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款款情深,霸道总裁好无赖 > 174他能给你的,我也能

174他能给你的,我也能

        那天记者发布会结束后,“夏夜cp隔空高调秀恩爱”成了娱乐杂志的头条,立马压下了原本不利于凉至的舆论。

        宋氏。

        宋辰亦的办公桌前就摆了这样一本杂志,用了凉至和夜廷深的照片,附字为“夜大少霸气示爱:我喜欢,我惯的!”

        隔着荧屏,他听得清楚,随即心里莫名烦躁,拿起桌上的杂志盯着看了一会儿,便从抽屉中掏出了火机将其一角点燃,看着在火焰中渐渐消失的两人的笑颜,宋辰亦这才满意地笑了笑,将燃烧着的杂志揉进了烟灰缸里。

        温阳从外面走进来的时候,只闻到了一股糊味,下意识地看了看四周,确定并无隐患之后才笑把目光移向了室内唯一的声源,大屏幕仍旧播放着夏氏那天的发布会。凉至与夜廷深通完电话之后,流言蜚语便不攻自破,她微笑着向大家欠身,然后便离席了。

        “昨天晚上的应酬,你怎么没去?”温阳问。

        宋辰亦摆弄着打火机,语气淡淡:“避嫌。”

        温阳便不语了,看着荧屏中因凉至的离开而独自面对记者“轰炸”的夏航,唇角勾起了一抹意味深长,“我这个妹妹,还真不叫人省心啊。”

        *

        爱到深处自然黑。

        这句话是夜南歌说的,她通告排完之后便直接去了夜廷深家里,反客为主地盘腿坐在沙发上看着记者发布会的重播,一边嗑瓜子,一边对坐在一旁的凉至说了这么一句话。

        因为凉至半开玩笑地冲着夜廷深嘟囔:“这哪叫秀恩爱?分明是在黑我。”

        夜廷深说:“爱你才黑你。”

        夜南歌这个明晃晃的电灯泡看不下去了,补充:“其实我哥想表达的是,爱到深处自然黑,黑到你没人敢追了,自然就是他的了。”完了还冲着夜廷深挑眉,“怎么样?我了解你吧?”

        “嗯,了解。”

        虽然嘴上这么说着,但其实夜廷深有点儿咬牙切齿了。看来他得给妹妹上一堂教育课,告诉她,看破不说破才是她应有的智慧。

        “哥,跟你说个事儿。”夜南歌拍了拍手,抽了纸擦拭着,笑嘻嘻地对夜廷深说:“这一段时间啊,咱最好别呆在上海了。找个地方度假去呗,好不好?”

        这回,轮到夜廷深挑眉了,头枕着双手靠着沙发背,“你boss同意了?”

        “干啥需要他同意?我想去就去。”夜南歌不以为意,意味不明地揽着凉至的肩,“而且,到时候就是我不想去,你们也得去。”

        *

        很快,凉至就知道夜南歌为什么这么说了。

        一场演唱会结束之后,夜南歌被记者围起来,就自己大哥大嫂隔空秀恩爱的事情发表看法。夜廷深和凉至那儿是探不到什么口风了,但是身为妹妹,夜南歌对自己大哥的恋情多少会有些了解的吧?

        这是记者们的想法,当然,如果他们觉得夜南歌会老老实实从实招来那就大错特错了。

        “我觉得在我的演唱会之后对我进行采访,你们的关注点好歹也应该在我身上吧?这样追着我问其他人的事情,我很尴尬诶。”这是夜南歌给记者们的回答,四两拨千斤。

        知趣的记者立马转了口风,开始对夜南歌的情感生活进行了发问。在以往,感情生活都是夜南歌避而不谈的话题,但今天……

        “我的感情生活啊……”夜南歌很认真地想了想,“怕是你们挖不到什么猛料了,我没有感情生活。如果非要说几句什么的话,我觉得我和我大哥的兄妹情将会面临一波危机。”

        这……

        面对记者的质疑,夜南歌直言不讳:“我喜欢我大嫂。”

        “……”

        看到这段视频的凉至,一口气没顺上来,看着夜南歌得逞的笑,她无语哀叹,点了点她的额头,“也就这些人信你一本正经的胡说八道了。”

        夜南歌哈哈大笑:“他们就是要信才好。”

        “不怕自毁前程?”

        “这不叫自毁前程。”夜南歌纠正凉至,翻出网友的评价递给她看,“看,粉丝们还给我出主意,怎么样横刀夺爱呢!”

