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渔夫的秘密 > 136.第136章

136.第136章

        接下来的几天,方敬他们又下海了几次,把那条沉船里里外外都探了个遍,拍摄的照片足够凑一个系列片了。

        辛苦几天,收获十分巨大。

        除了那间密室,方敬还在船上找到了大批金条。

        那些金条融成等量大小,并没有被锁在密室在,就堆在货舱里。

        船沉没的时候,呈左侧倾斜,几乎整个左侧舷全部掩埋于海底泥沙之中。

        大约是船只下沉的时候,货舱遭受到挤压爆裂,装载的金条很多都被泥沙掩埋,只有少数散落在断裂的缝隙之中,被方敬发现。

        最为重要的是,方敬并没有在船上找到悬挂的国旗,船身上也没有什么标志,完全就是一艘普普通通的渔船。

        方敬猜想大约是因为当初霓虹人为了掩人耳目,顺利地把财宝运出旧天|朝,伪装得太成功,连国旗都没有悬挂,估计霓虹人也没有料到,他们精心改装的运宝船,最后居然在离港没多久就因为护卫舰而暴露,遭到旧天|朝部队的拦截,甚至无法平安抵达目的地,最后沉没在海底。

        没有悬挂国旗而且船只上也没有任何能表明船只所有人的信息,在某种程度上其实就相当于是无主沉船,向来是谁找到就算谁的。

        果然教条主义害死人啊,不懂得变通就是这种下场。

        方敬表示,这样死板完全照着计划行事的霓虹人,再给他来一打吧!最好这样的沉船也给他再来一打。

        他甚至还捞了一小片破裂的钢片,拿回船上让丁希分析,得出的结论是,这艘改装渔船的吨位,以艾莉西娅的拖力根本不可能拖上来。

        硬件跟不上打捞船只的要求,这是硬伤。

        想来想去也没有什么别的好办法,最好方敬只好做出决定:“那先把船上的东西打捞上来,船体等我再想想办法吧。”

        这个船队方敬是船主,大家都听他的,虽然方敬外表上看起来最斯文,但是对于他寻找沉船和捞船的特殊技巧谁都不会轻视。

        等到准备工作就绪,正式开工的时候,大家都热情高涨,工作劲头十足。

        最重要的大头当然是那间密室里的各种大中小微型的密封箱。

        连金条都只是随随便便堆放在货舱里,可想而知,能被存入密室的只能是各种比金条更加珍贵的宝物,比如说那些绝世孤本的古籍,或者更珍贵的东西。

        密室里大大小的箱子有将近几百个,当然不可能靠他们几个人一趟趟地往返水底抱上来,穿着百多斤重的笨重潜水服能保持体力在水下自由行动已经十分耗费体力,更何况里面那些巨大的根本不知道装的是些奇奇怪怪东西的箱子,死沉死沉的,即使是他们当中力气最大的岑九,也不能保证每个都能扛起来。

        再说身为所有人里武力值最高的,岑九还肩负着保镖的重任呢!

        比如说来条凶猛的青鲨什么的,除了岑九,其他人单打独斗都很难对付。

        “咱们船上有两台吊车,用吊车把箱子吊上来,再下水捞那些金条。”方敬道。

        比起他们船上自备的铁箱子,方敬反而更相信霓虹人精心制作的密封箱,光从那间密室就能看到小霓虹在这上面的技术,在水下淹了几址年,如果不是岑九意外打开了密间的暗门,估计那间密室还会一直保存下去,甚至上百年都不会进水。

        这简直就太不可思议了。

        再说他还亲自带上去过一个微型的小密封箱呢,直到岑九开启了箱子,里面的古籍还是干干净净的,连一滴水都没有。

        这一次方敬态度坚决地表示,只用他和岑九下水,其他人都在船上负责操作吊车,保持海面警戒。

        要知道全世界不知道多少人都在盯着这艘沉船,上次就有人跑到东庄去了,方敬可不想最后捞船的时候出什么意外,要是大家都在水下作业,结果被人一锅端了从中截胡,那就太冤了。

        天|朝不允许私人拥有木仓支,要是真碰上穷凶极恶的海盗,或者歪果仁的打捞队,他们肯定吃亏。

        陆扬觉得老板干最辛苦的活,他们这些员工反而在船上躲清闲,十分过意不去,坚决表示要跟着方敬一起下水做苦力。

        “那底下水压太大,即使穿着减压潜水服,一天也只能深水作业两个小时,你们两个人效率太慢了,我和阿超跟着你们一起,船上有阿泽他们几个就够了。”陆扬道,“要是真碰上正儿八经的海盗,咱们这几个人,要武器没武器,动起手来没多大作用。”

        方敬船上的打捞设备很多都是老古董,至于武器设备那更是完全没有——遵纪守法的好青年方敬压根就没想着要在船上配备重火力武器,条件也不充许。

        真是个体贴老板的好员工,可是方敬表示,这样的员工他想退货不知道现在来不来得及啊!

