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款款情深,霸道总裁好无赖 > 252是不是你自己

252是不是你自己

        周晚笙近来的状态不是很好,也不知是不是因为工作进入了一个倦怠期。每日待在医院里,她竟渐渐对医院的消毒水味有了几分的反感。

        好友沈芳娇和宋辰亦的婚礼定在了今年年前,也就是一个多月以后。沈芳娇老早就跟她打好了招呼,寄来了请帖,并邀请她和两人另一个共同好友戴嘉樱当伴娘。然而,戴嘉樱的父亲前不久意外去世,据说与宋氏脱不了干系,因此沈芳娇与戴嘉樱的关系有了几分微妙的变化,虽然她嘴上不曾说过什么,但沈芳娇还是聪明地给了两人台阶下,以戴嘉樱状态不佳为由,于是婚礼当天的伴娘就只剩下了周晚笙一个人。

        好友结婚这种事情,本来应该是喜悦的,但周晚笙却一点儿也高兴不起来。她本就对商业联姻极为不看好,再加上几次接触下来,她总觉得宋辰亦那个男人诡秘莫测,虽谈不上讨厌,但总归是不喜欢的,又加上,前几天夏凉至告诉她……

        周晚笙头疼地按了按太阳穴。

        “小周姑娘?”

        一道熟悉的声音自门口传来,周晚笙抬头,只见好友梁一从门边微微探出了个头。见她看到他了,才笑嘻嘻地招了招手,大大方方地走了进来。

        梁一是周晚笙几人在大学时期结实的所谓的“男闺蜜”,虽说几人的专业学院八竿子打不到一起。周晚笙是学医的,沈芳娇是学音乐的,戴嘉樱是学法的,而梁一,则是学化学的。

        虽说他身上的气质和工科男怎么都有点儿不搭。

        中规中矩地在周晚笙面前的椅子上坐下,梁一大有一副“逼供”的架势,一双妩媚的桃花眼就那么直勾勾地盯着她,盯得周晚笙头皮有点儿发麻。

        妩媚?

        周晚笙觉得,怕是鲜少有男人能用这个词来形容吧?

        “小周姑娘,我今天可是背着咱家沈公子跑出来见你的,电话里的事情你可得跟我说清楚啊!别拐着弯抹着角的,咱俩个可是理科生,玩什么文字游戏啊?”梁一翘着他的标准兰花指,声音比周晚笙这个标准的女人还要富有“雌”性。

        周晚笙是早就习惯了,所以没觉得有什么。倒是同一间办公室里值班的同事见到梁一这么个奇葩后惊愕地瞪大了眼,看了看周晚笙,又看了看梁一,脸上的表情跟吃了苍蝇似的。

        见状,周晚笙也只得尴尬地笑了笑。倒是那同事挺有眼力见的,二话没说就拉开门走人了,给了周晚笙足够的私人空间。

        周晚笙微微松了口气,“就是字面上的意思。”

        “纳尼?你真的想阻止娇娇和宋少爷的婚礼?”梁一嘴巴长得老大,脱口而出的日语暴露了他的二次元宅男性质。

        “我倒是想。”周晚笙叹了口气,“也得有办法才好啊!”宋氏和沈氏的联姻早就已经是板上钉钉的事情,如果她能劝得动沈芳娇,又哪里会等到事情发展成现在这个样子呢?

        梁一拖着下巴,苦恼地看着她,“那你倒是说个原因给我听啊!如果说服力够强的话,指不定沈公子有办法呢?”

        闻言,周晚笙一拍额头,恍然大悟似的,“对哦,我怎么忘了你是娇娇大哥的助理这茬了?”

        梁一“嗯哼”了一声,双手环着胸,要多嘚瑟有多嘚瑟。不过这样的状态没有维持多久,他便忽然想到了什么似的,一下子便泄了气,“呀!我突然忘了,我们家沈公子最近一心扑在他别墅下的实验室里了。这商场上风云变幻啊,他怕是没空关心喽!”

        “可是娇娇是他亲妹妹啊!”

        梁一却打了个响指,不以为然,“Bingo!说到点上了,沈公子是娇娇的亲大哥,如果娇娇真要受什么委屈的话,哪里还轮得到我们来操心?你可别忘了,这豪门圈里出了名的俩妹控,其中一个就是我们家沈公子。”

        “可是……”

        周晚笙欲言又止,黛眉皱得深深的。

        她要怎么跟梁一说宋辰亦对凉至做的那些丧心病狂的事情?傻子都能看得出来,宋辰亦对娇娇根本就不上心!就连娇娇生日那天,最后他惦记着的还是另一个女人!甚至不惜让宋沈两家名誉扫地!

