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镇军将军 > 鹬蚌相争19

鹬蚌相争19

        平心而论,如果是赵云自己遇到蒙古骑兵列好阵型,一步一步前进,进行单方面碾压式冲锋时,赵云实在想不出能够对付这支军队的有效办法。

        尽管世人都认为,骑兵是步兵的克星,但是这一条铁则,但对于计谋高超的将领来说却不适用,地形有时给予步兵无限的攻击加成。当直军利用这些通道,构筑成一道道可进可退的钢铁防线时,骑兵所面对的,并不单单是那八千步兵,还有那难以逾越的壕沟。

        不过一天后,赵云就不在那么头疼了,就在赵云望着山海关下的直军皱眉思忖进攻对策时,吴佩孚的代表莫鱼同带着几名随从已踏上了南京的土地。

        “怎么你们老板以为占了南京这么一座城池就是什么大将军了?那他也太天真了,要不是我们吴大帅在你们和齐督军之间做了协调,你们早就被齐督军押到菜市口,咔嚓一刀了断了。”莫鱼同脸上露出几分藐视的笑容。

        这也难怪,毕竟吴佩孚的嫡系可是已经击败了张胡子,此刻在华夏号称天下第一雄军都不为过,挡住长途奔袭而来的蒙古军的攻势,莫鱼同对此丝毫不怀疑,甚至他对于吴佩孚击溃蒙古军也充满了信心。

        危机,危机,有危险也有机遇,而这次蒙古军前来山海关就是一次充满危险的机遇,如果吴佩孚一举将帖木儿的蒙古骑兵击溃,那么内外蒙广袤的土地就都得姓吴了,而且更重要的是那些在蓟县跳来跳去的满遗,在刚烈的吴佩孚的手下,基本就只有一个下场,可谓是斩草除根。对于一个从清末就是以反清义士标榜的莫鱼同来说,最后的一条才是他最想看到的。袁世凯对于满清朝廷的优厚待遇,可不见得每个北洋人都是同意的,而莫鱼同正是其中的一位。

        莫鱼同此刻正俯视着南京方面派来接待他的几位高官,做为吴佩孚派来南京采购军火的代表,莫鱼同就自然而然的觉得自己比这些两边倒的墙头草要有气节的多,自己怎么说也是北洋正统,是直系,而不是赵云这种半路出家的小军阀或者说是小财阀可比的。

        对面负责接待的几位南京高官虽然脸色微变,但都是在官场上混的老油条了,自然是点头哈腰,恭维的话,那是犹如滔滔江水连绵不绝,把莫鱼同的马屁拍的飘飘然的。

        莫鱼同在一大帮子人的簇拥下,进了南京城,不过他还没有开口谈到军火的事情,所有迎接的官员,就都找借口告辞了。

        大为光火的莫鱼同,在旅馆内大发雷霆后,还是决定自己找出路,于是傍晚时分就找到了南京军事衙门,也就是赵云安排给朱希的办公场所。

        “朱希,你也是直系的老人了,虽然现在跟了赵老板,但你也别忘了你的出身,吴大帅在来之前还特意的嘱咐我,当年满清无道,你起义军攻打南京城时,可是立过大功的,如果你愿意再次打下南京,那一个江苏督军日后肯定是跑不了的!”莫鱼同稍稍落座就仗着当年和朱希的交情,开始游说。

        现在北方战事正酣,用到军火的地方极多,就算是将蒙古军和奉军击败了,要想消灭、收编、武装他们,那么这光军火上的开销就是个天文数字,对于财源贫乏的直系来说,这可是一件令所有直军将领都头疼的事情。

        如果这是在奉系,那么还可以种些见不的光的植物,去换些银子,但是吴佩孚一向洁身自好,对于下属也是约束的极严,哪个敢挑事?

        所以莫鱼同就想,与其花重金来买鸡蛋,不如把能够生鸡蛋的鸡一起买回去。此时的江南,经过赵云的一番捣鼓,在长江沿岸,分立着南京的金陵武器所、镇江的火炮修理所、常州的炼油场、飞机制造所、苏州的武器研究所,以及大型造船场四个,分部在南京、镇江、靖江三地,中小型造船场更是多达四五百个,可谓是华夏南方的重工业基地了。

        话题涉及到了“反叛”,朱希就算是脾气再好,顿时也是无名火起

        “莫鱼同!你小子有什么毛病?我们老板好心好意的待你们,又是卖军舰,又是卖炮弹给你们,你们可好,不思抵御外敌,却是在自己家里闹。先不说我们家了,你看看整个华北地区,整天都在打仗,都快两个月了,也没有个停息,你们到底想怎么样?是不是想把华夏弄成晋朝时期的样子,再来一次五胡乱华?”

