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款款情深,霸道总裁好无赖 > 108坏事传千里

108坏事传千里

        北溯工作室。

        “关于灯具设计这个项目我们倒是可以做,但具体的我们工作室内部还需要商量一下。”蒋宁硕用脸和肩膀夹着座机的听筒,手指快速地在键盘上敲击着。

        “嗯,因为这个项目还涉及到了产品展示时的采光,所以专业性和工程量比一般的项目都要大一些。”

        “不不不,您误会我的意思了。是这样的,您也知道我们工作室大多数都是在校学生,所以时间上可能没办法做到让您百分百的满意。”

        “好,我晚点给您回复。”

        挂上电话之后,蒋宁硕难掩内心的澎湃,双眼死死地盯着屏幕,嘴里一直在嘀咕着:“快给我回复,快给我回复,快给我回复啊啊啊啊啊……”

        QQ对话框却没有一丝丝响应。

        再看看手机,微信上也没有回复,这让蒋宁硕多少有些无语:靠!关键时刻总掉链子!这要是耽误了这么大一单子,谁负责?嗯?谁负责!

        等了老半天实在没人回复,蒋宁硕便顾不得陆靳北可能正在上课,一个电话就打了过去。索性那边很快就接了,蒋宁硕便极其兴奋地对着那边说:“老大!我们要发财啦!”

        *

        另一边,大阶梯教室。

        耐心听蒋宁硕把话讲完后的陆靳北挂断了电话,看着敛着眸一言不发的凉至,目光多少有些严苛。

        “你要放弃比赛?”陆靳北问她,语气多多少少有些不可思议。在他的印象里,凉至是很要强很有魄力的女孩儿,无论面对再大的困难都不会说出“放弃”这两个字,但就在刚刚,她对他说:学长,对不起,我想放弃比赛。

        凉至没有说话,只是放在双腿上的手暗暗攥紧,深吸了几口气后,朝陆靳北微微欠身,“对不起。”

        “是什么原因?”陆靳北没理会她的道歉,“什么原因造成了你的放弃?”

        凉至不说话,陆靳北就低声道:“这个时候的沉默并不值钱。”

        “我……没办法去迎合大众的需求而设计一些与我的初衷相悖的东西。”凉至说,那些东西甚至都不能称为“作品”。

        “这不是你第一次参加比赛了。”陆靳北盯着她。

        “是,可是以往都是产品创‘意’比赛,这一次是产品创‘新’。”虽然只相差一个字,但实际意义却大相径庭。创“意”比赛,她可以异想天开,可以完全按照自己的发散性思维去设计她想要设计的作品,但创“新”比赛,更侧重于产品的实用性,在实用性的基础上进行创新设计。

        创意产品和创新产品的差别相当于消费者第一眼看中的商品和他最后决定要买的商品。陆靳北说过,凉至属于创意型设计人才,而柳品宜属于创新型。以往的比赛柳品宜可能没多大的优势,但最后这场直接关乎了毕业成绩的比赛,柳品宜却能甩凉至一大截。

        听到凉至的回答之后,陆靳北的眉头微不可见地觑起,微微俯身撑着桌子,看向凉至的双眼中多了一层审视。好半天后,他才严肃地说:“凉至,你迟早要走出这个学校,迟早要磨平你的棱角去适应这个社会。”

        凉至沉默。

        “申请退赛的事情我不同意。”陆靳北站直了身体,驳回了她提出的请求,“当然,这是你自己的事情,你完全可以不顾我的反对退出这个比赛。”说完,他便头也不回地离开了大阶梯教室。

        凉至看着他离开的背影,心口一阵阵疼痛。

        是的,比赛是她自己的事情,她完全可以不考虑陆靳北的意见直接向主办方提出退赛申请。但,出于对陆靳北的尊敬,她做这些决定还是需要他的首肯,他既然没有点头同意,她自然不敢私自做出决定。

        *

        北溯工作室。

        “什么?驳回?”蒋宁硕不可思议地望着陆靳北,“驳回夜氏的项目?老大你疯了吧?”

        下午在电话里的时候,陆靳北只简单地跟他说了几句,然后扔下一句“再说”便挂断了电话,然后他便寸步也不敢离开工作室,一直在等他回来,还顺便查了一波夜氏往年展示时的灯光成品。然而当他满心欢喜地以为自己要发财了的时候,陆靳北却说:这个项目我们做不了,驳回吧。

        “我没疯,驳回。”陆靳北耐心地重复了一遍。

        “为什么啊?”

