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镇军将军 > 235 攻城4

235 攻城4

        由于白俄军不要钱一般的炮击,和天空中忽隐忽现的战机,给机枪弹药的供给造成了很大的困扰。最后的几次白俄军能够杀入城内,和机枪不给力有着直接的关系。要不是近卫师的士兵,用刺刀把对手给逼出城外,此刻这个城墙已经易主了。

        即使是现在,绍林知道,他的部队已经承受不起了对方明日的进攻了,这种“肉弹”战术不要说那些没见过血的民兵胆怯,就连苏俄老兵都有些腿软,如果明日白俄军还是如此攻城,不用一个上午,自己的部队绝对就会崩溃的。通常情况下,部队伤亡超过部队人数的三分之一,这支队伍就已经是被打残了;伤亡率达到百分之五十,就可以视为丧失战斗力了。

        不过到了有欧洲“灰色牲口”之称的俄军这儿,要稍稍改动下,战损率都超过70%了才可以被视为丧失战斗力。而在此时华夏国内的战斗中一般的华夏军,伤亡达到一成,就足够让整支军队崩溃。所幸,今日的战斗节奏太快,白俄军来的快,退的也快。这让许多苏俄士兵还来不及恐惧,但等到待会吃晚饭的时候,估计就要爆发了。绍林在心里长叹一声,希望能安稳的过了今晚吧!

        叶尼塞河是世界大河之一。位于亚洲北部,中西伯利亚高原西侧。它是西伯利亚河流中水量最丰盈的河流,也是流入北冰洋最大的河流。它是长度比密苏里河-密西西比河稍短,但流量是前者的1.5倍。起源于蒙古国,朝北流向喀拉海,其流域范围包含了西伯利亚中部大部分地区。

        而在克拉斯诺亚尔斯克城的右侧就是这条叶尼塞河,此刻它已经成了克拉斯诺亚尔斯克城抵挡白俄军进攻的护城河,在白俄军发动“蚁附”攻城之前,绍林在这个方向布置了一个步兵团、一个巡防团,总共五千人的兵力。可是战斗打响之后,南北各个方向都出现了白俄军六万以上的兵力。所以在西面吃紧之后,绍林不断的从东面抽调连级的队伍前去“添油”。导致天黑之前,此地的守军已经不足三千。今日的攻城,苏俄军的损失并不大,共有八百多人战死,一千四百余人受伤,比起他们消灭的近六万人的白俄军来说,可谓是战绩斐然。但是战斗并不是只有地面,来自空中的战机给予城内生活区、街道上增援、运输弹药的苏俄士兵以致命的打击。损失在空袭中的人数并不比攻城战的人数少。至于白俄军的炮击,到是由于之前的都是小口径火炮而且目标多为掩体和城墙,所以苏俄军损失较少,后期白俄军的大口径火炮也主要是盯着苏俄的那几门大口径火炮开火,所以并没有“照顾”到城内的苏俄军。

        故而在天黑之后,绍林又从此地抽调出一千人带着武器和弹药前往西城墙,替换已经奋战了一天,弹药不济的两个步兵营。

        “嗷!”一连串突然出现的巨吼声,席卷了荒凉的叶尼塞河右岸。在苏俄东面守军紧张的注视下,

        片刻之后,整条河流震动了起来,就像水被煮沸一般,整条河流的水都浑浊起来,河水不断的拍击着岸边,扑向了这些城市的守卫者。

        “不好有情况,快去把那支队伍给喊回来!”那支一千人的队伍走了还没有半个小时,此时去喊,还能把他们拉回来帮忙!“哗哗哗!”随着水声,众人看到黑兮兮的河面上涌来了不少巨大的黑影。

        “照明弹!”军官一声高呼,立刻十七八枚照明弹应声升上了天空,照亮了这段不宽的河流。“大象!?”看到眼前巨大的身影竟然是在动物园和马戏团中所见过的大象,不少苏俄士兵都是惊讶不已。可没有给他们思考为什么大象会出现在这冰天雪地里,黑暗就将眼前的一幕完全的屏蔽了。

