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镇军将军 > 190 好好的干一仗吧

190 好好的干一仗吧

        8月,齐督军亲自指挥的徐州战役失败,被俘之后,齐督军成了吴佩孚吴大帅身前的马前卒,调动扬州之军兵临长江。

        与此同时武汉方面的湖北督军也是吴佩孚的人,此刻也正沿江东下,到达安庆,南京形成了夹击之势。

        南京一时之间可谓是腹背受敌,形势危急。齐督军看这湖北督军一旦打过了江,先不说江南遭了兵灾会有什么样的后果,万一湖北督军常驻不走,怎么办?于是趁着湖北督军还在安庆,立刻亲自率军渡江,以抢在湖北督军之前占领江南。

        由于吴佩孚原因,北洋直系的海军基本都控制在吴佩孚的手中,虽然他在北方战败,但是由了山东、安徽、江苏三省之地,很快就为海军找到了新的锚地。

        而早在二天之前,他们就获得了英国人的许可,于一天前把军舰开入了长江。直军的军舰一入长江,那就等于是开战的信号。

        所以直军也不客气,利用军舰上的舰炮控制了南京一带长江的航运。

        朱希此刻正在马鞍山一带布防,因此一时和赵云失去了联络。

        通讯断绝,南京方面无法指挥龙潭以东的朱希部队。幸运的是,江南的航运可不止只有长江,凭着那些小河沟,在南京的赵云得知齐军南渡,命令将周罗的那个师从镇江给拉到了南京。

        可计划没有变化快,战场上讯息万变,龙潭车站的站长可是齐督军提拔起来的人,于8月26日清晨3时在熟人的指引下,齐军占领龙潭车站,南京周围的交通被切断。

        赵云接到周罗到达的消息后,用电话命令驻宁沪路东段的第一师第十四团团长秦大海就近率部向龙潭反攻,同时命令正自镇江开往常州布防的第二师第九团团长赵宝僧,回师增援。

        秦大海和赵宝僧两人都是孙副官当年留给赵云的侍卫,由于赵云在江南的扩张太过迅速,所以有些部门职能任人唯亲,所以这二人虽然能力有限,但也都混了一个团长干干。

        秦大海奉令后率部赶往龙潭,于26日晨将齐军逐出龙潭车站。但齐军仍据守江边,掩护大军陆续渡江,向赵云军反攻,赵云军渐有不支之势。

        周罗得讯,自镇江赶往龙潭坐镇指挥,并檄调驻高淳、句容等地的第一师第一、第三、第二十一等团,星夜驰援。

        8月28日晚,龙潭再度失守。齐军攻势极猛,齐督军也亲自渡江,到龙潭水泥厂坐镇,指挥督战。

        第一师第二、第十四两团由于寡不敌众,纷纷后撤,几至溃不成军,第二师第九团团长赵宝僧负伤。

        就在这战场形势十分危急的时刻,赵云组建的嫡系税警总团的两个团适时赶到龙潭前线,总团长孟神通统领溧阳、金坛、武进等地的民团也赶到龙潭投入战斗。

        南京赵云军力量大增,形势开始好转。

        等到战场形势缓和,赵云才有空来打理清楚,这齐督军是从哪里攻过来的?还有朱希那里的情况怎么样了?

        25日午夜,齐督军军在南京以东登岸成功。

        当时恰逢朱希第一师部队换防,原防军未等替换友军到达,便先行离去,以致齐督军的前锋部队兵不血刃就占领了二十二团的阵地。

        齐军占领二十二团阵地后,又向乌龙山第七团阵地进攻。

        第七团事前未听到枪炮声,突然遭到右翼友军阵地方向的袭击,仓促应战,乌龙山七座炮台,竟被齐军攻占四座。

        天亮后,齐督军援军大至,向第七团阵地冲击,势极猛烈。

        第七团不愧是朱希训练老骨干的部队,奋勇杀敌不说,还向敌逆袭。激战至午,将所失炮台全部夺回,并继续向东扫荡,经过拉锯战,克复栖霞山,交还第一团防守,第七团撤回原防。

        齐督军号称此次为背水作战,破釜沉舟,更具有进无退的决心。

        在亲自督战的情况下,所部数度与第七团肉搏,均被击退。不料,第二师二十二团团长被流弹击中,直接挂了,导致二十二团崩溃,栖霞山主阵地又被齐军攻陷,第一师向南京后撤,齐军跟踪追击,绕出第七团右侧,有包围第七团之势。

        朱希见情况紧急,电令第七团自乌龙山阵地向东出击,夺回栖霞山一部分阵地。齐督军遂停止深入,回据栖霞山,居高临下,俯射仰攻的第七团。

        看着眼花缭乱的战报,赵云分析的头都昏了,微微皱了皱眉,说道,“我擦!这姓齐的吃了什么?怎么短时间内就变的这么厉害?”