        好在萧泽出来打圆场道:“阿扬,行了,老板这么安排总有他的道理,我们只要听从安排就是了。”

        陆扬:“可是——”

        萧泽陆扬还想再说什么,却被萧泽一把打断,“当初出海的时候怎么说的,到了海上凡事都听老板的,老板让你留在船上负责警戒,你只要把自己的本职工作做好就行了,别的不要多管,老板自有主张。”

        方敬:“……”

        感觉萧泽现在越来越霸气侧漏了。

        有这样的员工,做老板的压力好大。

        两人换好潜水服,要不是船上人多,方敬甚至连潜水服都不想换,毕竟穿着一个百来斤重的东西实在不是一件多轻松的美事,穿久了压得骨头都疼。

        岑九倒像个没事人一样。

        方敬有一次好奇地问他,岑九漫不经心地回答,就当练轻功了。

        当然方敬的表情无语了很久。

        就当练轻功了。

        当练轻功了。

        练轻功了。

        轻功了。

        功了。

        了。

        原来别人说的腿上绑沙袋练飞毛腿真的是练轻功的法子啊,腿上绑沙包和身上穿百来斤重的衣服道理是一样的嘛。

        这样看来,以后船捞得多了,他说不定也能有岑九那样漂亮的身手呢!

        方敬越想越高兴,艰难地扭过头和大家打了声招呼,就让萧泽把他放下水。

        萧泽亲自操作吊车将两人吊下水,潜到水下二十多米的时候,方敬召唤出水泡泡,把他和岑九笼罩起来。

        已经见识过很多次水泡泡的神奇,甚至都亲眼见过,岑九现在面对水泡泡的时候非常淡定。

        两人进到沉船里面,熟门熟路地潜到暗室门口。

        岑九伸手在船板上摸索了好一阵,不知道按了哪里的机关,只听“轰隆”一声响,暗室门再次缓缓开启。

        以一种极为巧妙的手法堆得满满当当不留一丝缝隙的箱子里,只有一个小小的缺口——上次方敬捞上来的古籍箱子,现在已经被他收进水泡泡,存入体内空间。

        面对这样一堆箱子山,方敬的心情既激动,又忐忑。

        激动的是好多好多的钱在招手啊,忐忑的是,万一拆箱子没拆好,箱子山倒了,砸到他和岑九怎么办?

        更甚至,像梦中那样,把他和岑九埋了起来就更不好了。

        钱多是好事,但是被好多好多数不清的钱埋起来,还是挣不脱的那种,那就一点也不美妙了。

        就像以前一个童话故事里讲的,一个对金子无比渴望的国王,最大的梦想就是希望凡是他手指碰到的东西,最后都能变成金子就好了,然后有一天他的心愿终于实现啦,然后真的凡是被他碰到的东西统统都变成金哒,食物、水、花园里漂亮的花朵、甚至还有他的王后和女儿。

        方敬乱七八糟地想着,岑九已经开拆卸箱子山子。

        只见他这里摸摸,那里碰碰,明明穿着笨重的减压潜水服,双手依然灵巧不已,不一会儿,又被他从那堆箱子山里抠出了一个小箱子,递给方敬。

        方敬接了过来,觉得略重,往后游了几步,把箱子放在吊他们下来的钢板上,用铁链拴好。

        他现在已经能同时分裂出好几个水泡泡,只要彼此之间的距离不超过五米的距离。

        钢板就吊放在他们进来的甲板上,隔得非常近,是丁希仔细查看过他们拍摄的沉船影像后,为了让他和岑九省下搬运的麻烦,特地计算的最佳距离范围,正好在水泡泡分开的距离之内——不过这也是因为岑九只是站在暗室门口的缘故,如果进入暗室里面,就超过距离啦。

        这真不是一件容易的事。

        将近两百米深的海水底下,温度比海平面低很多,钢铁在这样的压强底下,因为温差骤然加剧,变得像玻璃一样易脆,而且这么长的铁链,那重量也很可观。

        好不容易将小箱子缠好,挂在钢板上,再游回去。

        这个时候岑九已经抠出好几个箱子,就摆放在冷冻舱的甲板上。

        其中一个箱子看着小小的,却易外地沉。

        方敬试道想要抱起来,差点扑倒在甲板上。

        他使出好大的力气,箱子纹丝不动。

        方敬:“?!!”