        黑暗是苏俄军最大的敌人,苏俄军的照明弹几乎只有十五六秒的照明时间,难以照顾到整个东面数百米长的所有城墙,之后偶尔又打出来的零星几发并不足以驱散所有黑暗。

        但无需灯火照明的火枪兵就跟在大象身后开火了。

        清脆的枪声犹如电源的开关,苏俄和营地两台蓄势已久的战争机器瞬间拼在了一起。

        这次是赵云第一次指挥大规模的战斗,担心自己能力不行的赵云还把帖木儿给拉了过来。在帖木儿的协助下,赵云拿出了一直藏着掖着的“宝贝”!在第一波进攻中就直接指挥着战象结成了冲击阵型,向叶尼塞河左岸那倒塌的城墙冲去。

        大象看似行动缓慢,但全力奔跑起来的战象速度并不慢,靠着身高和体重的优势,战象群涉水而过,在临近城墙的地方才发起攻击。它们本来就是突袭,爆发出惊天的怒吼后,一窝蜂的无视苏俄军的阻扰,冲入了苏俄军残破的工事中。

        “速度呀!”看着战象爆发,碾压苏俄军,一举冲过了城墙,赵云让八只战象形成一排,四列为纵,组成一个个小型的攻坚队伍,朝着苏俄军的各个防御阵地冲刺,

        那些苏俄的散兵游勇或是来不及撤退的,刚靠近就被战象的象牙给挑飞了。

        苏俄军中有一些机枪,可是面对着拥有超强防御的战象,依旧无可奈何,这些身披铁甲的战象简直就是战车,双牙挥舞,四蹄踩踏,直接将拦路的苏俄军踩成了肉饼。甚至比不能越过障碍的战车还要适应城市作战,有些残垣断壁,直接就翻越了过去,看得工事中的苏俄士兵目瞪口呆。

        “开火啊?愣着做什么?”苏俄军官掏出了小手枪,指挥着身边的重机枪。可没等他们对眼前的战象进行扫射,就听到了“嗵嗵嗵”的声音,随之而来的就是一连串的密集炮击。

        看到干翻了这个简易的机枪工事,前排的战象迅速合拢,形成了肉盾。默然的向下一个目标冲去。

        做为营地中单兵战斗力最强的战象,赵云当然不会只靠它们的强悍肉搏能力和极高的防御能力去战场上搏杀,所以不光给它们配了一波手持步枪、i18的精锐火枪兵,还给它们安装了“苏格兰弓弩”。这些“苏格兰弓弩”被并联安装在战象的背部两侧上,通过加装在扳机上的联杆机构,可以实行多发齐射。虽然“苏格兰弓弩”在打击坦克等单个目标时,有效射程为100m,可是对付固定大型目标时,有效射程可达到300m左右,最大射程可以达到700m。该弹垂直破甲威力为75mm,就对付城内苏俄工事而言,还是具有相当威胁的。

        有着强力兵种战象开路,帖木儿的两万营地士兵坐着由战象拖拽的木筏,有惊无险的渡过了苏俄军的“天险”叶尼塞河。

        而与此同时,西面的炮战也进入了白热化。

        在消灭了苏俄的野炮阵地后,罗科索夫斯基将600门白俄军火炮调集到了1.5公里的狭窄阵地上,火力全开的对苏俄军引以为傲的"i号"要塞炮进行不间断全体炮击,整个要塞被灼热的冲击波覆盖,所有外围防御阵地几乎化为灰烬。但是最重要的联装炮塔由于目标小而未被命中,仍然坚持反击。罗科索夫斯基为精确攻击这个炮塔而调拨了4门420毫米臼炮重点“照顾”,同时命令所有火炮使用齐射压制苏俄军队在炮塔四周的任何行动。

