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渔夫的秘密 > 第151章

第151章

        方家可是发达了。

        等到后来博物馆建成了,镇里新建的两个楼盘,还有海边那一片高档度假别墅陆陆续续清盘,村里人才知道那几个项目居然都有方家的份。

        镇上那两个楼盘他们是知道的,建得特别漂亮,配有泳池、健康中心幼儿园社区诊所等等一系列配套设施,如果不是什么大病,感冒了吊个水什么的,只要下楼就能打点滴,特别方便。孩子读书都不用出社区大门,旁边就是社区公园,别提多漂亮了。

        价钱不便宜,卖得还特别好。

        开盘那天,好多外地牌照的小汽车开了过来,听说都是买房的,不少在外地工作的人都赶回来抢了一套留着将来养老用。

        渔村环境好,旁边的博物馆也建成了,靖城政|府有意将芙蓉镇等几个周边小镇都纳入城区范围,说是打造一个生态宜居海滨新区。

        朱家和方敬都赚了个盆满钵盈,就因为这个,朱家大哥对方敬的态度都友善了许多。

        谁知道当初只是玩票性质拿来给小弟练手的项目,居然能发展到现在这个程度,真正算得上是意外之喜了。

        看来他那个脑子进水,成天只知道吃喝玩光花钱的小弟认真起来也是个不输任何人的人才。

        东庄这个小渔村开始渐渐地进入世人的视野。直到一个拍摄东庄附近旅游的专题片播放出来,大家才发现原来自己住的地方居然还藏着一个这么漂亮的世外桃源,简直风景如画美爆了有没有。

        自从方敬和岑九从外面一人抱了一个孩子回来后,前来探信的人先是沉寂了一会儿。这年头谁都不是傻子,小姑娘们都挺精明的,谁也不愿意还没进门就当现成的后娘。

        不过等到方敬的事业越做越大,尤其是大半个芙蓉镇基本都是方敬的产业之后,有人渐渐便忍不住了。

        方家这么有钱,便是多养一个孩子也没什么,大不了可以请保姆嘛,等将来孩子大了,随便打发点什么,家产不就是自己的了。

        打着这种算盘的人还挺多的,做媒的又开始一个接一个差点踩破方家的大门,就连方二婶都回来了一趟,说是要给方敬介绍自己娘家的侄女。

        “小雪你过年的时候也见过了,那孩子今年才二十六,人长得挺漂亮的,性格又好,和小敬正好般配。我都问过她了,她也愿意跟小敬处对象。嫂子,不是我说了,这么好的姑娘,打着灯笼也难找。”方二婶现在对着方妈妈的态度真是特别好,一口一个嫂子喊得亲热极了,完全想不到几年前两家还放言要老死不相往来的。

        小朗就是方敬的儿子,大名方朗,小名宝贝蛋、小乖、猪猪什么都有,家里每个人叫法都不一样,是方家一家老小的心头肉。

        “这个——”方妈妈满脸为难之色。

        就像方敬所想的那样,有了孙子之后,方妈妈对于方敬结婚的事倒是催得没有那么紧了,尤其每次提起孩子妈的时候,方敬的情绪就会很低落,久而久之,方妈妈自然一厢情愿地认为方敬对那姑娘情深意重,不能忘怀,于是在这件事上,方妈妈尤其敏感,生怕方敬有什么心理负担,完全不敢在这上面多嘴。

        “小朗现在太小了,小敬早先就说了,等小朗大一点再说结婚的事,那孩子生下来就没娘,怪可怜的,小敬可疼他了。”方妈妈含糊地推辞道。

        就算不是因为小朗,她也不愿意跟方二婶家再扯上什么关系,她家的姑娘就更不想娶进门了。

        她可算是看透方二叔一家的为人,要不是看在老方的面子,巴不得两家老死不相往来。

        但这有点难度。

        去年方二叔见东庄发展得好,村子里的人开家庭旅馆开农家乐啥的,家家都忙得红红火火,有声有色,他也按捺不住了,和方二婶回到乡下,找村支书要回了自家的宅基地,也开始盖房子,打算跟风开小旅馆。