        奇了怪了,明明箱子小小的,看起来应该不会很沉的。

        这边鼓出的水泡泡吸引了岑九的注意,他扭过头正好看到方敬被箱子压得往前栽的一幕,囧了一下,游过来一只手把箱子托了起来,朝着钢板游过去。

        忘了身边这人有多么秀气,吃得少少的,力气也小小的,长得又白净,就像个小姑娘一样。

        虽然方敬总是喜欢嚷嚷着在他面前摆大哥的款,那么一张嫩脸,说是他哥,走出去又有谁会信呢?

        也只有这人总是会因为家里谁是大哥争得面红耳赤,不依不饶。

        接下来的事情,岑九几乎一个人全包了。

        抠箱子,把箱子抱到钢板上固定好,再游回去重新抠箱子,完全一条龙服务,方敬在边上只做了一个陪衬,或者说水泡泡的开关,毕竟离得太远,水泡泡就无法分裂开来。

        在某种意义上来说,他的作用也是满大的。

        水下作业效率十分缓慢,即使方敬有水泡泡这个作弊利器存在,等到氧气瓶里的刻度到十五分钟的时候,方敬朝着岑九打了个手势,示意他暂时可以,先回船上去。

        他的水泡泡金手指除了岑九,谁也不能暴露,以后注定要带到棺材里面去,哪怕是萧泽他们,也不能露出丝毫端倪,这既是为了萧泽他们考虑,当然也是为了自己的生命安全着想。

        岑九显然也明白,点了点头——戴着机械潜水头盔,平时这样一个简单的动作现在做起来却充满了难度,至少方敬就做不到,天知道当是为了支撑头顶上这个东西就差不多耗费了它所有的力气了。

        两人游回到钢板附近,再次确定上面的各种大中小箱子都已经固定好,然后就到了大力士岑九表演的时候了。

        只见他拎起一段铁链,用力抖了抖,方敬发誓他似乎看到了一种奇异的波动自铁链从四周散开,一直往上传播。

        海面上一直聚精会神注意着海里情况的众人,看到吊车上挂着的铁链以一种非常轻微的频率动了动,顿时各个精神大振。

        “好了,老板他们应该已经准备好了,正阳,锐达,准备将东西吊起来。”萧泽作为船上的总指挥,方敬不在的时候,通常都是他负责统筹安排。

        付正阳和耿锐达二话不说,操作吊车。

        甲板上只听到哗啪的声响,不一会儿,平静的海面上掀起一股浪花,两个怪模怪样的机器脑袋冒了出来。

        “老板!”一直关注着附近的萧泽立刻上前,放下救生梯,招呼其他几人,七手八脚要先把衣食父母拉上来,岑九还在下方负责往上推。

        一个推,好几个同时拉,七手八脚地忙碌了好半天,终于把人拉上来了。

        回到甲板上,方敬迫不及待地解除掉沉重的潜水服,整个人像脱了重负的骡子一样,舒服地吸了口气,一屁股往甲板上一坐。

        “累死我了!”方敬累得呼呼直喘气。

        所以说深海潜水真不是一般人能玩的,再好的身体过几年都会熬坏。

        岑九看着瞬间空无一人的救生梯,摘下潜水头罩,默默地自己爬了上来。

        “好点了没?”萧泽蹲在方敬身边,看着他青白得没有一点血色的脸孔,道,“你和岑九休息,接下来我和陆扬下水去。”

        深海潜水消耗大,即使萧泽知道方敬肯定有什么特殊的手段,看样子也有点吃不消。

        就是呢!

