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款款情深,霸道总裁好无赖 > 224绝地反击

224绝地反击

        把凉至送到北溯楼下,夜廷深不打算跟上去了,只跟她说着晚点过来接她,可凉至手攥着安全带,迟迟没有要下车的意思。

        夜廷深以为她身体不舒服。

        结果凉至说:“待会儿要是教授当着大家伙儿的面给我脸色,那我面子往哪儿搁啊?”

        这话一出,夜廷深像看陌生人似的盯着凉至看了半晌,“夜太太,你老公我记得你以前可是天不怕地不怕的主儿,怎么这会儿……”他没敢用“怂”这个字。开玩笑,现在两人可是法律认可的夫妻关系,若是她对他“伤筋动骨”了,那可就成了名副其实的家暴!

        “对啊,我不怕天,不怕地,可教授他不是天也不是地!”

        最后,凉至还是被无情地“抛弃”了。夜廷深整个把她扔楼底,自己开车一溜烟没影儿了,说是有什么很重要的事情要做,叫她下午留意一下新闻,无论如何一定不能落单,若是要回去了,就给他打电话。

        *

        夜廷深直接开车去了一家小的私立医院。

        车没有直接开进大门,为了不引人注目,他把车停在了附近的停车场,只身走过去,途中打了个电话。

        妇产科室。

        夜廷深应该是第一次到医院的这种地方,进进出出几乎都是挺着大肚子的女人,他一个大男人就这么堂而皇之地走了进来,难免会引起大家的瞩目。所幸他今天穿得并不是很正式,倒也不至于与这里格格不入。

        “我到了。”

        夜廷深对电话那边说了这么三个字,然后便站在咨询台等待着。身边走过去好几个被搀扶着的孕妇,目光时不时往他身上瞥。

        他以为,他这一生中第一次来这种地方,会是因为凉至。

        他幻想着,有一天凉至怀孕了,他会推掉所有的工作和应酬,不辞劳累地在医院奔上奔下,搀扶着她进行各项检查;也会像那些眉目洋溢着初为人父的喜悦的男人一样,对自己孩子的到来抱着一万分的期待。

        可是……

        “夜先生这边请。”

        忽然出来一个小护士打断了他的思绪,夜廷深敛起了自己多余的情绪,跟着走了,双拳暗暗捏紧:无论如何,他一定会想办法治好她的身体。

        夜廷深被带到了一个办公室,与上海那些正规的大医院相比,这儿的环境确实差了不少。

        但现在,这都不是重点。

        他一进门,屋里的人齐刷刷朝他看了过来,一男子迎上前,笑了笑,把一份检查结果递给了他。

        尿检结果为阳性。

        夜廷深的目光便落在了那男子身后面容清秀、低头看着自己脚尖的小姑娘,多了一丝审查,最后落回到了男子身上,勾唇,“看不出来,你也挺有手段的。”

        温迎笑了,“彼此彼此。”

        夜廷深意味深长地看了他一眼,“你舍得?”

        “舍不得孩子套不着狼。”温迎揽过身后那女人的肩,状似爱怜地将她垂落的长发撩到耳后,“琳子,别害怕。事成后我们都不会亏待你的。”抬眼看了眼夜廷深,“是吧?夜总。”

        *

        不忘初心,方得始终。

        这是教授赠予北溯工作室的八个字,亲自提笔写下的,这会儿蒋宁硕和几个人已经拿去后面装裱了,几个大男人大大咧咧的忙活着,凉至则支着下巴细细思考着这八个字。

        教授落笔前深看了她一眼,然而她并没有意会到那个眼神里的意思,便见到教授提笔落下了这八个字。

        不一会儿夜廷深的电话打过来了,她接起,他只三个字:“看新闻。”

        凉至便用面前的电脑打开新闻网了,上下翻了一下,皱眉,对着那边说:“看了,没什么特别的啊。”关于政治的,她兴趣一向不大,倒是顾念苏那丫头时常关注着政治新闻。

        “娱乐和财经。”那边说完这五个字,忍不住吐槽:“丫头,是不是被骂傻了?”

        “……”

        凉至直接屏蔽了后面那句话,点进了娱乐新闻,刷新了几下,首页中央的大横图便更新了。

        ——夏氏财阀总经理夏温阳夜店求欢,无名小姐意外怀孕上门高价索赔!

        “这……”

        爆炸性的消息,新闻下面的评论在短短几分钟之内已经上万,但凉至的关注点并没有在这上面,皱着眉头看着“夏温阳”这三个字,冷声道:“他不配加上‘夏’这个姓!”