        巨炮的炮弹弧形弹道高达122米,60秒钟后命中目标。炮弹爆炸时尘土、碎片和硝烟形成巨大的圆锥形,升入300多米的高空。炮兵观察员从侦查气球上进行校正,使炮弹“逐步接近”目标。苏俄守军听到炮弹降落时发出的呼啸声,感到爆炸声越来越近,像在自己头上爆炸似的。他们的恐怖也一阵高过一阵。从晚上6点开始,一直持续到凌晨1点,经过不懈的努力,白俄军的炮弹终于在他们头顶上爆炸了,钢弹头击穿工事,天花板坍塌,坑道阻塞,地下室内到处是火焰和瓦斯,爆炸声和喊声混杂在一起,仿佛世界末日即将来临。

        当"i号"暂时沉默时,四枚420毫米炮弹(1吨重)次第的击中炮塔顶部,插入了要塞顶部的炮塔装甲板,这些炮弹装有延迟爆破引信,在数分钟之内连续造成内部爆炸。"i号"装甲炮塔顶盖被整个掀开,白俄军立即动用100毫米以上的火炮对敞开的炮塔实施燃烧弹射击,其他火炮自由射击继续轰击炮塔周边设施。

        整个炮击一直持续到凌晨4点,直至"i号"联装炮塔上层建筑被完全摧毁,驻守炮塔要塞上层的苏军官兵全体阵亡。而此时营地的士兵也完全占领了东面的城墙,并打退了苏俄军的两次不成气候的反扑,控制了进入城区的街道。

        面对白俄军的两面夹击,苏军被打个措手不及,两处城墙在天空露出黎明的第一道光芒时,宣布失守。绍林急忙调集所有苏军回援城市,准备巷战。

        29日上午,白俄军完全占领了苏俄军放弃四面的城墙,开始向城区缓缓推进。

        同时多数火炮亦向前推进2公里,这时已没有“i号”联装要塞炮的炮火压制,四门可以移动的150榴弹炮也没法掀起什么大的浪花,白俄军终于可以放心的使用火炮集中攻击战术。

        失去了火炮的压制,苏俄军由于城市各区域之间的道路、铁路和电话等联络设施均遭到了白俄军的炮击和空袭,损坏严重,无法有效地协同;而且苏俄军内的指挥员有很大部分是没有经验的新军官,毕竟绍林带领的是精锐卫戍部队,而不是精锐野战部队,所以塞入了不少官宦子弟。而绍林的近卫部队又驻在市区,面对人海战术的白俄军自然要吃大亏。

        但是直至29日下午,罗科索夫斯基的步兵还是没能顺利进入城区。

        "i号"要塞并没有被摧毁,装甲炮塔被炸毁后,在“i号”的下部2层永固工事中仍有600名苏俄士兵,他们没有放弃抵抗,仍在死守!这个竖立在进入城区街道前的要塞炮残骸成了白俄军进入市区的“拦路虎”。于是罗科索夫斯基调集白俄军大量75毫米炮逼近工事进行零距离穿甲弹、榴霰弹交替射击,一小时后将第2层工事夷为平地,但苏俄守军拒绝投降进入地下第3层防御。白俄军的火炮无法攻击地下目标,只能派战斗工兵分区使用炸药一块块炸开工事入口,但工事内部有众多暗道和隐蔽火力点,炸药也不能起到决定性作用;最后白俄军不得不采用原始的手段,进入工事用手枪、刺刀和工兵铲进行白刃战,以惨重代价占领了这个“血的房间”,当时人血在射击口和下水道里流成小溪,可见战斗之残酷。600名苏俄士兵中被俘者不到40人。

        战至夜幕再次降临,整个克拉斯诺亚尔斯克城的外围全部被白俄军控制,而通往市区的各条道路也被打通了。

        黑夜给绍林争取到了最后的时间,地形不熟的罗科索夫斯基放弃了晚上攻入市区的打算。刚刚那600苏俄士兵依仗着残存的工事,硬是让白俄军伤亡了4000余人才拿下堡垒。要是之后的苏俄士兵个个如此,那这仗就要换个打法了。