        村子里这几年发展得好,村里的年轻人大多数都回来了,地段好的宅基地基本都被先来的挑走了,分给方二叔一家的就是最靠里不当路的一块,而且人均三分地,也没有多的了。

        方二叔家的宅子倒是建起来了,但是生意却远不如久方客栈来得好。

        九方客栈在东庄已经算是挺有名的客栈,装修得有表调,干净,价格也挺实惠的,早上还供早饭,最重要的是大家都知道,九方客栈的大老板就是那个捞出一船骷髅的方敬。

        在名人效应的加持下,九方客栈的生意一直挺稳定的,还有几个长期住户。

        之前的那个小说家在客栈里包下了一间房,每年都要过来住上好几个月,陆教授他们更是一放假就呼朋唤友地过来,等到沉船博物馆建成,时常带着学生过来参观做课题,吃住都在九方客栈,那是谁也抢不走的稳定客源,别人羡慕也没用。

        方二婶又羡又妒,又眼红方家的财产,想尽办法想要和大哥大叔套近乎,奈何方爸爸和方妈妈对他们夫妻俩的态度一直都不冷不热的,来了上一杯茶水,客套得近乎冷淡。

        两口子虽然不满,也毫无办法,谁让当年以为方爸一家再也翻不了身,把人往死里得罪了呢?等到人有钱的时候再巴上来谈感情,谁也不耐烦理他们。

        “就是因为孩子太小,所以才更要找个人照顾孩子啊!小敬他一个大男人哪里会照顾孩子哦,还不是要累着你。你和大哥年纪也大了,收个媳妇帮着照顾一家子老小不是挺好的嘛?家里又不缺钱,还有少得了小朗一个孩子的吃喝不成?”

        方妈妈不待见方二婶,一直不肯松口,只推辞道:“等我回头问问小敬的意思吧。”

        “他还能有什么意见?嫂子,我们一家人关起门来说实在话,小敬虽然现在看着手里有几个钱,可是年纪到底在那里,都三十二了,家里还有个孩子,现在的年轻小姑娘谁愿意还没进门就当后娘啊?难得有小雪这样年轻漂亮又有学历的女孩子愿意跟他处对象,也不嫌弃他没结婚就养了个孩子,让他也别太挑了,找个合适的女孩子结婚,安安心心地过日子吧。”

        方二婶越说越觉得有理,不想方妈妈的脸色却越来越难看,等到说林雪不嫌弃方敬的时候,顿时再也忍耐不住,冷着脸说:“有孩子怎么了?现在的年轻人多的是搞大了肚子不愿意养的,我们小敬这叫负责,可不是那种吃了不认帐,反而叫女孩子一个人去医院打胎的渣男。”

        方妈妈说的是姜主任被双规后,方彬一看岳家倒台,占不到什么便宜,反而还要受牵连,急急忙忙闹着要离婚,连姜依瑶肚子的孩子都不要了,非逼着人家去医院里堕了胎,把人一个小姑娘扫地出门。

        自家做的亏心事被人当面戳了出来,方二婶脸上也有点挂不住,讪讪地道:“嫂子,我们这不是说小敬的事吗?干嘛扯这些有的没的。”

        心里呕死了。

        要不是为了儿子的前途,她才不会在方妈妈面前这么伏小做低。

        因为这两年换届,新上台的一把手实行廉政,不允许公款吃喝,方彬工作的那家酒店生意日渐萧条,今年就已经裁了两次员了,方彬也在后面一批裁员名单中。

        与之相反的则是方敬在芙蓉镇上建的九方酒店,生意越来越好,方二婶便想把方彬安排到九方酒店去,听说酒店打扫卫生的服务员,一个月工资都有好几千。

        不过这事她跟方敬提了两次,方敬每次都让方彬去投简历,投了之后就一点音讯也没有。

        方二婶对方敬这个侄子也是满腹怨气,也是个没有长幼尊卑,眼里只有钱六亲不认的东西!

        方妈妈如今有老公有儿子有孙子有房子有车子有票子,腰板都比以前硬,从以前就一直不喜欢方二婶,这会儿话说得可直了。

        “有人做得出,还不兴别人说吗?”她笑了笑,道,“再怎么样,我们小敬也没有靠着老婆起家,等岳家败了又翻脸不认人。他年纪大了又怎么样?外面多的是三四十岁都不结婚的人,人有工作有钱,到处旅游,过得不知道多潇洒。”

        方妈妈可是在大洋彼岸的米国生活过三四个月的人,外面的人多开放啊,男的女的都不结婚,日子过得不知道多惬意。

        当然,身为传统女性的方妈妈其实并不赞同这种生活,她更倾向于天|朝几千年的传统,早早结婚生个孩子,一家子才叫圆满。

        但她可以拿这话说方敬,却见不得外人也这么看他。

        她儿子又帅又会赚钱,还特别孝顺,别人不知道有多羡慕,比方彬那个在家靠父母,结婚靠老婆,只知道啃老吃软饭的强多了。

        方二婶家那个侄女有什么资格说不嫌弃她家方敬!

