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镇军将军 > 鹬蚌相争13

鹬蚌相争13

        寇英杰看着参谋那肯定的神色,心里喊道,“完了!”以蓟县那些大佬明哲保身的习惯,一旦蒙古军队出现在蓟县之外,那么自己这就别想得到半点援兵了。不从自己这里拉些兵,回去给他们守大门就算是不错的了。

        “你们都下去吧!我一个人静静!”寇英杰挥手对指挥所内的所有人说道。

        看到众人都出去后,寇英杰才对门口喊道,“通讯兵,把军需官给我喊过来!”

        等到军需官出去,寇英杰才躺在了座椅上,“三天!三天!”其实寇英杰听到报告就知道,那些车辆拉的不是粮食,而是军需弹药,因为直军两线作战,弹药不足,大部分都是供给了吴佩孚的队伍。而寇英杰这则是比吴佩孚那晚上三天才供给弹药,同时为了掩人耳目才谎称为粮队的。

        所以等其他人一出去,寇英杰第一个找的就是军需官。可刚刚在军需官那得到的消息却是令寇英杰失去了最后的一根救命稻草。由于蒙古军队的炮击和前沿阵地的失守,所以弹药损失很大,等多再打个一两轮今天这样的争夺战,那么弹药就会告罄。而且1914年密云县属京兆地方,还没有改隶河北省。所以蒙古军现在就是已经攻到了蓟县的范围之内,而对于寇英杰来说只能死守,否则这场战争的结果将撼动直系在华夏的统治根基。

        不管寇英杰扳着手指头,一天一天的计算,在双方炮战过后的第二天,直系军队在密云的部署,已经被压缩到了几个山区,缺乏纵深,他们的阵地只分布在几条狭窄的防御阵地内,战场上的大局已定,蒙古军队打通密云交通只是时间上的问题。

        5月15日—21日,蒙古军队针对直军的弱点,发动了“密云”战役。15日下午,一直龟缩在炮兵身后的蒙古骑兵像幽灵一般的出现了,蒙古骑兵一登场,首先袭击了公路、水库和城市供水管道等供给设备,破坏了直军的通信体系和指挥机关,以及他们坚持下去的必备物资。

        同时,小股的蒙古骑兵还通过袭击密云境内几个直军修筑的机场,烧毁了机场上的飞机,使直系军队丧失了制空权。随后,蒙古军早早就分出去的那支两千多人的骑兵分队在夜间发动进攻,抢占了几处交通要道,在密云县城西线修筑城堡,卡死了密云和蓟县的联系。

        与此同时,蒙古军在东线燕山一带以东实施节点突破,切断了直军由密云南下唐山的公路,将寇英杰的五万大军牢牢的困在了密云境内。

        一看自己突围无望的寇英杰,也是发了狠,立刻将兵力收缩至军营。果然,17日上午蒙古军向寇英杰驻守的军营发动了试探性进攻,没有得手。啃硬骨头向来不是骑兵的特长,于是帖木儿大旗一挥,转而向密云境内另一重要据点密云县城发起进攻,并于19日夜间攻占此地。

        从而打通了通向蓟县的通道。20日,蒙古大军放弃密云,直奔蓟县!

        在高达十余丈的燕山城塞中,寇英杰领着一帮参谋登高眺望着西行的蒙古大军,那绵延如长龙的蒙古军队在寇英杰的眼皮子底下浩浩荡荡的向蓟县进发。

        “山坡上可有何埋伏?”望着寇英杰转头发问,城塞之中直军不少将领,不约而同地皱了皱眉。

        对于寇英杰不敢出城作战,军营内可是众说纷纭,出城的、不出城的意见极不统一,而寇英杰已经隐隐压制不住。

        要知道,寇英杰原来只是一个师长,如何能够拥有五万人马,目前这些军队都是由各处抽调过来的,皆是骄悍之辈,岂是寇英杰这位手上无赫赫军功的小小师长能够指挥的了的?

        不过一想到这寇英杰身后的吴佩孚,众将倒也是忍了,暂时听从他的调遣,只是蒙古军队现在可是奔着蓟县而去,那蓟县的守备如何,众人可是十分担心。

        “将军,蓟县我们丢不起啊!”最终还是几位直军的老将站了出来,带头向寇英杰请战。其实寇英杰担忧什么,在场的谁不知道,不就是担心蒙古军队在野战中把队伍给击溃,到时密云一丢,寇英杰就算不死,也得被吴佩孚打入冷宫,终身得不到重用了。

        现在有了几位有权,有根基的直军老将力捧,寇英杰也豁出去了,下令大军出山追击。

        “帖木儿,你就这么有把握,那个寇英杰会来追你?”发觉战事有变,连夜打“飞的”赶来的赵云对着这位自己手下第一悍将,笑着问道。

        “会!”帖木儿面无表情点了点头,干脆利落的蹦出了一个字。

        看到帖木儿连个笑脸都没有露,只是硬梆梆的回答,赵云对此十分无语,这营地的军事单位都是如此木讷,一般是甭想他们多说话的。

        放弃了让帖木儿变幻下表情的想法,赵云接着问到主题上,“你说我们是火烧他们好,还是用水淹他们?”赵云对于打仗那是一窍不通,完全是依仗帖木儿,现在不过是想向其学习一下用兵之道,但没想到,帖木儿却是回了一句,“我用箭雨射死他们!”