        从12月29日晚开始,动用包括3门巨炮在内的西征军所有1300门火炮对市区内可能隐藏着4门榴弹炮的场所进行地毯式轰击,确保万无一失后,开始逐步的对主干道两侧的高楼进行定点式清理,意图打通克拉斯诺亚尔斯克的市区,东西两路大军汇合。

        对于罗科索夫斯基如此明显的意图,绍林命令守军逐步抵抗,争取克拉斯诺亚尔斯克最后陷落的时间。

        可自从白俄军达成对克拉斯诺亚尔斯克市区的全面包围后,守军的抵抗已无任何意义。12月30日,在持续了一天一夜的攻击后,白俄军减低炮击强度,步兵顺着主干道,一路占领了市区的50%。考虑到市民的生命安全和白俄巨炮的威胁,城内的苏俄军守备部队同意投降,这时守备总指挥绍林已经转移到了地堡,苏俄军被分割成数个区域,早已和其失去了联系。12月31日,白俄军停止炮击,各区域的苏俄军暗堡和火力点也陆续投降。这时身为守备总指挥的绍林,眼见事态无法挽回,坐上之前收入城内的炮舰带着守军残余的少量苏俄军上船撤退,强行突破白俄军的围堵,进入了叶尼塞河向西西伯利亚撤退。被闻讯赶来的战机给炸沉在叶尼塞河上,绍林更是生死不明。

        至此,克拉斯诺亚尔斯克攻防战落幕。这座号称西伯利亚第一的城市最终没能挡住“沙俄”复辟的脚步,这里曾是苏俄的骄傲、西伯利亚科技的发源地、西伯利亚文化的荣誉、整个西伯利亚军区的军营,而现在却成为了白俄进入西西伯利亚的基地。

        在白俄军为其三天的进攻中,共发射了各式炮弹6400吨,整个城市的外围白俄军就付出了超过6万人阵亡,8万人负伤的代价,整个城市的外围土地变成血红,天空消失在浓烟和烈火中。白俄空军的出击2500架次,12000枚各式炸弹席卷克拉斯诺亚尔斯克,空军的机枪扫射更是达到暴风雨般猛烈的程度,

        由于"i号"要塞的缘故,克拉斯诺亚尔斯克市区西面的建筑全部被炸毁,只有城市中部、东部的公路、图书馆、公园、学校幸存,整个城市在无数流星火球般地炮击中消失了三分之一。

        不过,尽管城市毁坏得如此严重,但市民却活下来了,绍林再疯狂也没有拉着城市内所有人一起陪葬的想法,一是他没有那个实力,城内的两万民兵可不会允许他那么干的,而光靠他手下的一万苏俄精锐显然是办不到。二是城内各种势力错综复杂,面对向富农、资本家伸手的苏俄政权,无疑一直维护他们利益的白俄更得这些人的拥护,于是各种原因千奇百怪的无故内耗也极大的消耗了守军的力量。

        也正是有了这些其他势力的相助,白俄军得到一个相对完整的克拉斯诺亚尔斯克。在完成接收城市的第一天,赵云就下达了恢复生产的命令。可以说整座城市,除了禁止开展娱乐活动,城内的兵工厂,开始加紧制造火炮弹药,提供给白俄军使用。

        在白俄军进城后的第二天,整座城市就开始恢复了生活的秩序,赵云要想兵进西西伯利亚,那么这座城市作为前进的基地肯定是要给予保留的,所以赵云,只是将科技研发的实验室和大学搬往了乌兰乌德,其余的一概保持了原样。

        此次攻防战,赵云也算是见识到了苏俄精锐的真正实力,战后,城内一万四千多投降的苏俄军全部在“熟人”以及僧侣的“感化”下,编入了罗科索夫斯基的西征军。又将城内那些没有一技之长的青壮拉入队伍,充实之前的损失,使得战后打得连伤残在内只剩下四十万出头的西征军再次膨胀起来。

  https://www.biqugex.com/book_3621/3769103.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biqugex.com。笔趣阁手机版阅读网址:m.biqugex.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