        谁不知道这个时候巴上来想给她做媳妇的不是图他们方家的钱啊,林雪她也见过,以前两家还在一起玩,他们家穷得要命,老方躺在床上不能动的时候,怎么不见那姑娘来给他家小敬做女朋友?

        方妈妈顿时觉得有些索然无味。

        她又跟这些人计较些什么呢?

        “天不早了,我还有一屋子的衣要洗,就不陪你了。”方妈妈说着便起身送客。

        方二婶只好百般不情愿地离开,走的时候因为心时忿忿不平,嘴里嘀咕道:“一个大男人,三十多岁了还不结婚,不会是有什么问题吧?”

        “你说啥?”方妈妈顿时化身护崽的母狮,竖起眉毛冲着方二婶骂道,“你才有毛病吧!不答应跟你侄女处对象就是有毛病,在你眼里天底下就没有正常男人是吧!”

        “我就是说说而已,你生那么大气做什么?”方二婶不想和方妈妈吵,悻悻地回了一句,灰头灰脑地离开了。

        骂走了方二婶,方妈妈心里不高兴,她一不高兴就喜欢洗东西,把家里的窗帘沙发套床什么的统统拆下来塞洗衣机搅。

        想着方敬屋子里的床罩被套也好久没洗了,便去给方敬收拾屋子。

        儿子大了,他住的房间方妈妈平时也很少进,只偶尔打扫的时候才会过来,而且每次都会提前打招呼。

        把屋子里里外外擦了一遍,擦床头柜的时候,方妈妈打开抽屉,然后看到柜子里摆着一盒拆开的套套和一支润滑膏。

        再往浴室里的垃圾篓里一瞅,果然有一只用过的套套。

        方妈妈疑惑极了。

        儿子从没有往家里领过姑娘,那这个套套是跟谁用的?

        方妈妈想着,又去掀床罩,果然在床上看到许多可疑的痕迹。

        身为过来人,儿子都生了两个,现在都要做奶奶了,方妈妈当然知道这是些啥痕迹。

        她儿子天天都和小岑一个屋,两人同进同出,只要在家的时候,从没见两人外宿过。

        昨天也是,两人从外面回来就一直没有出去过,那这个用过的套套到底是哪来的?

        难道是儿子跟小岑用的吗?

        方妈妈顿时心里一沉,脑中涌上一个不敢想的猜测。

        在国外那几个月,她也了解了很多事,比如这个世上男人也不是只喜欢女人,女人也不是只喜欢男人的,有一种人天生就不喜欢异样,只喜欢同性,她陪方爸爸做复健的时候就碰见过两对,一对男同,一对女同。

        当时她还挺惊讶的,觉得怪不自在的,可是后来见得多了,李君昕那姑娘又跟她解释了很多次,她后来才慢慢地接受了这个现象。

        就像李君昕说的,别人又没杀人也没犯法,喜欢谁那都是他们的私事,外人有什么置喙的余地。

        可是知道别人是一回事,知道自己儿子也喜欢同性那完全又是另一回事了。

        方妈妈觉得心好乱,不敢去想这个事实,完全不知道该怎么办才好。

        “咦,妈,你怎么在这?”就在这时,门口传来方敬惊讶的声音。

        方妈妈抬起头,看见方敬和岑九两人肩并肩走了过来。

        她有些恍惚地看着两人,越看越觉得可疑,心想这两人的感情也确实太好了些,一张桌子上吃饭,一张床上睡觉,其实哪个成年男人会跟另一个男人这么亲密呢?

        就是方小乐,方敬对他好像都没有对岑九那么亲密无间,那还是亲兄弟。

        陡然想通了之后,方妈妈顿时像被雷劈了一样,整个人都有点懵了,方敬叫了她好几声后,她才回过神来,道:“我看今天天气不错,本来打算给你洗被子的,不过你的被套看着挺干净的,要不再等两天再洗吧。”

        “哦。”方敬点头,不以为意地道,“也行。”

        方妈妈看着两个高大帅气的小伙子,再看看那张她亲手挑的两米大床,觉得有些辣眼睛,转身慌慌张张地拎着垃圾就出去了。

        方敬:“……”

        “她这是怎么了?”

