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镇军将军 > 第一百四十九章 强悍

第一百四十九章 强悍

        凭着那股亢奋的武士道精神,在身高和数量的双重劣势下,还是让他们在双方照面的第一波刺刀拼杀中占据了上风,

        前排的十几个独立团的士兵肚子上都被桶了个血窟窿,有的还被刺刀给搅了一下,

        但罗科索夫斯基的独立团也不是吃素的,千把号人要是打不过面前这几十号日本人,那他以后在军队中也就没得混了。(本章节由网网友上传)

        山道狭窄,人多并不占优,但趁着前排被捅倒的那个时机,两边各有十几个独立团的士兵端着步枪,向皮袄人的两边迂回过去,

        罗科索夫斯基更是指挥着大量装备了手枪的士兵,从前面人群的间隙中向这些冲锋而来的皮袄人射击。

        看到这伙俄国人齐刷刷的掏出手枪。对方明显的愣了一下,打死他们都没有想到这支队伍中有如此多的手枪,虽然有些一看就是“独角牛”之类的单发武器,但是架不住人多啊!

        但这是一次性的集体大冲锋,愣是愣了,脚下也没有停,这种集体冲锋让他们没有了退路,只能硬挺着向前被迎面而来的密集子弹给射了通透,给身后的同袍争取靠近俄国人的距离。

        但他们的对面可是千把号人呢,就算是直面而对的也有两三百人,而且罗科索夫斯基的亲卫更是装备的五子左轮,这近战绝不是靠拼刺刀才能够说话的。

        噼噼啪啪的第二轮弹雨将皮袄人的最后一波冲锋的劲头也给浇灭了。

        看着最后一个敌人倒下,罗科索夫斯基望了下手表,发现从结束对峙到皮袄人冲锋不过只有短短的半分多钟,可就在这么短暂的时间里,那六七十人已经全部倒下,而罗科索夫斯基的独立团也倒下了二十多个,也就是说刚刚那一会双方的死伤竟然过百。

        看着那些异常彪悍的皮袄人被集体撩倒,横七竖八的躺了一地,有些人还死不瞑目,睁着大大的双眼,令独立团的士兵都有些惴惴不安。要不是枪管还是热的,弹壳还在脚下,有些人甚至不敢相信刚刚所发生的一切,认为那是刚刚打了个盹,做了个噩梦。

        但哪怕他们是日本子,罗科索夫斯基也要为他们感叹,同为军人的罗科索夫斯基就不认为自己的手下在遇到这样的突发情况,会不会在如此短的时间内,作出如此正确的选择。

        利用狭窄的地形,用快速的猛攻和贴身肉搏,来解决人数上的劣势,如果不是独立团中几乎人手一把手枪的话,今天独立团肯定不止付出二十几个的伤亡。

        至于他们死的值不值得?那就要问他们自己了,军人是没有选择的!

        毕竟日俄可是打了近十年的仗,双方早已经是化不开的血仇了。如果是小股的华夏人碰到大股的俄军,有小几率会让他们走,但如果是日本人碰到大股的俄军,那么这个几率会更小。

        所以他们一开始答的是“华夏人”!

        剥开他们外面穿的皮袄,他们内穿的日本军服就显露了出来,那个头目竟然只是一名中尉,看得罗科索夫斯基唏嘘不已,要是日军都是这种战术水准,那自己在远东的那些曾经的同伴就有得打了。

        经过了一番收拾,将那群商队的人审问了一遍后,才得知。

        商队是东北的马帮,原本是去乌兰乌德的,可是远东大动脉被炸断后,他们就被苏俄军队就地征用了,变成了一支运输队,虽然运输的是什么商队的人不知道,但是这个时间段不等铁路修好,就冒险翻山越岭,走人迹罕至的山道还要往东运的东西,肯定是重要物品。

        罗科索夫斯基也是十分好奇,什么东西得这么拼命的往东运,虽然心里已经有了底稿但还是命人打开看看,这玩意要是毒气弹也被没有安全措施的打包运回了营地,那乐子可就大了。

        得到了罗科索夫斯基团长的命令,几个士兵找来撬杠,将四十多辆马车上的箱子都打开,果然和罗科索夫斯基所料的差不多,都是步枪子弹和手枪子弹,还有大量的银元和卢布。

        此时苏俄才刚刚成立,苏联还没影,货币那是一团糟,什么都有,金卢布、纸卢布、民国的银元、美国的鹰元都有。

        但当一个个箱子打开后,罗科索夫斯基看得都快打哈欠了,最后两个箱子里出来的东西却是令罗科索夫斯基眼前一亮。

        箱子里全是麻袋,六个箱子,十二捆麻袋里装的竟然是,日元!

        “日元?”罗科索夫斯基吃了一惊,运输的人可是俄军,这不是资敌吗?摸了摸这些日元,罗科索夫斯基突然发现这些钱好像有问题。没错!如果光看它的话是没问题的,但是把从日本人身上搜来的日元进行对比的话,还是能看出有所区别的!

