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镇军将军 > 鹬蚌相争3

鹬蚌相争3

        等他们看到前方的骑兵后,却只是稍一迟疑,又都硬着头皮,喊叫着从骑兵身边掠过,这些莫名其妙的举动令那些蒙古骑兵一个个看的目瞪口呆。(本章节由网网友上传)临战前,帖木儿大人不是说过,张胡子的兵马很强吗?难道这些人都是直军假扮的?

        再看之后追杀的直军,己经挺着刺刀冲来,离马队不足百米。领队的帖木儿只能无语,还真的无视我们啊!不止是帖木儿,他身边的一票骑兵很多人都是揉了揉眼睛,似乎不敢相信眼前的情形,确定不是草原上的海市蜃楼后,个个抽出了马刀做好了战斗的准备。

        帖木儿手一招,身边的通讯兵就拿出了牛角“嘟…..!”

        雄浑的牛角号子在草原上传出了很远。

        “杀啊!”不用帖木儿指挥,听到牛角号子的蒙古骑兵自发的向对方冲了过去。

        看到对方蜂拥而来的骑兵,直系官兵在第一时间想到的就是他们身后的城池,在开阔的平地上步兵以散兵状迎战骑兵的集团冲锋即使是在热兵器已经达到相当程度的民国初年,依旧是一件非常困难的事情。

        直系的官兵很想念留在城中的重机枪,只要有那个东西在,这些“嗷嗷”乱叫的蒙古骑兵那就是个渣。但可惜的是,他们这一次出城的目的是要追击奉系的败兵,扛着重机枪那肯定是追不到撒着脚丫子连枪都不要了的奉系士兵。

        而此刻看到重机枪又没有,跑又跑不过四条腿的战马,在军中老兵的吆喝下,直系士兵开始围成了一个大圈,插上刺刀,坐等两里外的蒙古骑兵逼来。

        这些直系士兵的胆子并不大,训练和士气与老毛子、奉系士兵也完全没法比。相对来说,他们的水平大约相当于那些在苏俄境内刚刚被男爵拉来的苏俄百姓,以及刚刚从矿场解救出来的那些苦役所组成的士兵,用来对付苏南赵云刚刚招募的新兵蛋子们那是略强了一点点,但是面对已经经历过和苏俄人血战,士气高涨的蒙古骑兵那就完全是送菜。

        帖木儿只是简单地下了几个命令,并没有给很复杂的指示,对于骑兵,不要妄图他们能很准确地执行军官发出的命令,骑兵毕竟是人和马的组合。特别是早就习惯了自由散漫的蒙古骑兵,他们已经不是成吉思汗时期那支天下无敌的骑兵了,就连清朝初年的满洲八旗都不如,如果想让他们实现很复杂的战术意图,反而会弄巧成拙,搞得军队自乱阵脚,实力不升反降。

        所以蒙古骑兵们只是形成了一个很松散的队列,就冲上去和直系官兵硬碰硬了。

        直系官兵与蒙古骑兵之间的距离,正在缓慢地缩短中,此时两军相隔尚在百步之外,尚且看不清对方的面孔,然而直系官兵中的小部份新兵蛋子已经忍不住了,手指一勾,“呯!”,子弹在两军之间的空中乱飞了。

        “哪个蠢蛋在开枪?”大圈子中的老兵忍不住出声喝骂,开了枪的那个新兵蛋子脸红耳臊,找到“罪魁祸首”之后,在他旁边的其他士兵也忍不住开口骂道:“别他娘的乱开火,差点把老子也引得跟着开火了……你的枪又不是机枪,万一打不到,可没那么多的时间给你去填装……”

        “对……对不起……”不小心抠了扳机的新兵蛋子赶紧道歉。

        虽然圈子中又再次安静下来,但不少老兵的心中忍不住暗骂:“这批新兵蛋子果然靠不住。”

        其实在他们心中此刻也是七上八下,对面一看就是蒙古骑兵,热河和蒙古又不远,双方都是经常照面的,只是往常都是直系看不起蒙古骑兵那些破烂装备,但是没想到对方的武器可是比自个的还要好,那雪亮的马刀,可不是好看的摆设。

        直系官兵“呯”的开了火,吓得冲锋的蒙古骑兵一跳,但看到没人落马,倒是给了蒙古骑兵们一丝信心,一名带队的蒙古队官大喜道:“对方都是乌合之众,虽然有枪,但都是摆设,兄弟们让我们砍了他们!”

