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款款情深,霸道总裁好无赖 > 140我明白,有我在

140我明白,有我在

        这一天的早晨,凉至从夜廷深的怀中醒来,反常地赖床不想起。冬天的天气严寒,被窝和心爱的人的怀抱便成了最温暖的驻地。

        “醒了?”夜廷深略微慵懒的嗓音传了过来,伸直了枕在她头下的手臂,转而又揉了揉她的头,“吻我,说早安。”

        凉至笑了笑,照做了。微微支起头吻了他的额头,笑容甜美:“早安。”

        夜廷深也笑了,回吻了她的眉心,“早安。”

        要到起床的时间了,两人却相拥得越紧。夜廷深收紧了圈住她的手臂,“今天没事情要忙吗?”

        “有啊,十点左右得去校内和几个高校设计小组的人进行交流探讨,并分享我的……”蓦地瞪大了双眼,从床上坐起,“我的笔记和交流心得!还没写完呢!”忙跳下了床穿衣服,一脸哀怨地看着夜廷深。

        虽没说话,但夜廷深已经感受到了她的目光了,不由得撑起头,笑,“这未尝不是一种磨练。”

        “So?”

        “至少为了完成任务,你的效率会大幅度地提高。”勾了唇,夜廷深撑了拦腰掀开了被子,就那么径直地走进了浴室里。所幸昨晚完事之后他有拿浴袍给两人裹上,否则这会儿凉至该恨不得戳瞎自己了。

        可是这时,她突然听到一个声音在说:做都做过了,还害羞什么?他身上还有什么地方是你没有见过的吗?

        又一个声音说:虽然做过了,但是还是要明白什么叫做“非礼勿视”!

        那个声音又说:你以为你还是纯洁小少女呢?昨晚你多热情啊!缠得他欲罢不能的,怎么这会儿还知道害羞了?

        “……”

        凉至猛地甩了甩头,脸红得可以滴血。大早上的她都要在想些什么呢这!太不纯洁了!太不纯洁了!!!

        *

        夜廷深裹着浴巾从浴室里出来的时候,凉至正用笔支着下巴不知道在想什么,特别认真的样子。他不便上前打搅,便去一旁打了叫餐电话,然后不慌不忙地擦干了头发,换了身干净衣服。

        做完这些事情之后没多久,早餐也送到了。由于凉至还穿着睡袍,不便外人进入,夜廷深便自己亲力亲为地将餐车推了进来在桌上摆放好,然后便打算叫凉至去收拾一下,用早餐了。

        再看凉至,依旧保持着他从浴室出来时的状态,一动不动,连眼睛都不眨一下。

        “吃点东西先?”

        夜廷深试探性地问道,奈何凉至像是木头人似的,声儿都没出一个,这就让他有几分纳闷了。凑上前瞄了一眼只写了几行字的白纸,夜廷深更郁闷了,难道跟这些笔记啊报告什么的比起来,他就这么没存在感?

        “来吃点东西。”夜廷深直接揽过她的腰,扶她从椅子上站起,然后特别委屈地说:“都叫你老半天了。”

        “是吗?”凉至还处于刚回神的状态,说话完全没经过大脑的那种,这一下就刺激到了夜廷深。

        行啊她!居然把他无视得这么彻底!

        感受到某人受伤又憋屈的小眼神之后,凉至忍不住“扑哧”一声乐了,学着他平时的样子伸手揉了揉他的头,“走,吃饭去了哈!”

        “……”

        用早餐的时候,凉至还是一如既往地不喜说话,并且今天格外反常地有些不在状态,估计是在思考待会儿的心得笔记要怎么应付了。

        夜廷深看着她心不在焉的样子,实在是没忍住,放下筷子,问她:“昨天的那些照片……你没看见吗?”

        “嗯?”

        凉至愣了一下,才反应过来,“看到了。”

        夜廷深便不说话了,目光灼灼地凝着她,似乎在等着她的开口。

        有时候女人太过于淡定冷静反而不太好,这样会让男人觉得她有些捉摸不定,甚至会觉得,她根本就不在乎他。但夜廷深,不愿也不肯去想后者,这些天来她的行为已经把这个可能性否决掉了不是吗?

        “照片是假的。”凉至也放下了筷子,急于解释,“我看过原视频,我知道那个男人不是你,所以我才……”

        “原视频?”

        见自己不小心说漏了嘴,凉至略微懊恼地咬了下自己的唇,这个细微的小动作被夜廷深看在了眼里,轻轻皱了眉,“有什么我不知道的事情吗?”比如,为什么会有原视频?她又为什么会看到原视频?