        电话那头,夜廷深挺无语的,这么重大的事件结果她却纠结于媒体对温阳的姓名标注上了。不过他也知道,夏家一直是凉至心中的一道疤,自从夏老爷子过世,她半步未踏进过夏家的别墅,别墅里也只余下了几个会打扫的下人,就连夏漠寒生前的亲信陈伯也被她用一笔高额养老资金遣送了回去。

        “再过个几分钟,财经新闻那边也会有新消息。”夜廷深在这边盯着股市,唇角上扬。

        可凉至不认为这则新闻会对温阳或是夏启昀造成什么毁灭性的伤害,严格意义上来讲,未婚男子上会所寻欢这事儿,无论从法律或是道德上来讲都不足以构成太大的舆论谴责,顶多有热心网友替那女孩儿打抱不平。夏启昀手段那么狠辣,即便夜廷深杀了她个措手不及,以她的能力,应该很快就能压下去。

        但同时,她又相信夜廷深会这么说,一定有他的原因。这边,她只听着夜廷深那边电话不停地响着,他毫不避讳地接起,说的话凉至这边都听得清楚。有时候他正接着一个电话,另一个电话又响了,但很快被人接了,凉至听得出来,那是黎妤和肖天佐的声音。

        把几个人的谈话稍稍综合了一下,待到夜廷深终止了谈话,她才试探性地问:“你们刚刚说,夏氏的金融要崩盘?”

        那边“嗯”了一声。

        “怎么可能?”近乎脱口而出。

        开玩笑,夏氏财阀在夏启昀和温阳手里再怎么不济,它也是七大财阀之一,它的基底是父亲当年一点一点打拼的,牢固得很,不可能一个小小的舆论绯闻就让它崩盘了。

        但是……

        话说完后,凉至咬咬唇,有点儿后悔了。

        她这么说,他会不会认为,她是在质疑他的能力?

        “想知道原因?”那边并不恼,低笑:“晚上表现得卖力一点,我就告诉你。”

        另一边,黎妤等人直接把夜廷深这几句话屏蔽掉了,做着自己手头上的事情,目不斜视。唯有那肖天佐一副极其暧昧的样子盯着夜廷深,脸上写了俩字:我懂。

        合上电话后,夜廷深摘了助听器放在桌上,按了按耳前微微刺痛的地方,无视掉肖天佐,“夏氏根基很稳,在收购之前必须确保它的金融已经完全崩盘,否则我们大概还没有杀敌一千就先自损八百了。与孔经理保持好联络,股市那边也盯紧点。”

        微微眯了眯眼,薄唇轻吐两字:“待命。”

        *

        夏氏。

        温阳的办公室已然是一片狼藉,能摔的东西都被他摔了个粉碎,手受伤了,鲜血汩汩涌出,他丝毫没感觉,盯着屏幕上不断下滑的股市,暴怒之下,他直接将电脑给砸了。

        “温总!媒体那边又来电话了,说是希望您出面……”

        温阳抬头,双目猩红,嘶声厉吼:“滚!你们都给我滚!滚啊!”

        秘书被吓得立马退了出去。

        闻讯赶来的夏启昀只看到了秘书一脸惊恐地从温阳办公室出来,紧跟着听到了里面砸东西的声音,登时气就不打一处来了,强行推门而入,一大片阴影便朝她飞过来了,夏启昀回神之间,只来得及避开要害部位,左腿的膝盖被狠狠砸中,当时她就险些跪在了地上。

        一看,竟是从办公桌上拆卸下来的抽屉。

        “你在发什么神经!”夏启昀厉喝了一声,额头上冷汗直冒,试图站起。可温阳就跟着了魔似的六亲不认了,发疯似的砸着东西,夏启昀避犹不及,一个电话便打给了楼下的保卫科。

        她不过出去参加一个应酬的工夫,竟然出了这等大事!原本她立即找了人压下媒体那边的,结果那名怀孕女子却咄咄逼人,直接站在了夏氏对面楼房的顶层,执意要求温阳出面。她刚刚一路飞奔回来,只来得及看到对面楼层下站满了人,听说温阳在办公室发牢骚,二话不说就先上来了。

        若是搁在平时,她铁定对那求生的女子不闻不问了,可偏生在这风口浪尖,若是那女子真的出了意外,将会造成无可挽救的后果!对一直被虎视眈眈着的夏氏而言,更是致命的打击!

        小心翼翼地避开温阳投掷过来的伤害物,夏启昀咬着牙,裸露在外的膝盖已经开始渗血。

        -本章完结-

  https://www.biqugex.com/book_34504/15442683.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biqugex.com。笔趣阁手机版阅读网址:m.biqugex.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