        “朱希兄,您是如何知道北方的军情的?难不成你们老板偷偷派人监视着华北的战局?”莫鱼同闻言不由一惊,这赵云赵老板实在是过于神秘,要不是齐督军贪婪,看上了赵云的产业,谁知道这条大鳄要潜伏到什么时候才会冒头。

        对于赵云这条大鳄到底有多少实力,其实直系是最有发言权的,尤其是帮助直系重组北洋水师这件事,令直系高层决定万万不敢得罪这位大军火商。而如果现在让对方知道自己私下想挖他的墙角,而且还是在对方严密暗中监视他们一举一动的情况下,去挖墙角,那就大事不妙了。

        “谁有功夫监视你?你没看到上海现在的华报、洋报到处在宣传?”朱希狠狠的瞪了莫鱼同一眼,要不是赵云早有吩咐,不想当三姓家奴的朱希早把此人轰走了。

        “不对吧,洋人的报纸还说的过去,可是华人的报纸什么时候能够有这么强大的通讯能力了?”对于朱希的话,莫鱼同表示了严重的怀疑。

        在鄙视莫鱼同没有城府的同时,朱希也为这位当年的老同事,感到了一丝悲哀,这年头在赵云的推动下,上海吸收到了更多的外界事物。特别是在齐督军被赶过江以后,有了江南为上海的后花园,更多的生意能够和洋人开始洽谈,当然更多是资源、科技也涌入了上海,这个时代的上海,除了重工业,已经堪比美国的华盛顿了,称之为“亚洲第一城市”一点都不为过。

        “鱼同,你还是和原来一样,不走出去怎么看到世界,你在蓟县待的太久了。你应该去上海,看看那里的发展,还有愚兄忠告你一句,别想来挖墙角了,我们赵老板是你们那边的人,他十分想帮助吴大帅,你知道泰坦尼克号吗?”朱希原本就与莫鱼同有旧,同在一起学习,同在一起当的兵,在战壕里一起滚过以后,干脆和莫鱼同兄弟相称。要不是莫鱼同一来就是挖墙角,朱希也不会如此气愤!思来想去,他将所有怨气尽数归在莫鱼同头上,这个小子分明就是祸水!北方不行了,又来祸害南方了!

        “朱兄所说的泰坦尼克号,可是一艘邮轮,后来撞上冰山沉没了?”莫鱼同想了想回答到。莫鱼同此次前来替吴佩孚采购军火,自然是知道赵云这里最多的就是欧洲的二手货,所以对于欧洲的二手市场上大概能有哪些东西都是摸了个清,最足了工作。也正是这样,在他情商不高的情况下,吴佩孚依然选择了他为此次江南采购的代表。

        “没错,你小子还是和原来一样对欧洲的船舶市场非常熟悉!”朱希对于这位老弟,虽然感叹他的情商,但是也的确的承认他的过人之处,此时的信息传递,还不如后世那样便捷,就像在欧洲很少有人知道华夏在发生战争一样,在华夏很少有人知道欧洲在发生什么!

        莫鱼同虽然不清楚这位朱兄与他老板的关系,但是想起赵云能够将南京重镇交给朱希,可见赵云对朱希的信任。于是推测到

        “难道你们老板买到了奥林匹克号邮轮?”

        没错,奥林匹克号和泰坦尼克号都隶属于英国白星航运公司。奥林匹克号是白星公司奥林匹克级邮轮中的首舰,也是泰坦尼克号的姐妹舰,无论外观与装饰均与泰坦尼克号一模一样。长269.68米,宽28.19米,载客2764人。一战时被改造成战舰服役。但把它买来干什么,此时的华夏有那么多人愿意去坐那种奢华级的邮轮吗?

        “鱼同啊,你希望的太高了,我们就算想买,对方也未必想卖啊!而且就算是买回来了,我们能够拿它做什么?”朱希自己是出身陆军,对于海军这个吞金兽,自然是不甚喜欢。

        “造军舰啊!它可以改造成军用运输舰啊!想想269.68米长啊!那得能装多少东西!”和朱希不一样,莫鱼同就对军舰了解的多了。

        “鱼同啊,你认为军用运输舰能够赚钱?”朱希反问了一句,莫鱼同这才想起来,现在眼前这位朱兄的老大可是位商人,军阀不过是其的兼职而已。

        “哎,鱼同,那你认为它在海上航行的时候,谁去保护它?”朱希看到莫鱼同沉默了,又问到了最重要的一点。

        “我们直系还有一艘德国的战列舰呢!”莫鱼同兴奋的说道,那艘拿骚级战舰现在可是直系海军的军魂了。

        “它走的开吗?”朱希冷哼道。

  https://www.biqugex.com/book_3621/3769025.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biqugex.com。笔趣阁手机版阅读网址:m.biqugex.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