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仙噬九霄 > 第一百一十八章 血祭池

第一百一十八章 血祭池

        (求收藏和订阅,本章情节紧凑,与下文联系紧密)

        以岳晔的感知力自然是及早的现了白志玲的踪迹,不过晃了数下身形岳晔就穿过这地宫密道来到一处极为庞大地水牢之中。?  ??

        而这水牢里阴森无比,总共有数十个房间,每个房间内都有一个或者数个年纪不过十余岁的少男少女,不过这些人大都昏迷不醒。岳晔急的从这些牢房门前穿过,来到这牢房的最深处。

        只见这水牢最深处独有一个牢房与其他牢房有所不同,这个牢房外紧紧的包裹着一层又一层的黑色石块。而在这座石块堆积而成的牢房门口却只有老鼠洞那么大的一个小小的通风口,岳晔皱了下眉头将他强横的感知力集成一点射了进去。这么一扫到叫岳晔吃惊不小,只见这牢房内有一个紫红的巨大蚕蛹,这蚕蛹内不时的出阵阵的轻鼾声。岳晔的神念在这里并没有现任何跟云秀才有关的气息,正待离开不想那鼾声嘎然而止,一个极为稚嫩的童音传入了岳晔的耳朵。

        “你们这些穆兰草原的法士还真是烦人,刚走了一个现在又来了一个,老是打扰本座修行!”岳晔听到这里不禁面带疑惑的回道:“里面的这位兄台你认错人了吧,我不是什么穆兰法士,但我的确是要找一个姓云的穆兰法士。”

        “嘿嘿,你这人真逗唉!有趣有趣!”

        岳晔在心中默念了一下时间正急着离去,却不想那蚕茧里的人又开口道:“嘿嘿,兄台你走错方位了!”

        岳晔心中一凛,转过身形道:“莫非兄台知道云兄现在何处?如果兄台愿意帮忙的话,我倒是不介意破牢救出兄台的。”

        “嘿嘿,你这人倒是挺够意思的啊。好吧,你先将这牢房破开将我救出后,我再与你细细道来!”

        岳晔闻言也不敢怠慢因为芒种马上就要过去,若是等到外面的天完全黑下来,待那鬼修恢复恐怕自己就算是救出了云秀才也晚了。

        只见岳晔将开山斧子掏了出来汇入全身大半的灵气对着那黑石裹得牢房力劈而下。岳晔这一斧子威势骇人,但却没出一点声响。哗啦啦,这牢房上的黑石上裂出了数十道口子,一块块的掉落了下来,岳晔身形一晃来到了这牢房内。

        看着眼前的这个紫红色蚕茧岳晔正待劈出第二斧却不想里面那人急喝道:“道友且慢,你摘掉这蚕茧上的符印即可。”

        岳晔闻言垂下斧子,向上一看,这蚕茧上果然有一张符箓印在顶部。岳晔袍袖一张,手指成爪状抓向虚空,那章符印滴溜溜的落到了岳晔的手里。

        岳晔对着里面那人道:“道友请了!”

        里面那人应了一声,随即就见这紫红色的蚕茧上裂开了数道裂痕而且越来越大,几息的时间整个蚕茧就爆裂了开来,与此同时一个白影从里面跳了出来。

        岳晔定睛一瞧,却见一个跟自己年纪相仿的美少年赤身**的站在自己的面前。岳晔用神念一扫却见这美少年仅仅是筑基初期的修为。

        既然不是什么高人岳晔就即刻板起了脸孔道:“这位老弟你方才说有关于我那云兄的消息不如说来听听。”

        那美少年脸上稚气未消,笑盈盈的看着岳晔道:“这位兄台你总不能让人家光着膀子干你说话吧。”

        岳晔阴沉着脸鼻息间出一阵冷哼随后一拍储物袋将一件白袍扔给了这美少年。

        美少年笑盈盈的接过后,直接套在了身子上才悠悠的说道:“你说的什么云兄我倒是不知但我知道有一个穆兰法士被关在血祭池内,而且听说就快要不行的样子。”

        血祭池?岳晔大吃了一惊。

        美少年看着岳晔惊诧的表情轻笑道:“血祭池就是被关在这里的童男童女们用血汇集成的池子。那池子是无忧老鬼专门修炼邪门法术的地方。不过在太阳还没完全落山之前他是不会到那池子里去的。”

        “不过现在离太阳就要落地也没多长时间了,这位兄台你要救人的话,赶紧哦!”美少年哈哈一笑,眼中射出一道红光。直接印在了岳晔的脑海中。

        岳晔见对方并无恶意,就仔细的探查起红光内的信息,只见这是一张地宫内全景地图,甚至连地宫密道内的一砖一瓦都标记的清清楚楚,

        “那就谢谢老弟了。”岳晔抱拳道,随后按照地图上血祭池的方向迅的遁去。

        而在岳晔走后那美少年的脸色即刻就阴沉了下来,只见他口中哼道:“哼,无忧我的乖徒儿,你叫老夫沦落道如此的境界,老夫现在打不过你,但你记好了,老夫一定杀了你这个逆子报仇的!”