        这会赵云身边又只有邵老二给留了下来,其余能够打仗的,会打仗的,不会打仗的都被派往了前线,去抵挡齐督军的大军了。就连那个胖子许鹏都被派去安抚城内的大佬,以及调拨粮草去了。

        “少爷,你忘了这股子兵马虽然表面上打的旗号是齐,但归根到底还是姓吴啊!吴大帅善于用兵,自然军内的军法就比齐督军军内完善,此刻抵在他们身后的是吴大帅的嫡系,他们就是督战队,如果齐督军的队伍打不下南京城的外围,那么等待他们的就是督战队的惩罚!小到挨军棍,大到就地正法!”邵老二一边说,还一边做了个切的动作。

        “嘶!怪不得呢,都跟吃了大力丸一样!”赵云理了理头绪,问道,“现在的战况怎么样了?”

        邵老二指着窗外,枪炮声传来的地方,“那里……应该是栖霞山,是朱希师长的阵地!”

        “朱希?他的老部下可不多啊,而且都塞在第七团和第九团,其余的团,大部分都是由各地的守备队升级而来的,战力堪忧啊!”赵云对于这些地方部队升级而来的团级编制,原本是想让朱希和周罗好好带带的,但一来时间太紧,二来,朱希和周罗还是本着那种“嫡系”思想,把很多军中的精锐都编在一个部队里,造成了极少数部队战力强悍,但是更多的部队战力十分不堪。如果有充裕的时间,那这些问题还都能被改善,可惜赵云的敌人来的太快了些。

        26日,南北双方在栖霞山麓一带高地反复冲杀一昼夜。齐督军军据险死守,第七团第一、三两个营更是有进无退。

        战场上炮火弥漫,双方尸体狼藉,战况之惨烈,为赵云自打起家以来仅见。

        双方甚至都派出了飞机,进行了空中支援,由于赵云这一方飞机数量众多,所以齐督军的飞机只是在空中露了个头,就急忙抛下物资和炸弹,逃走了。

        可是栖霞山麓此时的“绿化”做的非常之好,飞机在空中除了对齐军的一些炮兵阵地予以轰炸之外,对于那隐蔽在树木之中的齐军还真的没办法。

        双方激战至27日清晨,栖霞山麓一带的高地悉为第七团攻克。齐军残敌数百人退据山顶,死守待援。第七团乃将栖霞山合围,继续仰攻。

        齐军据险死守,居高临下,枪炮齐射,加以檑木滚石,一时俱来。第七团在李明瑞团长亲自率领之下,攀藤附木,奋勇冲锋。

        当时有数艘英国军舰停泊在长江中,见齐军退到绝顶,情势危殆,悍然以十英寸的巨炮,向爬至半山的第七团轰击。一时炮声隆隆,烟雾蔽天,山顶齐军视界不清,俯射效力反而大减。

        李明瑞趁机率军于烟幕中一鼓作气,冲上山顶,将山顶上的数百敌军俘虏。

        栖霞山攻克之后,在乌龙、栖霞一带渡江的齐军被全歼,第七团也伤亡惨重,急需休整。

        朱希命令第七团撤回乌龙山原防,再次将栖霞山防地交还第一团防守。

        28日,西线的栖霞山第三次被齐军攻占。

        第一团溃散部队麇集南京城外麒麟门一带,混乱不堪。

        齐军便衣队已在尧化门一带出现,南京闻风震动。

        政府机关、广播台、电话局、报馆纷纷将招牌取下,各人摒挡行李,准备逃难。南京城内一片混乱,人心惶惶。

        各地居住在南京城内的大佬,一夜电话数起,向许鹏探询战局。有人甚至惊恐的说道:“许先生,许大人,我们都是和直系不对付的人,你莫要把我们请到南京来当俘虏呀?”

        当夜,朱希严令秦大海率所部,向栖霞山出击,限期夺回。

        “我擦,这个第一团是怎么回事?连一个山头都守不住?”赵云对于这个第一团在战斗中的表现实在是太“抢眼”了,就连赵云对这个“第一”团也不禁产生了几分质疑。

        “少爷,这个第一团的前身是朱希大人的嫡系队伍!”邵老二翻着花名册回答到。

        “朱希的嫡系?那怎么战力这么不堪?”赵云疑惑到,朱希的实力不错啊,做为他的嫡系,怎么会连齐督军的一波攻击都抗不住,难道这小子在“放水”?

        “不过……”

        “不过什么?”赵云急切的问道。

        “少爷你忘了,你组建税警总团的时候可是让孟神通在各个部队挑人的。孟神通当时就在第一团调走了400多号人,而第一团的老兵原先就只有800人不到。”

  https://www.biqugex.com/book_3621/3769046.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biqugex.com。笔趣阁手机版阅读网址:m.biqugex.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