        “假的?”这可是大事情啊!罗科索夫斯基不敢怠慢,立刻把这些麻袋让人给帖木儿给送了过去。

        至于那些在战场上装死,还没来得及被日本人捅死的同胞,罗科索夫斯基也是拉着入了伙,至于那些已经快不行的,由僧侣出面在那些新入伙的同胞面前,进行了一番救治。

        因为罗科索夫斯基他们赶的比较及时,倒在地上的大约四分之一还残留着最后的气息,轻的还有求生的意识,重的只是意志已经崩溃陷入了深度昏迷,毕竟被刺刀捅的位置是肚子,不是心脏,如果不补上几下,一时也没死透。

        毕竟不管是日本人,还是俄国人,真的要挂了,求生的本能都是一样的。

        当然,如果没有罗科索夫斯基他们的及时赶到,就算他们不被日本人给捅死,躺在这西伯利亚的冰天雪地里那也就是给冻死的面孔。

        有人问,为什么要捅肚子?你捅有骨头的地方不怕刀卡在里面拔不出来啊!万一在战场上卡住了,对不起除非你撒手,否则那就等着被别人捅吧!

        那伙马帮的伙计们此次可是被吓的不轻,这黑压压的可是几千号人呢!没旗帜,没标示,就算是被他们给杀了,也不知道是死在谁手上的,而且看样子他们中白种人较多,所以现在他们看着满地的枪支却是丝毫不敢轻举妄动,

        对于这伙马帮,罗科索夫斯基稍加思量,就向他们的领队勾勾手,用按蹩脚的汉语说道,“以后,你们,跟,我,走!”

        领队的脸上立刻皱出了一朵菊花,忙点头答应,心中却是痛得在滴血,“这是前门驱狼,后面进虎啊!早知道就安稳的在家过年算了!”

        领队也是走南闯北的人,既然给人当奴才了就得做到位,让这些老毛子觉得自己这些人有用,否则一旦觉得自己这群是拖累,肯定是一个都没得活。

        当下就指挥着马帮里的几个手脚勤快的年轻人帮独立团打扫战场去了,把日本人的枪都收集在一辆大车上,把俄国人的枪收集在另外一辆大车上,弹药收集起来后也是单独存放在两辆车上。

        看得罗科索夫斯基微微点头,将那个领队又招了过来,“你,怎么,会?”

        没想到,领队却用俄语和罗科索夫斯基对答了起来,罗科索夫斯基非常高兴,这才正眼打量起这个马帮的领队。这是一个五十多岁的汉子,面上布满了沧桑,但却拥有一双精明的眼睛,这会眼珠子正咕噜噜的转着,双手布满了老茧,戴着顶黑黄相间的孢子皮帽子,身上鼓鼓囊囊的穿了不少,外面罩着一件打着补丁的灰布长袍大棉袄,这和马帮中伙计穿的短褂棉袄是最大的区别,“你叫什么名字?”

        “小的郭富荣!”郭富荣一听这位老毛子问道,立刻用流利的俄语回答到。心里虽然不满,但是脸上还是挤出些笑容,现在可不敢得罪老毛子大爷。

        “办的不错,好好干,别动弯心思,我知道你们的心眼很多,但是我们队伍是和其他队伍不一样的,好了,告诉你们的伙计,从现在开始你们就是我们的人了,如果不服从纪律一律枪毙!”罗科索夫斯基说完拍了拍他的肩膀,扬长而去。

        郭富荣听完罗科索夫斯基的话,那是面如死灰,这叫什么事嘛?连他们是谁都不知道,就算是入伙了,还不服从纪律一律枪毙!这就算是上山那也得知道名号吧!这也太欺负人了。

        将这名老毛子所说的话,转达给马帮中的每一个人后,所有人都像是喝了五加仑的冰水,心里瓦凉瓦凉的。

        不过,等到吃晚饭时,罗科索夫斯基命人送来的五只绵羊,更是让马帮的所有人都有了入伙做强盗的感觉。

        怀揣着惴惴不安的心,马帮也算是认命了,只要能多活一天,谁也不想去找死。

        但入夜后一个声音将马帮所有人有都拉了起来,一名骑士骑着有翅膀的马向马帮宣布了一条指令,“郭富荣听令,令你部于今夜子时前将货物运达中军所部,听候差遣,不得有误,违令者军法从事!”

        郭富荣听得云里雾里,这中军是哪啊?什么时候还有军法了?这不是强盗窝吗?得!随大流呗!

        看到马帮的驻地开来了一队穿黑衣的士兵,郭富荣知道今晚难熬了。

        等到出了军营,看着天上的明月已经被雪云覆盖,估摸着明天还有一场大雪,郭富荣也放弃了趁着天昏地暗逃走这个想法,这天气也是会杀人的!悄悄的问了问这队士兵的领队,“这位军爷,咱们这是要去哪啊?”但领队的黑衣士兵却是面无表情,一声不吭,从军营开始见面就没见他们说一句话,但是这一整队士兵却是行动相当一致,无声的答案令马帮的人更是惴惴不安,但看看身后驮运的物资,郭富荣当下心中稍定,“这要是把咱们给杀了,那谁去运卸货物啊!”

  https://www.biqugex.com/book_3621/3768944.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biqugex.com。笔趣阁手机版阅读网址:m.biqugex.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