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镇军将军 > 第一百章 营救

第一百章 营救

        “老邵,我们消灭的那个苏俄骑兵团好像就是7月的事情吧?”赵云最近忙的已经没有准确的时间概念了。

        得到邵老二的准确答复后,赵云又盘算了起来,“7月的事情,那也就是说,他们现在都在追击那个逃跑的温甘伦,怪不得只是派人堵路呢!看来还有些布置的时间!”赵云又兴奋了起来,吩咐邵老二准备行装,这次还得到外蒙去趟!

        不过,先不去找老毛子,再去找这群老毛子拼命前,赵云还得让人找些帮手。毕竟草原上赵云也不熟啊!

        趁着找帮手的这个时间段,赵云还得去捞一个老熟人出来。

        王有贵上次来到宜兴找到赵云,使出了一哭二闹三上吊的本事,逼的赵云没法子了,只能去救他干爹。

        找兄弟去救干爹,这是多么狗血的情节啊!

        赵云还真是被王有贵搞的,节操掉了一地。

        不说辛辛苦苦的派僧侣去宣城搞定了那些狱卒,展开了营救,却没想到去搭救的僧侣反而被邓老头用武力给踢了出来,这僧侣可不是战斗职业的,哪里打的过当过总指挥的邓老头。

        得到了老头不肯出来的消息,赵云嘀咕道

        “这个死老头,吃了一次亏,现在谁都不信了!也不知道吃的啥?饿了这么多天还这么有力气。”

        想想也是,被自己身边最亲近的人在背后,捅了刀子,恐怕最痛的不是伤口而是心。

        吩咐那些狱卒好生照顾邓老头,赵云写信安慰了王有贵几句(果然有基情!),不过这货也是被宣城直系人马重点注意的人,要他去宣城和邓老头见面是不可能啦,赵云写信的目的是让王有贵写封亲笔信,然后自己亲自跑一趟,交给老头,然后和他好好谈谈。

        不过有过一次被人关门打狗的经历,赵云为了小命着想,又向宣城增派了两百名僧侣去做前期工作。估计等赵云到的时候,城里的“自己人”要比听从直系命令的人还多了。

        “哎!老大人!看看我是谁?晚辈来看你啦!”赵云乔装后摸进了宣城的大牢。

        这乔装也是就用一顶斗笠,遮了遮自己的脸,现在这大牢基本可以说是姓赵了,所有的狱卒都被僧侣“说服”了。

        当然,为了保险,监狱外,明里暗里的还有几百个冲锋枪射手在四周布控。

        赵云那是热情似火,可得到的却是邓老头翻了翻白眼,不屑一顾的说道,“你小子怎么来了?我那个好学生给了你多少好处?”

        “呃!”赵云在此之前想过很多狗血的镜头,比如邓老头痛哭流涕啊!之类的,不过现在这位这么淡定,赵云还真是感觉一头撞冰山上了。“晚辈,是受王兄弟所托,前来营救前辈的!这是王有贵的亲笔书信!”赵云将信递上,然后站在一旁。

        邓老头还是摆出那份总指挥的气派,拿过信一看,有对着阳光看了下,才点点头,赵云估计信里面有他们的秘密联络暗号。

        “有贵有心啦!”邓老头突然长叹了一口气,然后不再摆那个官架子了,大牢里的气场随着他的这声叹息,似乎有了变化,而他整个人仿佛瞬间老了不少。

        乖乖!赵云的心,跳得扑通扑通的,听过气场这一词,今天还是第一次看到。

        “你告诉有贵吧,我不出去了,是我丢了咱们皖系的根基!我有罪,古人云,教不严,师之堕,我教出来的学生,却把我自己给绑了,是我挡了他们升官发财的道路啊!”邓老头突然啰啰嗦嗦的说了许多,全然没有往日的气概。

        听到这老头,不想走,赵云也拿他没有办法,这老头功夫可不错,因为有了前车之鉴,所以赵云特地在信中问过王有贵,据说这老头以前是清军将领的亲兵,练得是八极拳,打十几个像赵云这样的绝对没问题。

        不过看现在这个样子,赵云还是希望能文斗,不要武斗,否则在狭小的牢房内,吃亏的肯定是自己。

        “老大人,有贵兄还是想见见大人,就算大人出去后不在仕途上混,有贵兄还是想在大人膝下尽尽孝的。”好吧!官不想当了,那打打亲情牌看看怎么样!