        忽然想起娇娇生日宴上爆出来的那些照片,周晚笙张了张嘴,话到了嘴边却又转了话锋,“如果宋辰亦并不喜欢娇娇呢?”

        “感情是可以培养的嘛!”梁一还是不怎么往心里去。到底性别不一样,思维方式也会大相径庭。

        他振振有词地说:“你看啊,我们娇娇长相如何就不用多说了吧?圈里给她的评价是什么?温婉、善良、大家闺秀等等,哪个男人不想娶这样的老婆?虽然这宋少爷身上的戾气有些重,但你不觉得娇娇身上的温婉刚好可以将它中和一下吗?”

        周晚笙被他说得哑口无言。

        *

        凉至不知道自己当时是抱以怎样的心情离开保卫科的。

        监控画面里那个女人的上半张脸露出来后,在场的工作人员都像看怪物一样地看着她。虽然嘴上没说什么,但他们眼神里传递的东西,凉至又怎么可能看不懂?

        天空阴沉沉的,连带的凉至的心情也十分地压抑。将围巾往上提了提,遮住了冻得有些疼的口鼻,凉至忽然格外地想念夜廷深。

        “出来了出来了……”

        “夏家大小姐出来了……”

        临近大门前时,外面传来了一阵阵嘈杂声。凉至站定了脚步,还没来得及反应,整个人便被一群扛着机器、拿着麦克风的人团团围住,周身黑压压的一片,令凉至的大脑登时就一片空白!

        像是有预谋的……

        预料到她会来这里,预料到她会调看监控录像,预料到……

        几个保镖也被这突如其来的媒体人给惊到了,但很快他们便反应了过来,立马用尽全力把脸色在刹那间变得苍白的凉至护在中间,艰难地往车的位置挪动着。

        凉至举步维艰。

        一阵阵闪光灯过来,她的脸色已经不能仅用难看来形容了。但偏生那些记者跟没瞧见似的,将麦克风举到她跟前,抛出了一个又一个残忍而又尖锐的问题。

        “夏小姐,听闻你两个月前已经离开了大陆飞往了国外,是什么原因让您突然回来?”

        “您回来的目的和这次您父母的合墓被捣毁有关系吗?您认为可能是什么人所为?”

        “夏小姐,发生这么大的事情,为什么夜先生没有同您一起……”

        “夏小姐……”

        “夏小姐,请您正面回答我们的问题!”

        “……”

        嘈杂声穿过耳膜,凉至只觉一阵阵发懵。昔日在簇拥的嘲讽之下依旧能够面不改色反唇相讥的她,如今竟被这些人给逼得喘不过气来了。

        是哪里出了问题?

        她以前的伶牙俐齿呢?她以前的无坚不摧呢?

        “很抱歉!”

        忍无可忍,凉至终于冷声开口。许是声音清寒,又许是以前见识过凉至的口才,记者们一下子就安静了下来,本来缓慢移动中的人群也蓦地停下了脚步。

        凉至扫了一眼周身,四个保镖将她护得死死的。

        “有关于我个人或者我家里的私人问题,我一概不答!”

        凉至只想着尽可能地提高自己声音的分贝,却忽视了自己身体的状况,喉咙里忽然传来了一阵刺刺的感觉,紧跟着她便觉得有些呼吸不过来了,忙掩着唇咳嗽了起来。

        她目前的身体状况,怎么还能像以前一样和媒体僵持不下?以前的高傲没了,气场没了,在人前只余下一副病怏怏的模样。如果凉至日后看到了电视里播出来的自己,她一定会无比地厌弃自己。

        可媒体人并没有因为她身体突发异常而停止向她抛出尖锐的问题。

        凉至却只觉耳膜嗡嗡作响,什么也听不见了。咳嗽了一阵子后,她索性不做声了,沉默地在保镖的护送下上了车。

        车门合上前,她听到了一个问题——

        “夏小姐,昨日来盗走夏先生和苏女士骨灰盒的人,是不是你自己?”

        *

        有病。

        凉至觉得,这世上每个人都有病。

        “快别气了,赶紧喝点热水。”

        夜南歌给她端了杯热蜂蜜水润润嗓子。天知道,现在她的脸色有多难看。

        凉至接过杯子,颤着唇抿了一口。水刚入喉,她便又猛烈地咳嗽了起来,拿着杯子的手一时不备,白瓷杯便落在了地上,摔得粉碎。

        夜南歌吓坏了,赶忙叫来了医生。

        “诶你别逞能啊!生病了干嘛还往外边跑?外面天那么凉,你……”夜南歌说着说着,眼里有了泪,“你是不是傻啊?”

        -本章完结-

  https://www.biqugex.com/book_34504/16405830.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biqugex.com。笔趣阁手机版阅读网址:m.biqugex.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