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镇军将军 > 246一路向西之联手

246一路向西之联手

        而弗兰格尔和他手下的白俄兵,看似实力雄厚,却无疑只是这场灭国之难当中,为数不多的幸存之一。因为弗兰格尔及时的“转移“,他们虽然没有被苏俄军队撵下海,但也失去了根据地,无粮无饷,生活全靠海外的白俄救济,撑一日算一日。幸好之后时局又有了新的变化,远东的白俄闹的沸沸扬扬,日军也因此没有被苏俄给撵出远东地区,而由于协约国从中斡旋,弗兰格尔又趁着远东混乱,幸运的被协约国给弄到了远东,占据了一块安身之所。

        再然后,一支名叫弗兰格尔的远东白俄军,就这么诞生了。

        弗兰格尔远东白俄军最初地老巢,位于远东的海参崴。在那里,他们从一支缺粮缺弹药的十余万人地势力,接受协约国的援助后。发展成了远东举足轻重的力量之一。在弗兰格尔地领导下,弗兰格尔远东白俄军地实力一天比一天强大。到了今天,他们甚至可以在二比一的情况下和苏俄留在远东的正规军队抗衡。更可怕地是,在弗兰格尔地授意下。弗兰格尔白俄军利用俄国人的相貌,一直致力于渗透与潜伏。如今他们地势力已经延伸到了远东地各个角落。上至各大城市,下至库页岛,几乎远东的任何一个角落,都可以找到弗兰格尔白俄军成员活跃地痕迹。以至于就连一直视弗兰格尔白俄军为眼中钉地苏俄军队,也无法用强大地军队将他们连根拔起……

        “这个弗兰格尔倒是个人才……”赵云听到这里地时候。也不由对这位白俄首领有些佩服。短短数月的时间,从人生地不熟的情况,发展到势力遍布远东。从无家可归的流浪儿,发展成了和日本人虎口夺食的强盗。这事可不是一般人能干出来滴!

        和弗兰格尔的欧洲白俄军相比,赵云手下的男爵军,就属于另一个在西伯利亚的白军区域发展起来的。1918年初有捷克战俘约35000人拟由西伯利亚铁路通过远东及海道,参加欧洲西线的战事,这些战俘在途中发难,一路上又继续招兵买马,最终形成了赵云当场见到的那支白俄队伍。

        “那他们现在呢?老巢还是在海参崴吗?”

        “不……”法莱尔塔克摇了摇头:“自从半年前,日军攻克了伯力之后,日军担心他们在背后搞小动作,就把他们的主力给调到了,伯力。现在整个伯力城,一半驻扎着日军,一半驻扎着弗兰格尔白俄军。主人。您需要一张伯力的军事布防图吗?”

        “暂时不需要,不过你怎么知道我会需要伯力的军事布防图?”赵云看了法莱尔塔克一眼。目光中隐隐带着几分惊喜。今天的法莱尔塔克,真是越看越顺眼。有段时间没有接触,现在他们这些营地英雄还会察言观色了?要是再过段时间,那不是还会未卜先知地为自己准备好了一切了……

        “一切为主人服务!”法莱尔塔克谄媚的在脸上挤出几分笑容,又行了一个标准的欧洲躬身礼,小心翼翼的看了赵云一眼。

        “是吗?”看到如此表现的法莱尔塔克,赵云的脸上也挂着一个职场式的笑容。“那么你找我还有什么事呢?”

        “主人,我来找您,是有一件重要的事情要汇报!有一名名叫邓尼金的俄国贵族要见我!”

        “邓尼金?!”赵云对历史不熟,压根不知道他是谁,只能静等法莱尔塔克的介绍。

        “是的,欧洲的人一般称他为比利时图书馆的邓尼金先生!他就是弗兰格尔白俄军前身白俄“志愿军”的总司令,后来被弗兰格尔给夺权了,但是他在欧洲白俄人中的影响力还是无人可比的。”

        “比利时图书馆的邓尼金先生?”赵云下意识的皱了皱眉头,赵云可真没有想到,比利时的邓尼金,居然就是弗兰格尔白俄军的前任司令,一开始还以为是同名同姓……

        因为一直以来,苏俄的势力都没有踏过波兰,进入欧洲。所以欧洲的白俄们,大多数时候都会选择在图书馆这样的公共场合里讨论问题,久而久之,各大城市的图书馆就成了白俄们最常出没的地方,比利时的图书馆自然也不会例外。事实上,欧洲各地的图书馆已经成了白俄的临时聚会点,他们一般都是在那里得到最新的俄国国内的消息。

        “是的,邓尼金先生,就住在比利时图书馆附近,他的身边人已经被我们给“发展”了。所以在了解到我们的情况后,他邀请我们去他那里坐坐,谈谈眼下俄国的情况,所以属下想问问,主人您对此事是什么样的意思?”

        “既然此人曾经是效力沙俄的,还是曾经的白俄军总司令,自然是要见见了。”

        “好的,主人我立刻让人来安排……”法莱尔塔克点了点头,又从口袋里掏出一封信纸来:“对了,主人,还有这份情报,也是邓尼金先生交给我的,正是看了这份情报,我才来打扰您的……”

        “是什么情报?”