        “……”瞥了一眼帖木儿,赵云无话可说,只能似懂非懂地点了点头,抬头透过帖木儿的视野望向远处的山峦。

        密云历史悠久,古迹和人文景观众多。明长城在县域绵延207公里,占蓟县的三分之一,不仅有明长城,还保留着古老的北齐长城。司马台长城以“险、密、奇、巧、全”著称,是华夏少有的保留明代原貌的长城,

        密云长城现存古代营城60余座,墙子路、曹家路、石塘路、白马关等重要关口是长城营城文化的典型代表。在密云的西部长城中,又由为石城镇地区的石质长城最为特色,堪称就地取材、因山而建的杰出典范。这些长城绵延在崇山峻岭之间,蔚为壮观。

        而真正爬过长城的人都知道,为什么不说是“走”长城而一定要说是“爬”长城,长城所在位置的险要,没有去过的人是无法领会的。

        “呯!”“呯!”“呯!”20日下午,蒙古大军的后队终于被寇英杰的直军给追上了。

        当直军先锋寇英杰的嫡系中的嫡系当年的鄂军第二混成旅三千人咆哮着杀向对面万余殿后的蒙古奉系军队时,赵云透过天空中“飞鹰”(营地动物单位)的眼睛清楚地瞧见,奉军虽然占了人数上的优势,但是军中出现了些许慌乱,阵型也乱了。

        当然了,如果这样寇英杰就能够轻松击穿这些奉军组成的蒙古军后队,那显然是痴人做梦。

        正如帖木儿所述,“我用箭雨射死他们!”,当寇英杰的嫡系鄂军第二混成旅三千人杀至蒙古军中阵时,只见帖木儿一挥手,围在赵云和帖木儿身边的那一排盾手便冲到了帖木儿的身前,在其身旁两侧的山坡上各路伏兵也露出了庐山真面目,整整八个整齐的诸葛弩手加英格兰长弓手的方阵依山而列,粗粗估计,竟有八千人。

        而此时,两千余营地的蒙古弓骑兵,不知何时亦从帖木儿身后的两旁杀了出来,联合两侧山坡上的弓弩手,将寇英杰和他的嫡系团团包围在内。

        看到遭遇了埋伏,那奋勇直前的直军前锋攻势一缓,惶然无措地环视着居高临下包围着他们的蒙古军弓弩手。

        而这时,帖木儿面无表情的缓缓抬起右手,用力挥下……

        “射!”

        伴随着营地弓弩手的齐声怒呵,箭如雨发,刹那间,诸葛连弩那密集的箭雨就将那数千杀至蒙古军中阵的直军前锋,射成了刺猬!

        “……”耳畔充斥着那些直军士兵临死前那惨绝人寰的惨叫,赵云屏蔽了所有的声音,透过“飞鹰”的视野看到,蒙古军中重骑兵又开始出现在了山道上…….

        21日,蒙古军击溃了直军追击部队,再次攻打寇英杰的军营,由于寇英杰嫡系已经十不存一,整个军营抵抗十分薄弱,仅花了四十分钟,就被魏斯他们一举拿下。不过可惜的是,出身湖北的寇英杰对于燕山这些山地地形十分熟悉,追缉他的队伍竟然还被他给耍的迷路了,让其逃回了蓟县。

        “寇英杰战败了?”和寇英杰分开仅仅两周,吴佩孚那就得到了密云失守,寇英杰领着残部退守蓟县的消息。

        军报上说是“退守”,但是吴佩孚哪里不知道,能够在蒙古骑兵的追杀下“退守”,这“退守”二字的含义可想而知。

        没有问为什么失败了,吴佩孚开口的第一个问题就是“蓟县现在情况怎么样?”因为只能够撑三天的弹药,在寇英杰手中竟然撑了六天,虽然失败了,但是寇英杰的能力还是有目共睹的。

        “寇英杰将军领着六千溃兵逃入了城内,现在城内兵力足有两万,但是缺乏重武器。”副官没有表情的说道。

        “那些满遗呢?”吴佩孚没有问那些奉军的残余,而是立刻想到了那些张勋进蓟县时,上蹿下跳的满遗。

  https://www.biqugex.com/book_3621/3769017.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biqugex.com。笔趣阁手机版阅读网址:m.biqugex.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