        说完他快步的向远处的几座牢笼走去,只见他手中红光闪烁,那些笼子上的锁链就如同豆腐般被他轻易的削落。

        随后只听见那只笼子内的童男童女们出了刺耳的哭喊声,但几息过后就嘎然而止。

        在这水牢里美少年将一座座的牢笼打开,一阵阵哭喊声冲刺着混合着血腥的气息叫人不寒而栗。

        就在美少年吸食童男童女的血液的同时,岳晔也已经来到了那血祭池的跟前。

        岳晔放眼望去,心中不由得一惊!妈的!好生恐怖的一个池子,只见这血祭池足足有百米的范围,整个血祭池子里的水全部呈红色,且水面上漂浮着层层凝固了的血痂,甚至还有几颗不大的骷髅头在上面浮动!

        而白志玲则站在这血祭池的中央一副一筹莫展的样子。

        她闻声回过头看见岳晔站在自己的身后,大喜道:“鲁兄,你安全出来啦!”

        岳晔点点头,启了风遁飘落在白志玲的近前,环顾四周只见这是血祭池子上的一个祭坛,而白志玲所立的地方则有一个紫红色的巨型蚕茧,这到跟岳晔在水牢里见得那个包裹美少年的蚕茧一般无二。

        岳晔道:“白道友缘何这般唉声叹气?”

        白志玲道:“鲁兄,这蚕茧乃是吸纳云兄身上的气血之物,我若是将它用外力破开定然会牵连到里面的云兄,小则重伤,大则令云兄魂飞魄散万劫不复啊。”

        岳晔听罢嘴角挒起了一丝笑意,只见他袍袖一张,清风拂过,从那蚕茧上就飘落下一章刻满古文的符箓。

        岳晔对着里面的云秀才道:“云兄!你现在可以出来了!”

        边说边示意白志玲退后,白志玲面带疑惑但又对眼前这位‘鲁兄’抱有那么几分希望,退后了数步。

        但令岳晔惊诧的是,里面的云秀才似乎并没有听见自己的话,这蚕茧上一点反应都没有。

        岳晔将神念逼成一条线向那蚕茧内部传音了去。良久云秀才的声音才从里面传了出来。

        “鲁兄,白师妹,你们终于来了。咳~咳~”

        岳晔听到云秀才竟称呼白志玲为白师妹心里略感诧异,但是脸上却聚精会神的听着云秀才的言语。

        咳嗽了半响云秀才又道:“鲁兄,白师妹不是我不想从里面出来,就算你们摘掉了这蚕茧上的符箓我也已经无力在自行脱困了。”

        “云兄的意思是你现在身体里的灵气已经消耗得差不多了,无法施展术法了吗?”岳晔问道。

        “要是灵气耗尽了,休息上片刻还是会恢复的。我现在的情况比你说的更惨。”

        听云秀才这么一说岳晔和白志玲心里都咯噔了一下。

        “我现在浑身的气血已经被这蚕茧抽去了大半。就算我现在出来了也已经是个废人了。”

        “那也得出去对不对!”岳晔眉头一横,因为他已经感应到这地宫密道的门口有一股极为阴厉的鬼气正在向他们靠近。

        岳晔手中持起开山斧对着那蚕茧斩下。

        劈里啪啦!那斧子并未直接斩在蚕茧上,而是砍在了蚕茧外的空气中。

        顿时熟道电弧在半空中炸起,直接从外围将那蚕茧包裹住,随后电光闪烁那蚕茧化为了飞灰,云秀才的身影从里面掉落了下来。

        “师兄!”白志玲急忙上前抱住了云秀才。

        “师妹勿再多言,鲁兄赶紧走吧,那老怪估计就要来了。”

        岳晔点点头,转身对白志玲道:“白道友你用人种袋将云兄收了,咱们赶紧离开这里。”

        白志玲这才想起自己还有人种袋这么一个物件,赶紧从腰间掏了出来,白光一扫云秀才就安安稳稳的套在了人种袋子里。

        岳晔和白志玲不敢停留,赶紧向地宫密道遁去。

        当他们经过水牢时,却见整个水牢似乎笼罩上了一层薄薄的血雾,而在水牢的过道上却有一人影站立在当中,散出阴沉而又可怕的气息。

        岳晔用感知扫了一下那人的修为不由得大惊道:“赶紧走,那鬼修已经出来了!”

        而在岳晔探查到那鬼修的同时,那水牢上的人却道:“哼,知道的也太晚了吧,无知小辈们你们就等着受死吧!”

        白志玲脸色一暗道:“莫非眼前这个假丹境界的高手就是鬼修?”

        岳晔郑重的点点头,随即将刚得来的阴风旗掏了出来。

  https://www.biqugex.com/book_36221/15182369.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biqugex.com。笔趣阁手机版阅读网址:m.biqugex.com