        “我不出去了!”邓老头轻轻的说了一句,然后闭上了双眼,不再搭理赵云。

        看到这老头倚老卖老,赵云还真是没法子了,要劝说首先他得开口啊!

        这就跟写作文一样,得先找地方下手啊,赵云想了想不如破题!

        换个话题,“老大人,晚辈我有一事不明,想请教!”赵云鞠了一躬说道。

        “说吧!”果然,邓老头上钩了。

        “为什么你们要打来打去的?是因为什么?权力?还是钱?”赵云凑上前问道。

        “当然是权力!”邓老头对着赵云淡淡的说道。

        赵云突然出手,扇了邓老头一个大嘴巴子,打得邓老头半边脸都肿了起来,“你个老不死的东西,老子忍你很久了,你们这些军阀就知道争权!整天打打打!杀杀杀!打得我们华夏人不得安心发展,杀得也全是我们华夏人的青壮和未来,为什么?为什么要这样?你能不能回答我,八国联军欺负咱了没?你们这些当兵的为什么不去打他们?而是揪着自己人不放,你们是替他们当兵的啊?你们天天打夜夜防!华夏就是败在了你们这群人手里!卖国贼!我呸!老子不救了,你爱死哪死哪!”

        面对赵云这突然发飙,邓老头也是一愣,然后静静的听着,默默承受,可听到最后一句话却再也憋不住,站起来发飙了,“你说什么?老子是卖国贼?你骂老子是军阀,老子认了,老子是军阀!可说老子是卖国贼,老子就要揍你,当年老子打金旅之战、威海卫之战的时候,你还不知道在哪玩泥巴呢!”邓老头猛的掀起自己的上衣,身上布满了横七竖八的刀疤,指着一块长约十五公分的刀疤说,“这是老子在威海卫和日本人搏命时被刺刀划的,老子在战场上杀过三个日本人,现在倒是成卖国贼了?”

        金旅之战、威海卫之战,这是哪场战斗,赵云还真不清楚,不过从威海卫这个地名上看估计和甲午脱不了关系!

        “嗬!杀过几个日本人你就横啦!那你告诉我,你们打赢了没?”

        赵云的一句话,把邓老头堵在那,憋的脸通红,也不知道是被赵云抽的巴掌呢,还是血气上涌导致的。

        双方对峙了不到一分钟,突然这老头往后一倒“咕咚!”晕了过去,也不知是饿得呢还是气得。“难道我已经达到诸葛亮的水平了?”赵云暗自揣摩了一下刚刚斗嘴的气势。

        现在就这个情况看,也算是最好的法子了,要是绑着这食古不化的邓老头,他如果在出城的时候还乱嚷嚷,恐怕就连自己出城都有困难!

        想想刚刚抽了他那一巴掌,赵云一边在心里不住的抱歉,一边把早就麻了的手甩了甩,“这老头的骨头还真硬啊!”

        把老头用头罩,罩了,然后塞进了一顶轿子,又吩咐狱卒善后,赵云这才大摇大摆的带着人走了。这些狱卒在监狱中从前清混到民国,手里都有些见不得人的手段,这次就由他们自行去发挥了。

        擅长发挥下属特长的人才是好领导不是!

        赵云带着一大帮子人刚从宣城大牢出来,远在城外的探子就发来了警报!

        在城外的大道上,一支“银轮车队”正向宣城西大门而来,远远望去车队的身后是大票的骑兵和步兵的混合队伍!