        “现在手头上接的项目那么多,你做得过来?”陆靳北淡淡地反问,顺手拿了一本策划翻看了起来。

        蒋宁硕抓着头发,现在研三的课程老多了,他哪里做得过来?

        “可是对方提名要求了,让凉至做这个项目,不限时间。”蒋宁硕还是不死心,“老大,你忘了吗?夜氏的那个总裁是凉至的未婚夫,你总得给凉至面子吧?”

        手指微微滞了一下,陆靳北皱眉,“上次尤夏的项目也是提名要求她做的,再加上比赛,她这个月手上就有两个大项目了。”

        “对方说不限时间,只要求她做就可以。”

        ……

        “我拒绝。”凉至的态度和陆靳北的一样,看都没看一眼对方传真过来的策划书,直接驳回。

        蒋宁硕有口难言,无力地用双手比划了半天,才憋出一句:“他是你未婚夫。”

        凉至便不语了。她素来如此,态度摆在那里,多余的话一句都懒得说。

        平日里习惯了凉至这副样子的蒋宁硕这会儿却有些耐不住,抓了半天头发之后问她:“吵架啦?”

        凉至还是不说话。

        “哎,一日夫妻百日恩……不对不对,是床头吵架床尾和,未婚夫妻也是夫妻啊,多大点事儿啊?人家都走正当程序诚意聘请你了,你不看僧面还得看佛面不是?”蒋宁硕苦口婆心。

        “我不做,要做你做。”

        “……”

        蒋宁硕要抓狂了。

        半晌之后,蒋宁硕绝对拿出最后一张王牌,“哎,这也由不得你了。老大和对方的负责人约好后天下午见面详谈,到时候……”

        凉至一惊,不等他把话说完便打断:“你说什么?”

        *

        上海,夜氏。

        “啧啧,情敌见面分外眼红啊,要不后天我替你去吧?”目视了夜廷深打电话的全程的肖天佐忽然有些好奇那个陆靳北究竟是什么样的货色了,竟然能把夜廷深看上的女人勾了去,不简单啊不简单。当然,他说这话绝对不是担心陆靳北的安危,而是……

        “让那姑娘知道你去找他了不太好。”肖天佐从掏了根烟叼在嘴里,点燃,“我替你去吧,反正没人认识我。”

        看着肖天佐一本正经地想要替他排忧解难,夜廷深微微挑眉,身子微微前倾了些许,“被甩了?”他记得肖天佐不是经常抽烟的人。

        被一语道破的肖天佐脸上多少泛起了尴尬,幸好吐出来的烟雾模糊了他的面容,他干咳了两声道:“干嘛说得那么直白?”虽然是事实,但他觉得“失恋了”也比“被甩了”来得有面子。

        “这一次多长时间?半个月有没有?”

        肖天佐特认真地掐指一算,“差三天半个月。”

        “嗯,不错,有进步了。”夜廷深皮笑肉不笑地说,站起来拍了拍他的肩膀,“希望你的下一任能超过半个月吧。”

        “咳,借你吉言。”肖天佐说,“我也祝你能够一举拿下女神,然后让女神给我介绍个小萝莉当女朋友。”

        “……”

        *

        韩颂贞回学校上课了。

        不知是心理作用还是怎么的,经历了这样的事情之后再返校,她总觉得周围的人都戴着有色眼镜看她。虽然凉至一再地安抚她,学生会的保密工作做得很好,大家顶多知道她失踪的事情会慰问几下,叫她放宽心。

        但,好事不出门,坏事传千里。

        韩颂贞在这一批交换生中属于活跃型的,交际圈也挺广,再加上找到她之前韩在勋曾疯狂联络过所有他能联络上的和韩颂贞有过往来的人,所以她失踪这件事早就在韩颂贞的圈子里炸开了。一个大学生失踪,如果是被劫匪绑架了的话,要么劫财,要么劫色。而如果是女大学生,特别是韩颂贞这种海外的女大学生,被劫色的可能性更大了。

        于是,也不知道是谁率先猜测了一句:韩颂贞被人襁爆了。然后,便三人成虎,这个未经任何人坐实的“猜测”生生被传成了“事实”。

        韩在勋护妹心切,盛怒之下将几个对韩颂贞指指点点的中国学生给打了,其中一个伤得挺严重的,对方气急败坏地要告他。于是,刚从处分风波中解脱出来的韩在勋,又面临着退学的危机。

        -本章完结-

  https://www.biqugex.com/book_34504/14773247.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biqugex.com。笔趣阁手机版阅读网址:m.biqugex.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