        玩这个的一靠技术,二靠设备。

        设备他知道得一清二楚,百米左右倒是完全没问题,超过一百五十米压力就相当大,没有专业的水肺潜水员休想正常作业,即使有专业的水肺潜水员,效率也不太高。

        看到方敬仿佛要虚脱的样子,说实话,萧泽反而松了口气。

        还好,方敬即使有某种诡异的手段,看样子也没有到强大到逆天的地步,最多就是看上去比别人运气好一点,又或者潜水技术高一点,还不值得引起某些特别人士的注意。

        他之前还一度担心方敬之方面的能力实在太过妖孽,引起有心人士的警觉,而给方敬带来什么不必要的麻烦和危险。

        匹夫无罪,怀璧其罪的道理,即使是在这个以自由、平等、民|主号称的国度,依然影响深远。

        他喜欢方敬这个大方又有点二缺的老板,并不希望他因此而引起什么心思叵测之人的猜忌与兴趣。

        岑九走过来摸了摸方敬青白的脸孔,英俊的脸孔板得死紧。

        “以后你就在船上,别潜水了。”看那脸色青白得跟鬼一样。

        “嘿,我没事。”方敬喘匀了口气,冲着岑九呲牙一乐,“我没那么弱,我也很能干的。”

        要是失去他这个潜水大将,靠着岑九他们想要在深海里把这么一艘吨位堪比小型战舰的沉船打捞上来,不知道要捞到猴年马月去,关键是到了猴年马月,估计还捞不上来。

        一天最多能在海水底下工作不超过两个小时,剩下的大把时间既要减压,还要休养,没个三五年别想捞起来。

        以现代信息传播的发达程度,根本用不着三五年,就大把的海盗海洋探险家闻风而来,到时候别说捞船,连命说不定都没了。

        岑九冷着脸不说话。

        意识到自家男朋友好像又开始间歇性抽风,方敬嘿嘿一笑,他心里也实在高兴,顾不得一众电灯泡在侧,忍不住凑过去在岑九脸上亲了一记:“别这样,你看咱们捞船多有效率,用不了多久这船上的财宝就能捞上来了,那可是好多好多钱,用不完那么多,高兴一点嘛。”

        岑九扭过脸去,拒绝他的讨好。

        每次都只会用这一招,真是可恶!不知道他有多担心吗?

        好不容易才来到这里,连时空都跨越了一遍,才能来到这个世界和他相遇,难道又要像影十八那样,眼睁睁看着他涉险,然后死去吗?

        作为一个成熟的大人,小男朋友生气了怎么办?

        方敬毫不思索就做出了决定,当然是哄呗!

        谁让他这个小男朋友前不久才堪堪到法定结婚年龄,作为已经在社会上摸爬打滚多年,向来自诩为成熟稳重大人的方敬自然不能跟岑九认真计较。

        他伸出爪子摸了摸岑九垂下身体两侧的手,语气近乎有点讨好地道:“小九,真生气了?我有分寸的啊,我都算好了,肯定在身体承受范围之内才会坚持的,要是真的有危险,我肯定二话不说听你的。我才不会自讨苦吃,我都说好了,要和小九一起长命百岁,即使将来成了白发苍苍的小老头也要一起幸福的生活,谁也不嫌弃谁的。”

        本来只是一句习惯性安慰讨好的话,没想到说到后来,不知道怎么的就成了味道,反而成了告白。

        说的人还没觉得什么,在一边正准备劝架的萧泽等人顿时一脸哗了哈士奇的表情。

        原本还以为这对模范好情侣兼好老板终于难得顺应潮流,做一把普通情侣应该会做的事——红脸吵架,他们一边准备看好戏,一边正琢磨着到时候谁扮红脸谁扮黑脸,好让两个老板消气,没想到这对奇葩情侣居然正经的架不好,无缘无故就开始撒狗粮虐狗了。

        在单身狗面前这么狂秀恩爱,真的好么?不知道秀死快吗?

        萧泽忿忿地想,真想画个圈圈诅咒他们其中一个一辈子不举!

        同是秀死快成员之一的丁希,摸了摸下巴,笑了起来:“老板,箱子捞起来了,不去看一下都有些什么宝贝吗?”

        这些小霓虹就是讨厌,好好的箱子盒子非要装上那么奇奇怪怪的机关,还好他们这边有拥有特殊寻找机关开机关技能的岑九在,要不然看着这么一座宝山却不能亲自打开,那得多糟心啊!

        方敬很快便把这事扔在了脑后,转身注意到海面上。

        吊车那边,付正阳和耿锐达不愧是多年的战友,彼此之间默契十足,半个小时后,只见一块巨大的钢板上以一种常人难以想象的技巧,堆放着十几口大大小小的密封箱,终于浮出水面。

        方敬顿时激动了。

        啊啊啊啊,好想知道里面都有些什么啊啊啊啊!

  https://www.biqugex.com/book_33981/18540842.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biqugex.com。笔趣阁手机版阅读网址:m.biqugex.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