        “不会是冲我来的吧?”赵云一看到这么多的队伍,也傻了眼。为了此次营救,前段时间在宣城可没少花心思,大批大批的僧侣和间谍都派来了此地,进行前期的准备工作。如果只是宣城的守备队伍,赵云不怕。为啥?因为现在宣城的四个城门口一半以上的守卫都是“自己人”,有过一次教训的赵云这才敢进城。

        可城外的这支队伍一看就是外地调来的,打头的那支“银轮车队”,所骑的自行车竟然不是营地的产物。现在整个江南地界上,别说宣城了,就是整个皖南,所有由自行车组成的精锐队伍,没有营地产物的还真是没有。

        哪家没有毛瑟,哪家不用自行车啊!可眼前的这支从枪到车都不是营地产物,那就只有一个解释了。

        外来户!

        赵云可没功夫去猜这是哪支队伍,目前只有一件事,那就是出城。

        “西门肯定不能去了,那就走东门。”赵云略略思量就命轿夫调头向东。这宣城虽然有四个城门,可一般只开两个,这离大牢最近的西门走不了,就只能绕远穿街走巷的去东门了。

        走了不到一刻钟,眼瞅着快到东门了,偏偏就在赵云看到希望,甚至连接应人员的脸都看清的时候,整个营救快结束的当口,身后的大街上却传来一声肺活量充沛的呼喊:“前面抬轿子的,停下检查!”

        “快跑!”赵云回了下头,身后的街道上,大小巷子、胡同中,不断的有宣城守备部队冒出来,向东门赶来。

        这番突如其来的意外事件,令一路顺利的赵云如遭雷噬,恍如玩三国杀时被四个闪电一起劈中,电得外焦里嫩!

        这事也要怪赵云,他一直以为自己是小人物,小角色,小把戏,从没把自己当个大人物来看,但这是他自己这么认为,别人可是把这个大军火商差点给供了起来。

        这里可是宣城,赵云也没怎么乔装打扮,就和普通人一样戴了顶斗笠,可刚刚没有走离大牢最近的西门,而是走了相对较远的东门,路上就遇到了邓老头身边的卫队人员,这几人曾去过郎溪,见过赵云。

        今天去酒楼喝酒,都穿的便服,在街上正好和赵云撞了个正着,而赵云又不是过目不忘,早就没把他们放在心上,也没把几个路人当一回事。

        这不,这几位正巧是没有被僧侣找过谈话的人,现在又不是皖系的天下了,算不得是“自己人”了。立马跑回了军营,向自己的上司打了报告,带了大票人马前来。

        赵云一边向城门口百米冲刺,一边利用各地的营地的视野功能,以自己为中心向周围探查一下情形——好家伙!

        地图上,原本代表“自己人”的红点周围密密麻麻的出现了无数的蓝点。而远在西门的探子也出发了,城外的那支“银轮车队”到了西城门后,竟然不进城,从城外绕向东门。

        好在城门已经被“自己人”控制,赵云一帮人在城门口没有遇到任何阻扰,如一阵风一般的穿门而过,城头上的守卫反而调转枪口和赵云身后的队伍对峙了起来,索要出城的手令。

        可那些人都是来追赵云的,一时半会儿的哪去找长官要手令。而各路隐藏在城内的“自己人”,这时也鼓噪了起来,宣城城内顿时大乱,鸡飞狗跳之声不绝于耳。

        城门口的守卫更有借口了,“城内情况不明,一干人等不得出城!”

        不说城内的追兵出不了城,赵云出城后,立刻与迎上前来的手下做了交待,骑上坐骑,埋头赶路。

        身后邓老头也被安排上了马车,有了机枪马车压阵,赵云压力稍缓,但还是不敢掉以轻心,得尽快离开此地。

        疾行了不到十分钟,身后就传来了密集的枪声,赵云头也不回,一行人更是加快速度向一块路边的空地赶去,那里一架绿盖子,银肚皮的运输机的引擎已经启动,螺旋桨开始慢慢………

        (今明后三天,两更!过节嘛!)

  https://www.biqugex.com/book_3621/3768885.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biqugex.com。笔趣阁手机版阅读网址:m.biqugex.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