古籍,这个小箱子里面居然就有八本!

        别说黄金,就是一箱钻石也没有这几本破书值钱啊!

        孤本孤本孤本!

        知道孤本是什么意思吗?就是独一无二,现世只存了这一本!

        方敬久久不能言语。

        想到那艘沉船里有整整一间暗室都是这种密封箱,方敬整个人都有点不好了。

  https://www.biqugex.com/book_33981/18411681.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biqugex.com。笔趣阁手机版阅读网址:m.biqugex.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