        “不知道。”

        “不管了,我去洗澡,跑了一天,感觉鼻子里都是灰。”方敬说着,拿了内裤就往浴室里走。

        看到空空如也的垃圾篓,再想想方妈妈刚才的表情,顿时明白了什么。

        昨天他太累了,不想半夜又爬起来洗澡,便让岑九用了套套,早上的时候急着出门,没来得及清理垃圾,不会是被他妈看到了吧?

        方敬顿了一下,心里先是紧张了一下,后来又仿佛松了口气似的,甚至隐隐有种总算被发现了,这样也挺好的感觉。

        其实从米国回来后,他就一直想着找个机会把自己和岑九的事告诉家里人,可是后来一直忙,一直找不到合适的时机,正打算等事情忙完了就跟家里人摊牌的,也省得老是有人上门给他介绍对象,他实在有点烦不胜烦了。

        “怎么了?”岑九看他站在浴室里一动不动,问道。

        “没什么,可能我妈发现咱俩的事了。”方敬把衣服放在置物柜上,三下五除二把衣服脱了开始冲澡。

        “哦,你不想让伯父伯母知道吗?”岑九看着他的神色有点复杂。

        “不,我早就想跟家里人说我们的事了,可是一直没有机会,我妈发现了也好,省得我还要另找时间。”方敬不以为然地道,“以前瞒着不说,是担心我爸身体不好,现在我爸一顿能吃三碗饭,走起路来比我还快,咱俩的事他肯定能挺过去的。”

        岑九不说话了,接过方敬手里的擦澡巾开始给他擦背,嘴角却一直往上翘起,渐渐弯出一个微笑的弧度。

        洗完澡,方敬随便把头发吹了吹,拉着岑九就往堂屋那边走去。

        他爸刚才也回来了,他都听到了。

        相比起他的随意,岑九明显有点拘束不安,破开荒地注意起自己的外表来:“这件可以吗?看起来有点太年轻了,我要稳重一点——”

        “……”方敬满头黑线,心想你那张脸本来就长得很稳重了。

        岑九也觉得自己太过紧张了,囧了一下,和方敬两人去堂屋那边。

        方爸爸和方妈妈两人都在,不过方妈妈明显有点发愣,方爸爸脸上的神色倒是和平常没什么两样,看见他们俩,还和蔼地打了声招呼:“怎么这么晚了还过来?吃了吗?”

        “在外面吃过了。”方敬看着方爸爸平静的脸色,也有点摸不准他妈到底跟他爸说了没有。

        方爸爸哦了一声,就在方敬还在猜测方爸爸究竟是知情还是不知情的时候,又听方爸爸接着道:“我听你妈妈讲,你们俩在一块了?”

        方敬:“?!!”

        岑九:“?!!”

        一看这两的表情,方爸爸还有什么不明白的。

        他问:“你俩是真的打算在一起,还是学外面的人赶时髦,就想试着玩一下?”

        方敬:“……”

        这画风有点不对啊!

        方敬有点摸不透他爸这是已经气疯了假装冷静还是真的开明到放任儿子喜欢男人都能接受的地步,但还是认真地回答道:“我和小九在一起快五年了。”

        方爸爸噎了一下,在心里默默算了一下时间,也就是说他儿子第一次带岑九回家的时候,两人就已经好上了,瞒得可真够紧的。

        他也是这两年因为方敬死活不结婚,才渐渐看出一点苗头的,要不然压根就不知道。

        “那孩子?”