        “呯!”“呯!”“呯!”话音刚落,突然一阵密集的枪声,打乱了双方的下一步行动。

        “援军!我们的援军!”听到自己身后突然响起了密集的枪声,直系官兵突然兴奋起来,那是一种劫后余生的喜悦。

        其实这会只是听到枪声,对方离这里的战场起码还有十里地,而蒙古骑兵在听到枪声后此刻却是降低马速,转身看向了身后的帖木儿。

        帖木儿站在高处,此刻早已看到直系的援军正在从西面奔跑过来,人数约摸在两千人左右,由于赶得很急,很多人跑得都是衣冠不整,队列也是松松垮垮的。

        “撤!”帖木儿略一思考就下达了撤退的命令,他身边的传令兵也及时的挥舞起了撤退的旗帜。

        “呜噜噜噜!”蒙古骑兵嘴里发出奇怪的口哨,拨转马头,迅速调转方向,返回帖木儿的身边。

        不到二十分钟,那股直系的援军就靠了上来。人数上约摸有二三千人,但由于刚刚跑完了十里地,个个累得气喘吁吁。看到不远处的蒙古骑兵后,又是嚷嚷着列队,又是忙着喘气,一时之间乱糟糟的。

        在他们的正面,帖木儿虽然喊了撤退,但并没有远离,还游离在这些直系官兵的视线中。趁着刚刚那十多分钟,坠在身后的那两万帖木儿军团的骑兵也已经都到达了附近对方看不到的地方,奉系那四五百溃兵也被这些骑兵给收拾的服服帖帖的。

        看到直系官兵没有追赶,而是在全力整队,帖木儿查看了一下对方的重火力,就只有两挺机枪,连挺重机枪都没有,实在是够寒碜的。立马一挥手,刚刚回身的蒙古骑兵立刻从他们的侧翼发起了攻击。

        骑兵全力冲锋,速度何等之快,蒙古骑兵从离对方两三里的地方就开始了小跑,刚开始是缓缓加速,到了距离直系官兵军阵大约两三百步的地方时,战马的速度已经加到了相当高的程度,全军原本密集的队列也由于各匹战马的速度不一致而逐渐拉开,直到进入最后的百米冲速阶段时,众人则将战马的速度提到了最高点。

        直系官兵看到骑兵队开始突向自己的左翼时,左翼的士兵拼命地向中央聚拢,用插着刺刀的步枪想列出矛阵,但是刚才跑了十里地,造成的队列散乱还没有完全恢复,想结起密集的步兵矛阵谈何容易?更为关键的是,蒙古骑兵一人五骑,冲锋时也是五匹马同时冲锋,每匹马都被蒙住了眼睛,全凭骑士的指挥调整着方向。所以即使冲阵的只有一百多骑兵,但直系面对的却是至少六百匹高速疾驰的战马冲击。

        面对战马对着自己狂奔而来,上千只马蹄拍打着地面的那种气势,就算老毛子的步兵也是无法抵抗的,更何况是这些掺杂着新兵的直系偏师,这会让他们如何硬气得起来?

        当然,如果面对的是直系吴佩孚的主力,那帖木儿肯定是派营地骑兵上阵,否则一旦冲阵失败,那这些好不容易栽培起来的蒙古骑兵肯定又是被打回原形,很有可能一蹶不振。

        也正是因为兵员素质上的问题,导致直系官兵中军官指挥调度想控制住混乱,结成矛阵,但是士兵们的步调不一致却加大了混乱的程度,整个军阵一片糜烂,防御马匹突入的矛阵根本就整列不起来。

        “开火!”看到蒙古骑兵已经越过了一百米的危险距离,进入战马最后的百米冲速阶段时,果断的下令开枪射击,这个命令立刻得到了很好的执行,很多人早就被蒙古骑兵冲锋的压力憋得气血翻腾,这会正好释放出来,“呯呯呯”!

        “呜噜噜噜!”看到对方终于憋不住开火了,蒙古骑兵嘴里再次发出奇怪的口哨,各个一低头,蹬里藏身,同时将身边无主的战马释放了出去。一匹匹无主的战马在高速冲锋的惯性下,向直系的军阵冲了过来。

        两三千人的急速射击,虽然是步枪但场面也十分壮观,无数战马瞬间被打的千疮百孔,纷纷栽倒在地。

        而混在马群中的蒙古骑兵已经获得了足够的距离,纷纷起身拎起轩在马屁股上的冲锋枪向对方一阵胡乱射击。一边射击,一边缓缓向两侧撤出战场。

        “嘟…..!”雄浑的牛角号再次响彻草原。

        “兄弟们他们又来了,快跑啊!”在直系官兵的惊呼中,八百无声的风骑兵带着一往无前的气势,快速冲向了直系的军阵,将刚刚蒙古骑兵所打开的局面,再次扩大。

        风骑兵冲上来顶蒙古骑兵的岗位,但他们的骑兵冲阵并不是真的往人堆里扎,而是划阵而过,风骑兵手中铁剑一挥,轻盈的从军阵的两侧划阵而过……几名战阵最边缘的官兵被迅捷如风的铁剑砍中,立刻血溅倒地。

        ?

  https://www.biqugex.com/book_3621/3769005.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biqugex.com。笔趣阁手机版阅读网址:m.biqugex.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