        “……”凉至不说话了,这丫头已经在自黑的道路上越走越远了,她拉不回来。

        知道凉至是个不喜开玩笑的人,可越是这样,夜南歌却越发来了兴趣,用胳膊肘捅了捅凉至,凑到她耳边特认真地说:“大嫂,你有没有想过?其实我哥能给你的,我也能给你。”

        “咳——”

        凉至被自己的口水呛得不轻,一旁的夜南歌却笑得直不起腰来了。心知这丫头是有意捉弄,凉至也不甘示弱,顺好气之后幽幽地来了句:“你给不了我性福。”

        呃……

        这回愕然的夜南歌,看凉至的眼神像是看陌生人似的,好半天后咽了口口水,喃喃:“我的天啊,我哥……还真是……”抿了抿唇,她用怜悯的眼神看向凉至,拍了拍她的肩,“嗯,能把女神调教成女痞,也就我哥能办到了。”

        “……”

        “其实,性福嘛……我也是可以给你的。”

        一旁的凉至彻底石化。

        有言语这么大胆的未来小姑子,她跪服。

        “诶诶诶,你想到哪里去了?”夜南歌看她表情不对,拍了一把她的大腿,伸了个懒腰,“回头把你邮箱账号给我,我哥生日快到了,我打算给他一个巨大的surprise!”

        然而最后,surprise(惊喜)变成了scare(惊吓)。

        *

        8月10日,霸道狮子男夜廷深的生日这一天,主人公夜廷深终生难忘。

        活了快30年了,他第一次体会到了那种无法用形容词来表述的心情,比无奈还要无奈。

        那天,在夜南歌的威逼利诱之下,肖天佐被迫揽下了夜廷深整个下午的工作,办公室那层楼都响彻了肖天佐的哀嚎,控诉夜家两兄妹“丧尽天良”的罪恶行径。夜廷深充耳不闻,走之前还拍了拍他的肩,一脸无辜地说:“老肖,南歌儿发的话我也没办法,你懂的。”说完,还握着拳头捶了捶自己的肩,吹着小曲儿走了,留了一脸凌乱的肖天佐在原地痛心疾首。

        但事实上,这样嘚瑟的状态并没有持续太长的时间。

        下午三点左右,夜廷深回到家里,打开家门的那一瞬间,他先是僵化在了原地,随即脑子里只有一个想法:走错门了。

        嗯,一定是这样。于是,他几乎毫不犹豫地把门“砰”地一声又关上,退了几步抬头看看楼层和房间号,顿觉凉风飕飕地在往衣服里面灌。这是他的家没错,可是里面……都发生了些什么?

        盯着门看了半天之后,夜廷深长长地吐了口气,重新掏出了钥匙准备开门。这次他学聪明了,特意放缓了动作以给自己的内心一个缓冲,然而钥匙插进去了,夜廷深却发现转不动了。

        门从里面反锁了。

        这会儿,夜廷深的理智都回来了,拍了拍门没好气地喊着:“夜南歌,是不是你搞的鬼?”

        里面传来了一阵阵欢快的笑声,夜南歌首当其冲,“哥,是你自己关了门跑出去的,怨不得我啊!”

        八月的天,夜廷深携着外面的热气站在门口,只觉身体的每一处都在流汗,或冷或热。他真是被这小丫头给打败了!

        “开门。”他又拍了门。

        夜南歌想了想,“不开。你以为你刚刚那表情我没看到啊?活像见了鬼似的,太伤人了。我好不容易劝动大嫂鼓起勇气给你准备了这场惊喜,你就这反应,大嫂不气我还气呢!”

        还惊喜?

        夜廷深就呵呵了,但听到凉至“生气”了,他又不得不先服软,“你开门,我可以解释。”

        “没什么好解释的,哥,你刚刚的表情真是出卖你了,只可惜我没有拍下来。”

        自小和妹妹相互捉弄惯了的夜廷深知道夜南歌肯定不会轻易松口了,手撑在门上点了点,他脑光一闪,因着胸有成竹连语气都放慢了几分,悠闲地说:“夜南歌,你再不开门,我就叫法海过来收了你这妖孽!”

        “你……我不怕,有大嫂在这里,你能把我怎么样?”

        “我是不能把你怎么样,但是……凌天呢?”

        “……”里面瞬间就没声儿了。

        从凉至的视角来看,夜南歌的气场瞬间就弱掉了,原本坚定地扣住门把的手也犹犹豫豫地松懈了些许,她抱歉地朝凉至吐了吐舌头,以表示自己的无能为力。而凉至不明就里,只能在一旁无语地抽了抽嘴角,摇头叹息。

        门外,夜廷深有点儿不耐烦了,又说:“我数三个数,3、2、1……”

        门打开了。

        -本章完结-

  https://www.biqugex.com/book_34504/14773313.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biqugex.com。笔趣阁手机版阅读网址:m.biqugex.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