        “是我和岑九的。我们那年去国外找人代孕的。”方敬说着,干脆全招了,“我们已经在国外结婚了,爸,不管你和妈是同意还是反对,我和小九都会在一起,不会分开。”

        方爸爸叹了口气,原本一直挺得直直的后背这会儿也驮了下来,整个人像是晒干了水分的白菜似的,蔫耷耷的。

        “行了,不早了,你们先回去吧,我们也要睡了。”

        方敬:“……”

        总觉得有哪里不对。

        他想过很多次,他爸妈知道他和一个男人结婚后可能会有的反应,但是就是没有想过两人的反应会这么平静,平静得都不像是他爸妈了。

        结果出门的时候,就听他爸幽幽地说了一句:“咱们这不兴两个男人结婚,你俩的事不能大办,改天找个时间办一桌酒席,请亲朋好友吃一顿饭吧。正好你也快过生日了,就选你生日那天吧。”

        方敬惊讶地回头,看着他爸不言语。

        方爸爸笑了笑,沧桑的脸孔显得有点没精神的样子:“我老早就怀疑了,只不过——”

        只不过不想去确认罢了。

        方敬满腹狐疑地和岑九往回走,后来实在好奇得不得了,在院子里拐了个弯,没有回房间,反而转到屋子后,躲在方爸爸的房间外面偷听墙角。

        屋子里方妈妈还有点回不过神,心里空空落落的。

        好好的孩子,怎么会去喜欢男人呢?明明他和小岑都是好孩子啊!

        方妈妈坐在床沿一动不动,方爸爸想掀被子没掀起来,奇怪地道:“这么晚了,你不睡还坐着干什么?”

        方妈妈扭头看着他,整个人都像是突然失去了精神一样,瞬间苍老了好几岁。

        “老方——”方妈妈忍不住道,“怎么会这样呢?两个男人怎么能一起过日子?外人会怎么看他们?将来孩子大了又会怎么想?”

        方爸爸脱下义肢,即使戴了这么多年,每次戴上取下义肢的时候,依然疼得他脸直抽。

        他把义肢放到床头伸手可及的位置,慢慢地在床上躺了下来。

        “怎么不能过日子?孩子都有了,将来他们老了也不至于身边没有个人照应,喜欢男人就喜欢男人吧,这孩子跟着咱们受了那么多苦,只要他真心喜欢都随他去吧。要是怕别人说闲话,就让他们移民去国外吧,国外都允许他们这样的人结婚了。”

        “可是——”方妈妈还有点想不通。

        “没什么可是的,难道你想让小敬跟咱俩在米国看到的那孩子一样吗?”

        方妈妈顿时沉默了。

        她陪着方爸爸做复健的时候,碰着了好几对同性恋人,也不全是幸福的,有一个男孩儿,没多大,大约也就比现在的小乐大个一两岁吧,喜欢上了一个男人,家里人不同意,便走了关系,强行把男孩儿带到国外接受治疗,就住在他们租凭的公寓的楼上。

        那个男孩儿最后想不开,从五楼跳了下去。

        想到那个孩子最后摔死的模样,方妈妈陡然打了个寒颤。

        相比起儿子被逼得跳楼,喜欢男人也就不是什么大不了的事了,就像老方说的,好歹他们有了孩子,将来老了身边也有个人照顾,不至于孤苦伶丁的。

        方爸爸躺下了好久,身边还没有动静,转过头看见方妈妈还无比凄苦地坐在床边想不开的样子,劝道:“别想了,你想那么多有什么用呢?除了把孩子逼走再没有别的用处,难道你还能管得了他的事?”

        方妈妈机械似地掀开被子,躺了下去睁着眼睛却怎么也睡不着。

        黑暗里,方爸爸又说了一句:“咱们现在能过上这样的日子,该知足了。”

        方敬听到这里,拉着岑九离开了正屋。

        回到房间里,方敬整个人也有些怔怔的,情绪不太好。

        就这么轻易地出了柜,他心里高兴的同时,又有点难受。

        他知道他爸并不是真的彻底从心底里接受了他和岑九的事,只是因为不舍得这个好不容易才聚在一起的家破散,才会强迫自己去接受这个事实,这样的体贴其实只是对于现实的无奈妥协。

        相比起儿子是个同性恋,能够一家人团聚在一起,才是方爸爸最重视的事情。

        方敬的心里酸酸的。

        “小九?”他突然道。

        “嗯。”

        方敬抬起头,看着身边一脸关切地注视着他的青年,心慢慢地安定下来。

        “我们要好好的在一起,要幸福要快乐。”

        “嗯。”

        岑九搂着他的肩,将他的脸压进胸膛,吻了吻他的发顶,说:“我们会永远在一起,比谁都幸福快乐。”

        因为你是我跨越了两个时空才找到的恋人。

  https://www.biqugex.com/book_33981/19334864.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biqugex.com。笔趣阁手机版阅读网址:m.biqugex.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