        “一份远东的地图!”法莱尔塔克恭敬的说道,

        让法莱尔塔克将地图的影像传过来之后,赵云就把它和自己在远东所收集到的地图做了详细的比较。首先这张绘制着远东地形的地图,从上面的新鲜墨迹看来,这张地图很明显是最近一两天才绘制完成的,甚至有可能是为了和法莱尔塔克搭上线,那位邓尼金先生才开始动手绘制的,不过,地图上的线路却是相当清晰,每一个村庄、隘口都有着详细的标注,标注着白俄驻军,日本驻军,甚至连打酱油的韩军都标注,如果光看这些的话,真的很难想象这张地图是仓促绘制出来的,赵云都怀疑是不是谁将日军远东军参谋本部的地图给偷过来了。

        它实在是太详细了,大到一片树林小到一条沟壑,锡霍特山脉的一草一木,都能够在这张地图上找到痕迹,在赵云看来,这简直是一件无法完成的任务,唯一合理的解释,恐怕也只能是这位邓尼金先生,在很早很早以前,就已经对锡霍特山脉的一切了如指掌,否则他绝无可能在如此短的时间里,绘制出一张如此详细的地图来。

        要知道,张胡子在东北混了那么久,手里的地图用的还是日本人的,而且还是日俄战争时期的,所以一张具体而且详尽的地图对于出兵远东有着怎样的意义,不言而喻。

        如果这份东西是真的话,那么事情可就好玩了……

        一个天天图书馆的作家,看似风轻云淡了,但却对弗兰格尔白俄军的驻地情况了如指掌,谁要是说这中间没什么故事,恐怕就连傻子都不会相信。

        “看来这还不是日本和苏俄下,英法美背后摇旗的普通棋局,而是日本、苏俄、白俄、沙俄、华夏都想插手的一局乱棋啊……”赵云笑了笑,看着传递来的地图影像,“法莱尔塔克,你马上安排一下,这个邓尼金先生就交给我来会会。“

        “好的,主人。“法莱尔塔克立刻恭敬的去安排了。

        法莱尔塔克的动作倒是挺快,这才刚过两个小时,他就带回了邓尼金的回话。

        “已经通过人和邓尼金先生预约了,对方回复的原话是,“如果法莱尔塔克大人有时间的话,可以去比利时图书馆找他。””

        “呵呵,看来这位邓尼金先生也迫不及待的想和你见面了……”赵云一边在心头暗笑,一边让法莱尔塔克领路,将视线链接到法莱尔塔克的视线中,就往比利时图书馆去了。

        比利时全称比利时王国。无论是地理上还是文化上,比利时都处于欧洲的十字路口。位于欧洲西北部,东与德国接壤,北与荷兰比邻,南与法国交界,东南与卢森堡毗连,西临北海与英国隔海相望。人口稠密的比利时是世界上工业最发达的地区之一,是19世纪初欧洲大陆最早进行工业革命的国家之一。比利时图书馆这里是整个比利时首都和最大城市,布鲁塞尔环境最好的地方,四周的街道宽敞而又干净,一个大理石铺成的圆形广场正对着图书馆大门,清澈的喷泉,纷飞的白鸽,为这座知识宝库平添几分庄重的气息。

        法莱尔塔克做着小汽车,到达图书馆附近后,就带着两名贴身侍卫,一行三人穿过圆形广场,站在图书馆大门之外,还没来得及说明来意,一名穿戴奢华的中年人就已经神色恭敬的迎了上来。

        “您好,尊敬的法莱尔塔克大人先生,这里人多眼杂,邓尼金先生请您进去,他现在正在图书馆二楼的休息室等您。”

        书馆的大堂里静悄悄的,前来看书、借书的人大多坐在长桌两旁,三四米高的落地玻璃窗,将户外的阳光都引进了书馆的大堂。一本本厚厚的书籍,整齐的陈列在架子上,三三两两的人正在那看得聚精会神,当四人从门外走进来的时候,甚至都没人去多看他们一眼,不管是中年人奢华的服饰,还是法莱尔塔克上位者的气势,在此地就好象众生平等一样,根本无人在意……

        看到书馆内是这样的情形,赵云就知道,这个邓尼金不简单,未见面就已经先声夺人了。这个“声”可不一定要发出声音,能够让人闭嘴也是一种本领。

        受到氛围的感染,四人轻手轻脚的穿过图书馆大堂,沿着阶梯来到二楼,带路的守卫在一道虚掩的房门上轻轻敲了两下,便听见里面传出一个苍老的声音。

        “请进。”

        法莱尔塔克整了整西装上的褶皱,交待两名侍卫留在外面,这才伸手推开虚掩的房门。

        休息室大约只有十五平米,只是供读书者休息的地方,并不是会客之地,所以不是很宽敞,两边各自摆放着一排可做床铺的软垫沙发,看来平时也没少人去两排的椅子上睡觉、休息。而且似乎是因为环境的原因,只是进入休息室,都仿佛能够闻到一股浓浓的墨水芬芳。厚厚的地毯柔软而又干净,在房间的另一边,是落地式的玻璃窗,午后的阳光从玻璃透入,为这间小小的休息室带来了一股初chun里的温暖。

        在休息室右边的坐椅上,一名白苍苍的老人,正安详的坐在那里,缓慢而有节奏的轻轻弹着手指,在他的指尖下,是一本德文版的。

        “下午好,法莱尔塔克大人。”老人的语调缓慢而又温和,望向法莱尔塔克的时候,目光中还带着淡淡的笑意。

        “一头老狐狸!”在职场混过的赵云心中立刻判断到,不过面上却露出一个自认为礼帽的微笑,一手扶胸,打着招呼“下午好,邓尼金先生。”微微弯下腰来,向正坐在椅子上的老人行了一礼。

  https://www.biqugex.com/book_3621/3769118.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biqugex.com。笔趣阁手机版阅读网址:m.biqugex.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