        轻叹了一口气,凉至决定和盘托出了,“是颂贞被侵犯的视频,我看过是因为……因为……”又不止怎么开口,犹犹豫豫了半天,她才说:“因为,有人拿那个视频……威胁过我。”

        而此时,她还不知道这个她曾经以自己的前途作为牺牲而保住的视频,却被当事人自己流了出去。

        *

        北京时间上午九点零七分,韩颂贞仍旧在急救室中,外援医生已经进去了两拨,但因韩颂贞服用了大量的安眠药,又加上发现的时间比较晚,所以目前的生命体征十分微弱。

        急救室外,韩在勋的脸色苍白得可怖,双目因布满了血丝而显得猩红不已。苏笑生怕他也发生什么不好的事情,几乎寸步不离地跟在他身后,好在韩颂贞一刻没有脱离危险,韩在勋一刻也不会离开急救室,除了几次需要家属参加的会诊之外,他基本哪里也没有去。

        吩咐了人看好医院这边的状况,夏漠寒短暂地离开了一小阵子,在医院的某处借了台电脑,查看了韩颂贞出事前传到网络上的那段视频。

        昨天与夜廷深有关的不雅照满天飞的时候,他身为凉至的父亲自然是有几分震怒的。倒不是不相信夜廷深的为人,只是那始作俑者太过于猖狂,竟然敢明目张胆地同时向夜氏和夏氏发起挑战。

        自己儿子出了事情,夜寂自然不会坐视不理,但出于对儿子的尊重和信任,他决定让夜廷深自己处理这件事情。所以夏漠寒也不好在明面上做什么事,只让人暗地里去查了下这些照片的来路,而不久前有人告诉他,这些不雅照和昨晚流入网络的那个视频里的场景完全吻合!

        这也是为什么,他会暂时离开急诊部。

        与此同时,由他代为保管的韩颂贞的手机忽然震动了起来,他接听电话之后,骇然失色,“楚楚?”

        *

        上午的北京也在忽然之间变了天。

        约摸十点左右,凉至也发现了那段不雅视频流了出来,当即震惊!

        “廷深,这视频……”她瞪大了眼睛看着未经过任何处理的视频,画面中男女的脸和关键部位都清晰可见,完全不亚于观看一场成人电影,但此刻,她的神色除了愕然,再无其他。

        夜廷深还没来得及细看,一个电话便打了过来,是肖天佐的,他很激动地告诉他:老天长眼!那照片的原视频被人曝光了!

        但是,夜廷深并没有分毫的喜悦感。

        与他所预料的一般,这视频是针对他的,但目前来看,对方并不带有任何商业性质的目的,这与他最先猜测的那个可能相吻合,如今似乎也得到了证实,对方真正的目的,是凉至,确切地来说,是破坏他和凉至之间的感情。

        然而,他想不通的是,既然目的是破坏他和凉至的关系,为什么要用凉至已经看过的视频来造假的艳照图呢?

        但很快,凉至给出了回答,“威胁我的人和现在发艳照的人恐怕不是同一拨。”沉默了一瞬,她艰难开口:“这艳照……是颂贞发的。”

        是颂贞,所以她昨天才会给她打了那样的一通电话;是颂贞,所以她不知道这视频曾经作为他人威胁她的筹码;是颂贞,所以韩在勋才会千里迢迢地跑来北京,告诉她,不要跟夜廷深在一起……

        心口像是被划开了几道口子,凉至深呼吸,对夜廷深说:“我很抱歉,替颂贞的行为。”

        夜廷深不语,只深深地看着她,那眼神仿佛在说:凉至,这与你无关,你不用感到抱歉。

        凉至却读懂了他的眼神,眼里明明有了伤口,却拼命地掩饰,“颂贞肯定是被威胁了,她不是这样的人。那帮人肯定是针对我来的,他们利用颂贞……”

        夜廷深拉她入了怀,大手轻轻抚摸着她的后脑勺,“我明白。”

        她便咬唇不语了,双手紧紧抓了他腰间的衣料,肩轻轻地颤栗着。过了一会儿后,她似乎冷静下来了,哽着声音道:“我得给颂贞打个电话,我担心她会……”后面的话说均化作了无声的担忧。

        “凉至,别害怕。”夜廷深更加用力地扣住了她的腰和头,语气坚定:“有我在,没人可以伤害你。”

        -本章完结-

  https://www.biqugex.com/book_34504/14773279.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biqugex.com。笔趣阁手机版阅读网址:m.biqugex.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